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4.现世(一)

354.现世(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雪白柔软的小姑娘捂着自己白生生的大脑门儿,揉着眼睛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厦里哭了一会儿。

    疼得眼泪忍不住往下掉的感觉, 懂了!

    不过虽然她还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 尾巴因为委屈时不时地卷起来, 不过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看起来就是各种精英的男男女女都没多看她一眼。

    不就是一只狸猫精么。

    这天道大厦里多得是这种小妖精。

    更何况看这狸猫精委屈的小模样儿,就知道大概被欺负了,这个时候, 有点儿靠山的都赶着去告状,好报仇雪恨呢。

    果然,狸猫精动了。

    她抽抽搭搭撒开纤细的小腿就往电梯里跑,跑进了电梯, 仰头仇恨地看了看大厦那无尽的高空,抽噎了一下。

    杀千刀的天道, 竟然把她从顶层劈下来, 这差点儿就成了狸猫饼啊!

    “小妖……小姑娘, 你去几层?”电梯门口, 一位看起来很俊俏的少年很热情地问道。

    都看起来差不多大,交个朋友呗?

    “三千层。”白曦揉着眼睛哽咽地说道。

    “多少?!”

    “三千层,谢谢你啊。”白曦微笑起来。

    俊俏又多情的少年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慢慢地在电梯上摁了三千层的按钮,之后仰头看着电梯银色的墙壁, 不吭声了, 看都不敢看这笑容甜美可爱, 尾巴毛茸茸很可爱的小姑娘一眼。

    他双腿都在战战兢兢地颤抖, 时不时惊悚地打一个寒颤, 不大一会儿,电梯到了八百层,少年跟身后有妖怪似的飞快地冲出了电梯消失不见。白曦眨了眨眼睛,坏笑了一声,就站在电梯里等着飞进三千层。

    个小色狼,叫他知道她头上有人!

    又揉了揉自己的大脑门儿,白曦洋洋得意,直到这空旷了的电梯到了三千层,下了电梯,捂着自己的大脑门儿就往近处的一个巨大的银色大门里冲。

    她也不知道在这天道系统里到底干了什么,叫天道大怒,竟然用金光来劈自己。

    这劈了一下可要了狸猫的命了,直接废了她百年的修为,连已经修炼消去的尾巴和耳朵都重新冒出来了。

    她委屈极了,毕竟这些世界辛辛苦苦地经历了一遍,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很多的功德可以修炼,可是真是一道金光一夕回到解放前啊,功德还剩下一点,可是百年的苦修却全都完蛋了。

    虽然白曦自称自己是没有靠山自己崛起的草根战斗狸猫,不过这年头儿,谁不在外面吹自己是个草根自己奋斗啊,她哼哼唧唧地抱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头撞进了大门,就见眼前金光一闪,满室的流光散尽,之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充满了现代化,性/冷淡风的单调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简简单单,格外地清冷安静,正对面银色的案桌前,正坐着一个面容冰冷的女子。

    她一头银色的长发,一双银色的,漠然无情的眼瞳,抬眼冷冷地看来的时候,那一瞬间仿佛白曦只看见了虚无的冰冷与无情。

    哪怕白曦抽抽搭搭地跑进来,然而这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女子依旧没有表情,银眸冷漠,无动于衷地坐在椅子里。

    她身上穿着一件修长的黑色的职业装,映衬着雪一样洁白的肌肤,长长的银发落在黑色的女性西装上,透着别样的冰冷的魅力还有叫人不敢靠近的疏远的距离。不过白曦可不在意什么冰冷不冰冷的,扑上去趴在案桌上哭着控诉道,“师姐!我好冤枉啊!”

