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2.妖女(十八)

352.妖女(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魔教教主显然不知道自己多年英雄惜英雄的好友竟然是个不要脸的人。

    这年头儿, 人不可貌相啊。

    谁能想到孤冷高傲的天山派掌门, 竟然内里是这样的货色呢。

    他正在默默地, 谦虚地自我庆祝。

    刚刚, 康大小姐跟他说话了。

    这真的很了不起了, 因此魔教教主俊美无比的脸上露出一抹荡漾的笑容, 在康冰温和的目光里要求一块儿去山庄走走。

    怎么着也算是以后半个家了,教主大人自然要先去熟悉一下地形。

    都是一家人不是。

    白曦和阿竹表示同样很感兴趣,就在自家师尊那扭曲的目光里坚定地充当蜡烛,照亮别人, 不求回报。

    白曦还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魔教教主没抽她都是看在养颜丹尚未炼好的情况下了。

    不然, 教主大人必然清理门户的。

    只是才在山庄里逛了一会儿, 魔教教主正默默地忍受自家爱徒在自家心上人的面前叽里呱啦的把自己挤到角落,却听见远处仿佛传来了急切而纷乱的声音。之后一道白衣挺拔的身影快步走了过来。

    天山派掌门目光冷淡淡漠,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天山派的门人。那几个门人看起来仿佛吓坏了, 追在他的身后连声说道,“掌门三思,万万不要因小人的一时嫉恨, 便这样仓促地决定!掌门, 派里如今还不知道,我等愿意为掌门隐瞒!”

    天山派掌门一张嘴就要撂挑子不干了,顿时就把几个精英门人给吓坏了。

    他们常年受到天山派掌门的庇护, 因这位名扬江湖的天山剑客, 因此天山派可以跻身正派大派, 风光一时无两。

    而且这位掌门虽然为人孤傲, 然而这些年却对天山派非常庇护,天山派也在他的带领之下欣欣向荣。

    虽然与魔教教主暗中往来的确令人诟病,可是也不至于直接就离开天山派,发誓日后与天山派再无瓜葛。

    这几个弟子都要恨死玲儿了。

    若不是她张嘴就说出了那样的隐秘,天山派掌门怎么会做这样的决定?

    “掌门,我等不能没有掌门啊!”还有人几乎要流泪了,然而天山派掌门却顿了顿,目光远远地见到了正往这边走过来的魔教教主,脸上露出几分平静地说道,“你们不必再说。与魔教暗中往来,教导出铭峥与玲儿那样的弟子,是我对不起天山派。如今天山派有你们这样的精英弟子,也不再需要我维护,另选掌门,天山派也会显出新气象。”他沉默了很久,缓缓地说道,“我为天山派鞠躬尽瘁几十年,如今,想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掌门!”

    “你们放心,无论我与谁交往,都不会偏离正道。”天山派掌门说完,慢慢地走到了魔教教主的面前。

    教主大人人逢喜事精神爽,俊美的脸还带着优雅风流的笑容,看见自家的好友顿时沉了脸哼了一声。

    “你来做什么?”

    “投奔你。”

    这样直率的回答噎得魔教教主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你说什么?!”

    “我与你勾结之事已经败露,天山派已经无我立锥之地,看在你我多年情分,请你不要将我拒之门外。除了你的身边,我已经无处可去。”

    天山派掌门干巴巴地说着之前不知从哪位美人身边淘换来的台词,反正仿佛是青楼里?不管了,有用,实用就可以。他面容冰冷傲然,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可怜,白曦就觉得这台词怪怪的,摸着嘴角飞快地看了一眼凛然挺拔的天山剑客,小声说道,“这怎么跟千里投夫似的?”

    “会不会说话啊你!”魔教教主听了简直要气死。

    “当初不是你说与掌门情投意合的么,怎么,自己说过的话不认账了?”师徒俩顿时就要打起来了。

    这反目的速度太快,掌门都不得不在心中感慨了一下不愧是魔教。

    玲儿要反他还酝酿了两天,人家魔教教主师徒反目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你梦里的情投意合!”明明是英雄惜英雄!魔教教主拒绝和八卦少女对话,冷笑了一声抱臂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就觉得很看不顺眼了,俊美的脸慢慢地绷起来冷哼一声说道,“你败露了那些事,是你自己不小心。无处容身,呵呵……”他正笑着,天山派掌门已经皱眉问道,“我都是因为你,你竟然对我这样绝情?”他这话就更叫人生气了,魔教教主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捅死吧?

    天山派门人们都震惊了。

    康冰左看看右看看,嘴角温柔地勾起,勉强掩饰着小小的抽搐。

    “误交损友,我早该认清你的!”魔教教主已经气急败坏,冷酷地说道,“不过,我是不会收留你的!”

    说恩断义绝,就一定恩断义绝,不恩断义绝不是魔教教主!

