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3.妖女(十九)

353.妖女(十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暂且没有成家的打算。”

    在魔教教主冰冷的杀必死目光里, 天山派掌门冷漠地说道。

    不冷漠不行啊。

    万一热情一点儿, 叫老庄主拉着去做了女婿, 没准儿没等洞房就得叫曾经的好友给一掌拍掉脑袋。

    掌门的目光非常凛冽冷漠,看起来是真的没有成家立业的心。

    康庄主十分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如此难得的男子,除了年纪大点儿, 浑身都是优点。如今还无家可归, 以后没准儿还能入赘。

    老庄主想得挺美。

    “父亲, 我想与教主一块儿出去游历。”就在这个时候康冰旧事重提, 在父亲诧异的目光里柔和地说道,“有教主能在一旁保护我, 女儿就不必担心会有危险了。”

    她微微一笑,温柔宁和, 康庄主却觉得自己听懂了,一时动了动嘴角, 目光复杂地看着勾唇一笑仿佛妖孽再世的魔教教主, 艰难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喜欢就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当真是至理名言, 放着好好儿的天山派掌门不要,偏要去喜欢血雨腥风的魔教教主。

    不过魔教教主那据说十分风流, 无忧山庄庄主不由担心起来。

    “不过教主担心的人很多, 你不会叫教主厌烦么?”

    “我自然直会照顾阿冰一人。”魔教教主用目光逼退了自己的情敌, 这才托腮哼笑了一声挑眉说道, “庄主不必担心,我尚未娶妻,身边并无姬妾。”

    他本想放点儿天山派掌门的黑料,比如吃花酒也有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一份儿,不过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美人到手了就行。他自然十分得意地默默炫耀自己得到美人青眼,老庄主想想自己的五个儿子,也觉得不需要担心,因此皆大欢喜。

    白曦就不再当蜡烛,当月光了,每天都跟阿竹腻歪在一块儿。

    养颜丹收获之后,白曦只拿到三分之一。

    剩下的两份被魔教教主与天山派掌门平分。

    虽然掌门尚且没有媳妇,不过未来肯定会有,这样好的养颜丹当然要好好宝贝,以后当成自己献殷勤的宝贝。

    天山派掌门虽然为人冷傲,然而却并不会不理睬人,短短几日与魔教高层都熟悉了起来。因他声名在外,魔教高层也佩服他,因此在魔教之中混得不错。

    倒是阿竹,尽心尽力地给铭峥看病,看到了最后,铭峥到底清醒了过来。英俊的青年这场床戏从开头一直演到结尾,真的很辛苦了,虚弱地张开眼睛,就听见了身边传来少女惊喜的哭声。他看见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又叫人恐惧的脸。

    “是你?”见到阿竹,铭峥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剧痛,更加他心中想要吐口血的是,那一日这少年与白曦那样亲密。

    “是我救了你。不过你不必道谢,因为都是为了报酬。”阿竹见青年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好心地说道,“你的骨头全都断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好好养着吧。对了,”他善良地提醒铭峥,温柔地说道,“你的骨头断裂太多,虽然我是神医已经给你修补好,不过日后不好练武,也不要跑跑跳跳,不要用力做事。”他说了很多需要避忌的地方,铭峥刚刚醒来,竟然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上经历过什么。

    “师兄,你可醒了,你要给我做主,为我们报仇啊!”

    这段日子玲儿过得水生活热。

    天山派长老们知道掌门离去,自请逐出门派,顿时慌了,全都悉数赶来。

    然而掌门去意已决,因此他们竟再三央求不行之后,只能无奈地离开,准备回到门派另选贤能继承掌门之位。

    虽然对掌门不会再回到天山派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然而面对造成了这一切,令天山派损失了强有力的庇护者还有掌门的玲儿成了众矢之的。

    所有人都知道,她公然地指责自己的师尊,令天山派掌门心灰意冷不得不离开门派,这样欺师灭祖,背叛自己师尊的丫头,就算不被逐出师门,可是寻常从上到下也不会再给玲儿好脸色。她的地位与待遇顿时一落千丈,从前还是被人捧着护着的小公主,然而如今却成了万人厌,连天山派门下都不搭理她。

    无忧山庄更是如此,对铭峥与玲儿的待遇越发冷淡厌烦。

    想到这几日连小丫鬟都使唤不动,玲儿伏在铭峥的床边哭了起来。

    她的心里,大师兄是无所不能的。

    “报仇?”铭峥一愣,却霍然看向阿竹的方向。

    “你说我日后不能练武?”

