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5.现世(二)

355.现世(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一抬头, 顿时看见了一双含着笑意的狐狸眼。

    此时此刻,最接近白曦心中想法的就是……

    狐狸!

    全都是狐狸!

    她被狐狸包围了!

    她抱着一只狐狸!

    黑发小姑娘摇摇欲坠,恨不能呕出一口血来。

    这狐狸还是她的老熟人。

    从前欺负她欺负的……小姑娘急忙缩回手,奋力去捧住了自己身后的大尾巴!

    这狐狸咬秃了她的尾巴!

    等等……什么时候咬秃了来的?

    不,不重要。

    总之, 狐狸与狸猫之间的仇恨比天高比海深, 绝对不能……

    “阿曦, 你怎么又冷淡起来?”迎面入目的是一张俊美得叫人心中屏住呼吸的脸, 这张脸上带着一点慵懒笑意,俯身看过来的时候白曦下意识地就呆呆地看住了这张脸。

    她的心里乱跳,灵魂都在颤抖,在泛着一点奇异香气的俊美的面容靠过来,那双笑吟吟妩媚的狐狸眼地桃花朵朵开的时候, 白曦就知道自己为啥心里跳得这么快了。

    这不是看见了爱人, 这是看见了狐狸!

    看见仇人那心能不跳吗?

    “你, 我警告你啊, 我师姐在上头看着呢!“白曦色厉内荏,动了动自己的小肩膀, 却只觉得肩膀被一双修长的手轻轻压住。

    明明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可是……她就是虚弱地不能挣脱。

    还希望他的手能这样留在自己的肩膀上,揽着她,亲亲她, 抱抱她……

    小姑娘沉默了。

    她觉得自己的心情怪怪的, 明明应该对狐狸横眉冷对, 可是当他靠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撅起了嘴。

    这是个什么情况?

    白曦简直恐惧了。

    难道被虐成了斯德哥尔摩?!

    看见面前那张充满奇异美丽的俊美的脸在对自己微笑,小姑娘下意识地脸红了。

    “狐君?”就在眼前的俊美男人发出了低沉悦耳的笑声,迷得白曦下意识迷迷糊糊就要往他的怀里钻的时候,电梯大开的门外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

    一个年轻的少年笑着走了进来,见电梯口被围得密不透风,他露出几分茫然,走过来,却见一群俊男美女之间竟然围着一只小小的狸猫精。

    小姑娘黑发黑眼,面容雪白可爱,可是身后却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这显然是一只化形都不完全的小妖精。

    少年迟疑了一下,对狐狸眼微微一瞥,似笑非笑看过来的男人问道,“狐君,我们该去楼上了?”

    “阿曦也跟我一起?”俊美的男人微微一笑问道。

    “谁,谁要跟你一起啊!”白曦色厉内荏地说道,“狐,狐狸竟然还敢在我的面前出现!灭了你!”

    那少年在男人微笑的目光里默默地捂住了嘴角,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原来这年头儿,小精怪们的胆子都这么大,竟然敢出口说要灭了一位狐族之中的狐仙。

    而且……还是在这么多狐狸的面前。

    他见到白曦周围正兴致勃勃不怀好意地端详她的尾巴还有耳朵,不过是因那俊美的男人在而勉强忍耐,不然似乎很想一口把这小狸猫精给吞掉的狐狸们,顿时想到了许多修真界中狐狸与狸猫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顿时觉得小狸猫精有点危险。本是想要张嘴袒护一下,却见那俊美的男人已经伸手把小姑娘扣在了怀里。

    他穿着一件人类才穿的笔挺的西装,整个人充满挺拔优雅的美丽,修长的手臂把挣扎着的小姑娘紧紧地圈住,垂头低声笑道,“是我想和你在一起,求你了。”

    他微微一笑,白曦顿时觉得小腿一软。

    “是么。看在你这样诚心祈求的面子上,我就是去随便看看。”小姑娘紧紧扒着男人的手,仰头哼哼了两声,之后顿时陷入了自我唾弃。

    不是啊……她怎么就习惯靠在狐狸的怀里,然后还要跟着狐狸到处走?

