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8.妖女(十四)

348.妖女(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把自己当外人的魔教教主很不见外地把身体靠在了美丽女子的肩膀上。

    康冰的眼角闪过一抹淡淡的烦恼,有心想把这魔头推开, 可是据说他刚才跌倒哀叫, 腿都断了似的。

    因此, 她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却拖着魔教教主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白曦慢条斯理地和自家阿竹结束了一个吻,这才拨冗不耐烦地看着她师尊。

    完全没有弟子爱。

    不过白曦也觉得她师尊有点儿过分了啊。

    还跌倒伤了腿。

    这魔头从高高的山峰之巅凌空而下, 那轻功了得,怎么,平地摔啊?平地还能断了腿?

    “多谢康姐姐了。”只是心里在默默计较这师尊的不怀好意, 白曦的脸上却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师徒两个在这一刻顿时戏精附体,师尊低声□□了一声,徒弟露出几分担忧来凑上去问道, “师尊,你没事儿吧?

    ”她一边说一边就把自家师尊给接过来了, 魔教教主沉默了一下,觉得小丫头更加没有眼力见儿了,这是接过来的时候么?他忍了忍,回头对微笑起来的康冰露出最俊美的笑容。

    “多谢康姑娘。”

    娴静优雅的女子微微颔首,柔和地说道, “教主无事就好。”

    她除此之外, 没话了。

    魔教教主开始深深地思考要不要碰个瓷什么的。

    还有……康姑娘这在大街上捡到了受伤的教主一枚, 这是不是直接可以捡回家了?

    “康姐姐, 你别担心, 阿竹就是神医,我师尊这点儿伤吧,就算是断了腿明天也一定好了。”白曦转了转眼睛,决定别叫他师尊花痴占人家规矩姑娘的便宜,笑眯眯地在魔教教主“不孝!”的目光里伸手把康冰给拉出来有些愧疚地说道,“对不住啊,我师尊没有恶意。”傻子都知道魔教教主不能大街上走着走着就跌倒断腿儿的,不然魔教早就叫正道给清缴了好么?

    康冰装作不知道,是她的温柔涵养。

    可是白曦就不能装傻了。

    “没关系,只是若教主只是假装,我倒是觉得安心一些。”

    “哈?”

    “没有受伤,这不是很好么?我宁愿教主没有受伤是在骗人,也不希望有人是真的受伤。”康冰微笑了起来,那光明美好的光芒噼里啪啦就往白曦的眼睛里闪,白曦都觉得这姑娘要是给自家教主当个媳妇儿那真是太瞎了。

    只是吸了吸鼻子,她有些迟疑地说道,“我师尊对别人不这样儿的。”她只一眼就看得出自家师尊心怀不轨,于是决定在康冰的面前说魔教教主一点好话,认真地说道,“他为人善良真诚,号称及时雨,有义气,还擅长普度众生呢……”人家那么多的青楼女子,不是都被魔教教主给普度了么……

    康大小姐默默微笑,觉得自己耳朵里仿佛听到了一位正道的先驱。

    她没有反驳,只是安静地听着。

    “只可惜我师尊忙于事业,一直都没有娶妻,曾经说过,先立业后成家啊。”白曦扼腕,长叹说道。

    “……教主真的一心为了事业,令人感动。”

    魔教的事业是啥?

    每天各种干坏事儿,号称武林秩序的破坏者。

    为了干坏事儿不成家,这种坏蛋康冰真是第一次见了。

    真是为了黑暗势力拼了啊。

    白曦吭哧吭哧闷头,继续想自家师尊的好处,想了半天,绝望地发现竟然想不出来。

    “其实我师尊真的特别好,有时间康姐姐来我们魔教玩儿吧,我们的教主大殿可大了,占据了整整一个山头儿。”白曦见康冰微微一愣,似乎眼睛微微亮了一下,转了转自己狡猾的眼睛顿时就知道自己戳中了康冰的心事。

    这位温柔娴静,一个老爹五个哥的大家闺秀恐怕在这无忧山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然会对外面充满了憧憬。她急忙握住她的手飞快地说道,“而且你的安全问题也不必担心。有我与师尊,这武林谁还敢找你的麻烦!”

