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0.妖女(十六)

350.妖女(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竹此言一出, 白曦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四个大字。

    坐地起价!

    “你说的对!不过怎么开口呢?”虽然白曦喜欢欺负人, 面对正道也没什么道义可讲, 可是叫人发愁的是面对天山派掌门那样孤高的人, 总是会叫人感到很心虚。

    她作为妖女是没什么办法了,就看自家的阿竹。青衣美少年嗅了嗅对面传来的反正白曦没闻到的气味,对白曦弯起眼睛笑眯眯地说道, “一切都有我。”他这话就叫白曦很安心了,小夫妻两个手拉手就一块儿往天山派掌门的院子去了。

    掌门大人正在自己的房间养伤。

    这一次他没有留手,一刀子捅在胸口真是叫他元气大伤。

    只是叫他心里压抑的却并不是自己的伤势。

    而是铭峥与玲儿。

    两个弟子没有养好总是他的责任,他又觉得自己的溺爱或许会害了这两个孩子。

    在他们人生的成长道路上他没有给予正确的指点, 于是孩子们做错事, 不都是他的罪过么?

    正心里想着这些事,天山派掌门就听见外面传来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他内力深厚,自然不会对这样微小的声音视而不见, 起身走到门口, 冷着脸打开房门。

    红衣少女与青衣美少年同时对他露出仰慕的笑容。

    掌门的脸更加冰冷了。

    “你们还有什么事?”他觉得看见这两个小东西就没好事儿,却见白曦已经大大方方地拉着阿竹走进来坐在一旁笑眯眯地说道,“掌门何必见外,咱们谁跟谁呀,早前我还没有与掌门叙旧, 感激掌门对我的不杀之恩呢。”

    她眨了眨眼睛, 天山派掌门心里简直都要气死, 冷哼了一声淡淡地说道, “你师尊从前也没有动过铭峥。”这两人仿佛是心存默契, 他不动白曦,魔教教主在知道爱徒被欺负之前,也从未对铭峥下过杀手。

    两个年轻人能短短时间享誉武林,自然也是他们默契地给捧起来的。

    “可是铭峥最近情况不怎么好啊。”白曦装模作样地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天山派掌门很想现在关上门先打死这两个熊孩子算了!

    铭峥情况不好是因为谁啊?!

    “他的伤不好养不说,而且我们家阿竹给他的都是最好的药丸,这材料昂贵,都是阿竹一手掏腰包,很亏的。”

    “你还想要什么?”天山派掌门顿时明白了什么叫做“涨价”,见白曦跃跃欲试,不由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已经把所有的药丸都给了我。我不补偿你,你又想怎样?”

    这幅流氓嘴脸顿时叫白曦惊呆了一下,揉了揉眼睛仿佛没有看清楚对面说着这样流氓的话可是脸色依旧冰冷的白衣男子,想不到掌门大人的脸皮竟然这么厚,过河拆桥。她算是明白为啥这天山派掌门跟自家师尊是好朋友了。

    某种程度,这俩其实都是同一种货色。

    “那是第一疗程。”阿竹突然声音温柔地说道。

    “什么?!”

    “治疗贵派大弟子需要三个疗程,那些药丸只能顶住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若是没有接上我手中的药丸,就会筋脉寸断而死,很痛苦的。”阿竹对目光陡然冰冷,显然气得要死的天山派掌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都是唯恐贵派治好了这位大弟子之后对我做出不理智的事情的防范,如今看来,防范得没错。”他纯洁又无辜地眨巴着一双清澈的眼睛,露出一点哀伤来小声说道,“您这就要辜负我了。”

    “你早就想趁火打劫是不是?”天山派掌门目光如炬地问道。

    少年对他露出一个柔和如同清风的笑容。

    掌门大人沉默地将手压在了腹部。

    他觉得自己肝儿疼。

    “你想要什么?”弟子的命攥在这少年的手里,天山派掌门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问道。

    少年歪了歪头。

    “如果是金银珠宝,我这里还有一些。不过若是草药,我发誓,之前已经全部给了你。若是想要回去天山派重新去拿,一来一往,想必你也不会放心。”

    天山派掌门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声音越发冰冷淡漠,平静地说道,“若是我有的,我都可以交给你。若是我没有的……如果你信得过我,就算阿峥痊愈之后,我也会给你送来。”他一向都是个遵守承诺的人,不过阿竹很贴心的,怎么可以叫掌门这样大出血呢?

