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1.妖女(十七)

351.妖女(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竹秉承着一颗全心全意为岳父婚姻幸福的孝顺的心, 从第二天开始给自家岳父熬药。

    白曦嘴角抽搐, 不参合这翁婿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去见了康冰。

    此刻康冰正坐在山庄的一处格外清凉的小亭子里,托着腮一副了无趣味的样子。

    她是知道好歹的女孩子。

    因不懂武功, 江湖险恶,因此父兄不叫她出门,她自然不会叫父兄担心。

    可是对外面的向往,也是叫康冰心里无法压制的。

    然而她本就是个安静并且习惯了在山庄之中枯坐的性子, 因此虽然有些遗憾,却愿意为了父兄忍耐。不过见到白曦, 她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急忙站起来招手笑道, “阿曦!”

    白曦是与她完全不同的女孩子,那份肆意自在, 叫她的心里很羡慕, 也很憧憬。更何况白曦为人很好,和她之间又十分友善, 康冰难得会见到这样可爱的女孩子, 自然十分喜欢。此刻见白曦摇摇晃晃打着哈欠地走过来,她不由愧疚地说道, “阿曦,有件事恐怕叫你失望了。”

    “什么事儿啊?”白曦急忙问道。

    “父亲觉得我没有武功, 与你出行的话, 恐怕会给你们添麻烦, 所以……”

    “这事儿往后再说,其实我还有别的事儿跟你说。”白曦心说她师尊如果娶着这媳妇儿,那还听康庄主的有啥用?直接就把人娶走。

    她的心里哼哼了两声,拉着有些不安的康冰笑眯眯地说道,“我来其实就是想跟你说点儿我师尊的事。你不是对师尊说自己喜欢一心一意,清清白白的男人?我师尊痛定思痛,决定叫我跟你说一个他保留了多年的秘密。”见康冰露出几分诧异,白曦贼兮兮地凑过来,压在康冰的耳边低声说道,“他还是个童男子。”

    康大小姐嘴角微微一动,艰难地露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

    “阿曦,我不懂……”

    “是真的。在外的风流名声其实都是我师尊为了魔教教主的形象刻意做出来的,其实什么都没有。不然你想想,他为那么多的青楼女子赎身,可是哪一个跟着他去魔教了?不过是解救了那些可怜的女子而已。”

    见康冰美丽的脸十分茫然又迟疑地看着自己,白曦笑靥如花,抱着康冰的手臂温声说道,“康姐姐,这事儿我绝不会骗你。而且我师尊这人其实很纯情的,就想寻一个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女子,两个人一块儿过岁月静好的日子。”

    他师尊把后宫建得那么大却没有一个美人住,可见是口号响亮,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儿。

    不然堂堂魔教教主还少了人投怀送抱不成?

    康冰温柔宁和的目光微微露出几分波动。

    “你就是为了与我说这个?你希望我嫁给教主么?”

    “若你只问我,当然我希望你能嫁给他,因为我十分喜欢你。可是感情这事儿也不是一厢情愿,我师尊也没有强娶不愿意的女子的意思。他就是把自己隐藏的秘密告诉你,希望你给他一个机会,不要把他当头打死。之后的事儿,都有康姐姐你自己决定,若是你观察他一段时间发现这家伙不行,那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保证,他不会再来骚扰你。如果你愿意的话,给个机会无妨。不愿意,回头拒绝了也就算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康冰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我从未想过这件事。”

    “那就从当朋友做起,只看缘分,咱们往后不再提及感情之事如何?”

    康冰见白曦眼睛亮晶晶的,不由抿嘴,露出柔和的笑容。

    “你不担心我耽误你师尊么?”男子的韶华难道就不是青春了不成?她摆出一副要考察的样子吊着魔教教主,这不是很过分么?

    “他都多大岁数儿了,有一个姑娘愿意吊着他已经不错了。”白曦不在意地摆手说道,“就算没有你,他也找不着别人了,不然康姐姐你想想,师尊能到了这岁数儿还娶不上媳妇?你给他机会他都要谢苍天保佑了。而且男子的韶华算什么啊?他还有啥青春啊?”

    都三十多了,叫白曦说,康冰花儿一样的年纪却一下子嫁了一个老男人,而不是水灵灵的少年侠客什么的,她师尊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她摆出一副站在自己身边的样子,康冰抿嘴微笑,迟疑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愿意给师尊一个机会么?”白曦眼睛顿时亮了。

    美丽女子雪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红润。

    “我只是在想,若有这样珍重我的心情,那大抵对我是很认真的感情。这样的感情,我愿意去试一试,不想辜负了。”康冰顿了顿,拉着白曦坐在自己的身边,目光柔和地说道,“父亲还瞒着我,其实那天你在山庄叫破了那位铭少侠与你之间的感情我就知道,这世上的人并不能只看表面。如今想来,从前或许是我对教主有些误会。”

    风流快活的男人原来是个痴情种,可是享誉武林的年少俊杰,内里却是那样的不堪。

    其实她原来也在用异样的眼光在看人。

    因为魔教教主的身份,所以觉得他并不熟良人。

    这与那些以貌取人的人有什么区别?