    “白曦今日格外美丽,与你站在一处,宛若神仙眷侣。”谁知天山派掌门已经不理睬他了,转头对微笑平和的美少年阿竹淡淡地说道,“我从未见过这世上还有任何一对夫妻有你与白曦这样的默契与恩爱,天生一对。白曦美貌温柔,你善良侠义,你们是这武林之中数一数二的比翼鸟,连理枝。”他脸色冷冰冰地说着这样羡慕的话,阿竹微微一愣,眼睛微微亮起,忍不住弯起眼睛说道,“掌门真的很有眼光。”

    “能与阿竹成为夫妻,祝贺你。”天山派掌门又对白曦说道。

    “多谢您了。”白曦顿时眉开眼笑,顺便暗示自家师尊赶紧把人家给收下。

    都知道她和阿竹是神仙眷侣,天作之合,这样的好人怎么可以不进魔教呢?

    “你们这两个叛徒啊。”魔教教主连身边的两个弟子都因为心机好友的两句话给策反,心里简直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了。他气得半死,努力忍着没有顶级魔功把眼前这三个家伙都给突突了,哼笑了一声,转头冷冷地说道,“这是你们自己的决定,本教主日后不会负责。”他这样袖手旁观,其实说起来就是默认了天山派掌门以后跟着魔教混。这操作正道看不懂啊,天山派的门下都惊呆了。

    人家都说弃暗投明。

    可是他们家的掌门弃明投暗啊!

    还为了加入魔教,连小辈的马屁都拍。

    “掌门……”

    “以后天山派掌门不再是我,这种称呼不必再提。”白衣剑客微微摆手平淡地说道,“我不会回去天山,你们把这个带回门派。”

    他从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抹下了一枚青桐戒指,这是天山派掌门的象征,将这戒指丢给了门下,天山派掌门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卸去了心中的重担,平静地说道,“除此之外,我没有对天山派其他的嘱托。”

    他没有再问自己的弟子会如何下场,也不在意铭峥还会不会被逐出师门。

    他想,他承天山派教养,却用自己手中的剑铸就了天山派十几年的威名,已经足够了。

    见天山派门下哭着抓紧了那枚戒指,他一向冰冷的脸上,却慢慢地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意。

    “没有人是重要到不能失去,没有了我,天山派依旧有许多文武兼备之人,天山派也依旧是正道大派。”

    他不再多说什么,挽留也没有意义,那几个天山派的门人给他磕头之后哭着走了。见他这样无情,魔教教主冷哼了一声挑眉问道,“你这样真的可以?”这好友早年曾经将整个天山派都背在身上,从不行事踏错,也从不在意门派之外的事,一心一意为了门派而活,如今转身就离开天山派,也是叫人担心了。

    “我与你为好友之事既然已经传出,若我留恋掌门之位,只怕正道其他门派会对我天山派发难。”

    有一个和魔教相交密切的掌门这种事对天山派打击太大,若他不走,那天山派必然会受到正道的攻歼,日后地位与声誉都一落千丈。到时候门派之中必然会有对他不满的声音传出,与其那时掌门之位不稳被人赶走,不如早做了断,自己先离开天山派,还能得到一些门人的留恋,比如方才那几个小子不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么?

    这就是以退为进。

    当然,他也没想再回天山派就是了。

    “看在你这样可怜,就叫你做魔教的普通帮众吧。”这心机鬼……魔教教主心里哼了一声。

    从认识的时候就心机满满。

    从前去吃花酒的时候,摆出一副坐怀不乱的天山剑仙的凛然与高不可攀,把人家美人的心全都勾走了。

    “多谢你。”掌门微微点头说道。

    见白曦站在一旁捂着嘴角看着自己,白衣剑客微微挑眉。

    “也多谢你与阿竹。”

    “不客气。”白曦笑着说道,“其实我师尊心里很高兴。”

    魔教教主其实很珍惜与这位掌门的友谊。

    “简直胡说八道!”魔教教主冷哼了一声,摔了长长的衣摆,一副对对面的男人嗤之以鼻的样子。更何况他如今急着奉承心上人,眼里哪儿还有什么好友的影子,不都说么,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这年头儿没有衣服是万万不能的,岂不是裸奔?至于手足……有没有的也就那么回事儿。他转头对康冰含情脉脉地说道,“阿冰,咱们继续逛逛,我陪你。”他一副深情温柔的样子,天山派掌门尚未明白过来,待明白过来,冷峻的脸微微一跳。

    在掌门大人连个媳妇都娶不上的时候,好友要脱单,这怎么行?

