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4.妖女(十)

344.妖女(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忧山庄庄主顿时惊呆了。

    这简直神转折好么?

    不说他未来的女婿从前爱慕的女人是魔教妖女吧。

    就说这天山派还挺能瞒着的。

    竟然滴水不漏, 叫人完全没有察觉到半点破绽。

    而且还是这位魔教妖女给了铭峥一刀?听那意思, 是铭峥先给了她一刀?

    爱恨情仇,相爱相杀,负情薄幸,寡廉鲜耻,这武林……圈儿真乱呐。

    如果不是这其中还存在自己被欺骗了感情之类的,康庄主已经很快乐地捧起了自己的瓜。

    “掌门,这是……”老者微微皱眉, 声音洪亮, 看向陡然变了脸色的天山派掌门。这冷绝孤傲的剑客先是否认道,“不可能!”然而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阴晴不定,许久之后看着白曦沉声问道,“阿峥并未对我提起过你。我现在就去问他,若是他否认……”他似乎想说些什么维护自己的弟子,可是看到白曦面对自己讥诮的眼神, 他又觉得自己似乎变得很无力。

    他希望这是不可能。

    可是白曦的态度却叫他心里一凉。

    他不想把自己的弟子想象成为那样不堪的人。

    与人情投意合, 然后却要将女子置于死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平常地对从前绝口不提重新回到师门。

    那代表了什么?

    不仅代表铭峥不是个东西, 也代表他这么多年的教导,原来却只教出了这样一个畜生。

    这不仅是铭峥一个人的过错。

    同样是他的失败。

    “爱信不信, 反正你们正道最喜欢粉饰太平, 道貌岸然了。”白曦也不需要别人相信自己, 哼笑了一声说道,“当初他与我定情之时,曾经赠我一枚玉佩,说是天山冰玉十分难得,就连天山派中能有一块这样的玉佩的都十分少见,当然,他当初捅了我之后,把这块冰玉忘记收回。”

    那样珍惜的异宝,当然会只送给自己最珍惜重要的人,想当初原主死后,铭峥心情激荡因此忘记将这玉佩带走,就算是与无忧山庄大小姐定亲的时候,天山派掌门叫他以此冰玉送给人家当定情信物,然而铭峥却拿不出来。

    他说是丢了。

    旁人也并未追究。

    虽然玉佩贵重,可是男子粗心大意,丢掉玉佩并无不妥。

    如今这一次她尚在人世,还说出了铭峥这样不会轻易叫人知道的事,铭峥也不知还能不能否认。

    丢了?

    白曦嗤笑了一声。

    “这块冰玉在你的手中?”天山派掌门其实已经开始相信了。

    他的脸色微沉,目光落在白曦的身上,突然觉得自己理解铭峥为何对白曦一见倾心。

    她是这样美艳妖娆的女孩子,眉眼之间的放肆与平和安详的正道女子完全不同,鲜活又璀璨,那一道鲜艳的大红仿佛能够刺破男人的眼睛。

    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美貌又多情,肆意飞扬的少女。

    铭峥在天山派大雪山上当了十几年光棍儿,被与众不同的白曦迷惑真是太简单不过,然而这样的迷惑,并不是不堪,对于天山派掌门来说,所谓的迷惑也不过是两情相悦,并不存在羞耻。

    可若是铭峥真的做出那样狠毒的事,他自负一生无愧疚于人,此刻只觉得心里扎心得慌。然而白曦对这位天山派掌门心里在想些什么完全不在意,反而握着阿竹的手,感觉到美少年的目光忽然就投过来十分专注的样子,不由挑眉哼笑了一声。

    “王八蛋给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还要珍重地保留?你以为我还对他恋恋不舍啊?早就被我丢掉了。”

