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3.妖女(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就捧着脸感动。

    魔教教主心中绝望了。

    这才走了多久,这两个小的是秀恩爱秀得旁若无人啊。

    简直就是戏精。

    一路上贡献最多的就是这俩戏精。

    “赶紧去无忧山庄。”几个正道门下也是可怜了, 先被白曦欺负, 现在被阿竹欺负, 这还是小两口儿。魔教教主就见阿竹的一把白烟撒过去, 那几个正道门下身上可怕的红肿全都不见了,先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又低低地冷哼了一声,嘴角勾了勾,看似司空见惯地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正道, 不就是留给魔教欺负的存在么?

    看见那几个傻瓜抱在一块儿痛哭流涕, 魔教教主也没当一回事。

    阿竹心满意足地走回来。

    “阿曦, 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他对白曦弯起眼睛笑。

    白曦用力点头,眼睛也亮晶晶的。

    “我知道。阿竹你保护我了。我很高兴。”

    她觉得自己被阿竹认真地爱护着,心中总是很高兴的, 哪怕魔教教主嫉妒得总是冷冷地跟在自己小夫妻俩的身后,可是白曦却并未在意, 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一路直接到达了无忧山庄,走到门口, 有人去里面通报,不大一会儿就见一个生得非常豪迈的老者快步走了出来。他身材很高大, 气势硬朗, 就算是面对魔教也没有畏惧还有防备, 反而非常的平和, 见了魔教教主就哈哈大笑起来。

    “多谢教主给无忧山庄这个面子。”他拱手说道。

    “康庄主不必过谦。”魔教教主淡然微笑,微微颔首,看起来非常有身份气质。

    因他的身边还站着白曦和阿竹,那老者下意识地看了阿竹一眼,微微一愣。

    这少年的气质恬静温顺,和魔教中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儿、

    不说不像是魔教,他甚至完全不像是武林中的江湖人,反而更像是书香门第出身的书生。这种温和与单纯的样子,叫这老者格外注意一些,想了想不由恍然地问道,“这位可是那位最近在正道流传甚广的神医阿竹先生?没有想到神医竟然这样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天山派比魔教更早到达,因此这老者就知道一些天山派内部的流言,就知道这天山派大张旗鼓跑到无忧山庄要求会盟,乃是因天山派大弟子性命垂危。

    也不知道这位大弟子铭峥经历过什么。

    可是老者看过铭峥的伤势,真是倒吸一口凉气。

    铭峥的胸口正中一刀,直接捅进了心脏里去,若不是如今被天山派掌门护住一口真气,显然已经应该去见祖师爷了。

    这样的重伤令人惊讶,更叫康庄主惊讶的是,铭峥这一刀的位置有点微妙。那把匕首并不大,而胸口的位置本应该是武林中人必然谨慎防护之处,这样精准的一刀,想必刺杀铭峥之人与铭峥之间的距离非常近,才会叫他无法避开,也才会叫这一刀直接捅进他的心窝子里。

    只是若是要将铭峥置于死地,那这人必然与铭峥有深仇大恨,可是铭峥怎么可能会不防备自己的仇人呢?

    康庄主心里好奇死了。

    他本想故作慈爱地问问铭峥这伤势的来源,是不是有厉害的仇家。

    不怪他一定想要问个究竟。

    天山派与无忧山庄联姻在即,铭峥是天山派大弟子,在天山派与正道皆有名望,是他最看好的女婿的人选。

    他的长女秀外慧中,为人温柔善良,被他从小宠爱长大,要选一个好夫君,自然不要马虎。

    只是铭峥如今奄奄一息,想问什么都费事,康庄主对于神医的到来很高兴,毕竟,谁也不想要一个死了的女婿不是?

    他本就是爽朗之人,虽然武功没有学到祖上的精髓,然而却也是个有名的武者,此刻大步转身带着魔教中人就往山庄里走,一边笑着对魔教教主说道,“神医来了就好了。教主你是不知道,阿峥这受了伤,我这心里很担心。”他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得到魔教的回应,顿时咳嗽了一声。

    魔教还真的不大热情啊。

    “那小畜生还没死?”魔教教主漫不经心地问道。

    康庄主沉默了。

    再粗狂的武者也能看得出来,魔教教主这对铭峥意见很大啊。

    “你知道阿峥受伤、”他又惊讶地问道。

    “就是因为知道受伤的是他,因此我才不会救他。”魔教教主冷笑了一声,见康庄主若有所思地不吭声了,便也懒得说话,众人一块儿到了无忧山庄的正殿。

    正殿很大,宽敞开阔,奢华无比,两排红木大椅分列,一侧的上首正端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冷然男子,他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目似点漆,浑身上下充斥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看过来,叫人只觉得浑身冰冷,仿佛被冻住了血肉。