    她哭着把自己的脑门儿递过去给银发美人看,见那美人冷淡地看着自己,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内伤。”

    银发美人依旧不理她,安静地看着她。

    黑发软乎乎的小姑娘默默地从桌子上爬起来,站在一旁抱着自己的尾巴不吭声了。

    这是她师姐银月,从小儿和她一同长大,在她仿佛有记忆的时候就陪在她的身边,从未离开。她没有见过她们的师尊,仿佛从修炼的那一天开始,就是银月在代替师尊教导弟子,将她所有的功法与历练都传授给她。

    在白曦的心里,除了大狸猫一族,最亲近的就是她唯一的师姐,她们总是在一块儿的,银月陪伴她度过了幼年……白曦突然顿了顿,茫然地想了想,揉了揉自己的毛耳朵,呼噜呼噜地拿小爪子抹了两下。

    “怎么了?”银月冷冷地问道。

    “我就是突然想不起我和师姐小时候的事情了。”白曦突然有些不安地说道。

    她记得她和银月从小一同长大。

    可是……曾经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银月陪伴在她身边,叫她跟她一块儿修炼的来的?

    她生在狸猫一族,可是银月却是天上仙,她怎么会遇到高高在上的银月?

    以银月的身份,本不会与作为一只狸猫幼崽的白曦有任何交集。

    “你想不起的事多了。”银月冰冷地说道。

    她虽然看起来无动于衷,漠然而冰冷,然而白曦却很担心她不开心。

    毕竟,是她忘记了和银月之间的那最重要的相遇。

    “师姐,你别生我的气,我觉得自己最近脑子很坏,总是会记不得很多的事。”白曦嘴巴甜,还会讨好,甩了甩自己的大尾巴就凑到了银月的身边去,俯身蹭了蹭她冰冷的脸小声说道,“我这不是最近精神不好,所以总是有点小怀疑么。对了,我是来告状的!”

    她翘着大尾巴就跟银月告状,一副进谗言的样子说道,“天道这最近越来越完!我这样工作得力的优秀员工,说给劈出来就劈出来了,做天道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吧?师姐,这事儿你得给我做主。”

    银月作为天道轮回的高层,那已经是顶尖的存在。

    不然能把那个意图搭讪自己的小帅哥给吓得夹着尾巴就跑么。

    不过白曦觉得自己如今的一切都靠自己奋斗,那个什么……她师姐的光儿占一点儿就好。

    银发女子的身体冰冷又带着几分排斥,她抬手,把白曦给推到一旁,安静地坐在椅子里岿然不动。

    白曦觉得她师姐安静静美得如同一幅最美丽的画。

    那就叫雪山神女啊。

    “而且,我的修为都掉了,你看看我的尾巴,看看我的耳朵。”小姑娘突然变成了一只胖嘟嘟小小只的狸猫崽儿,不顾她师姐的拒绝一下子就跳进了女子的怀里去,雪白的小身子在她黑色的职业装上蹭来蹭去。

    见没蹭下来毛,知道自己最近不掉毛顿时欣慰地感动了一下,它这才缩在女子冰冷的一双手里转身抱起了自己胖嘟嘟的大尾巴紧张地看来看去,见尾巴上没有缺毛,又急忙拿毛爪子捅了捅自家师姐。

    “师姐,”狸猫崽儿奶声奶气地叫道,“给我镜子照照我的脸。”

    银月沉默了很久,抬手,一道冰镜竖起在狸猫崽儿的面前,白曦急忙往冰镜前紧张地凑了凑,端详自己的浑身和小脑袋。

    圆滚滚的小身子翻过来,仔细地照了照胖肚皮。

    毛茸茸的大脑门儿重点观察了一下,全都没有被方才的金光劈掉一根毛,它的皮毛依旧油光水滑毛茸茸的,狸猫崽儿肉眼可见地龇起了牙齿,满足地抱着大尾巴蹭了蹭自己的脸。

    冰镜慢慢地融化,银月却冷淡地任由冰镜融化在自己的面前。

    “看来天道还不错,不然我的皮毛如果秃了怎么整?”狸猫崽儿心满意足地在自家师姐的怀里打滚儿,还埋头去舔了舔自己的大尾巴,一边哼哼唧唧地往银月的怀里钻,扬起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来问道,“师姐,我是被天道惩罚了么?如果没有惩罚,我还可以继续去刷功德么?”能进入小世界去刷功德这样的美差,外面排着队都想往里钻,不过白曦一向表现良好,还上头有人,所以从来都没有被天道驱逐过。

