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6.妖女(十二)

346.妖女(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魔教教主也沉默了一下。

    “那谢谢你啊。”

    “岳父说这话好生见外,我们是一家人, 都是我应该做的。”

    阿竹依旧是十分温柔贴心并且孝顺的好女婿。

    魔教教主一时之间深深探究地看了看这个一山更比一山高, 已经快要把自己这前浪给拍在沙滩上的美少年。

    这么有前途……幸亏已经成亲了呢。

    不过阿竹既然说能吊住铭峥一口气, 那他还客气什么。

    魔教教主顿时更加凌厉, 那英俊重伤的青年从这头儿被踹到那头儿,不时传来清脆的声响。

    “啊,仿佛是腿骨折断了呢。”少年用云淡风轻的声音柔和地说道。

    无忧山庄庄主瑟瑟发抖,不怕凶残凶猛的魔教教主, 就怕身边这个时不时温柔地开口的神医少年,顺便怀疑了一下自己曾经自认彪悍的人生。

    白曦托着香腮就听着铭峥的惨叫, 觉得棒棒的。

    今天魔教妖女也依旧在开心着。

    “阿曦, 你有没有很出气?”阿竹还凑到白曦的身边献宝,在这样的时刻, 不献宝,不表功,那夫妻感情怎么维持呢?他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家媳妇,白曦想了想, 亲了他一口满意地说道,“非常好。”

    她知道阿竹是在给她出气。

    如果叫一个人轻易地死去, 那非常简单。可是阿竹在意的是曾经白曦受到的被背叛的锥心之痛。他大概率是要慢慢儿地收拾铭峥了,不过白曦觉得很高兴。

    阿竹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你开心我就会很开心。”他握紧了白曦的手,瞪圆了眼睛, 用好奇而单纯的目光看着那个英俊的青年。

    能够叫从小儿在俊美无双的魔教教主身边长大的原主都深深爱慕上, 铭峥当然是卓然挺拔, 英俊逼人的青年。

    他有着一张在武林年少才俊之中也格外出众的面容,还有着正道最正义光明的名声,可是今日却被魔教教主踩在脚下为了叫他出了这口恶气。白曦都觉得铭峥这倒了霉的,天下的女人那么多,非要找死去伤害最不能招惹的那一个。

    甚至上一世魔教教主几乎发狂,拖整个武林下水,其实也是因铭峥的原因。没有人在失去自己最重要的孩子之后还能够保持理智,其实白曦曾经想,铭峥哪怕不再爱原主,可是只要平和地分别,他们之间也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他选择了最狠,最能叫一个女人绝望的办法。

    就是杀了她。

    偏偏还道貌岸然。

    “庄主,不好意思啊,叫你这山庄都满地血。”见魔教教主正踹铭峥踹得正欢,踹一下,这英俊的正道青年就惨叫一声大口吐血,就不知什么地方的骨头断一下,白曦就觉得很不好意思了。

    这一地血还不得劳累人家庄主叫人擦地啊?她很善良对那个嘴角抽搐的强悍老者说话,老者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不必客气。”不必客气个鬼头。康庄主说了这句话恨不能把舌头给断了算了。

    他顿了顿,试探地问白曦,“贵教,这是想要他的命么?”

    “您还想要他有用么?”白曦茫然地问道。

    “没有了。”又不能当女婿,当然没用了。

    “既然没用了,那还活着做什么。”白曦这句话就很有妖女的风范了。

    她也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凶狠报复的女孩子,正低声对魔教的两个高层说话,务必要将铭峥和原主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儿给传扬出去。

    这并不只是为了叫铭峥身败名裂,而是有哪一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爱情能够坦荡地说出口呢?原主曾经最美好的愿望,是她和铭峥的感情能坦然在阳光之下,他们可以恩恩爱爱地挽着手一块儿走在俗世的长街上,像每一对平凡的夫妻一样受到别人的祝福。

    后半段的愿望白曦是不可能完成了,谁会去挽着铭峥的手逛大街。

    可是前一半,她希望原主就算已经消散,也能够达成。

    叫这天下武林都知道他们曾经相爱过。

    只是这或许对阿竹并不公平。

    他的媳妇以后在武林人尽皆知曾经和别的男子海誓山盟,对阿竹来说,这多么伤心难堪呢?

    “对不起,阿竹,我……”

    “没关系。我明白你的心意。”见白曦抿着嘴角不安地看着自己,阿竹笑着凑过来蹭了蹭她的脸颊,轻声说道,“你想要回报她这份恩情,所以,才一定要她唯一存在过的感情被人记住。”

    他一双眼睛清澈干净,声音微弱只有白曦能够听到,可是那一瞬间,白曦的眼睛霍然张大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笑容温柔的少年,动了动嘴角,艰难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么?”

    “我只知道我爱着现在的阿曦。”阿竹认真地说道。

    他是这样敏锐的少年,甚至超过了与原主朝夕相处的魔教教主,白曦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砰砰跳。

    “为什么你能认得出不同?”