    白曦看见这浑身冰冷的男子就忍不住抖了抖。

    这位天山剑客住曾经追杀她好几里地,说句不好听的,简直就是童年阴影。

    现在看见了都觉得哆嗦的那种。

    “装什么装。”这副清高冰冷,漠无人气如同山上雪的姿态一下子就把魔教教主的俊美风流给比下去了,魔教教主心中顿时冷哼了一声。

    长得不如他的才爱吹自己有气质。

    这就是天山派掌门最爱干的事儿了。

    还漠无人气……

    偷偷儿和他吃花酒的时候,那可有人气了。

    他嗤之以鼻,又觉得自己已经看破了这狗屁天山剑客,目光看向自己的身边,就见爱徒正缩着小脑袋安静如鹌鹑,顿时气坏了,哼了一声,叫白曦硬气点儿别给自己丢脸。

    只是被追杀的感情不是他,白曦苦了苦脸,坚强地看向那位据说对自己放水了的天山剑客。只是这年头儿,追杀几里地竟然还要感谢人家的这种事真的蛮虐的。她决定装不知道,依旧把这位当成大仇人,躲在自家师尊的身后梗着自己的脖子冷笑问道,“怎么,当着我师尊的面,你还想杀了我不成?”

    天山剑客没理她,而是带了几分疲惫走过来。

    他走到众人面前,白曦只觉得这男子身上透着淡淡的冷意。

    “天山雪莲给你。多谢你愿意赏脸前来。”他冷冷开口,见魔教教主毫不迟疑地收下了天山雪莲,却直接看向阿竹的方向。

    他似乎也并未想到阿竹竟然是这样气质柔和的美少年,然而脸上却没有更多的表情,平淡地走到阿竹的身边,抬手将几个扁平的匣子打开,露出里面非常罕见的药材来,推到阿竹的身边淡淡地说道,“这些药材,就当做是给神医的一点见面礼。我只求神医一件事,请你去看一眼我的弟子,若是不愿救他,那就是他的命,我不会再多纠缠。”

    “我不救他。”阿竹干脆地说道。

    天山派掌门沉默了下来。

    这么干脆,不好腐蚀啊。

    “为什么?”

    “当日我本想杀了他,谁知道他却被人带走,因此叫他逃过一劫。可是我本就想叫他死,为什么还要救他呢?”阿竹觉得这位冷漠的剑客真的很奇怪,歪头,在这男人陡然冰冷的目光里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可是我不能答应。我不会救他,因为我非常厌恶他。他伤害了我最心爱的人。”他认认真真地与地位武功远远超过自己的人说话,然而气势却不落下风,天山派掌门用冰冷的目光看了他许久,陡然露出几分无力。

    “原来那日竹林之中也有你在。”他沉声说道。

    “如果不是你多管闲事,那天他就死了。”阿竹有些遗憾地说道。

    这怎么还成了人家多管闲事了呢?

    天山派掌门本不是一个机敏伶俐的人,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句话。

    说起来,只有破口大骂,或是拔剑给这小神医一剑才来的痛快。

    “阿峥不知因何事冒犯了神医。”说起来,天山派掌门心里还是有点儿猜想的。他的大弟子突然有一日失踪不知踪影,甚至没有留下书信,这叫他心中十分担心。毕竟铭峥是他自幼用心教导长大,总是有一番心血在其中。

    他天资绝佳,为人也十分真诚,天山派掌门本想在自己上了年纪无力护持天山派之后便将掌门之位传给铭峥,叫他继续带领天山派走下去。可是铭峥莫名失踪,他暗中便叫人查问。

    铭峥虽然努力遮掩,然而陷入爱情的男子总是露出许多的破绽。

    虽然天山派门下无人知道铭峥爱上的女子是谁,然而铭峥心里有人,并且常常与之私会,都叫他心中生出猜测。

    他觉得铭峥这是跟着自己的爱人跑了,因此也不去那些城镇,而是念着自己弟子避世的想法,专门儿往深山老林里钻。

    也不知道钻了多少的林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弟子,并且弟子已经奄奄一息,当他护住弟子的心脉,看见已经血流了满地的弟子看着自己流泪却说不出话的样子,心中顿时明白了。

    这明显是小情侣之间生出了争执,爱徒被人给捅了。然而那不知名的,铭峥就算到了如今还在死死咬着牙不肯说出名字的女人当真是心狠无比,竟然将铭峥一个人丢在竹林之中等着他自生自灭,血流而死。

    天山派掌门是在心中愤怒无比的。

    他不想弟子再去念着他心中的女子,就想先救了弟子的性命。

    然而铭峥的伤势很重,正道能寻来的医者全都束手无策,如今只能拿百年人生吊着性命。

    前些时候弟子们来说魔教出了一位十分优秀的神医,天山派掌门顿时上了心派人来请,然而人家神医似乎不爱搭理正道,竟然无动于衷,因此他不得不下了血本儿邀请魔教中人前来无忧山庄会盟。

    他虽然是武林之中成就日久,身份卓然的剑客,然而面对弟子的性命却不在意自己的身份,而是郑重地对阿竹说道,“那日竹林我并不知道发生何事。只是医者父母心……”

    “我没有这么大的儿子。”阿竹有些迟疑地摇头,转头看着白曦认真地说道,“阿曦,我是清白的。”他还是童男子呢,哪儿冒出来铭峥那么一个大儿子,这天山派掌门真的很过分了。