    “我陪你们走走。”他说。

    魔教教主这一天遭受到世间最大的恶意。

    他与康冰的身后,浩浩荡荡地跟着围观自己,给自己照亮人生的混蛋们。

    康冰却觉得这一幕很有趣,回头对白曦眨了眨眼睛,对自己未来能在江湖上闯荡更有信心了。

    虽然康大小姐是个武学废材,不过她的阵容非常强大,游历江湖的同伴不仅有白曦这样喜欢在武林搞事的魔教妖女,会叫每一天都过得很精彩……这武林中啊,再大家闺秀的姑娘都有一颗妄图搞事的心,康大小姐也不例外。更何况从前搞事担心被人除魔卫道,毕竟一个魔教教主猛虎架不住群狼,可是以后不一样。

    狗头军师康大小姐,搞事大师白妖女,绝世善良竹神医,外加两个绝顶的武林高手当保镖阵容很强大啊。

    康大小姐顿时就觉得自己想要出去玩儿了。

    她们开开心心地走在山庄之中,显然没有把天山派的强烈地震放在心上,然而天山派却几乎要爆炸了好么?已经有门人飞鸽传书给门派的长老通知掌门跑了这件事,剩下的人对始作俑者怒目而视,见玲儿竟然还没有半分愧疚,越发厌恶她。

    在这样的目光里玲儿自然是受不住的,见铭峥尚且昏迷,她霍然从床边站起来对冷冷抱着长剑站在门边的几个从前对自己十分宽容友爱的师兄弟尖声质问道,“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你觉得是什么眼神,那就是什么眼神好了。”

    连抚养自己长大的师尊都背叛,赶走,玲儿此举跟欺师灭祖也差不多了。

    这样没有良心的白眼狼,就算天山派掌门没有离开,他们也是不耻的。

    “你们不去责骂背地里与魔教勾结的人,为什么反倒都来责备我?”玲儿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就仿佛自己是罪人一样,可是她明明揭穿的是一个已经被魔教给勾引走了的背叛之人。

    她红着眼眶说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门派,甚至大义灭亲,这难道不是我为门派一心一意的结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她从小娇纵,若是平日里,此刻顿足哭一哭,已经有无数的师兄弟来哄她,逗她笑了。

    然而这一次她哭起来,天山派的几个年轻门人却只是冷眼旁观,完全无动于衷。

    “你们……”

    “怎么,还以为你是天山派掌门溺爱的小徒弟呢?没有掌门,你算个屁!”

    其中一个便在玲儿震惊的目光里冷笑说道,“看在掌门的面上,我们把你捧得高高的,捧得你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连谁是你的靠山都不知道。不过也好,你个蠢货,如今掌门已经不在,你在天山派也不算什么。想必日后,有你哭得更大声的时候。”

    他们冷嘲热讽,把玲儿气得浑身发抖,可是这是她第一次清晰地发现,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了。

    如果是从前,绝对不会有人敢于嘲笑自己。

    因为她是掌门的小弟子呀。

    可是如今呢?

    “你们怎么可以过河拆桥?”她忍不住大声问道。

    她是享受从前师兄弟的众星捧月的。

    虽然她心有所属,可是哪一个女孩子会不喜欢被师兄弟们捧在掌中爱护呢?

    那些照顾与温和,如今却都化作了一根根的利箭,刺入了她的心中。

    那一瞬间的失落还有似乎永远都不会再拥有的恐慌,叫玲儿都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她年纪小,生得又美貌可人,若是从前必定是天山派弟子之中最耀眼的那一个,然而此刻众人却彼此交谈脸色阴沉,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不说,甚至越发地排斥她,将她冷淡在他们的谈话之外。

    甚至因不耐烦再守着铭峥,而玲儿扑上来纠缠不休,几个年轻人一把将她推搡在地上,全然不在意她一头撞在床角头破血流,抬脚扬长而去,一个人都没有留下来。玲儿呆呆地捂着自己流着血疼痛无比的额头,看着一转眼曾经每天都有人来照看的房间人一下子就走空了,顿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踉跄地追了出去叫道,“回来,你们回来!”

    然而并没有人理睬她,也没人去叫人给她包扎,给铭峥熬药。

    甚至无忧山庄仿佛也冷淡了起来,开始不再像从前一样对玲儿有求必应。

    毕竟,玲儿与铭峥不再是天山派掌门的弟子,若只是寻常的天山派弟子,自然不会有要紧的地位,也不会再有他们随意使用的资源。

    资源都给了掌门大人如今正在讨好的人。

    冷着脸把无山庄庄主送给自己的一把小银刀递给白曦,白衣剑客言简意赅地对白曦说道,“给你防身。”若以后再遇到坏人,同样当胸一刀,绝对不带差的。

    白曦道谢,欢欢喜喜地把锋利又漂亮的小刀子藏在了袖子底下,一笑,美貌妖艳,非常搞事情的一张脸了。

    和她家俊美绝伦,笑得风流邪魅的师尊相映成辉。

    魔教都生了一张搞事情的脸,康庄主觉得太不宜室宜家,目光却兴奋地露在了面容冰冷然而行事正直果敢的前天山派掌门的身上。

    虽然已经离开正道,不过天山剑客名扬江湖,乃是成名日久的绝世剑客。

    特别是在铭峥这件事的处置上,真的很拉康庄主的好感值了。

    他看白衣男子的目光简直温和得不像话,搓了搓自己粗糙的大手,突然笑着问道,“不知我有一个问题,该不该问掌门?”

    “庄主要问何事?”

    高大凶悍的老者努力露出和气的表情,爽朗地笑问道,“不知掌门……可有定亲啊?”

    白曦握着小刀子一顿,捂着脸震惊了。

    她师尊引狼入室!

    白衣男子沉默了。

    魔教教主更加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