    “因为不一样。我看到的人不一样。”阿竹微笑着握紧了白曦的手。他似乎并不在意,也并不探究,反而已经握住了自己心爱的人的手,就什么都不在意。

    白曦下意识地与他十指相扣,却只觉得眼眶酸涩。她没有想到,原来在他的眼里,自己总是不一样的。她努力把自己变成原主一样的人,甚至不会有人怀疑,可是他却总是见过第一眼之后,就什么都知道。

    “阿竹,我也爱你。”

    “嗯!”阿竹顿时高兴起来,用力点头,和声音有些哽咽的白曦挨在一块儿。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欢喜的光彩,也对白曦并不畏惧,甚至完全没有排斥。

    反而当他们彻底说开了这件在旁人耳中莫名其妙没头没脑的话,彼此的心贴得更近了。

    白曦心里沉重的一点压抑都消失不见,她心里充满了甜蜜,就看着魔教教主把已经昏迷过去的青年踹到了正中。这踹人也是个体力活儿,教主大人很累了,走到一旁坐下休息顺便喝茶预备第二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少女的啼哭之声,白曦就看见一个穿着十分娇俏的美貌少女哭着扑了进来。她看见了这大厅里的惨状,顿时呜咽了一声扑到昏迷的青年的身上哭着叫道,“大师兄,大师兄!”

    白曦瞠目结舌。

    这明显是渣渣的小师妹呀。

    看这情真意切的……

    铭峥这拿的是后宫种马文男主剧本吧?

    有一个真心相爱却因立场不同纠结伤怀的魔教妖女前女友,有一个秀外慧中温柔贤淑的山庄大小姐未婚妻,还有一个从小爱慕把他当做神明的小师妹。自己还是正道天山派大弟子,还声名卓绝令门中弟子全都非常钦佩,叫江湖中人都非常敬仰,简直跟开了挂似的好么?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那少女抱着铭峥哭个不停,努力在脑海之中搜索,却并没有搜索到铭峥关于自己的小师妹的一些话。

    在小情侣之间,铭峥从未跟原主提过自家小师妹。

    这简直是神展开。

    白曦都不知道,该死去的原主依旧活着之后,自己竟然能够遇到这样狗血的剧情。

    这个世界怕不是叫《江湖-铭峥传》吧?

    她听着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哭泣,哼笑了一声。

    也行,看起来她搅黄了无忧山庄这门婚事,铭峥大概也闲不下来,这不还等着一个小师妹呢么。

    也或许……上一世能够留在铭峥身边朝夕相对,甚至超过他的妻子的,也是这位小师妹。

    铭峥一直在与魔教对抗,并不大回家,可是人家大小姐是安分守己地等待在家里等他回来,那么这段时间,留在铭峥身边的女子会是谁呢?

    他们有着同样出身的门派,彼此还有很多共同的话题,甚至还有着一致的立场。

    这可真是非常叫人震惊的剧情了。

    白曦想把零零发给揪出来。

    这明显剧本上下两集,垃圾系统只给了自己上半册的节奏。

    不过对于一个开场就死的炮灰,想必垃圾系统觉得给个上半册剧情就很客气了。

    这也就是两只系统都被排斥出了这个小世界,不然如果在她面前,看她不抽它们的!

    “怎么了?”阿竹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慨万千。”白曦仰头,妖艳的脸上一片感慨。

    她与阿竹这样窃窃私语,恩恩爱爱,那少女见了顿时眼睛红了。她此生最嫉妒的莫过于眼前这个魔教的妖女,她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她师兄的心,然后又轻而易举地毁掉了他的一切。

    铭峥的生命,铭峥的清誉,还有铭峥在门派之中的地位和敬仰。就因为与妖女扯上了关系,因此铭峥如今奄奄一息。可是这妖女却一转头,另结新欢,对为了她承受了这样多磨难的师兄视而不见。

    “都是因为你这个妖女,师兄才会变成这样!”

    “别乱说话啊,不然就算你师尊在,我也照样抽你。”

    白曦有魔教教主撑腰怕什么啊,顿时冷笑了一声,在这少女含恨的目光里漫不经心地说道,“他沦落到如今这样,是他咎由自取。贪恋美色,因此与我结缘。为人虚伪,唯恐我拖累他的名声,因此竟然要杀死对他这样好,甚至愿意放弃一切和他归隐田园的女子。自己废物连个女人都弄不死,反倒叫人反手给他一刀命悬一线,是他自己不争气,怨得了谁啊?更何况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既然想要杀我,现在我想要讨回来,又有什么不对?”

    “要怪,就怪他本性卑劣,是个贪恋美色的无耻小人吧。”白曦顺手在这青年的名声上踩下一万只脚。

    反正她的名声也就那样儿了,又不是正道的圣女,她也不需要好名声。

    “你勾引我师兄难道还有理了不成?!”少女尖锐地质问,看白曦的目光充满了憎恨。

    “我勾引他他就上钩,你们正道大弟子就是这种玩意儿?”白曦反问。

    “够了。”这少女明显不是白曦的对手,天山派掌门已经闭目听了很久,此刻脸色冰冷,见那少女站起来看着自己痛哭,便冷冷地说道,“不必将一切罪责都推到旁人头上。他自己爱上的女子,自己动手杀人,难道还是旁人的过错?”

