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9.妖女(十五)

349.妖女(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山派掌门很久没有说话。

    说什么呢?

    是他的弟子先开口羞辱旁人, 且不知好歹, 救命之恩也当别人欠她的。

    如今人家技高一筹, 是她自己学艺不精。

    难道就要他出马, 就跟那些打了小的出来了老的一样卑鄙?

    “对不起。”他开口再次道歉。

    他觉得这辈子的道歉都花在这师兄妹的身上了。

    “您不需要道歉,烂舌头又不会死掉。我没想杀掉她。”阿竹顿了顿, 自我介绍, 对脸色有些僵硬的天山派掌门说道,“我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

    被他弄死的,都是有各种应该去死的理由。白曦也沉默着不吭声了,因为她就默默地想到了曾经自家阿竹兴冲冲地要去毒死原主和铭峥的行动。然而看着美貌的少女在地上可怜地翻滚,把手指都伸到了嘴里去,疼得嘴里流血,她眨了眨眼睛。

    “阿竹真的不是会随意伤人的人。对了, 您这大弟子还要不要救了?”

    天山派掌门脸色僵硬地让开了位置,叫阿竹可以去诊治铭峥。

    铭峥正在昏迷,浑身都是刺目的血痕,脸色苍白虚弱,看起来可怜凄惨。

    阿竹就坐在他的身边从自己的兜兜里翻出了很多的药丸来,胡乱地在天山派弟子们不忍的目光里塞进了青年的嘴里。

    一旁是少女凄惨的叫声,一旁是少年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铭峥的伤口里翻来翻去,这跟聊斋也差不多了,血腥味儿更加浓郁, 几个天山派弟子顿时捂着嘴就出去了。看见他们出去, 天山派掌门这才动身去了隔壁的房间, 片刻之后从房间走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大大的匣子。

    他打开,露出里面稀罕的,只存在在雪山上的几种珍贵的草药。

    “这些都当做给你与神医的赔罪。”

    见白曦目光垂涎,他垂了垂眼睛,把手里的匣子交到白曦的手上。

    天山派独霸雪山,雪山上的一根草都恨不能被他们画个圈圈标注属于天山派,因此很少会有人有机会得到天山上的稀罕的草药,白曦眼睛亮了。

    比起一个什么小师妹,当然阿竹能够得到更多的草药来研究他最喜欢的医术来的更重要。

    “您真是一位好师尊。”天山派掌门绝对是放血了,这么多稀罕的草药,甚至比人参灵芝的稀罕多了,白曦心里高兴,抬头对面前的白衣男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阿竹瘪了瘪嘴角,然而见白曦高兴,到底随意地将一枚绿色的药丸丢在地上。地上到处都是灰尘泥土,药丸滚在地上自然沾满了尘土,可是高傲冰冷的男子却俯身将这药丸从泥土里捡起,轻轻地拍打干净,然后放进了女弟子的嘴里。

    那一瞬间,仿佛是一道清泉在玲儿的口中散开,她顿时不疼了,虽然嘴里都是血腥味儿,舌头剧痛,可是似乎在慢慢地痊愈。

    她满是虚汗地从地上爬起来,心中怨恨却不敢抬头,哽咽地站在一旁。

    “这次是你的教训,日后要谨记祸从口出。”天山派掌门揉着自己的眼角疲惫地说道。

    他本也伤势未愈,却一直都在为弟子担心,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玲儿没有说话,可是心中却只觉得怨恨无比。

    当她需要师尊守护的时候,他永远都在偏帮魔教。

    魔教教主尚且知道为自己的弟子张目,可是她的师尊却只知道叫她谨言慎行,叫她给别人赔礼道歉,将她的面子丢到地上叫人使劲儿地踩,使劲儿地丢脸。她自负是天山派掌门的小弟子,在天山派多么风光,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大小声,都是喜爱她,对她奉承有加。可是这几日她却在魔教的面前吃瘪,而这一切的羞辱,却都是她这个偏心又无能的师尊带来的。

    “她似乎有点儿怨恨你的意思,您小心点。”白曦见她捂着嘴跑掉了,突然开口说道。

    “再怨恨我也是她的师尊,她莫非还能欺师灭祖?”天山派掌门皱眉问道。

    白曦觉得这掌门可傻可天真了。

    不过能作为正道标杆却被魔教教主骗到偷偷儿暗中成了好友,想必这掌门真的有点儿傻。

    她咳了一声,又关注地去看阿竹。

    此刻铭峥脸上的气色依旧苍白,然而眉目之间却仿佛多了几分安然,而没有一开始那样痛苦。白曦这才露出浅浅的笑容走过去攀在少年的肩膀上好奇地问道,“怎么样了?这是能救活的意思么?”