    “你不用去了。”银月平淡地说道。

    “为什么?”白曦很失望的,急忙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搭在一块儿对银月拱了拱爪子。

    “师姐,我很努力工作的。”它很喜欢修炼,现在外界人族大兴,各种现代化,人类已经充斥在了这世间的各个角落,这虽然叫人类们过得都很舒服了,可是对于修仙者还有如白曦这样的精怪就不怎么友好了。

    灵气淡薄是一回事儿,那外界的各种尾气废料啥的也叫人压力很大的呀。也就是靠着突然建立在人间界的天道系统,由众多曾经据说是天道之中的大能者维护并且开辟出来的小世界才叫他们修炼起来变得轻松简单。

    从小世界得到的功德还有一些特殊世界的灵气,都成为修炼者们修炼的资源。

    甚至还曾经有奸猾一点的员工,遇到了灵气旺盛比如说仙界之类的地方,厚着脸皮赖在那里不回来的。

    和这些违法乱纪的员工比起来,它是多么正直的一只狸猫呀。

    “你不必再修炼。”银月神色不同,面容冰冷冷淡如同冰冷的雪。

    狸猫惊呆了。

    “那怎么行。”

    “你无法再修炼。”

    “为什么?”狸猫继续震惊地问道。

    它修炼得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不能修炼了?

    “师姐,是没有我继续修炼的功法了么?”狸猫紧张死了,两只毛爪子急忙捧住了自家师姐那冰冷的手,毛茸茸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个可怜的小表情来,眼泪吧唧地说道,“可是我想跟在师姐身边修炼,师姐,不要不要我。”它想到自己看了那么多动物世界,急忙把其中如何卖卖惨萌地学起来,打滚儿撒娇翻肚皮,哼哼唧唧把自己变成一只狸皮膏药,就赖在银月的怀里。

    银月冰冷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

    谁遇见这么撒泼打滚儿的狸猫人设都得崩。

    只是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只是摇了摇头显然在按捺自己。

    她的手动了动,还没有什么举动,顿时就被胖尾巴卷住了手。

    “师姐,你今天是不是不高兴?”狸猫崽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它打滚儿半晌,胖嘟嘟的小身子皮毛凌乱了一点,胖成了一颗球。

    银月垂头,冷冷地看着一副很无辜小模样儿的胖狸猫。

    “没错,我很不高兴。”她一向都从不轻易牵动感情,别说动怒,这么久就连表情都少得可怜,从前在仙界的名号乃是大大的有名,数一数二无情的仙人,此刻白曦看见她那张美丽无双的脸竟然露出了一个微小却清晰的怒意的表情,顿时吓得皮毛炸起,硬着头皮拿自己的大脑门儿去蹭了蹭自家师姐的手心小声说道,“师姐,你别不高兴。我,我陪着你啊?”它讨好地仰头眨了眨自己圆滚滚的大眼睛。

    银月垂头看她,脸色慢慢缓和了几分。

    虽然她没有去摸它,可是看起来仿佛怒火消散了很多。

    “既然反正我都没法儿回去小世界,那不如最近多陪陪师姐你。”狸猫崽儿见自家师姐脸色好看了,顿时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往银月的怀里蹭了蹭,突然想到了什么,勾着自己的毛爪子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道,“顺便再解决一下我的终生大事。”它美滋滋地拿爪子捂着自己的嘴巴偷笑,银月本微微抬起的手突然悬停在它的小身子上方不动了,突然开口问道,“终身大事?”