    “你的根基已坏,耽搁了最好的治疗时间,日后只能做个普通人了。”见青年神情恍惚,陡然又呕出一口血来,阿竹有趣地挑了挑眉尖儿,越发温煦地说道,“说起来都是你的报应,如果你不伤害阿曦,阿曦怎么会伤害你呢?打从一开始,就是你作恶多端,因此如今有任何的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他顿了顿,弯起眼睛微笑起来说道,“现在阿曦是我的妻子了,我们已经是夫妻。你嫌弃不要的女子,对我来说,却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珍宝。”

    铭峥浑身颤抖地看着在自己面前炫耀的少年。

    “以后不要再肖想阿曦了,你丢弃过她一次,就彻底地失去了她。”阿竹伸手,温柔地给铭峥擦了擦他脸上的鲜血,抬手把擦了血迹的帕子丢在了铭峥的脸上轻声说道,“你失去的是对你来说最真诚的感情,以后也不会再有。我的阿曦也不会再多看你一眼。对了,如今你师尊已经自己把自己逐出师门,日后你不再是天山派大弟子,与魔教妖女之事武林之中沸沸扬扬,无忧山庄的大小姐也不会和你定亲,要惜福,善待你的小师妹啊。”

    这两个倒霉蛋儿就彼此祸害就好。

    铭峥动了动嘴角,只觉得痛彻心扉。

    再没有什么时候叫他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

    当他醒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子,他的师尊不在面前,他心爱的女孩子另嫁他人,似乎十分幸福。

    可是那份幸福里却没有属于他的一点半点。

    甚至想一想自己心爱的女孩被别人抱在怀中,她永远都不会再属于自己,铭峥眼前发花,恨不能再晕过去算了。

    不能习武,他日后就是废人。

    还有他的名声……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小人。

    明明从前还有锦绣前程,他的大好光明之路就在眼前,可是如今……他却一无所有。

    如今的他,怎么为玲儿做主?

    玲儿娇纵任性,可是铭峥却明白得很。他已经不再是天山派未来的希望与期待,已经成了天山派深深唾弃的弟子,甚至比其他名声坏的弟子不堪的是,他身上背负着卑鄙无耻,还有见色忘义的罪名。

    他的武功又已经全都废掉,那天山派留着他也不再会当做未来的栋梁。他一向心高气傲,将自己视作武林之中最优秀的小辈弟子,然而如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会取得比自己犹如天堑一般的成就,他只觉得浑身发冷。

    迎着阿竹善良的目光,铭峥仿佛透过他的眼,看见了凉薄与冰冷。

    他原来是为了这种事救他。

    是为了叫他尝尝身败名裂,还有从此跌落尘埃之后的痛苦。

    可是铭峥动了动嘴角却不能告诉眼前的少年,一切的痛苦,都抵不过他心爱的阿曦嫁给了别人,而不是他。

    明明那个时候在竹林,他们相约一生,约定隐居竹林直到终老。

    这一刻,铭峥只觉得后悔无比,若是他没有曾经的那些混账的想法,若是他曾经不再想很多陪着他的阿曦一块儿生活,而不是动了邪念想要杀死她,那么如今在竹林之中长相厮守的本该是他们才对。

    他们会很相爱,甚至会是最般配合适的一对儿,可是如今却什么都没有。他失去了一切,才发现,原来此生最幸福的时候,是在清幽清香的竹林之中,他坐在凳子上小心地劈着竹子想要做个白曦口中的竹筒,一双柔软的手臂却从他的身后欢喜地抱住他。