    她对阿竹的医术很有信心,阿竹侧头对她笑了一下乖乖地点头说道,“不会死掉。不过他武功根基废了,日后不能再练武。”他早就说过这样的话,天山派掌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板着脸微微点头说道,“我知道。”

    铭峥尚且在昏迷之中,可是双眉紧皱,也不知道在梦中梦见了什么。

    白曦垂头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

    天之骄子从云端跌落的滋味儿,想必这青年醒来之后就会知道。

    “那就好好儿照顾他,这是每日他需要服用的药丸。”阿竹递给天山派掌门一个漂亮的小瓶子微笑说道,“每天都要服用,吃完之后,就可以带他来见我。”

    他显然没有一整天都泡在铭峥的房间的打算,很敷衍地给天山派掌门丢了小瓶子叫他们自助,就拉着白曦走出了天山派的这个小院子。他笑眯眯地拉着白曦来到了山庄有山有水的地方,这才打开了天山派掌门送给他们的小匣子。

    “怎么了?”

    “天山派的草药更多可以用来制作养颜丹。”见白曦的眼睛猛地亮了,阿竹笑眯眯地说道,“阿曦天生丽质,本不需要养颜丹。不过既然能做得出来,每天吃一两颗也是好的。”

    武林之中侠女,别管正道还是魔教,谁不希望能磕养颜丹来给自己保养容颜呢?这种药丸不能治病,不能提升内力,更不能叫人一夜之间就增加一甲子的内功什么的,不过却可以保养女子的容颜,叫她们的美丽可以存在的时间更加长久。

    这就比任何灵丹妙药都要受到江湖女子的追捧。

    不过如今武林知道养颜丹配方的已经不多。

    白曦没想到阿竹竟然会知道。

    “不不不,没有女人是不需要这个的。”白曦摸了摸自己雪白娇嫩的小脸儿,期待地看着阿竹。

    少年笑眯眯地凑过来,要求亲一口。

    白曦急忙讨好地亲了亲他的嘴角。

    美少年这才满意地收回自己的脸颊,摸了摸这匣子轻声说道,“如果剩下一些废料倒是可以卖给别人赚点银子。”

    他如今是要养家的男人了呢,都说养家的男人亚历山大,这可不是卖一两棵灵芝就能解决的。阿竹卖力地想要推广一下自己的神医事业,觉得养颜丹做噱头来宣传倒是不错。这年头儿,武林之中的各种美丽姑娘对美的趋之若鹜,叫身为男子的阿竹觉得恐惧无比。

    就算是白曦,不也眼睛亮晶晶的么?

    反正是从天山派掌门手里白来的,不要白不要。

    如果缺什么,以后直接去跟掌门敲……求一点来,掌门不会不答应的,对么?

    阿竹淡定地微笑,自己把自己关进了小药房里鼓捣传说中的养颜丹。

    白曦就厮混在无忧山庄到处乱逛。

    她心里的心情其实不错,一想到铭峥往后倒霉眼睛都亮了。

    如果说她是在代替原主在看着这个世界,那么当原主见到辜负了自己的爱情的男人如今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想必也会心中安慰。这种愉快的心情就保持到了看见她师尊正笑吟吟地,已经不断腿儿了跟着康冰在山庄里散步。

    虽然看似散步,然而魔教教主目光深情的同时,康冰脸上的笑容都带了几分迟疑,显然魔教教主含情脉脉的目光叫她无法消受。看见魔教教主站在了一块儿空旷的草地上,白曦默默地趴下,从低低的灌木后面四肢并用爬到了他们很近的地方。

    魔教教主眼角一抽,恨不能去打熊孩子。

    脑袋上的发髻都叫他看见了。

    只是此刻是箭在弦上,他还是收回了目光,对有些茫然的康冰微微一笑。

    “康姑娘,你相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么?”

    “不相信。”康冰摇头轻声说道。

    魔教教主含情脉脉的目光顿时僵硬了一下,顿了顿,发现这话没法儿接啊。

    “不,不相信么?真是很可惜,本教主却很相信。康姑娘大概不知道,昨日里你走进大殿,我只觉得心中一片寂静,心跳都消失不见。”他目光温如缱绻,俊美深情,作为武林之中一方霸主,此刻一双深邃的眼睛迷人又潋滟,就跟白曦听说过的那些万人迷一样。然而美丽温柔的女子却一愣,急忙问道,“教主是心口不舒服么?不如去找神医看看,不要耽误了病情。”

    这心都寂静了,那岂不是要死人?

    康姑娘顿时很为魔教教主担心了。

    又是跌倒又是心寂的,这身子骨儿不怎么样啊。

    魔教教主脸上的笑意变大,努力才不要露出抓狂的脸。

    “阿竹说我没事。”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他说我只不过是因爱上了一个女子,因此才会觉得自己变得与从前不一样。”

    他深情款款,却听见康冰抬头对他笑了笑轻声说道,“教主似乎经常爱上许多的女子。从前教主的风流韵事,在青楼一掷千金名传江湖,就算是我这一个深闺女子都听闻教主俊美多情,引得无数女子痴心爱慕却又为教主落泪。想必教主一见钟情之女子很多,还要当心身体啊。”

    白曦趴在灌木后面,捂着嘴不敢吭声,心里默默地同情自家师尊。

    那个什么……这一见钟情大概要黄啊。

    “风,风流韵事?”魔教教主顿时嘴角抽搐了。

    他想要说点儿什么,然而面对康冰温柔却带着几分拒绝的脸,许久之后才努力保持着脸上的雍容说道,“其实我没有风流韵事。”