    “没关系,我想要的现在就都有的。”他笑眯眯地说道,“贵派门下如今正在无忧山庄的门口,他们带了不少的草药。”

    “他们来了无忧山庄?”天山派掌门微微一愣,继而皱眉缓缓起身,没有回应阿竹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他一路到了无忧山庄的门口,正看见魔教与自家门下的精英在对峙。

    沉了沉脸色,他心中轻叹了一声问道,“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掌门,我们担心你!”打从听说魔教教主仿佛寻仇一样带着浩浩荡荡的魔教高层来了无忧山庄,天山派门下就十分担心自家掌门。

    虽然掌门乃是武林之中数一数二的剑客,可是魔教教主也不是吃素的好么?虽然魔教教主风流之名名传江湖,不过人家天赋异禀从不肾亏腿软,这与自家掌门争斗的时候也从不落在下风,再加上那些魔教的高层,自家掌门能不能应付呢?就因为这样,他们很焦急地赶来。

    由此可见,掌门大人在大家的眼里还是好掌门。

    不然谁管他死活。

    “没关系,魔教并不是不守承诺之人。”天山派掌门走到了门人们的面前,顿了顿。

    他怎么就看不出来这些门人带了草药来。

    “你们带了什么?”他平静地问道。

    “带了几朵天山雪莲,还有冰草天山朝露之类,因铭师弟正在求医,我们想着或许这些会有用,也能叫铭师弟多几分生机。”虽然这些门人并不是天山派掌门的弟子,不过都是一个门派里出来的,自然同气连枝,就已经有人在低声询问铭峥的伤势,待知道铭峥有希望活下去,他们都露出几分开心。天山派掌门却嘴角微微抿紧,对他们说道,“把你们身上的草药全都给我。”

    他在天山派威望很高,门人们顿时听话地把所有的草药都给了他。

    白衣剑客看了看被放在一个大大的匣子里堆满了的草药,抬手,丢给了魔教教主。

    “这是阿峥之后的诊金。”

    “掌门,怎么可以给了魔教中人!”

    “你们师弟正被魔教神医诊治,难道就因为正道与魔教水火不容,就不必叫你们师弟看诊了不成?”

    天山派掌门平淡地回应,也没说阿竹与白曦跑去自己面前趁火打劫,而是带着几个天山派的门人直接走了。

    “到底是我家阿曦,果然聪慧。”魔教教主对爱徒竟然懂得敲诈正道很满意了,这简直就是血雨腥风的武林之中未来的希望来的。

    他随手捧着这一匣子草药就去见白曦,在院子里找了半天才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找到他们。这两个孩子正坐在一块儿,白曦托腮坐在阿竹的身边,看着少年专注地研磨熬煮面前的一锅粘稠的汤药,她却在含情脉脉地看着少年光洁俊秀的侧脸。

    那情意绵绵的,魔教教主都觉得牙酸。

    “这是在做什么药?”

    “养颜丹。阿竹说我天生丽质,若服了养颜丹越发容光焕发,只怕是武林第一美人。”

    这些话就是魔教妖女的自由发挥了,可是阿竹还是转头认真地说道,“阿曦说的对。”

    魔教教主沉默了,在深深地犹豫要不要把手里的匣子扣在这两个小王八蛋的脑袋上。

    “养颜丹,这种药丸我倒是听说过,不过听说需要很多稀罕的草药,非常珍贵。”

    “阿曦当然要用最珍贵的好东西。”

    青衣美少年仰头,对嘴角抽搐的俊美男子微笑说道,“岳父,难道阿曦不应该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么?”他目光清澈柔和,魔教教主哼了一声傲然地说道,“自然应该!”