    魔教可是最大的黑恶势力,康冰被魔教罩着,比被正道罩着安全多了。

    康冰见白曦一张妖娆美艳的脸都鼓起来了,恨不能把她师尊吹上天,弯起眼睛柔和地笑了。

    “白姑娘……”

    “叫我阿曦。”

    “阿曦,你真像是个小妹妹。”她有五个哥哥,却没有姐妹,虽然被哥哥们庇护,可是看多了哥哥们满脸横肉天天打架斗殴,她自然更喜欢甜美可爱的女孩子。

    只可惜那位天山派的玲儿仿佛对她有点意见,总是阴阳怪气,也总是用敌视的目光看着她。她虽然为人和善,可却不是圣母,既然对方不喜欢她,她自然不会刻意地往前凑。只是如今遇到白曦,康冰觉得自己见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比正道的女孩子明朗直爽,有一点小狡猾,可是却并不狠毒。

    原来这世上并不是正道才是好,魔教才是坏。

    “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当我的姐姐。”白曦妩媚一笑,眼底闪动着潋滟的光彩,见康冰点头,就笑眯眯地说道,“回头咱们一块儿游历江湖,康姐姐,你想想,咱们两个柔弱的姑娘在前面走,后面跟着魔教教主外加一个绝世神医,这阵容,你想想看!多么安全!武林还不咱们俩横着走啊!”魔教妖女今天也在血雨腥风地阴谋拐带无忧山庄善良温柔的大小姐,康冰犹豫了一下,眼底不由生出几分欢喜与期待,却轻声说道,“可是我不会武功……”

    “有我师尊呢,他可是大魔头!咱们怕什么啊。”

    白曦卖力地引诱。

    “这……我回去问问父亲与哥哥们。”康冰可不是一言不合留书出走就闯荡江湖的任性姑娘,轻声说道,“若是他们点头,我就与你走。”

    “那我等你,康姐姐。”白曦深情地伸出一只小爪子去摸人家美丽女子的手,笑得很不怀好意了。

    不过康大小姐觉得大概魔教都这么笑,因此没有放在心上。

    “我送送你,康姐姐,你可要快点去跟庄主问问看啊。”白曦一直把再三点头的无忧山庄大小姐给送出了门去,这才得意地哼了一声凯旋回到了她师尊的面前。

    在魔教教主只能装傻卖蠢才能一亲芳泽的时候,人家魔教妖女三言两语就差不多把一切都搞定了。甚至同游武林人家大小姐都快答应下来。这就是效率与差距,白曦深深地鄙夷了一下自家师尊,坐在他的对面哼了一声。

    “师尊,你怎么占人家大姑娘的便宜。”

    魔教教主被抓包,顿时说不出话来。

    “我腿疼!”

    “岳父不必担心,您安然无恙,腿疼……大概是心理作用吧、”阿竹在一旁温柔地说道。

    “你!”

    魔教教主恨不能吐口血给这俩逆徒看看。

    “喜欢人家的话,直截了当地追,早日给人家一个名分不就可以随便亲亲抱抱了么,不给名分却占人家便宜的都是耍流氓!”

    白曦深深地鄙夷了一下她师尊这么偷偷占人家大小姐的便宜,这也就是康姑娘的涵养好,不然惊呼一声引来人家五个哥哥一个爹,那被剁成饺子馅儿的大概就是教主大人了。白曦还指了指自己与微微点头的阿竹对垂头认罪的魔教教主说道,“你看看阿竹!见我第一面就叫我媳妇儿,这名分一定下来,做什么不都理所当然?”

    “你们做什么了?”这两个之间的气氛不对,黏黏糊糊,暧昧得不得了。

    “师尊你见多识广,这还不懂,不能够吧。”白曦厚着脸皮问道。

    魔教教主如被雷劈!

