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2.妖女(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看着看着, 就看出一段端倪来了。

    这离无忧山庄越近,怎么就越有很多的看起来仿佛是对头的家伙?

    白曦做个魔教妖女在江湖上也不是混个一天两天,一下子就看见了几个眼熟的身影。

    眼熟的身影对她怒目而视,气愤莫名目露凶光。

    这都是从前挨过她欺负的倒霉蛋儿。

    白曦仰头看天,骄傲地扬起了脖子。

    欺负正道她骄傲啊!

    不欺负正道那还叫什么妖女。

    觉得她突然气焰嚣张起来, 阿竹一直在看着她自然也能感觉得到,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就见不远处正有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 目光充满火焰, 就仿佛妖女姑娘这在江湖里混了一圈儿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的, 全都给欺负了一遍。少年垂着头想了想,羞涩地拉扯着白曦的裙子轻声问道, “为什么他们要那样看你?你们认识么?”无论男女,都不及自己生得好看, 阿竹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白曦哼哼了一声。

    “都被我欺负过。这些正道的傻瓜, 没有一个比我机灵的。”

    原主从前在武林里也算是叱咤风云了。

    从没吃过亏。

    唯一一次吃亏就吃在了王八羔子铭峥的身上, 吃一次亏就死无葬身之地。

    白曦一想到铭峥, 美貌妖艳的小脸儿一片铁青, 阴沉沉地扫过那些愤慨地看着自己的正道人士。

    正道人士们集体后退了几步。

    “你没有被他们欺负过么?”阿竹认真地问道。

    “没有。怎么,失望么?没法儿有机会给我报仇了呢?”白曦很喜欢调戏纯真善良的神医少年,嘴角带着一点妩媚的笑意凑过去。

    阿竹红了脸, 可是一双漂亮清澈的眼睛却水光潋滟, 小声说道, “只有你欺负别人,别人没有欺负过你,这真的太好了。我不失望,只觉得开心。”什么为白曦报仇的,那岂不是说明白曦被欺负过么?阿竹觉得自己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欺负过,眼睛亮晶晶地轻声说道,“我宁愿没有给你报仇的机会。”

    白曦突然不说话了。

    她屏住呼吸,觉得自己喜欢阿竹喜欢得不得了。

    怎么可以这么会说讨人喜欢的话呢?

    “快走吧!”魔教教主气得要死,感怀自身,越发憋闷,一张俊美的脸威风凛凛,冷峻冰冷,充斥着叫人畏惧的气势。他冷冷地扫过那几个正道的弟子,见并不是天山派的弟子,不由低声骂了一声,“这王八蛋!”

    天山派掌门明显是放出风儿去,叫其他正道也跟着围观他们这次会盟,虽然不大可能在这会盟上斩妖除魔,可是这明摆着是想人多势众好么?他心里觉得天山派掌门简直奸猾得不行了。

    不过正道都在也好。

    魔教教主冷哼了一声。

    就叫他这英雄惜英雄一同吃花酒的老对手好好儿知道知道,什么叫身败名裂。

    这一回正道别的门派的人来得越多越好,到时候他就非把铭峥这小人的脸皮给扒下来不可!

    “师尊,你火气很大啊。”刚才这师尊还在贼兮兮地看着大街之上的漂亮姑娘,一转眼却看起来生闷气,白曦一下子就想到她师尊元阳未泄了,紧张地低声问道,“师尊,你最近是不是吃什么补品了?”

    她真担心她师尊补大发了,据阿竹这神医说,这人呐,并不是使劲儿补才是最好的,若是补大发补过头,那就会爆炸的。她是真的担心自家师尊回头补得厉害,又只能当柳下惠,以后走火入魔什么的怎么整?

    她也给他变不出一个愿意和他洞房的姑娘呀。

    “补……”魔教教主眼睛一转,咳了一声说道,“为师当然要大补。你一个丫头,你不懂。”他露出傲然的表情。

    魔教的几个高层都用敬仰的目光看自家风流俊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教主大人。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白问这一句。

    她努力不要露出蛛丝马迹,哼哼了一声,嗯嗯地点了点小脑袋代表自己不懂,却见阿竹目光专注地落在了不远处。

    一个老人家正推着一个小车,里面全都是新鲜的蔬菜。他看起来很大的年纪了,头发花白,穿得也简陋,是一个寻常的靠卖菜为生的贫穷的老汉,身上还带着一些泥土。他有些踉跄地推着自己的小车在爬一个小土坡,希望去到那里卖菜,看起来站得高一点,也会被人多看见一点。

    熙熙攘攘的到处都人来人往,或许对于旁人来说这已经司空见惯,白曦动了动脚步,正想“妖女任性”地去帮一把,却见身边的少年已经动了。

    他跑到那老汉的身边,帮他把小车推上去,然后蹲下给他把一些蔬菜都摆放好,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老人家露出几分感激的表情。