    “还真的很把自己当回事。”阿竹满足地蹭着白曦的脸,看着天山派掌门笑眯眯地说道。

    这句话有很严重的炫耀的嫌疑。

    明显是发现他媳妇把从前的定情信物并未保留留念,反而弃之如敝屣,因此神医少年心里高兴了。

    他觉得心里幸福得不得了,也要炫耀一下自己的主权,看着捂着嘴角冷冷看过来的天山派掌门认真地说道,“阿曦的身边没有你徒弟立锥之地,因为阿曦的心里全都是我。她说现在只喜欢我一个,他没地方了,别给自己加戏。”他说着快乐的话,觉得今天格外高兴,见白曦侧头对自己妩媚一笑,心里更加欢喜,转着头四处看着,轻声说道,“此时应该有掌声。”

    “好!”对于看见天山派掌门这样的对头吃瘪,顿时魔教高层非常捧场,哗哗鼓掌。

    无忧山庄庄主欲言又止。

    他觉得自己差点儿也给眼前这青衣美少年鼓掌。

    简直浑身都是戏。

    “你说你丢了?”天山派掌门眯着眼睛问道。

    “您可真是个磨叽的人,修炼的莫非是素女真经?”白曦真是不耐烦了,漫不经心地说道,“是真是假,您去问你的弟子。若是他否认与我定情,那你就问他冰玉何在。若是他说丢了,你可以问他丢在哪里。若是他说他不记得,我倒是记得我大概丢在了何处,天山派可以去找。而且这感情的事儿,既然他一定想要隐瞒,那我也不是扒着不放的,我如今有了阿竹,他就不算什么。”

    “不过我师尊今日来讨公道,并不是他否认我们的感情,而是他竟然想要杀死我。”白曦的脸色一冷。

    天山派掌门哑口无言。

    他沉默了许久,看向魔教教主。

    哪怕他嘴上不承认,可是这些年他却一直都与魔教教主相交莫逆。

    然而此刻,俊美风流的华衣男子,却只是冷笑了一声,冷冷地转开目光,对他视而不见。

    “若这件事当真如你所说,天山派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天山派掌门闭了闭眼,到底还算是个磊落之人,微微颔首直接往山庄之中走去。

    因急着想求阿竹救人,天山派已经将铭峥带来无忧山庄,就安置在无忧山庄的一处单独的院落。这院落很偏僻,无人打搅,很利于静养,早前无忧山庄庄主是为了好女婿才费心给铭峥挑选了那么一处极好的地方,然而如今想来真是喂了狗了。

    老者见天山派掌门走了,就坐在白曦的对面唉声叹气。

    “您为什么不高兴了?”白曦好奇地问道。

    拆穿了一个渣渣,应该高兴才对。

    “没有想到老子在江湖混了这么多年,差点儿也阴沟翻船。”康庄主气死了,简直没想到自己差点儿竟然栽在小辈的手上,那从前想在他的面前撒谎的都死得差不多了,谁知道老了老了,竟然一时不慎差点儿叫个王八蛋骗走自己的爱女。他的大手猛地拍在手边的桌子上,仿佛是拍在铭峥的脑袋上。

    桌子应声而碎,白曦都抖了抖,觉得这位老者现在正处于狂暴期。

    “他这不是没骗成功么。”白曦小声说道,“您生什么气呢?其实……若是他当真做了您女婿,您才知道他的真面目,那才叫郁闷吧。”

    铭峥那种傻瓜大概不可能会隐瞒一辈子。

    与无忧山庄的大小姐成亲之后朝夕相处难免会露出破绽,到时候白曦觉得才是对人家女孩儿的伤害。

    这世上,伪君子比真小人恶心多了。

    他口口声声不会辜负,可是他生命里出现的两个女人,他全都辜负了。

    “若当真做了我的女婿才知道,我一斧子劈了他。”老者吹胡子瞪眼,露出几分就算是暮年也依旧彪悍的气场,啪啪地拍着自己的大腿怒声说道,“这小畜生以为我弄不死他,当我无忧山庄的女婿是那样好做的?!我家冰冰有五个兄弟,一人一刀,也能剁碎了这小畜生!”在白曦目瞪口呆之中,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无忧山庄的大小姐还会担心二嫁的问题?只是这小畜生其心可诛,竟然想要骗婚!”

