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7.妖女(十三)

347.妖女(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向天山派掌门。

    这貌似白给自己三刀了啊。

    一个活下去却要废了武功的弟子,还有个啥用?

    这买卖赔了呀。

    “可以。”天山派掌门失血过多, 摇晃了一下声说道。

    对于他来说, 还是铭峥活着更要紧。

    只要活着,哪怕没有了武功, 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风光又如何呢?

    他只是想叫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子保住一条性命。

    “写个字据。”阿竹作为神医, 最怕这世上的一种职业。

    就是医闹了。

    这种职业对医生的伤害非常巨大, 通常伴随着各种谩骂碰瓷殴打等等, 其实就是想要赖在神医的身上捡便宜。

    阿竹觉得留下铭峥一条命已经很不得了了,如果遇到医闹,那不是太伤害感情了么?

    谁知道天山派到底是个啥人品。

    他就请无忧山庄庄主作为见证,很快地写了一份同意书, 表示自己医治之后,铭峥的任何问题都与自己无关。天山派掌门毫不犹豫地签了字, 按了手印儿,阿竹谨慎地把这同意书给收入怀中,对冷眼看着自己的天山派掌门露出羞涩的笑容, 轻声说道,“对不住。不过……未雨绸缪。”他笑眯眯的, 目光柔软,走到了昏迷过去的青年面前,把自己手里的药丸又给双唇紧闭的青年吃了一颗, 这才微微颔首。

    “慢慢儿治吧。”他温声说道。

    此刻, 青年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 在地上打滚儿。

    “医病就是这样的, 这种药会叫人身体恢复健康,不过会刺激人的皮肉筋骨,有点疼。”阿竹介绍了一下这药的疗效,见铭峥在地上艰难地打滚儿。

    青年本就浑身骨头都断了一半儿,此刻在地上哀嚎,看起来恐怖极了。这么恐怖,简直吓坏了竹林之中长大的单纯少年了,阿竹笑眯眯地和白曦手挽手走开,看着那美貌的少女哭了一声扑到了铭峥的身上去,完全不在意他的狼狈。

    阿竹压在白曦的耳边小声说道,“她又压断了他一根肋骨。”

    白曦仰头看天,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来人,送铭少侠回去。”康庄主本想把铭峥与天山派都扫地出门,不过阿竹最近要医治铭峥,那也不能总是庄里庄外的奔波是不是?老庄主决定叫天山派暂且在自己的山庄住一段时间,等阿竹医治好了,就叫正道这群人滚蛋。

    见天山派掌门单手扶住了一旁的桌子,然而他的那个女弟子却哭着追着抬走铭峥的下人走了,临走之前还对自家师尊露出怨恨的表情,康庄主都忍不住同情了一下这位掌门大人。

    这真是眼神儿不好使,管教也不怎么样,两个弟子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就劳烦费心、”天山派掌门顿了顿,看向魔教教主的方向。

    “从此以后,我与你恩断义绝,再不相干。”魔教教主完全没有体谅他的意思,平淡地说道,“无论阿曦选择如何,可是你我之间,再也不能心无芥蒂。既然如此,何必继续伪装天下太平。”

    他与他是至交好友,然而如今却再也不能回到从前赤诚交往的时候。铭峥要杀死白曦,哪怕没有成功,然而对于魔教教主来说,他也绝对不会饶恕铭峥。既然如此,那作为铭峥的师尊,既然如今与他师徒情深,他自然会迁怒在好友的身上。

    他不管好友有多少不得已。

    好友心疼弟子,可是他也心疼自己的弟子白曦。

    伤害了他的弟子,那就是他的敌人。

    “没有想到,到底你我之间反目相对。”

    这武林之中想要遇到一个可以肆无忌惮说笑又不在意身份的好友,真的不多了,天山派掌门在正道之中一向为人尊重,因此永远都不能够像是在魔教教主面前那样肆无忌惮地面对自己的正道的同伴。

    他嘴角微微珉起,慢慢地点头说道,“你说的对。的确不能再天下太平。”他不再多说什么,捂着自己的伤口就走,见他离去匆匆,老庄主就对冷笑了一声,眼底冰冷阴沉的魔教教主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教主不如也歇息在山庄?”