    就在他元阳未泄,找个媳妇儿比登天还难的时候,这两个小的已经领先了自己这样多。

    “你们两个太过分了!”他气得差点儿绷不住自己满心的苦水,拍案,却见他弟子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死死地忍耐了一下,低头说道,“我知道了。”

    不行了。

    他得早点告白了。

    不告白,以后这两个弄出崽崽儿来,他还依旧元阳未泄的话,那这人生真是太苦逼了。

    “记得,若是想要追求,就先堂堂正正地告诉她,这叫对女孩子的尊重。”白曦见魔教教主拂袖而起,笑眯眯地靠在阿竹的怀里。少年也非常赞同地点头说道,“阿曦说得都对。”

    他们夫妻两个一唱一和,魔教教主顿时捂着心口走了。

    他才走了没多久,白曦就见天山派掌门站在自己与阿竹的院子外面。他身体挺拔,然而一张脸苍白得吓人,越发叫那双眼睛深邃如墨,白曦远远地看了一眼,只觉得这位天山剑客姿容气势非凡,仿佛就要飞升而去一样。她对这位天山剑客还有几分尊重,毕竟想当初这位大佬也曾经放过她好几条小命了。

    若不是他真心没有想要弄死白曦,早八百年魔教妖女就要葬身在这位绝世剑客的剑下。

    因此她从阿竹的怀里站起来,对天山派掌门歪头一笑。

    这一笑,叫白衣男子沉默地垂了垂眼睛。

    他心里轻叹了一声。

    到底是好友的弟子,如此不计前嫌。

    他的弟子伤害了她,可是她对自己却依旧尊重,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这样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女弟子,叫天山派掌门下意识地压住了胸口的那道伤口。

    玲儿打从跟着铭峥回到了房间,就一直都没有来问他这个师尊的安好,这样的冷淡藏着无法忽视的怨恨,天山派掌门不得不承认,在教导弟子上,自己自负正气凌然,可是却仿佛并没有把自己的弟子们教好。

    他心中黯然,然而面上却永远如同天山之上千年不化的冰雪,缓缓走到白曦的面前声音有些干涩地说道,“不知何时才能请神医去看望我的弟子。”他都这样儿了竟然还想着铭峥,白曦不得不关切地问一句,“您的伤势无事吧?”

    天山派掌门缓缓摇头。

    “无妨。”

    “胸口那道伤不大好。”阿竹看了一眼公允地说道。

    天山派掌门微微皱眉。

    “腹部的伤口不过是剧痛,并未伤及根基。不过胸口那道伤……”阿竹想了想,看了看天山派掌门的脸色方才温柔地微笑说道,“古往今来,中刀在胸口泰半都会致命。掌门用内力压制,不过却会损伤身体。”

    他抱着身边白曦的手臂,仰头端详脸色不动的天山派掌门的脸,许久之后弯起眼睛笑着说道,“阿曦承您曾经手下留情,真的多谢你。”魔教教主说过的,天山剑客曾经放过了白曦的性命。

    虽然阿竹知道,放过的并不是他爱上的这个姑娘,可是他放过她,才叫她能活着有机会来到他的面前。

    他对天山派掌门摊开自己的手,白皙的掌心之中滚着一枚赤红色的丸子。

    “每天都来我这里拿一颗,药到病除。不过这与铭峥的伤口不对症,你给他留着也没有用。”神医少年善良地说道。

    天山派掌门这才微微点头,仰头毫不犹豫地将丸子吞入腹中。

    “您这不担心我们害你啊?”白曦见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张大了眼睛问道。

    一只冰冷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压在她的小脑袋上,揉了揉,白衣男子脸色冰冷地收回手。

    “你不会。”