    她对着他笑,是他今生见过的最美丽的笑靥。

    铭峥哀嚎了一声,倒在了床上昏了过去。

    阿竹本着治病救人的神医的良心把他救活。

    只不过既然铭峥痊愈,自然无忧山庄就不会再叫他留在山庄上,礼貌地请天山派的所有人都可以离开了。因天山派掌门的离开,到底天山派不愿再薄待他的弟子,因此捏着鼻子默认没有将铭峥赶走,而是带着他回到了天山派去。

    从那儿之后,白曦就很少听说铭峥的事。天山派的后辈之中出了数名杰出的晚辈,他们都偷偷来拜见过身在魔教过得很自在,只是要去喝花酒自家小伙伴儿却不肯了的天山派前掌门。

    因为独自一人喝花酒没意思,最近习惯了下棋这项高雅的活动的天山派掌门时不时教导这几个晚辈一些自己领悟的天山剑法。

    他并未藏私,而天山派晚辈对他越发敬重,因此对害得他离开天山派的玲儿充满了怨言。

    掌门大人不想听,然而这几个小的一个个都是小乌鸦,聒噪得很。

    “掌门您不知道,铭师兄真是自暴自弃。不就是受了伤不能练武么,在门派里做个管事总可以吧?可是他什么都不管,还摆着他从前天山派大弟子的臭架子,遇见点儿事儿就口口声声正道正气正义凛然的,烦都烦死。”几个小的在掌门大人拒绝的目光里毫不见外坐在他的面前叽叽呱呱地说道,“也不知道指导指导咱们师兄弟,天天摆出怀才不遇,虎落平阳的样儿。”

    “嗯。”天山派掌门目光锐利地看着与自己下棋,下着下着心情更好了的白曦。

    白妖女下棋也不怎么行,不过人家有外援。

    阿竹胸中有丘壑,坐在白曦的身边时不时低声指点一句,顿时就能叫白曦从困境脱困,还能反过来气势汹汹去找掌门的麻烦。

    “观棋不语。”又被吃走了几个子儿,掌门脸色冰冷,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杀气地说道。

    白曦充耳不闻。

    她家师尊带着新任师娘去游历名川大山去了,顺便说一句,教主大人半夜背着新媳妇洞房都来不及偷偷跑路,免得自己的新婚都被这群坏蛋给照亮。

    因师尊不在,白曦完全不把掌门放在眼里,公然作弊和自家阿竹联手一块儿跟掌门二对一。这太过分了,天山派掌门浑身往外冒寒气,一旁几个小弟子看见他不悦,急忙挤过来殷勤地叫道,“掌门,咱们一样儿人多势众!我们师兄弟的棋下得格外好!你把子落在这里!”

    一根手指头戳了戳一个空位。

    “不,这里!”另一根手指戳了另一处。

    “不,这里!”

    “这里……”

    白曦默默抬头,同情地看着天山派掌门。

    “对了,铭峥是不是也应该娶亲了?娶了玲儿?”白曦觉得再这样下去,说不得如今已经是个魔头的天山派掌门就要送这些正道小子们去死一死了,笑眯眯地问道,“他们过得可好?”

    小师妹喜欢大师兄喜欢得不顾一切,就为了回报为了他连自家师尊都干掉的这份深情,想必铭峥也是会娶了玲儿的。只是她问了这句话,几个小弟子脸上不由十分茫然,许久之后才恍然,“你说的是大玲子啊。”

    “大玲子?”这是什么鬼称呼?

    “师兄们都很讨厌她,她觉得自己是个万人迷,前些年总是在师兄面前哭哭啼啼的,因此师兄们恐她贴上来,就管她叫大玲子以示冷淡了。她的确嫁了铭师兄,不过他们的感情不大好,仿佛铭师兄心有所属,又素日里不成器,不能习武又不能出力气,当不得家,大玲子每日都抱怨,喋喋不休的,跟咱们天山派厨房里的仆妇似的怨天尤人,没什么意思。”几个天山派的小辈嘻嘻哈哈地说道,“她生得倒是好看,不过前些天我就好奇地看了她两眼,她竟然还来拉我的手。”

    白曦的嘴角一抽。

    这是什么操作?