    他就坐在了倒霉女婿的身边一块儿看着面前的小炉子,目光同样专注,突然咳嗽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一炉会出多少?”见阿竹歪头仿佛茫然地看着自己,他小声说道,“分给我一半。”

    “师尊要这个做什么?你一个男人,用女人吃的药丸不好吧?”

    “胡说!我去送给康庄主。”

    “这更不好吧?”康庄主都一糙老头儿了,竟然还要用养颜丹?白曦目光犀利地问道,“你是不是要送给康姐姐?师尊,人家都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得水,胳膊肘儿往夫家使劲儿,怎么到了你就反过来了?”这明显是挖徒弟的好吃的去给媳妇儿,这叫什么?这简直就叫娶了后娘就有后爹的好么?

    更叫人郁闷的是,后娘十分温柔善良,可是这后爹实在有点儿不是东西了吧?

    白曦气得脸颊鼓鼓的,眼珠子乱转。

    魔教教主也十分尴尬。

    “就当我在阿竹这儿先提前用一些,等回到教中,我开了库房叫你们可以随意使用草药,总是会给你补上的。阿曦,你和你康姐姐姐妹情深,如此和睦友爱,难道有了好东西不想着她一点么?师尊给你更好的东西!”

    魔教教主一边儿说一边就把自己身上那些在武林之中都盛传为异宝的血玉玉佩,紫玉琉璃的从衣裳上解下来往白曦的手里塞,还对白曦很认真地说道,“师尊以后私库里的草药,都是你和阿竹的!”

    白曦哼哼唧唧翻白眼儿,继续瞪着师尊加钱。

    魔教教主又露出一个俊美多情的笑容来说道,“以后山顶的宫殿,也分你一半儿。”

    白曦动了动嘴角。

    她师尊再接再厉,继续说道,“再加小竹山一片山头!阿竹不是喜欢竹林么?小竹山漫山遍野都是竹子,以后给你们做隐居的地方!”

    这就很大出血了,魔教教主觉得今天自己真的血拼。

    “那好吧。这也就是看在您是我师尊,不然别人我不会分给他的。”白曦笑眯眯地在魔教教主肉疼的目光里对阿竹眨了眨眼睛,哼了一声说道,“师尊你不知道这些草药多么难得,都是天山派才有的。咱们魔教能从正道拿到点儿东西多不容易啊,我可没有敲诈你。”她一边说,阿竹一边侧头看着自家可爱的阿曦微笑。

    因养颜丹需要火候,他安心地专注着炉火,搅动上面的小小的一个小药罐。

    白曦看了一会儿,就默默地把魔教教主给拉出来。

    “师尊,你拿养颜丹来讨好康姐姐是不错的想法,只不过我想,康姐姐未必会喜欢这些殷勤。”

    “她跟你说什么了?”魔教教主不由脸色微微一变问道。

    “人家康姐姐喜欢一心一意的男子,”见魔教教主俊美的脸微微抽搐,白曦就压低了声音说道,“就像是她之前对你说的那些话,若不是一心一意,就算有再多的权势与美貌,她都不会放在眼里。而且,她希望自己只属于过自己的夫君,也希望自己的夫君只属于她。”这在武林之中其实都是一种十分前卫的想法,然而白曦却觉得康冰这样的想法可爱极了,眨了眨眼睛咳了一声看着自家师尊。

    魔教教主陷入了沉思。

    “其实……若是没有遇到真爱之前,江湖儿女一向放浪……”

    武林中人圈儿很乱的,就连天山派掌门还去喝过花酒,虽然吃花酒的时候一张冰冷的脸把人家美人儿吓得直哭,不过怎么也算是天山派掌门的战绩不是?

