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5.妖女(十一)

345.妖女(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巴掌同样没有留手。

    那美貌少女被丢到一旁, 哭得声嘶力竭。

    铭峥颤抖地抬头, 只觉得胸口剧痛,喉咙发甜。

    “师尊,你怎么会知道阿曦的事?”他最近在养伤,天天躺在床上那叫一个可怜,就算是师兄弟们来到自己的病床之前,然而也只带着担忧还有忧虑,并不会提及外面不开心的事。

    他本以为自己这次来到无忧山庄只不过是寻常养病, 顺便……定个亲。他是天山派的大弟子, 既然得到了门派的爱护,自然要在联姻的时候挺身而出,为门派效力,去和无忧山庄的大小姐成亲。

    哪怕他心里爱着白曦,可是却不能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情,就枉顾了自己的门派。

    这一天,天山派大弟子也依旧无私奉献着自己的终身幸福。

    然而他师尊的脸色就非常不好看了

    “我为什么知道, 你说我为什么知道?!”

    见铭峥一副短命相, 他心中恼火,然而恼火之后又觉得悲伤。

    此刻在自己面前的一双弟子, 竟然到了现在还在狡辩, 还想隐瞒他。

    “白曦现在就在无忧山庄之中,因此我问你的话, 若是你有隐瞒, 我一定不会饶恕你。”见本奄奄一息的青年黯淡的眼睛霍然亮了, 显然是听到白曦的名字心里欢喜,天山派掌门这心里就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冷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她说你伤了她,这些我都相信。”不相信还能给了铭峥两耳光?他的目光慢慢地冰冷了起来,看着弟子轻声问道,“我只问你,你是不是当真想要杀死她?”

    铭峥怔怔的,目光落在门口,仿佛这样就能够看见自己的爱人。

    他许久之后,无力地垂头。

    “是的。”

    他承认的瞬间,身边的美貌少女顿时捂着嘴哭了起来。

    “她对你没有半点防备,可是你却已经存了加害之心,这莫非是正道所为?”别看天山派掌门背地里也去吃花酒,可是却也不耻弟子做这种事,这种情况非常恶劣,就相当于他和魔教教主两个人一块儿喝花酒彼此都很放松的时候自己跳起来给了魔教教主一刀,这简直就是最卑劣的事情。

    他气得浑身发抖,居高临下地看着垂目流泪,甚至来不及给擦拭脸上血迹的英俊青年冷冷地说道,“若是你当真想要为武林除害,与她彻底反目,也该明刀明枪,先告知她你与她恩断义绝,之后再彼此刀剑相向分个生死,这才是光明磊落。可是你……”

    先背叛师门在先,后又背叛与自己相爱的女子,这简直恶心得叫人吐都吐不出来。

    更何况,天山派掌门只觉得心里郁闷死了。

    白曦说这些话的时候,无忧山庄庄主还在一旁,如今全都被人家听去,没准儿还得以为天山派是骗婚的伪君子。

    这就冤枉天山派掌门了。

    天山派出众的弟子又不是只有铭峥一人,想要联姻,也并不只是铭峥一个人是人选,不过是之前铭峥信誓旦旦已经忘情,因此他才选择了铭峥作为联姻的人选。

    可若是早知道铭峥这样卑劣,他花点心思去门派里选择一个好点的弟子也并不是不能做到。如今他骑虎难下,两面不是人,恐怕与无忧山庄之间的关系也要破裂。这虽然并不只是因铭峥的缘故,可是这小子……

    “为什么你从未说起与你私奔的是魔教的白曦?难道她上不得台盘,叫你说不出口?”

    “师尊。”铭峥哽咽地唤了一声。

    天山派掌门的脸上却已经露出淡淡的冷酷。

    “因为你虽然享受她对你的爱,可是你却依旧对她的身份不喜,唯恐她的身份牵连到你在武林之中的名声,因此才不愿叫人知道与你相爱的女子是谁。没有想到,我英雄一世,竟然会□□出你这样一个虚伪自私的弟子。”

    或许这都是他的错,他的嘴里总是仁义道德,却没有想到原来仁义道德之中还有虚情假意。弟子成了这个样子,他作为师尊自然有最大的责任。

    他疲惫地退后了一步,揉了揉眼角。

    “师尊为何只骂师兄?难道这件事里师兄不是无辜的么?”那美貌的少女心疼地急忙往咳血的铭峥嘴里塞了参片,侧头红着眼眶哽咽地说道,“师尊只知道拘束师兄,可是难道那妖女便半点错都没有?若不是她刻意勾引,师兄怎么会被她引诱想要与她双宿双栖?一个巴掌拍不响,难道这件事里,她就清白无辜么?师尊,我知道你总是希望师兄顶天立地,可是为什么你如今却只向着那妖女说话!”

    看着铭峥奄奄一息,她心疼极了。

    “你说什么?”天山派掌门声音冰冷地问道。

    “师兄的确刺伤了她,可是我听师尊之意,她已然平安无恙。可是师兄却命在旦夕,师尊,您到底是谁的师尊?您怎么可以不为师兄着想!”