    他完全相信白曦口中的话。

    必定是铭峥因为辜负了白曦,还想要杀死白曦才被她绝地反击,给了他一刀。

    这叫什么事儿啊。

    他竟然还允许天山派带着铭峥来无忧山庄,提供魔教与正道会盟的场地。

    怎么现在感觉这么憋屈呢?

    “一,一人一刀么?”白曦嘴角抽搐地问道。

    虽然铭峥武艺高强乃是天山派大弟子,不过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叫这老者带着五个壮汉围住,那大概命运只有一个。

    就是被剁成饺子馅儿呗。

    “哼,竟然敢骗我,这些正道真是虚伪透顶!”早前康庄主还想把女儿嫁给正道,起码正道的名声好听,甚至大多为人光明磊落,行侠义之举,在武林之中有各种美好的名声。

    然而这铭峥一出事真是把庄主大人给吓坏了,这明显美好的名声之下都是一群王八蛋啊。他后怕得不行,觉得正道这些玩意儿都不能考虑了,因为这年头儿,名声都不可靠了。他心中激动得不行,目光就下意识地在魔教中人身上逡巡。

    魔教教主不动声色地挑眉,矜持地理了理自己的华衣。

    半柱香之后,老者失望地收回了目光。

    还是算了。

    魔教的确不是伪君子了。

    不过也坏得冒油,人家特别真诚不擅长伪装,就是一群坏蛋。

    他失落得不行,却见阿竹温柔祥和,又很有本事,一手医术据说出神入化,顿时有点儿小嫉妒。

    “神医啊……”

    “您可以叫他阿竹。”白曦笑眯眯地炫耀说道。

    “阿竹啊,”康庄主见青衣美少年对自己弯起眼睛微笑,心里顿时亮堂起来,急忙探身问道,“这个……你家中可还有兄弟?”

    这位阿竹显然是魔教妖女盘儿里的菜了,无忧山庄这么大,老者也不会非要看着别人的夫君流口水,不过这看着阿竹总是觉得他的兄弟也会不错不是?他的眼底露出几分期待,魔教教主心里郁闷死了。虽然他对无忧山庄的大小姐没什么兴趣,可是难道不是教主大人才是武林第一美男子么?

    为什么要去问阿竹呢?

    莫非这年月儿,美少年更叫人觉得喜爱?

    “没有。”阿竹乖乖地说道。

    他白白净净的,乖巧又温柔,看起来就没有方才说什么都不肯救铭峥一命的冷酷了。

    “这样啊。”老者就很失望了,不过对于白曦与阿竹之间的事十分好奇,不由关注了几分问道,“不过你与白姑娘相遇是在哪里呢?”他看起来很好奇,阿竹也不吝啬分享自己和白曦的相遇的美好,侧头看了白曦一眼笑眯眯地说道,“就是在竹林之中。那天我决定带着剧毒去毒死他们俩,可是看见阿曦浑身是血倒在竹林旁,我走过去,她看了我一眼。我就觉得这一定是我的媳妇。”

    “一见钟情。”白曦还顺便解释了一下。

    不过这个一见钟情叫人毛骨悚然。

    “你,你一开始是要毒死她么?”康庄主突然抹汗,有些庆幸阿竹没有个兄弟了。

    这一言不合就下毒的说法真的很惊悚了。

    “对呀。”美少年歪头露出单纯可爱的笑容说道,“之前真的很讨厌。”他不喜欢他们刚刚进入竹林里理所当然就把自己小屋子里的属于自己的一些东西丢出来,比如一块儿漂亮奇怪的小石头,比如自己曾经枕过的茅草变成的小蒲团儿,看着他们觉得是没用的东西丢出来,阿竹决定送他们去给竹子当肥料。

    他那天是真的准备送他们去死,可是谁知道世事难料,他就对中刀在一旁迷迷糊糊抬头看了自己一眼的女孩子一见钟情了呢?