    “劳烦庄主。”魔教教主抬手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

    他倒是明白白曦为什么又不弄死铭峥。

    看着曾经的天之骄子跌落尘埃,看他遭遇巨大的落差生不如死,那的确比死还要可怕。

    “你这个小鬼头。”他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白曦的小脑袋。

    “我就是想,叫他这样死掉,死了反倒将他的无耻一笔勾销了。”白曦哼哼了一声,伸手抱住她师尊的手臂撒娇,她看起来眉眼潋滟多情,魔教教主又十分宠爱自己唯一的弟子,仿佛娇惯自己的孩子。

    康庄主感慨了一下这世上师徒情深的一系列道理,这才对身边的下人低语了两声,就见下人领命而去,不大一会儿,白曦听到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之后门口缓缓走进来一个面容秀丽,温柔娴静的女子来。

    她眉眼温柔,貌若莲花,生得格外秀丽,看起来不像是武林中的女子,反而像是一位大家闺秀。

    魔教教主的眼睛直了。

    白曦顿时咳嗽了一声,叫自家师尊别那么丢人。

    这女子生得美丽,身穿一件素雅的荷花裙,裙摆垂落在脚边散开成了莲花的形状,行动起来便越发姿态曼妙柔美。

    她走过来的时候,白曦都觉得想要屏住呼吸。

    阿竹看了一眼,不感兴趣地去看魔教教主的目光,觉得他岳父的眼神有点儿想要吃人的意思。

    真是……元阳未泄,简直要憋死人呢。

    他在心底感慨了一下他岳父这经典案例。

    “这位是?”叫白曦咳嗽一声打断了思绪,魔教教主恢复了一贯的俊美风雅,明明能猜得出这女子的身份,偏偏还要装模作样地问一句。

    果然,康庄主便笑着说道,“这是小女康冰,虽然比白姑娘年长了几岁,不过年轻女孩子应该能彼此说笑解闷,这段日子,就叫冰冰陪伴白姑娘吧。”他有心叫爱女多与白曦亲近,不说往后在魔教混个夫君出来,就是与白曦交好,日后若是有疑难杂症……

    神医少年总不能拒绝了吧?

    老庄主心里打着小九九,就笑着对魔教教主说道,“日后冰冰还需要教主庇护。”

    “这是自然。”魔教教主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目光潋滟多情,看向康冰。

    优雅美丽的女子正对白曦说笑,迎面见到教主大人那风流邪魅的目光,她顿了顿,垂目,避开了。

    显然大家闺秀不大喜欢浪里浪气的男人。

    “那就劳烦了。”能在铭峥上一世时安分地在家中等着他回家却从无抱怨的女子的确是十分温柔娴静,白曦虽然是个希望天天血雨腥风欺负人的性子,不过面对这样的大家闺秀也没辙。

    她擅长扒皮伪君子,然而人家这姑娘貌似是真的善良。这叫她心里纠结了一下,对康冰微笑。然而这一个笑容叫阿竹默默地动了动,伸手挽住了白曦的手臂轻声说道,“我一个人可以照顾阿曦你。”

    “我知道。我就是说句客气话。”白曦哼哼着小声说道。

    阿竹这就开心了。

    虽然声音小,然而康冰似乎听到了,不由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白曦就不好意思了。

    “那个什么……”她挥了挥手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见康冰专注地看着自己,仿佛是在等待自己想要说什么,她对这样温柔的女人没辙,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针对你。”

    这天天在外怼天怼地,方才把差点儿弄死人家正道大弟子的魔教妖女何曾有过这样和气的时候呢?康冰似乎知道,此刻便笑着说道,“白姑娘是赤诚之人,言笑无忌发自心中,我只在心中倾慕,并未不悦。”