    他给他诊了脉,然后说了些什么,之后看见那老人家感激地拿面前的蔬菜给自己。

    他拿了两颗绿色的小蔬菜,然后偷偷儿地把一些钱放进了老人家的口袋里,抱着蔬菜开心地抱回来。

    阿竹的眼睛亮晶晶的,清澈又漂亮,里面满满的都是最美好的灵魂。

    “小曦,回去我做给你吃。”他转身把蔬菜都放进了自己背上的小背离里,歪头对白曦一笑,柔软善良。白曦抿了抿嘴角,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片欢喜,又生出满满的骄傲。

    她看见方才还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几个正道的门人也在呆呆地看着阿竹。那副样子可傻了,叫白曦心里都忍不住嘲笑他们。可是想到叫他们会露出这样傻乎乎的样子的是自家的阿竹,白曦忍不住更加炫耀。

    她探身过去,在阿竹的脸颊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阿竹做的我都爱吃。”

    阿竹的眼睛明亮了起来,期待地看着白曦。

    “这边。”他微微侧头,露出自己没有被亲过的脸颊的那一面,对白曦小声说道。

    白曦毫不犹豫地又贡献了一个亲亲,只觉得自己的嘴唇之下,少年的脸颊雪白柔软,细腻得叫自己这个做女子的都有点小小的嫉妒。她哼哼了两声,又忍不住拿自己的脸颊去和少年的蹭了蹭。

    阿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触碰,被白曦吸引着就往白曦的方向走了两步,两个人在长街之上你蹭我一下,我蹭你一下,开启了日常必做的亲昵模式。他们生得都很漂亮,白曦红衣妖艳魅惑,少年青衣清澈美好,完全是不同风格的两个人,可是凑在一块儿你蹭我我蹭你的,就叫魔教的几个高层看得充满了感慨。

    “这真是……甜甜蜜蜜啊。”有人低声在魔教教主身后感慨。

    魔教教主痛苦地转过了自己的脸去,不肯看了。

    再看,真扎心。

    “真是,有完没完。”他小声抱怨,深深愤怒,只恨苍天无眼,比教主大人长得丑的各自找到媳妇儿,然而如此俊美男子却姻缘坎坷。

    他就想有个媳妇儿,这有什么不对么?!

    魔教教主日常控诉苍穹。

    “伤,伤风败俗!”远远的正道的几个人里,有人低声说道。

    可是看那羞红的脸都知道,明显是羡慕嫉妒恨。

    白曦最不怕别人说自己伤风败俗了。

    不伤风败俗那还叫魔教妖女么?

    她只觉得这是夸奖,更加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双手捧着阿竹的脸,用力地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吧唧!”

    美少年的眼睛笑得弯了起来。

    魔教教主是真的忍不下去了,捂着自己的心口奄奄一息,他的脸都要苍白了,却用力地瞪了那几个正道的门人一眼冷笑说道,“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不知心里怎么嫉妒他家亲亲徒儿和神医少年呢,还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的。真的不喜欢,觉得伤风败俗,还看什么,可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他慢慢地走到了白曦的身后,明显是给弟子撑腰,这位魔教教主正道还是认识的,顿时脸色发白,用可惜了的目光看着善良动人,如同白莲花进了烂泥塘一样的青衣美少年。

    看看魔教那魔威如此嚣张。

    然而这美少年却因为魔教妖女的一点美色,就误入歧途了呢。

    阿竹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他们目光之中的含义,歪了歪自己的头,手指突然无声地在袖子底下弹了弹。

    他们站在上风口,白曦就见仿佛一缕轻烟飘向了那几个正道的弟子。

    正道弟子们顿时跪了。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也不明所以,反而觉得十分恐惧四处看着,最后甚至把怀疑的目光看向了魔教的几个人。

    可是就算他们浑身疼痛,眼睛酸涩一下子仿佛视线模糊不清,呼吸都不顺畅,皮肤上仿佛出现了一颗一颗的红色的小颗粒,努力揉着眼睛看的时候骇人得叫人不敢看第二眼,然而他们却找不到到底是谁在伤害他们。

    这样统一的发作,甚至毫无预警,如果他们不知道自己被下毒,那就太蠢了。

    可是到底是谁,在什么时候给他们下了毒呢?

    几个瘫软在地上的正道弟子拼命地想自己刚才和什么人有了冲突。

    “他们看不起你,我不高兴。”阿竹偏头,蹭了蹭白曦的脸颊轻声说道。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那几个很凄惨的正道弟子。

    这一眨眼秒跪什么的,真的叫她大开眼界啊。

    而且这几个正道的门人明显不觉得自己是被阿竹下了毒,还在惊慌地趴在一块儿想自己之前是否受了谁的暗算。

    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远处他们几个看起来很邪恶的魔教中人干的……

    这怀疑也没错,虽然阿竹看起来不邪恶,不过还真的是魔教中人来的。

    “这是什么毒?”那几个正道门人的眼睛已经开始浮肿如桃,身上的红肿也十分骇人,叫人远远地看过去就令人心生恐惧,恨不能避开走路。

    白曦是真的觉得很好奇了,还捉起少年的手翻看他雪白的掌心,却见青衣衣摆之下,少年的袖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仿佛那一缕轻烟都是白曦的错觉。看见她好奇得不得了,阿竹的眼睛弯了起来,很耐心地说道,“这毒不是很厉害,只不过他们刚才看不起你,蔑视你,只会瞎掉眼睛,变得很丑,被人看不起而已。”

    魔教教主嘴角勾着冷酷的俊美笑容,不动声色,可是浑身在微微发抖。

    不,不能怂!