    “您还不说实话啊?”白曦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

    “说什么实话!”魔教教主嘴硬地说道。

    “我之前没有直接在康姐姐面前说您这点儿真相,就是因想要跟您通个气儿。师尊啊,面子要紧还是媳妇要紧啊!”

    “你什么意思?”魔教教主突然不寒而栗,在弟子同情的目光里偏头说道,“本教主面子已经足够多,自然是媳妇更要紧。你是叫我心诚则灵,还是要我去走康庄主的门路?”

    他看似什么都没听明白,可是一双眼睛目光闪烁,明显心虚得不得了,白曦就叹了一口气,决定指出一下她师尊内心深深藏着的伤痛,踮脚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您这元阳未泄的,别的殷勤都不必,就这一条儿,康姐姐对你都会刮目相看。”

    魔教教主如遭雷劈。

    他惊呆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破孩子!这是一个女弟子应该对自己的师长说的话么?!”他严厉地问道。

    白曦顿时呵呵了。

    “早前您这天天跟我说与各路花魁如何如何恩爱缠绵故事的时候,忘了我是您的女弟子了吧?”

    魔教教主突然不吭声了。

    他一副被打击得不清的样子,显然想到了自己曾经在破孩子面前如何吹嘘,可是一想到自己早就被看破……

    突然感到有点羞耻呢。

    “我这也是逼不得已。”觉得自己这是被揭穿了,没准儿就是阿竹那神医看出来的端倪,魔教教主哼了两声小声说道,“你想,魔教教主若是个不苟言笑的正人君子,那以后本教主还能在魔教混么?风流名声打出去,我这不也是为了魔教牺牲了自己的清名?”见白曦默默地看着自己,他叹了一口气就说道,“你师尊也不容易,都是为了咱们魔教啊!”他看起来多了几分伤感感慨,白曦哼哼了两声。

    “那为什么不把你的风流名声给坐实啦?”

    “第一次那么宝贵,是随便能交出去的么?得焚香净手,沐浴更衣,祈求天地,还得算个好日子,若是没有这些,那怎么可以随意!”

    魔教教主叹了一口气、

    没有算过日子的时候,他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和人家美人们如何如何。

    可是如果要算好日子再祈祷天地焚香净手的,那美人儿们还不把他当成神经病?

    他这一来二去就耽误了,因此孜孜不倦希望能娶回来一个媳妇,到时候良辰吉日的,不就圆满了么?

    只可惜折腾了这么多年,竟然一个媳妇都娶不到。

    白曦听着自家师尊的话,不吭声了。

    比起她师尊,似乎自家与阿竹在一块儿的时候没有那么多讲究来的。

    就直接滚了床单,随便给教主大人磕了头,不照样儿恩爱么?

    “您看准了康姐姐,不会变吧?”白曦开口问道。

    魔教教主急忙说道,“自然不会变。有了媳妇,你师尊还看别的女人做什么!”他一副只要媳妇火上房的样子,其实当真是岁数不小也该成亲了。

    白曦点了点头哼了一声记住心底,对她师尊说道,“那我可把真相跟康姐姐说了啊。”这话教主自己不好意思说出口,还得做弟子的厚着脸皮去说一说,不过白曦晚上与熬了一天的药浑身药香往自己被窝里钻的阿竹说了一下,阿竹却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双臂勾着里衣散乱露出单薄锁骨的美少年,白曦好奇地问道。

    阿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长发披散,越发秀美,垂头亲了亲白曦的嘴角。

    “若岳父要娶妻,我给他熬些药吧。”

    “你给师尊熬什么药?”

    少年弯起眼睛善良地笑起来。

    “年近不惑阳火旺盛,也伤身。”

    至于伤了什么身……

    人艰不拆,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