    这少女语出愤懑,顿时叫天山派掌门踉跄退后了一步。

    他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小弟子。

    这是他最小的一个弟子,因为是女弟子,又怜惜她小小年纪就要在雪山之上孤单长大,因此他难免偏爱了她一些。

    毕竟,他与魔教教主曾经十分要好,因知道好友宠爱自己唯一的女弟子,常常说女孩子贴心,他也对女弟子多几分垂爱。

    虽然她的武功完全不行,可是对他来说庇护一个小弟子并不是难事,因此由着她快快乐乐地长大。

    武功不好没有关系,撒娇任性没有关系,可是是非不分,这绝对不行。

    “正是因我是你们的师尊,才要教导你们为人的道理。铭峥,”他的目光落在铭峥的身上冷冷地说道,“早年你一直都非常懂事,行事稳重,作为天山派的大弟子,一向优异,我难免忽略了对你的教导,可是如今我要对你说明白,为人就当光明磊落,拿着自己的那点小无可奈何,却做了下作之事,这与魔教有什么分别?若是你只有这个程度,我只能将你逐出师门。”

    “您为了一个妖女,要赶走自己的弟子么?”那少女尖锐地质问道。

    “正道与魔教并非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交莫逆的,也并非没有。友情与爱情面前,这门派与立场虽然要紧,可是只要没有伤害到旁人,旁人也无话可说。”

    天山派掌门顿了顿,平静地说道,“就算是因门派与立场,你们要彻底了断,可是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铭峥,你心里恋慕白曦,可是却答应与无忧山庄的康冰成亲,又是什么缘故?你当时可不是这么对我说的!”

    他眼底泛起了冰雪,铭峥无话可说。

    他闭目流泪,可怜羸弱。

    那少女见他这样黯然,一贯的意气风发全都不见,也在一旁哭了起来。

    “这件事是你做错,因此魔教找上门来,我无话可说。”难道还叫他在魔教面前梗着脖子说一句“我徒弟干得好!”么?那并不是天山派掌门行事的风格。

    他顿了顿,才想抬脚离开,却见自己那胸口渗血,苍白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得闭目死过去的青年突然伸手攥紧了他的衣摆哽咽地说道,“师尊,阿曦也在无忧山庄么?求师尊,求师尊叫阿曦来见我一面。我想见她。”

    “你到现在,还在想着你自己。”

    “师尊?”

    “为什么不是你去见她?因为你担心你去见她,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不必担心,如今该知道你们之间关系的,也都知道了。”天山派掌门带着几分讥诮地说道。

    铭峥或许自己并未察觉,可是他每一句话,都是对他有利。

    叫白曦来见他,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旧事。

    可是如果他去见白曦,就不可能完全遮掩住行踪,到时候叫人看见,顿时就对他来说是很大的影响。

    铭峥听着师尊冰冷的话,怔怔地摇头,轻声说道,“不是的,师尊。我。我真的只是想最后见一眼阿曦。我爱着她,对不起,师尊。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可是我是真的爱着她。”

    他是多么的喜欢她啊,喜欢得当他决定杀死她的时候,自己的心也死了,只想日后为门派而活,再也没有自己的幸福。哪怕是到了现在,他被白曦一刀刺入胸口,可是对她的感情却依旧不能忘记。

    他伤心得几乎要死掉。

    那样可怜,可是天山派掌门却没有半点动容。

    掌门大人也很可怜呢。

    恐怕这件事之后,就要跟魔教教主当真反目了。

    他垂了垂眼睛,眼底突然闪过一道冰冷的光,上前,在铭峥诧异的目光里抬手用真气护住他的心脉叫他可以苟活,之后就将这弟子给提在了手上,转身就往外走。

    “师尊,师尊您要做什么?”那少女追着他问,她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变了,尖声叫道,“您不能把师兄带去见那妖女!师尊,师兄的名声见了她就全完了!”

    一个与魔教妖女情投意合的正道弟子?恐怕日后都要成为正道唾骂的存在了。她从小儿就和铭峥在天山派掌门面前长大,感情深厚,心里也存着恋慕的心,自然舍不得叫铭峥去身败名裂,哭着说道,“你想想师兄的前程吧,师尊!天山派,天山派只有这一个师兄呀!”

    “天山派弟子众多,可是却没有这样的卑劣之徒。”

    暗中往来,并不涉及彼此的立场,这也不算什么。

    可是却不能背信弃义,负心薄情。

    他在那少女的哭声里拎着奄奄一息的铭峥快步走到了无忧山庄的大殿之上,就见大殿之中众人纷纷呆坐,竟然声音都没有一声,这就非常奇怪了,这些魔教中人就跟猴子似的,天天停不下来,怎么会突然变得这样安静?