    他似乎还想解释什么,然而却实在说不出口,白曦痛苦地在灌木后头哼哼唧唧,恨不能代替她师尊跟康大小姐曝光一下她师尊的一点小内情。不过这当着面儿曝光的话她师尊恐怕里子面子全没了,她继续隐忍着,却见魔教教主斟酌再三,突然一脸诚恳地说道,“其实在青楼一掷千金的不是我,是天山掌门。”

    死好友不死自己,魔教教主不愧是个大魔头。

    康冰笑了笑,明显不相信。

    天山派掌门看起来可比魔教教主正直多了。

    “总之……你等等我……”见远远的院子外突然白日出现了魔教的联络的烟火,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时段,魔教教主脸色微微一变,顿时对康冰微微点头,脚下轻点凌空飞出,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见他走了,白曦才敢从灌木之后爬出来,她抹着头上的汗见康冰对自己露出诧异的表情,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这是路过。”她见康冰不以为忤,涵养心胸都开阔,便有点舍不得康冰以后和自己不在一块儿,轻声问道,“康姐姐,你真的看不出师尊的用意么?”

    “看清楚了如何?”康冰明显刚才是装傻,此刻微笑说道,“难道要我入教主后宫,做他三千女子的其中之一?”

    “哪儿有三千女子啊。”白曦汗颜。

    就现在教主大人的后宫还空荡荡的呢。

    “就算没有三千,可是教主这多年来也与无数女子结缘。虽然他生得俊美,在武林之中叱咤风云,可是我却并不在意这些。我只想嫁一个一生与我一心一意生活的男子,他可以不那样俊美,也可以不很富庶,可是我却希望从始至今,他只有我一个。”

    康冰见白曦的眼睛微微张开,不由微笑起来,目光柔和地说道,“我守得住寂寞,也不在意他在外打拼却留我一人在家中,甚至他为了自己的道路很少很少回来都无所谓,可是我只希望他的心里与身边,只能有我一个妻子。”

    而魔教教主众所周知,时常与青楼的那些花魁往来应合,听说已经花银子给不知多少花魁赎身。

    既然如此,他的身边应该已经有很多的女人,她又何必去插足其中?

    道不同不相为谋,于感情上也是一样。

    或许会有人在意魔教教主的显赫还有俊美,可是她却并不是很在意。

    白曦就纠结死了。

    “其实我师尊是给很多青楼女子赎身过,可那都是怜悯她们身世可怜身不由己,师尊也并未将她们接回我们的宫殿,而是叫她们可以返回自己的故乡,开始自己的自由的人生。”见康冰微微诧异地看着自己,白曦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受伤过的小腹轻声说道,“而且我觉得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男子,我师尊这样一切都坦诚直率的,更值得夸赞。”她吹了一下自家师尊,贼兮兮地凑过去,在康冰的耳边小声说道,“而且康姐姐你想想,和铭峥比,我师尊是不是跟天仙儿似的?”

    康冰忍俊不禁地笑了。

    “教主的确很好,可是他的性情与我不相投。我希望一生一人,可是教主却喜欢三千美眷,日后必定冲突,又何必闹得成了怨偶呢?”

    康冰顿了顿,对白曦感激地说道,“不过我要感谢你,阿曦。你是真心关心我……”

    “你等着啊!我去问了我师尊,一会儿再跟你说!”白曦觉得自己变成了中间传话儿的,直接就往魔教教主的去处跑,想问问能不能透露一点关于元阳的小问题。

    她跑到了地方就见此地双方正气势汹汹地对峙,其中一方是魔教中人,另一方却是天山派的门人,他们风尘仆仆显然刚刚赶到无忧山庄,此刻目光警惕地纷纷压住腰间的长剑屏住呼吸,唯恐魔教发难。他们是在知道魔教会盟竟然教主亲自带着众多高层前来无忧山庄,赶来支援自家掌门的天山派精英门人。

    每一个都在剑道上有着独一无二的天赋与领悟。

    白曦看了看这杀气腾腾的阵容,沉默地站在了她师尊的身后。

    不大一会儿,另一个青衣少年也匆匆赶来,站在了白曦的身边,对白曦眨了眨眼睛。

    “你不是在配药?”白曦压低声音问道。

    “我怕你吃亏。”少年似乎对耽误了自己配药完全不在意,蹭了蹭白曦的脸小声说道,“药怎么和阿曦比呢?”

    他的目光柔软,白曦也忍不住柔和了眉眼,反手握紧了自家阿竹的手。

    少年目光温柔如水,却突然轻轻地抽了抽鼻子。

    “怎么了?”白曦低声问道。

    魔教教主也恐阿竹这是嗅到了什么端倪,不动声色,却安静地竖起了耳朵。

    “他们身上有天山雪莲的味道。”魔教教主得到的天山雪莲都给了阿竹,阿竹自然门儿清,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他突然露出小小的羞涩。

    “我为天山派大弟子看诊的诊金……想涨价了。”

    羊很肥。

    可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