    “师姐,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可帅可帅了。”狸猫急忙安利自家心上人,一双眼睛亮晶晶,毛脸上都是光彩,高高兴兴地在银月冰冷的目光里开心地说道,“我听人说,他也是此世中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样做到,不过我真的很想要找到他。师姐,你不知道,我和他经历了很多的世界,每一个世界我们都相爱,就算后面的世界有很多的波折,什么像我又不是我啊,什么三生三世没有用啊,什么垃圾系统认错人啊……可是你说奇不奇怪,无论这命运怎么想要拆散我们,这狗屁的……哎呀我的妈呀!”

    狸猫崽儿一声惨叫,小身子顿时就被提着毛后颈被提到了它家师姐的面前。

    那双冰冷的银眸,此刻泛起了罕见的怒意。

    “狗屁天道,垃圾世界,是么?”银月冷冷地问道。

    狸猫崽儿踢着四只小爪子在半空挣扎,嗷嗷直叫,奶声奶气,非常可怜了。

    它雪白毛茸茸的小肚皮就在它家师姐的面前晃悠,胖嘟嘟的,还圆滚滚的。

    银月的目光更加冰冷。

    “怎么了,怎么了?”狸猫崽儿可怜巴巴地挣扎,就不知道戳中了它师姐什么愤怒的点了。

    “爱人?是么?”银月冷冷地问道。

    狸猫呆了呆,抱着自己的大尾巴悬在半空,在美丽的银发女人的面前晃来晃去。

    “师姐,你是嫉妒了么?你别担心,就算是我以后和别人在一块儿了,你不还是我师姐……嗷嗷嗷!”

    狸猫崽儿被摁在了修长的腿上,一只冰冷的手无情地抽在它胖嘟嘟的屁股上,揍得狸猫崽儿哭爹喊娘。

    它嗷嗷叫凄惨得不得了,只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被抽得掉毛了,那冰冷的手啪啪地抽了它一会儿,突然扬手,哭哭啼啼的狸猫崽儿就被丢出了巨大的银色的巨门。巨门轰然关闭,狸猫趴在地上挣扎着回头舔了舔自己被拍打的部位,很伤心地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歪歪扭扭地上了电梯。

    早知道它师姐这么离不开它。它,它就不来找她了。

    天可怜见的,这年头儿当师妹的都不能谈恋爱,谈恋爱就要自家师姐给往死里抽。

    胖嘟嘟的狸猫崽儿趴在电梯里黯然神伤了一下自己过于受欢迎以至于突然谈恋爱师姐都受到巨大打击对自己由爱生恨愤然出手,慢吞吞地重新变回了黑发的小姑娘。

    她发黑如墨,长长的头发垂落在肩膀上,齐眉的额发之下露出一双圆滚滚乌溜溜的大眼睛来,只不过目前这大眼睛有点儿红肿,有点儿烦恼。

    她师姐这么不高兴她去谈恋爱,可见是不可能帮她找阿竹了。

    可是她一个人,这人海茫茫几十亿人口的,阿竹在哪里……

    电梯突然停在了一层,白曦正垂着小脑袋靠在电梯的最后面想自己的心事,陡然在突然响起的脚步声中,心中乱跳,灵魂也一阵阵动荡。

    那一瞬间,几个充满了魅惑的声音由远及近走进了电梯,白曦却下意识地向着正缓缓走进电梯的一道修长高挑的身影扑了过去。

    她控制不住,又觉得心里欢喜又甜蜜,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她的爱人,绝对是!

    来自灵魂的指引,来自于她本能对他的熟悉,来自于……

    她一头撞进了一个有力又修长,泛着淡淡的,奇异的香气的怀抱里。

    这怀抱吧……还有点儿熟悉……

    小姑娘抱着精瘦有力的腰正觉得熟悉得很,却感到自己单薄圆润的肩膀被一双手压住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顿时叫白曦炸毛儿了。

    “阿曦,多日不见,难得你竟然对我投怀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