    阿竹脸上微笑地看着那只摸了自家媳妇的大手,后悔死了。

    早知道竟然是这么帅的一个人,不要给他丸子,目送他早日飞升就好了。

    “我的媳妇。”他伸手拉着白曦的手对天山派掌门认真地说道,“谁都不能把她抢走。”这位天山剑客初看冰冷疏远,不苟言笑没什么意思,不过多看两眼真的蛮帅的。

    阿竹默默地紧张,在白曦的手臂上蹭来蹭去,天山派掌门就眼角微跳地看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属性总之十分之奇葩的神医少年,许久之后忍耐地说道,“我对小姑娘没有兴趣。”当他是变态么?这世上能叫天山派掌门能做出眼角都跳的激烈面部表情的人,只有两个。

    魔教教主,魔教阿竹。

    魔教是不是有毒?

    “阿曦这么可爱,你怎么可能没有兴趣!”阿竹顿时揭穿了他的谎言!

    “这么说,当日掌门你放我一马,也是被我的风采所迷么?”白曦目光凝重地问道。

    天山派掌门修长的手微微跳动了片刻,努力没有去拔剑,把这两个破孩子都给剁了。

    见他恨不能拔剑杀人,白曦觉得今天欺负人日常已经达成,顿时心满意足,和笑眯眯地阿竹蹭在一块儿,夫妻两个都很开心。

    神医少年开心了,当然就愿意去见一见那位倒霉的天山派大弟子。他拉着白曦的手,跟在天山派掌门的身后很有狐假虎威的样子走进了正道的大本营。

    看着那些正道弟子们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与白曦,万分想要干掉自己却干不掉的样子,阿竹脸上的笑容更加善良温柔,只是微微把那些仇恨的目光挡住,不叫正道的人看见白曦。他们走进了一处十分沉闷的房间,房间里的药与血的味道叫人觉得很不舒服。

    唯恐铭峥叫外面的风给吹着,窗子也不开,阿竹觉得这个习惯不好。

    憋也能憋死他们大师兄了。

    床边,正伏着一个疲惫又泪眼朦胧的美貌少女。

    见了天山派掌门带着阿竹与白曦前来,这少女霍然站起,用仇恨的目光瞪着阿竹。

    “你来做什么?!”她尖锐地问道。

    白曦都为正道的未来感到忧愁。

    昨天才说好的治病,神医来见铭峥,这姑娘竟然还质问人家来做什么……怕不是天山太冷,冻坏了脑袋吧?

    天山派掌门背负着白曦同情的目光面无表情,沉默片刻,这才对玲儿冷冷地说道,“玲儿,给神医道歉。”

    他顿了顿,觉得自己或许就是因从前宽纵太过,才叫女弟子变成这样娇纵又无礼的人,冷冷地说道,“神医来给铭峥看病,你却这样无礼,这不是有礼貌的女子应该有的教养。”见那少女抬眼双目赤红地看和自己,他的声音猛地一冷说道,“对神医与白曦道歉!”

    “师尊,你怎么可以偏袒魔教!魔教都是坏人!这妖女下贱无耻,勾引师兄……”

    “若魔教当真都是坏人,只会见死不救。人家好心救咱们,这是救命之恩,你莫非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天山派掌门冷声说道,“若是不懂,回天山之后就去冰洞面壁一年。”

    美貌少女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许久之后,忍着心头无比的屈辱,对阿竹红着眼眶大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住。”天山派掌门也对白曦说道。

    “没什么,无论正道魔教,害群之马哪儿都不缺,一颗老鼠屎坏了天山的清冷,我理解。”阿竹善解人意地说道。

    美貌少女见他竟然公然辱骂自己,双目恨不能流血,死死咬着牙看着这青衣少年。

    青衣少年却对她一笑。

    他伸手对着她微微弹指,一簇粉末儿扑到了少女的脸上,简直就是一瞬间的事,美貌少女捂着嘴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意思?!”天山派掌门脸色陡然冰冷起来。

    “我家阿曦明明是这世上最善良可爱的姑娘,可是她造谣阿曦下贱无耻……”阿竹顿了顿,对脸色冰冷的天山剑客温柔地说道,“造谣烂舌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