    天山派掌门下意识地看向角落,就看见青衣少年嘴角带着一点笑容,正和红衣妖娆的少女靠在一块儿,两个人似乎都睡着了。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少年一瞬间睁眼,对他微微一笑,竖起一根修长的手指抵在自己的嘴唇边。

    这副爱惜白曦的样子,叫天山派掌门心中五味陈杂。

    他只是无声地把咳血咳了满身的青年丢在了地上。

    “铭峥既然做了负情寡义之事,今日,我把他交给你赔罪。”他冷冷地看着魔教教主,见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便越发冰冷地说道,“这并不是天山派怕了魔教,而是天山派做事一向谨守正义。铭峥做了不义之事,今日就算你们不是魔教中人,并无势力,我也一样会把他交出来了结这场恩怨。”他冷冷地坐在了一旁,见自己的弟子挣扎着抬起头,眼底露出几分伤感,却慢慢地偏开了自己的目光。

    “康庄主,铭峥为人凉薄卑鄙,不是良配,贵庄与我天山派联姻之事,就此作罢。”

    他已经说到这里,无忧山庄庄主本心里非常不悦,然而目光也慢慢地缓和了几分。

    “既然是掌门爱徒的过错,那这婚事不提了。”他很满意,天山派掌门把联姻作废的理由都揽在了天山派的头上。

    不然如果敢把屎盆子往他闺女的头上扣,比如什么不讨人喜欢等等,那天山派就别想走出无忧山庄了。

    “不过既然没有联姻,掌门,你看我这无忧山庄可不大……”

    “今日我们就会退出无忧山庄,这段日子,打搅庄主了。”天山派掌门果断地说道。

    他并未拖泥带水,然而这样完全没有狡辩,却越发叫人心里多出几分好感,如果不是见他年纪大了,都三十多了,那庄主大人没准儿还真的挺愿意叫他给自己当个女婿。

    “可惜了。”他就感慨地说道。

    完全就忽略了更加俊美,风姿更加卓绝的魔教教主大人。

    天可怜见,教主大人还比天山剑客小了两岁呢。

    当然,幸亏魔教教主此刻的心思都在铭峥的身上,不知道康庄主心里的这点小九九。

    不然英雄惜英雄的故事,想必也得换成割袍断义了。

    “哼,狼狈不堪,如同丧家之犬。”魔教教主慢慢地站起身,在英俊青年不安的目光里慢慢走到他的面前,抬脚就踹在了他的身上!

    青年口吐鲜血,被凌空踹得撞击在了一旁一根红色的立柱上,慢慢地从柱子上滑落,呼吸顿时就微弱了。

    阿竹眼睁睁地看着那青年已经奄奄一息,一双弯起来的眼睛顿时紧张地张大了,他似乎想要对魔教教主说点什么,可是因肩膀上还枕着正在小睡,睡颜也十分可爱的白曦,竟叫他无法说话。

    只是他的表情更加丰富起来,一双清澈单纯的眼睛在铭峥与魔教教主的身上来回逡巡,这样子就叫无忧山庄的庄主看见。他虽然被阿竹的一见钟情给吓坏了,然而对阿竹的印象一直都不错。

    他咳嗽了一声,却见阿竹看着自己歪了歪头。

    武林之中成名已久的强者,竟然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今日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就叫你知道,什么叫做锥心之痛。”魔教教主一想到白曦若是没有阿竹,恐怕就葬身竹林,只觉得眼睛都红了。他只觉得心中的恨意无法排解,甚至生出了暴虐,想要把这世上一切都化作乌有的恨意。

    见铭峥低声喘息,可是口中却“阿曦”,“阿曦”地轻声唤白曦的名字,他顿时大怒,又是一脚将铭峥踹得口吐鲜血,厉声说道,“你没有资格叫阿曦的名字!畜生,今日本教主把你千刀万剐!”

    这声音大了点儿,白曦被吵得不行,揉了揉眼睛抬起了头。

    “怎么了?”她蹭着身边少年的脖子小声问道。

    听到她的声音,铭峥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光彩,抬头看去,可是却如遭雷劈。

    曾经与他海誓山盟的美貌少女,此刻正和一个笑吟吟的少年相依相偎,情投意合。

    她的眼里只有那少年的影子,就仿佛曾经她的眼里只有他。

    那样的甜蜜,彼此对视都会忍不住微笑,叫铭峥只觉得痛彻心扉,一瞬间的剧痛,超过了他胸口的刀伤。

    他几乎不能呼吸,不能承受这样的痛苦。

    他的阿曦,怎么可能另爱他人?

    说好了的,她只爱着他的啊,到死也只爱他一个!

    “你醒了?”阿竹见白曦醒了,急忙拿帕子给白曦擦了擦脸,小心地叫她先一个人坐一会儿,这才快步走到了铭峥的面前,垂头看了一眼,“岳父,你出手太重,他快死了。”

    他想了想,从自己的小锦囊之中取出了一枚圆润碧青的药丸来垂头塞进了铭峥的嘴里,仰头露出一个善良柔和的笑容来说道,“这药可以保住他一日的性命,叫他的损伤快速痊愈。”他笑起来的时候,仿佛竹林间的微风。

    “好人呐。”这样不念旧恶出手相助,医者仁心,顿时叫无忧山庄的庄主感动了起来。

    多么善良的神医啊,嘴硬心软,真的是医者父母心,那个什么……

    “岳父,您现在可以放心出手,可以打一天。死不了,有我在。”神医少年善良地继续说道。

    康庄主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