    她本能想要撒开抱住男人的手,可是却舍不得放开。

    这叫白曦迟疑了一下。

    似乎,靠在他怀里的感觉,熟悉得不得了,就仿佛是……

    男人突然抬头,目光冰冷地看向电梯的顶端。

    透明的电梯的顶端,遥遥的那几乎看不见的高度之中,白曦却仿佛看见了一双银色的眼睛在上方一闪而过,充满了空茫与冰冷地落在了抱着自己的俊美男人的身上。

    那双眼底带着几分杀意与冰冷,白曦下意识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踮脚把他挡在身后。

    那是她师姐的眼睛……

    那双眼睛在她动作的一瞬间一闪而过,隔空,仿佛传来了银月冰冷的一声冷哼。

    “怎么,担心我?”男人低沉地在她耳边笑道。

    白曦抿了抿嘴角,有些复杂,又有些茫然与不知所措。

    她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可是怎么可能呢?他不仅是一只狐狸,还是一只有身份的狐狸。

    狐族滞留在人间界的唯一的狐仙,唯一名列仙班的狐狸,与她师姐银月并肩的强者,又怎么会去那些小世界里做一些很没趣平常的工作呢?

    他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白,白君意,你,你别自作多情啊!我可以有心上人的!”见男人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个似有似无的笑意,白曦抿了抿嘴角,却又侧头大声说道,“等我找到我家阿竹,看他怎么收拾你!”

    她虽然这样说,却紧张地用大大的眼睛去看白君意的眼睛,想要看到哪怕一点波动也好。可是这俊美的男人目光毫无波澜,不过是露出几分兴味地看着她。

    那一瞬间,白曦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难受。

    她本以为白君意是她的爱人,因为她的心这样告诉她。

    可是他似乎无动于衷。

    可是她的爱人不会对她无动于衷。

    那是无论多少个世界,都会来到她的身边,一眼就可以看出她的人。

    只是虽然失望,白曦却抿了抿嘴角,又有些纠结。

    狐狸是宿敌。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的?

    万物皆可饶,狐狸必须死!

    那个什么……

    小姑娘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

    这狐狸曾经咬秃过她的尾巴,这仇恨比天高比海深,一定是要报仇的。

    不过这年头儿狐狸们都狡猾啊,就知道修炼,一修炼就混上了个什么狐仙啥的,这太叫战斗种族绝望了。

    她决定这一次忍辱负重,潜伏在敌人的身边,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顺便在这狐狸忽视自己的时候,也把他的尾巴给咬秃,叫他尝尝尾巴不再毛茸茸是何等的痛苦。想到养尾巴毛儿的那段岁月她几乎成了一只宅……

    白曦突然又愣了愣。

    她在哪儿养尾巴毛儿来着?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哼哼了两声,觉得自己真的非常狡猾阴险了。

    都是被这群狐狸精给逼的!

    “心上人是什么,比我们狐狸还重要么?”白君意正笑着在她的耳边问道,“狐狸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对不对?”他笑起来的时候,狐狸眼光华流转,仿佛流动着令人心神摇曳的情谊,一旁,俊男美女们都看着白曦坏笑了起来。

    就算是坏笑他们也很漂亮,那充满魅惑的面容,无论男女……这些狐狸精这么好看,简直太伤了。白曦一想到如今这世道这些狐狸精们当道,顿时整只狸猫都不好了。

    特别是这群狐狸精无论男女,目光都往她的尾巴上看……

    白君意目光潋滟地侧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狐狸精们。

    狐狸精们仰头看天,都当做没有事情发生。

    俊美的男人这才把笑吟吟的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脸上。

    他抬手,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把她环在自己的怀里,尖尖的下颚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白曦默念二十遍忍辱负重。

    “狐君,那我们可以走了么?”那少年已经等了半天,围观了一场狐狸与狸猫之间激烈的碰撞,整个人恍恍惚惚,就不知道一向看似温柔实则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狐君白君意为何会这样纵容一只天天对他们狐狸喊打喊杀的狸猫精。

    这狐狸们他一个人修怎么懂,少年如今只想把自己的工作赶紧做完下班出去看电影……这些凡人真的很会享受了,那电影拍得特别好看,还有最近一场演唱会……

    电梯一直向上升去,白曦眨巴着眼睛一点儿都不煎熬地被白君意抱着,突然目光落在了电梯按钮上。

    “你去三千五百层?”她惊声问道。

    白君意顿了顿,挑眉,将薄唇压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笑了,“有什么问题么?”