    他可是魔教教主。

    不过魔教教主不能怂,别人当然就可以怂了,几个魔教高层默默地,无声地退后了两步,敬畏地看着他们家善良的神医少年。

    都,都是正道的错!

    看他们把自家神医少年给逼的,都到了下毒的份儿上,这正道得多坏啊!

    “其实,其实罪不至死。”白曦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她觉得阿竹维护自己,甚至下手这样凶残,简直自己太喜欢了好么?

    她挽住了阿竹的手臂,见青衣少年弯起眼睛柔软又温驯地和自己靠在了一块儿,不由也往他的方向凑了凑,很耐心地说道,“我觉得你下毒的时候特别帅,不过咱们这毒省着点儿用啊,咱们还没见着大仇人呢。”

    可别把毒都用在小喽啰的身上,等遇到真正的恶心的混蛋没有了。她的这点小担心神医少年完全没在怕的,急忙柔和地献宝说道,“阿曦,你放心。我还有很多,可以毒死天山派满门。”

    白曦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笑了。

    魔教教主开始考虑要不要退位让贤。

    “这几个家伙以儆效尤就好了。”白曦心里很开心,然而看见那几个正道门人的可怜样儿,哼哼了一声说道,“看在他们从前被我欺负,因此敌视我情有可原的份儿上,这一回原谅他们。不过杀鸡给猴儿看,他们对我不敬中了毒,也得叫被人知道,以后谁敢轻视我,都得倒霉啊。”她并不在意这些小喽啰儿,反正败在她手里的在她心里也不会有名字。不过她倒是愿意对此次中毒事件负责,叫大家知道自己不好惹。

    “把解药给我,看我去欺负他们。”白曦压低了声音说道。

    阿竹歪了歪头,想了想。

    “不要你动手,我是你夫君,要为你出头的。”

    他对白曦温柔一笑,这才慢条斯理地走到了那几个吓得浑身发软的正道门人面前。

    他身上携带一缕清幽的草药的清苦香气,仿佛破开了很多的嘈杂与味道,叫几个已经眼睛不大能看得见眼前人的正道门人下意识地仰头看他。虽然看不清,然而那一袭青衣却叫人心中生出几分期望来。他们就听见少年柔和地问道,“你们疼么?”

    “疼!”有人急忙说道。

    “那就好。”少年满足地微笑起来。

    正道门人:……

    “这位少侠,你这是何意?”其中一个觉得这说得简直不是人话啊,忍不住带着几分气恼地问道。

    “就是叫你们疼啊。刚才你们对阿曦那样鄙夷,看不起阿曦,我很生气。”阿竹脸上微笑,声音却很认真,少年清越的声音在突然寂静下来的充满了阳光的长街上响起,他温和地说道,“阿曦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女孩子,我不许任何人诋毁她,说她的是非。所以我下了毒,叫你们知道教训。可是我家阿曦真的很善良,还要我救你们。你们说,该怎么办呢?”他真心实意地轻轻地说道,“真的很不想救你们中的每一个人。”

    他这样认真地说这话,明显没有开玩笑。

    可是正道门下已经惊呆了。

    刚才还善良地扶老爷爷过马……上小土坡的少年真的会做下毒这样凶残的事情么?

    “你,怎么可能是你!”

    “因为你们很讨厌。”阿竹笑眯眯地说道。

    白曦就咳嗽了一声,转头对垂头看过来的魔教教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住,不过都是因为阿竹太爱我了哈!”

    她看起来是在赔罪,然而那美艳的小脸儿上的得意就别提了。魔教教主呵呵了两声懒得理睬她,然而却很欣赏地看着阿竹围着那几个惊慌起来的正道门人走了两圈儿。青衣少年恐吓了这些不怎么有骨气,已经开始求饶并且发誓以后在他们的心里白曦最美最善良之后,满意地微微颔首,又对他们撒了一些粉末。

    “记住了。我加入魔教是因与魔教志同道合,是我抢了阿曦做媳妇,阿曦没有引诱我,她是最善良可爱的。”

    他认真地举了举自己的双手。

    “一起跟我来说,阿曦最善良,阿曦最美丽,阿曦是阿竹的!”

    几个正道门下跪坐在地上,深深地发现,这世道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似温柔单纯的美少年,其实才是大魔头。

    然而在魔威之下,他们哭着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振臂高呼。

    “阿曦最善良,阿曦最美丽,阿曦是阿竹的!”

    长街寂静。

    少年满足地露出了快乐幸福,单纯无比的笑容。

    看,大家都很有眼光。

    都知道阿曦是阿竹的媳妇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