    他本就是一个严苛的人,因此对少女这样歪缠十分不耐,然而看在她是个女孩子,天山派掌门的目光慢慢地缓和,对她轻声索道,“这件事与你无关,玲儿,你站到一旁不要管。”

    他天山派没理,今日就算铭峥被当场打死,他也只能袖手旁观。

    当然,魔教弄死铭峥这个天山派大弟子以后会跟天山派仇深似海什么的……反正正道与魔教本就势不两立,多一份血仇也不算什么。

    天山派掌门垂目,掩住了眼底的一点伤感。

    从魔教教主与阿竹的样子他就知道,铭峥这个大弟子,他是恐怕不能保住了。

    然而他又能如何呢?

    这个孩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他亲手抚养,情同父子。

    冷峻漠然的男人突然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了铭峥的面前,俯身,手指探过去试了试他的鼻息,感觉到还有一口气在,他的薄唇微微抿紧。

    这天山剑客最令人无法忘怀的就是那一双如同点漆般的眼睛,此刻那双眼睛里慢慢透出几分惊心动魄的色彩来。

    “贵教门下受伤,这一次,我承认都是天山派的过错。”

    “师尊,你怎能对大师兄这样无情!”

    天山派掌门对少女凄厉的控诉完全无动于衷,看着漠然看来,眼底多了几分冰冷的魔教教主沉声说道,“然而他负心薄幸,卑劣无耻,却都是因我这个做师长的管教不善,全都是我的过错。加注在白曦身上的一切,我愿意加倍奉还,作为赔罪,也请贵教饶他一命,请神医能够医治这个孽障。日后我保证将铭峥逐出师门,此生不许他再踏入天山半步。”他手中银光骤然闪亮,竟然是一把银色的匕首,在白曦诧异的目光里猛地刺进了自己的小腹。

    白曦的眼睛顿时张大了。

    “这一刀,还给白曦。我听说你小腹受伤。”天山派掌门并未运内力,也并未封闭穴道,顿时鲜血流了满地,从他的白衣身上绽开刺目的血花。

    “师尊。”白曦到底年轻,忍不住轻声唤了魔教教主一声。

    魔教教主与眼前这位掌门是暗中往来的好友,她不知道天山派掌门这样做,魔教教主会是什么心情。

    “叫他赔罪。”魔教教主冷冷地说道,完全并没有因为眼前人与自己相交莫逆就有半点留情,眼底越发冷酷。

    他这样冷酷,才更像是一位冷血无情的魔教教主。

    “这一刀,双倍奉还你的伤。”天山派掌门嘴角苍白,却稳稳地握着手中的匕首,在白曦诧异的目光里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刺进了他的小腹。

    都说长痛不如短痛,这慢吞吞地将匕首刺进身体引发的疼痛,远远超过那一瞬间的霍然一刀。白曦抿了抿嘴角,迟疑地看向自家完全没有半点动容的师尊,却见面前流血的男子也没有什么表情,反而留下了第二个伤口之后,抬手将最后一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下方。

    “这些伤无法弥补你受到的伤害。只是……”天山派掌门垂了垂眼睛。

    他本不需要对魔教有任何交待。

    魔教与正道对立,彼此都是仇人,杀掉谁也无所不用其极,白曦自己找死非要和铭峥在一起,被正道的铭峥给捅死天经地义,有什么可补偿的。

    然而既然他这样做了,就已经是最大的诚意。

    不是为了立场,而是为了道义。

    辜负一个真心的女孩子,就是错的。

    “阿曦,你说。”魔教教主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好友,侧头对白曦颔首。

    白曦的眼睛转了转。

    当她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自己的资料似乎没拿全之后,她就不准备叫铭峥痛快地死去。

    她本以为他如花美眷从此安稳一生,不过没想到还可能会有很多后续剧情。

    既然如此,身败名裂去死一死就远远不够。

    他的上一世一定非常风光荣耀,那么这一世,白曦就叫他从原主身上开始的这份荣耀,全都彻底毁灭。

    “上天有好生之德。”白曦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柔和的笑容,顿了顿,笑着对魔教教主说道,“而且,掌门这样有诚意……”这三刀可完全没有留手,这天山派掌门也是拼了。

    见魔教教主冷笑了一声,哪里有半点情谊的意思,白曦却只侧头,看向身边摸着自己光洁的下颚微笑的神医少年。

    “阿竹,他还有救么?”

    少年弯起眼睛露出了神医善良的一面,乖巧点头。

    “有救的。”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里,阿竹顿了顿,和白曦腻歪在了一块儿,目光却落在了踉跄了两步的天山派掌门的身上。

    “不过他延误医治太久,你们也不说早把他送到我的面前来……错过了最好的医治机会,他能保住一条命,可是气脉恐怕会有坏死闭塞,日后他恐怕不宜习武,形同废人。延误救治真的要不得。”

    少年轻叹了一声,真情实感地为天山派大弟子感到惋惜。

    “真的很可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