    莫不是要叫铭峥头上变绿。

    “她还对我飞过媚眼儿呢,就那时候我拿了门派考校第一名,她对我就格外柔情似水,还问我叫小师弟。不过叫我家小师妹一巴掌打在脸上,骂了她三天三夜,天山派无人不知啊。”

    几个天山来的熊孩子顿时叽叽呱呱地说笑了起来。

    白曦仰头看天。

    想当初那情真意切的,恨不能在铭峥这歪脖树上吊死,怎么到了如今却成了这样?

    “玲儿就是这样的人。”天山派掌门安静地听着,并不愤怒,也不鄙夷,反而平静地对白曦淡淡说道,“她喜欢会叫她风光显赫的一切。比如我,比如从前的阿峥。她本以为阿峥可以带给她和我在时一样的荣耀,叫她依旧可以得到天山派的尊敬与善意,可是当阿峥扶不起,她的目光就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不过如今她已经与阿峥成亲,成亲之后就是成年人,没有人再会为她的任性妥协负责。”

    他端坐在白曦的面前,微阖双目,凛冽如同天山上的坚冰。

    他其实才是从未改变的那一个。

    白曦轻轻点头,将手中的棋子放进了面前的小盒子里,转头对阿竹微微一笑。

    他们十指相扣,温情无限。

    从此白曦就再也懒得再知道铭峥的往后,不过天山派来魔教求见掌门的弟子们带来的后续,不过是玲儿的确在外有了相好,可是铭峥就算是愤怒却于事无补。反倒是玲儿相好那人的妻子秉性刚烈,两刀坏了玲儿的美貌。

    失去美貌,自然相好的就跑了,她回到了铭峥的身边。

    然而他们夫妻早已反目,再也见不到曾经作为师兄妹的默契还有感情,艰难的在天山派的生活把他们磨去了曾经的棱角,叫他们再也不见当初的神采飞扬。他们彼此怨恨,可是却不得不在一起,相互折磨。

    或许午夜梦回,铭峥还会记得他那意气风发的青年时期。

    那是他最荣耀的时代,他是天山派未来的希望,是美丽少女眼中爱慕的情郎,是每一个正道弟子眼中的标杆。

    可是一转眼,却什么都没有了。

    他失去了一切。

    可是曾经失去一切的白曦却有了阿竹在她身边几十年的陪伴。

    直到他们彼此老去,才回到了曾经初见时的那个小山谷里,那山谷依旧安静美丽如同往日,白曦从此与阿竹隐居在山谷之中再也不出现在武林之中。有很多人传说她已经与她的夫君死去了,众说纷纭,然而白曦却并不在意。

    她只想在这安静美丽的山谷里与阿竹不再涉足江湖之事,从此安稳平安。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与阿竹约定明日一块儿上山去挖灵芝去卖给人傻钱多的天山派换点儿天山雪莲什么的,可是她平平常常地睡过去,却一张开眼睛,惊呆了。

    胖嘟嘟雪白的一只狸猫四爪悬空漂浮在天道分出的空间之中,浑身皮毛炸起,尾巴高高竖起,一张毛茸茸的脸紧张地左右四顾。

    虽然空间安静如昔,可是她却本能地感觉到有一股十分危险的力量……

    “嗷嗷嗷!”一道金光凌空劈下,劈在了狸猫崽儿毛茸茸的大脑门儿上。

    狸猫惨叫了一声,打着滚儿被打出了空间,噗通一声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一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的小姑娘抖着毛耳朵哭着爬了起来。

    杀千刀的天道系统吃枣药丸!这是小世界稳定了就对她这样辛辛苦苦整顿小世界的员工卸磨杀驴啊。

    说好的终身合同工呢?!

    ……她好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