    “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她轻声说道。

    她说了那样的话,露出那样冷淡并且偏颇的姿态,可是他们师徒却并未转身离开,反而愿意对她解释这样多,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说到底还是我师尊自己的形象不行。若是天山派掌门那样的,你也不会对他说出那些话是不是?”白曦只觉得康冰温柔得叫自己心里暖洋洋的,靠在她的肩膀上露出一点神采飞扬来说道,“而且女子本就矜贵多了。若男子喜欢你,自然是要主动对你解释你误会的地方,千方百计对你好。若只是你一两句冷言冷语就转身离开的男子,那其实也并没有对你情根深种。这样的男人就算走了咱们也不后悔。”

    她握着康冰的手,只觉得掌心里的手细腻柔软,就觉得她师尊真是有福气呀。

    “你的话总是叫人觉得怪怪的,却还很有道理。”

    似乎在白曦的眼里,总是男子应该追着女子跑。

    女子矜贵,本应该得到男子的爱惜还有维护,而不是叫女子去纵容温柔地对待男子。

    “魔教妖女么,当然都是歪理邪说。不过谁日子过得开心谁知道。”白曦眨了眨眼睛,对康冰低声说道,“康姐姐,你要不要把我师尊爱慕你这件事对康庄主说?”

    “你觉得呢?”

    “说了也好,过了明路的话,我师尊追求你总是更名正言顺。不过康庄主会不会觉得引狼入室啊?”

    这请魔教教主来会盟,魔教教主盟会没会到不敢说,不过自家爱女被叼走就叫人郁闷了好么?

    “父亲就算是觉得后悔,也不会把教主怎么样的。”

    “那说不定……姐姐你可五个哥哥呢……”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见她一副亚历山大的样子,康冰又忍不住垂头噗嗤笑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很美,没有白曦的肆意张扬,却安静柔软,仿佛徐徐绽放在湖上的一朵清荷,优雅又温柔。

    白曦看着这样美丽的女子,不知怎么心里生出几分怜惜。

    她只希望这样美好的女子,不要重蹈上一世的覆辙,哪怕白曦不知道她与铭峥成亲之后会过怎样的日子,可是想来,一个心有所属天天犯病的男人,还有一个隔三差五就来用敌视的目光看她,还和男人并肩作战青梅竹马的小师妹,都只会叫她难受而已。

    白曦沉默了片刻,抬手抚摸了一下康冰美丽的脸轻声说道,“康姐姐,我只望你今世嫁得良人,岁月静好,得到你想要的感情还有婚姻。”

    不要被人伤害,也不要为了等候不值得的人默默地辜负自己最美好的岁月。

    也不要叫人心不甘情不愿,迫不得已地娶走。

    她应该开开心心地嫁人,嫁给一个开开心心愿意和她白头到老的男子。

    “阿曦?”康冰只觉得脸颊上白曦的手拂过,顿了顿露出几分茫然,片刻失笑道,“不知道为何,我觉得心里似乎开心了起来。”见白曦愣了一下,她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山庄远处的景色上轻声说道,“父亲之前要为我结亲天山派的时候,我知道父亲是为我好,也知道那位铭少侠名声很好,是个正派的少年侠客。可是阿曦,我心里却总是莫名的难受。夜不能寐,总是心里慌张又伤感。”

    她垂了垂眼睛,侧头对白曦露出一个柔美的笑容。

    “当我知道他重伤不能立刻约定婚姻的时候,我竟然是松了一口气的。父亲为他着急担心,甚至邀请魔教前来,可是我却对他的生死无动于衷。”

    那时天山派与无忧山庄的联姻已经准备得差不多,铭峥却只剩下一口气,因此她父亲就没有将联姻之事发展下去。

    因为父亲怕定亲过后铭峥死了,那她身上就背了克夫的名声。

    没有定亲,康冰觉得其实很高兴。

    她说不出来心里不舒坦的地方,只觉得忧伤又愤怒,还有很多很多……

    “我只是觉得不值得。”她垂目轻声说道。

    是在不值得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她就是觉得,天山派那位传言日后会接掌整个门派的大弟子,并不值得自己去爱他。

    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没错,就算铭峥如今不会死去,可是她也不乐意与他联姻。

    白曦安静地听着,什么都没有说,倒是康冰有些脸红地说道,“看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倒叫你也听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她抬手给白曦倒茶,叫她与自己一块儿饮茶,见白曦对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偏头,却见远处正有一个美貌娇俏的少女提着剑脸色阴沉地走过去。她见那正是天山派掌门的那位女弟子,愣了一下,见玲儿远远看来瞪了自己一眼,便微微皱眉。

    她虽然为人良善温柔,可也不是瞎子,铭峥重伤垂危这段日子,这个玲儿天天守在他的身边,情真意切的,她自然知道这里面有事儿。

    想来,玲儿嫉妒她,也都是因为嫉妒她要与铭峥联姻吧?