    她目光坦然,显然没有说谎。

    魔教教主深深地受到了感动。

    这真是非常可爱的姑娘了。

    而且,还没有成亲的那种。

    “那就请大小姐带路吧。”白曦才不会做出叫阿竹觉得小嫉妒的事来呢,她就安分地跟在康冰的身后,想到这温柔善良的姑娘有父兄六个,顿时什么绮丽的想法都没了。

    她觉得这姑娘人多势众的,这点完全不能和自家孑然一身的阿竹相提并论,调戏不得。待自己被带到了一处有花有水格外清幽的院落里,她对康冰道谢,却见这女子微笑颔首,并不对自己非常谄媚或者排斥,仿佛自己袒露手臂与腰肢这样的事是一件很平常不需要议论非议的事。

    她转身走了,白曦看着她的背影小声说道,“这姑娘人挺好的。”

    “有我好么?”阿竹腻歪过来,一双手臂从白曦的背后绕住她轻声问道。

    “当然不如你。”白曦很痛快地说道。

    这句话真心实意,少年的眼睛顿时亮了。

    “阿曦,你的伤好了么?”

    “你想做什么?”白曦警惕地问道。

    阿竹蹭了蹭她的脸颊。

    “这可是在别人家里,同房不大好吧?”白曦其实也有点意动,实在是今日阿竹叫自己觉得喜欢得不得了,想要一口吞掉的感觉。

    她的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当然也不会推三阻四。只不过这是在无忧山庄,这住在别人家的家里却每天勾勾搭搭的,叫魔教妖女都有点儿不大好意思呢。她虚伪地问了一句,阿竹小声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不会不好。这院子只有我们俩……”

    他眼睛亮晶晶的,白曦矜持了一下,顿时败给他了。

    这一晚上就别提了。

    别看阿竹是个童男子,可是那个什么……这研究医术的吧,对身体总是会有格外的领悟。

    白曦只觉得自己要死掉了。明明她才会会叫人又爱又恨颠倒众生的妖女,然而在少年的亲吻还有抚慰之下,却意识全都消散,只能随着阿竹的引导行事。

    少年的身体并不强壮,甚至还有些青涩,也因为只不过是个大夫,因此并没有有力浑厚的胸膛,然而白曦却觉得自己命都要被阿竹给收走了。她只觉得人不可貌相,不仅适用于天山派的伪君子,同样也适用于看起来很无害,其实就一大野狼的阿竹。

    她本以为自己与阿竹的第一次随随便便就过去,现在想想真的很傻很天真。

    这哪儿是随随便便过得去的。

    白曦觉得自己都要累垮了,一晚上没睡总是会被少年轻而易举地撩拨醒来,然后再次卷入他带来的愉悦与快乐。

    阿竹的体力也很好,大概是在山中长大,习惯了长时间的山中的行走,他对于一晚上同房什么的,简直完全没觉得很累。

    他反而兴致勃勃,最后面对白曦的几次冷酷拒绝,才哼哼着抱着她睡了。

    可是外面也快天亮了。

    白曦萎靡地带着两颗纵欲过度之后的黑眼圈儿从床上爬起来,见阿竹正看着床上一块儿特别放着免得弄脏了床铺的雪白帕子不知道在想什么,那笑得叫白曦浑身一抖,顿时指责他说道,“这要是叫人看见我这副样子,我得多丢脸呐。”

    她明显就是良宵苦短的症状,阿竹侧头目光柔软地看着她,一转眼那帕子就不见了,少年只穿着单薄里衣,青涩却柔韧的身体靠过来,环住她的腰,把尖尖的下颚压在白曦的肩膀上。

    “我觉得很好看。”

    “呵呵……”

    “阿曦什么样子都好看。”阿竹认真地说道,“天黑之后最好看。”

    白曦就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的少年。

    说好的单纯不韵世事的神医美少年呢?