    神医少年有些苦闷,唯恐白曦相信了这看起来孤绝冷傲的男人,凑到了白曦的身边蹭了蹭她的脸小声说道,“我,我只想和阿曦生孩子。”他都想好了,到时候多生几个,他一定都教会他们如何毒死人,然后把自家阿曦围在中间,出门遇到敌人,就一块儿扔各种毒料,保护阿曦。

    阿竹想了想,忍不住露出几分憧憬。

    那第一个得生个儿子,好长兄如父,帮他带下面的小的。

    他就可以撇开这些小东西,和阿曦天天朝朝暮暮在一块儿,不用操心那些小家伙儿了。

    神医少年今天也想得挺美。

    他显然是不乐意与自己合作的,天山派掌门闭了闭眼,眼底露出几分苦涩。

    只是他不苟言笑,只不过看起来目光更加冰冷,仿佛对阿竹已经不悦到了极点。魔教教主与他多年的老朋友,自然看得出他并未怨恨阿竹,而是在自己心里难过。

    然而看见老对手心里不好受,魔教教主心里就很开心了,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何必这样伤心。不过是一个弟子而已,没了这个,就再收一个。而且你这弟子人品不怎么样,叫我说,死了也好,免得败坏了天山派的清誉。你这不还是正道么。”

    “胡说八道!”天山派掌门怒斥道。

    然而无忧山庄的康庄主却猛地把耳朵竖了起来。

    “人品不好?这是怎么说的?”他更关注铭峥的为人,毕竟,这牵扯到自己爱女的婚事。

    魔教教主不由冷笑起来。

    “薄情寡义,负心薄幸,无耻小人,这何止是人品不好,简直该天打雷劈!”

    康庄主顿时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地看向天山派掌门。

    他虽然不会听人一面之词,然而魔教教主言之凿凿的,总是叫他心里犯嘀咕。毕竟这女子成亲真是一辈子的大事,据说跟重新投胎也差不多了,若是当真嫁一个没良心的,不仅辜负韶华,更要伤心不是?哪怕他能一斧子把小畜生给劈了,然而女儿的幸福却找不回来。他几乎与天山派掌门算是有了默契会联姻的,此刻不由露出几分迟疑。

    天山派掌门微微一愣,顿时勃然大怒。

    魔教教主这是要坏天山派与无忧山庄的联姻。

    他就知道!

    “阿峥的人品,除了魔教之外,并无一人诟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微微点头,却依旧迟疑的老庄主轻声说道,“若阿峥当真负心薄情,不要说旁人,就是我也绝饶不了他。”

    天山派自负正道,行走江湖从不多行恶事,清高自省不敢有半点行事踏错,因此他觉得魔教教主这是在污蔑自己的弟子,冷淡地说道,“与庄主约定联姻之前,我已经问过阿峥,他是否已经断了前缘。他之前与一女子往来,这件事我也并未瞒过庄主。”

    康庄主微微点头。

    天山派掌门并未隐瞒铭峥曾经心系其他女子,只不过这件事到他为止,他并未将这件事告知爱女。

    若告诉了爱女,这婚事之中难免会叫爱女心存芥蒂,还不若茫然无知,才能彼此一心一意。

    过去的事也就算了,铭峥看起来不愿提及,那又何必叫爱女多生烦恼?

    也因此,虽然他的爱女知道联姻的对象是在武林之中名声极好的铭峥,可是铭峥的恋情问题,康庄主一句话都没说,并且已经在看望卧病奄奄一息的铭峥的时候叫他以后都不要再提从前的女子。

    铭峥看起来有些痛苦,不过却答应了他,这叫这位康庄主心里很满意了。这明显是愿意斩断前缘与他女儿一生一世的,

    铭峥容貌英俊,为人有大侠之风,还是天山派未来的掌门,这婚事不亏。

    不过康庄主在心中总是非常不安了。

    他总是觉得魔教教主与天山掌门的这几句话透出的信息量,仿佛有重合的地方。

    “人品无人诟病?怎么,你还想骗婚无忧山庄?”

    魔教教主算是看明白了,天山派这是要与无忧山庄联姻,想到铭峥竟然三心二意,顿时冷笑了起来。

    白曦也挑了挑眉尖儿。

    她没想到好心办坏事儿隐瞒铭峥旧情的竟然是无忧山庄的康庄主。

    这可真是坑死他闺女了好么?

    她决定搅黄这婚事。

    “快不要联姻了,不然换了庄主您闺女跟我似的也肚子上挨一刀,中个软筋草差点就埋骨小竹林。”白曦绕着自己肩膀上的一缕青丝,挑眉看着微微一愣的天山派掌门,抱着阿竹的肩膀戏谑地问道。“我就是被他负心的苦主儿,他可真狠哪,嘴里说着真爱真爱,抱着我就给我一刀。不是我反应快回了他一刀,如今他恐怕已经清清白白另娶大小姐了。您这是什么眼神?”

    她在天山派掌门微微诧异的目光里哼了一声。

    “您徒弟就爱上了个魔教妖女,这么荒诞被女色所迷背弃正道简直不是人……你把他逐出师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