    白曦只觉得半边脸酥麻,暗恨狐狸精。

    “我师姐才入驻三千层。”

    “狐君已经接掌天道轮回系统,是整个系统的第三负责人。至于银月仙子……是第五负责人。”那少年耐心地给白曦解释了一下这其中的关系,白曦点了点头,又嘴角抽搐了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角,只觉得绝望了。

    她家师姐明显地位比白君意低了那么两层好的么?这靠山都比不上狐狸,白曦只觉得自己就是被那邪恶的狐狸的恶势力笼罩挣扎的可怜的狸猫,呆呆地想了想,整只狸猫都萎靡了。

    看来,以后她是要完。

    “我的办公室很大,阿曦,要不要来看看?”

    “好啊。”白曦本着打入狐狸内部血雨腥风的精神,有气无力,耷拉着一颗小脑袋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白君意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她的毛耳朵。

    毛茸茸的,软乎乎还热乎乎的,摸一下还抖一抖,明显很敏感的样子。

    “不如,我给你留间办公室?”见白曦奋力扑腾了两下,气势汹汹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把毛茸茸的耳朵压在头发上横眉立目地看着自己,白君意不由微笑起来,和声说道,“我刚刚接手负责人的工作,阿曦,听说你是天道系统之下最优秀的员工之一。”见黑发小姑娘脸色冷酷,然而小胸脯儿隐蔽地挺了挺,他不由露出几分笑意,温声问道,“我可以雇佣你做我的私人助理么?”

    “我收费很高的。”白曦傲然地说道。

    完全看不出刚刚被天道系统扫地出门即将饿死的心虚。

    那人修少年欲言又止,却没有说什么。

    他还没听说过负责人还要什么助理的呢。

    所谓天道系统之下的负责人,都是权限狗,镇压着各个小世界里妄图搞事,正在搞事,或者搞事成功了的穿越员工。

    他们全都是因各种理由滞留在人间界的大能,平常就是动手抽抽那群穿越者,也不需要其他工作,更不需要什么助理。

    如果小世界都很太平的话,这些负责人也根本不需要来上班来的。

    “我这里有化形草……”狐君刚刚说出这三个字,突然小姑娘紧张地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她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嘴角抽搐伪装没有听见的少年,义正言辞地说道,“化形草!你怎么可以带着违/禁品!不知道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么?!都不能成精了,要化形草做什么!”

    她一副遵纪守法的样子,白君意狐狸眼微微弯起,白曦只觉得自己虚虚地捂住他的手心儿突然一道湿润又柔软的触感,轻轻地划过她的掌心。

    白曦触电了一样缩回手,整只狸猫又炸毛了。

    他竟然舔她!

    “呵……”俊美的男人伸出一段舌尖儿,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白曦的眼睛顿时直了。

    这,这群狐狸精的魅惑法术越发精湛了。

    “我说的是化形,化形又不代表成精。”白君意见白曦那只被自己舔过的小手背在她的身后,微微挑眉,抬手,舌尖儿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指尖儿,那一瞬间的魅惑姿态,媚眼如丝,顿时就叫人修少年内心开始默念金刚经,倒是白曦哼哼了两声,莫名就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一只皮毛油光水滑的大狐狸满意地舔毛爪子的样子。

    她目光一撇一撇,又觉得自己仿佛被这擅长打人家规则擦边球的狐狸给诱惑了。

    也对……

    不叫成精,可是没说不叫化形来的。

    她扭了扭自己的小爪子。

    “你有化形草啊?”她小声问道。

    “我有化形草。”

    “那你有多少?”白曦开始默默地思考自己的钱包问题。

    “你要多少有多少。”白君意笑吟吟地说道。

    白曦内心开始数正在自家住着的那群狸猫崽儿,顿时贫血了。

    起码五十只!