    “你,你!”

    “阿曦你不喜欢我的身体么?”阿竹歪头问道。

    白曦吭哧吭哧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觉得还好,不信你摸摸。”少年飞快地解开里衣,露出白皙又单薄的少年的身体。白曦就嘴角抽搐地看着少年握着自己的手往他的单薄却并不瘦弱的胸膛上放,不仅放上去,还要求白曦,“你再摸一摸,是不是现在喜欢了?”

    他专注地看着白曦,白曦无语地在他的胸膛上摸了两下,触摸到精致的锁骨,又向下延伸,却听见少年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这就叫白曦震惊了。

    这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不要了。要去给岳父请安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阿竹只好遗憾地对白曦说道。

    “细水长流才是正道。”白曦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妖女。

    妖里妖气的,明明是她家阿竹哇。

    “好。”少年温顺地说道。

    反正先答应着,到时候是江河海浪还是潺潺溪流,撒个娇什么的,就什么都有了。

    阿竹眼睛弯起来,觉得今天的自己多了几分从白曦身上学到的狡猾。

    他与白曦同房,自然更加鞍前马后地照顾自己的媳妇,一点活儿都不叫干,不仅如此,还亲自去了外面取了早饭,体贴温柔,把白曦恨不能捧到天上去。

    白曦就看着他忙前忙后,脚步轻快,简直完全没有累了一晚上的疲惫,反而似乎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阿竹脸上的笑容越发地多了起来。他也更加磨人,恨不能每一刻都和白曦腻歪在一起,就算是吃早饭,也要和白曦亲密地凑在一块儿。

    就仿佛离了白曦一刻,少年就要缺水而死似的。

    他还时不时侧头多看白曦一眼,眼睛里光彩璀璨,满满的都是她的影子。

    白曦吃了饭站起来,他也放下了手里的碗站了起来。

    “吃饱了么?”白曦问他。

    “饱了。”阿竹认真地点头。

    白曦无奈地拿着桌上的饭碗,舀了饭喂给他,见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很听话地探头一口吃掉她递过来的饭。

    “阿曦,我们要一辈子都这样好。”白曦一勺一勺给阿竹喂了饭,他满足得仿佛称霸了武林似的,和白曦手挽手走在阳光之下,他偏头对白曦认真地说道,“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无论你在哪里,我也就会在哪里。”

    他认认真真的样子,白曦陡然心里酸涩又满足,轻轻地应了一声,她伸手抱住自己的爱人,轻声说道,“我也一样。下一次,我想要先来到你的身边,无论你在哪里,变成什么样子,哪怕我不记得你,可我也会再一次爱上你。”

    她只希望下一次当他们相遇,是她先来到他的面前。

    他们彼此或许面目陌生,然而她会第一时间找到他。

    找到他,然后无论他是怎样的人,她都要爱上他。

    阿竹有些茫然,觉得白曦在和自己相约下一世的姻缘,眼底露出欢喜,用力地抱住了媳妇的腰轻声说道,“那如果真的有下一世,我会等着阿曦来找到我。”

    他看起来很认真,白曦也认真地答应了。

    她觉得阿竹乖乖的,反正都已经是夫妻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探身亲了亲阿竹的嘴唇。

    阿竹追着她的嘴唇压过来,两个人急切地吻在了一块儿,呼吸交缠。

    远远地,魔教教主看见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身边礼貌微笑,扶着自己的无忧山庄大小姐很像是个人一样和气地说道,“这两个孩子就是这样。其实我也很不好意思,太激烈了。”

    他顿了顿,对美丽微笑的女子温声道,“我不小心跌倒实在剧痛难忍。康姑娘愿意送我回房,真的非常好心。”

    ……这位康姑娘不肯跌倒一下叫教主大人英雄救美,教主大人只好自己跌倒美救英雄了。

    反正都不是外人,不必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