    “怎么是她?行色匆匆的,看起来仿佛有心事。”

    “谁管她。天天陪着她师兄,我都想祝福他们百年好合。”一对儿讨厌鬼,别放出来糟践别人了,自己彼此消化算了。

    白曦哼了一声,看都没有看那美貌的少女。

    玲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到她的面前来与她争执,反而快步赶回了铭峥养伤的屋子,见此刻天山派的门人都在,目光阴沉地扫过天山派掌门,无声地走到了铭峥的床边。

    铭峥此刻脸色安详了很多,虽然依旧没有醒来,可是气色却更好了,胸口的伤口也不再持续流血,这明显的好转顿时叫一个天山派门人惊喜,转头对天山派掌门说道,“掌门,铭师兄这看起来仿佛在好转!”

    “魔教的那位少年神医的确名不虚传。”天山派掌门顿了顿,冷着脸缓缓地说道,“铭峥这次捡了一条性命,不过我已经决定,将他逐出师门。”

    “什么?!”

    “他为人不义,卑鄙狠辣,天山派不能继续纵容他。”白衣剑客垂头看着自己带着薄茧的掌心冷冷地说道,“将他治愈安然无恙,是我对他做师尊的最后的情分。只是天山派的清名不能玷污,他的行事如此卑劣,如今武林动荡都在传言他的种种不堪。就当天山派从没有铭峥,我也没有这个弟子。”更何况他当日求阿竹救命的时候就答应,日后会将铭峥逐出师门作为对白曦的赔罪,言而无信,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铭师兄他杀的是魔教妖女。”

    “就算是魔教妖女,可那首先是一个爱慕他的女子。他两面三刀,为人不耻。”天山派掌门冷冷地说道。

    天山派的门人就都不吭声了。

    其实叫他们说,铭峥这次也的确做错了。

    那魔教妖女那样信任他,可是他利用这份信任却要将人置于死地,这种手段正道都觉得有点歪门邪道的意思了。

    “既然是掌门的决定,那我们都不会再有异议。”给铭峥争取过一次就是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情分了,更别提别的。然而就在天山派掌门微微颔首的时候,却陡然听到少女凄厉的冷笑。他皱眉看去,就见玲儿已经霍然从床边站起,一双赤红的眼睛仇恨地看着他,尖声叫道,“凭什么要把师兄逐出师门?师尊,你真是我们的好师尊呀!师兄落得如今的样子,你不知心疼,反而落井下石!”

    “你口口声声说师兄卑劣,可是你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

    “玲儿,你怎敢对掌门这样说话!”这做弟子的顶撞师长,在正道简直罪大恶极了好么?

    “掌门?他也配做天山派掌门么?不过是虚伪的小人,早就投靠了魔教了!”玲儿尖锐地说道,“师兄们刚到山庄不知道,可是我却都看在眼里。这人暗中与魔教教主往来,我都听见他与魔教教主当着康庄主的面口口声声恩断义绝。若是从前没有勾结,哪里又来的恩义二字?他处处维护偏袒妖女,打着为师兄诊治的旗号把天山派的草药随意送给妖女和那个青衣小子,这些难道不都是他假公济私?!”

    她的眼睛里充斥着怨恨的火焰,恨不能扑上来给自己的师尊一剑似的。

    “要把师兄逐出师门,不过是你要为妖女出气,要讨好魔教教主!你与魔教暗中勾结,有什么脸再做天山派的掌门,主持正道?”

    她这许多的话说出来,天山派门人顿时大惊失色。

    “掌门,玲儿说的都不是真的吧?”其中一个年长些的不安地问道。

    天山派是正道之中的大门派,一向与魔教势同水火,彼此敌对。

    可若是天山派掌门暗中与魔教教主有所牵扯,这的确不是一件可以被轻轻放下的小事。

    天山派掌门卓然而立,脸色平淡地站在房间里,许久之后,眼底露出几分释然。

    “掌门,只要你说一句不是真的,就算是……我们也愿意相信你。”就算他是在欺骗他们也无所谓,他们只想听到他亲口否认而已。

    然而白衣剑客却只是微微摇头。

    “若口出谎言,我与铭峥有什么不同。我的确与魔教教主暗中往来,不过这么多年,我从未与他在私下说起正道机密半句。”

    他们一同喝酒,一同练武,然而无论是他还是魔教教主,却从未将背后的势力牵扯到这份纯粹的友情之中半点。不过他的确是做错,想了想,天山派掌门微微颔首说道,“既然是我做错事,就算掌门也不能宽免。从此我引咎辞职,同样离开天山派,以正门规。”

    他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要厚着脸皮去好朋友哪里讨口饭吃了。

    恩断义绝?

    他怎么可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