    那真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叫他那个时候眼里看不见任何事,只能不由自主地走到她的身边去。

    “可是现在我最喜欢阿曦了。”阿竹还认真地说道。

    “天,天作之合。”康庄主僵硬地说了一句。

    他觉得魔教简直有毒。

    这不是相爱相杀,是相杀相爱。

    这么看,正道与魔教在选择女婿这条路上,竟然彼此不分伯仲,都不怎么样。

    都是渣渣。

    “会盟这件事,是我没有分辨是非黑白,因此叫教主为难了。”康庄主纯粹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婿才愿意成全这次会盟,不过女婿既然已经被他给看破了真面目,那还会盟个屁,老者已经转头命山庄之中的仆人断了天山派的一切日常供应,叫他们赶紧滚蛋。

    他的动作这样干脆,明显是要跟天山派翻脸的节奏,白曦也很佩服他这样的速度了,还是提醒说道,“这件事您得跟您闺女好好儿说说,别觉得是我坏了她的好事啊。”

    “我们冰冰感激白姑娘都来不及,怎么会怨恨。”康庄主笑着说道。

    他本是爽朗之人,不然不会被正道与魔教都十分信任,连会盟都可以摆在他的无忧山庄。

    白曦就点了点头。

    她其实对无忧山庄其他事没什么兴趣,就打了一个哈欠。

    “累了么?”阿竹低声问道。

    白曦慵懒地应了一声。

    少年把自己往她的面前凑了凑。

    “靠着我歇一会儿吧。”

    “你怎么这么好啊?”

    “因为我最喜欢阿曦呀。”美少年弯起眼睛露出幸福的笑容,看着自家媳妇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目光柔软起来,还纹丝不动,唯恐媳妇休息得不安稳。

    这继魔教教主饱受秀恩爱荼毒之后,无忧山庄的康庄主,老人家岁数不小了,同样饱受荼毒。不过他觉得可以观摩一下魔教妖女的谈恋爱的方式,回头学习了给自家闺女瞧瞧,也好增长有些经验是不是?因此老者的目光炯炯有神,专注无比。

    阿竹侧身,挡住了他的目光,侧头亲了亲白曦的耳尖儿。

    魔教教主淡定微笑,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他心里自然十分得意自家弟子如今很幸福快乐,然而想到此地的铭峥,他的眼里又生出几分冰冷。

    如今天山派大概都知道铭峥曾经与他的弟子私奔,想必人心浮动,都要对铭峥刮目相看了。

    堂堂正道大弟子,先是为妖女迷惑,然后又负心绝情,试图杀人灭口,谁知道还是个废物点心,没杀成妖女,却被妖女反手捅了一刀。

    这种人,怎么好意思继续留在天山派做大弟子,日后的掌门呢?

    这么废物,若是铭峥接掌天山派,怕不是天山派要完。

    他冷哼了一声,只觉得天山派已经前途无亮。

    却不知还带着几分血腥沉闷的房间之中,在身边弟子的惊呼声里,一向冷傲的天山派掌门猛地一个耳光抽在了自己得意弟子的脸上!

    铭峥本就命悬一线,这一巴掌下去,顿时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师尊,大师兄如今伤重,你饶了他吧!”一个年少甜美的少女一下子拦在伏在病榻之上的铭峥,仰头哭着说道,“弟子求你了!”

    天山派掌门垂目,目光冰冷地看着眼前自小在他膝下长大,这次非要跟着他来无忧山庄见证铭峥与无忧山庄大小姐联姻的女弟子,一把将她拉开,指了指虚弱喘息的英俊青年,抬手又是一个耳光。

    “就算她出身魔教,可是也全心依恋与你。在她最信任你时你却暗箭伤人,卑鄙无耻,你怎能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