    都林子里刚出来的,胖嘟嘟的崽儿们,都是因为白曦在大城市找到工作,所以投奔来准备长长见识的。

    “那,那我的钱大概不够。”白曦想到曾经自己在小世界里是那么的有钱,简直虐哭,只恨不能那时候得到一只什么传说中可以跨越各个世界的储物戒把自己能搜刮的一块儿都带回来。她吭哧吭哧地表达自己的荷包不够丰厚,白君意却哼笑了一声微微挑眉说道,“我不要钱。我要你……在我的身边做助理,每天一根化形草作为报酬,你觉得怎么样?”他话音刚落,人修少年都恨不能毛遂自荐了好么?

    人间界灵气匮乏,已经起码五十年没有精怪修成人身了。

    化形草,这简直都是传说中最顶级的灵草,只有那些如今滞留在人间界的大能们手里才可能会拥有。

    不过对于大能们来说,化形草不过是一种很有趣却对他们没有任何用处的草药,因此不会刻意地保留,还占地方。

    对于那些需要化形草的小精怪们来说,化形草却渴望热不可及。

    他一瞬间都羡慕起了白曦。

    这白曦一天一根化形草,很快就能惠及自己身边所有的同族。

    “一天一根化形草……”白曦却迟疑了起来,犹犹豫豫地不肯答应。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白君意从前只知道咬自己的尾巴,还对自己动手动脚妄图继续欺凌她的尾巴,这突然变成了好狐狸,叫白曦怪不习惯的。

    “要不要?”

    “要!”白曦咬了咬牙,决定继续忍辱负重。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不仅要化形草,还要叫白君意秃尾巴!

    “那从今以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阿曦,你放心,我怎么会骗你。”白君意的狐狸眼里闪过一道灵光,在白曦一副牺牲大了的模样儿里微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魅惑无比,白曦却哼了一声避开了这叫人心动的笑容,倒是白君意完全不在意,到了电梯停止的时候,他对那人修少年微微颔首说道,“本君自己与阿曦去办公室就可以。你带他们去他们的办公室。”

    他身后的狐狸精们恋恋不舍看了白曦几眼,这才跟着人修少年走了。

    白曦叫白君意揽着,跟他走进了巨大的银色的大门之中。

    依旧是宽阔无比的办公室,也很单调,白曦觉得熟悉得很,完全是银月办公室里的样子,走到了办工桌前,甩了甩尾巴。

    上面一份加急文件都没有,可见最近穿越者都在勤劳工作,没人搞事。

    “你这工作真的很轻松。”白曦不由感慨地问道。

    白君意人间修真界都很吃得开,早前白曦跟他掐得最厉害的时候都知道,白君意在人间界那些大富豪大豪门里,乃是被毕恭毕敬捧着的地位。

    那些大富豪们都需要白君意的各种灵丹妙药,因此对白君意都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狐君”。

    白君意突然来了天道系统,简直叫白曦惊呆了好么?

    据说这可是公益岗位,天道可不给发工钱,她师姐都干了几百年的白工了。

    “你说你在人间界赚那些大富豪的钱赚得开开心心的,干什么天道负责人呀。”白曦甩着尾巴,觉得这狐狸傻缺。

    不傻缺的狐狸,不能干这种没好处的事儿。

    正挑眉看着她摇头晃脑的俊美男人却微笑起来,慢吞吞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俯身,靠近了白曦。

    “大概是因为……”

    他的声音慵懒,充满了魅力,笑意潋滟,在白曦紧张的目光里突然伸手,一把掐住了黑发小姑娘那在背后摇摆的毛茸茸的大尾巴,捏了捏。

    “可以潜规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