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41.妖女(七)

341.妖女(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美少年一副“快来夸奖我”的期待样子。

    白曦当然要夸奖他了。

    不然阿竹回头藏私房钱怎么办?

    她凑过去, 亲了亲阿竹的眼角, 轻声说道, “阿竹,你真棒!”

    魔教教主痛苦地转移开了目光。

    在他还没有……那个什么的时候,这两个小的公然卿卿我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不过这种痛苦打死教主大人也不能说出口。

    想他堂堂魔教教主, 怎么可以被人知道自己竟然至今还是童男子?

    那还不得叫人笑话死?

    不过奇了怪了,他生得俊美风流, 为啥美人们都不肯来睡他?

    他憋屈地甩了甩自己的长袖,冷哼了一声傲然地走开, 仿佛不屑一顾, 又仿佛阅尽千帆, 对眼前这点小小的毛毛雨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然而白曦却觉得很感动了,反正都是妖女了, 又不需要循规蹈矩的,就大白天的卿卿我我了,有能耐来咬她呀?她还得意地靠近了阿竹的怀里,嗅了嗅他身上很好闻的草药的香味儿,小声儿说道, “你怎么知道私房钱?”阿竹那从前隔绝世外的, 也不能知道这种神操作呀。

    “听见的。”

    “听见?”

    “看诊的时候, 听魔教中的病患说的。他们大多都藏私房钱, 我觉得不好。赚了钱, 怎么可以不给自己的媳妇呢?”阿竹伸手揽着白曦的腰肢, 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觉得媳妇的伤口快好了,顿时弯起了眼睛更加愉悦地说道,“他们还把私房钱藏在旧鞋子里,藏在墙角,地砖底下,还有藏在山洞里,千方百计藏私房钱,真的太坏了。”

    他一边说着太坏了,一边侧头去看白曦,眼睛明亮,白曦秒懂,探身亲了亲他的眼角,

    “那当然,他们怎么比得上你。真的都太坏了。”今天,魔教妖女也把神医少年迷得连私房钱都不乐意存一下的。

    少年点了点头,弯起眼睛笑了。

    “我也觉得我是最好的。”

    他顿了顿,问白曦,“都说成亲要拜堂。我们什么时候拜堂?好洞房啊。”他对洞房充满了期待,白曦下意识地抬手摸了他光洁的下颚一把美滋滋地说道,“拜堂简单,咱们不整那么多虚的。今天晚上咱们给师尊敬茶就好了。”她受够了那种为了成亲闹得累死了的拜堂了,更何况她的亲人只有魔教教主一个,给她师尊敬茶,磕头之后就算是好了。阿竹想了想,轻声说道,“那我还要预备聘礼。”

    “聘礼也不要了,以后你把赚来的银子都给我就行。”

    美少年顿时觉得自己捡回家的媳妇儿与外面的那些女子完全不同。

    多么贤惠贴心的好姑娘。

    只要银子,别的什么都不要呢。

    “那不是很委屈你么?”他觉得好男子不应该这样敷衍媳妇,看着白曦问道。

    白曦微笑起来,笑得很狡黠了。

    “没事儿,咱们谁跟谁啊。”她见阿竹又微笑起来,似乎对她的小心思了然于胸,顿时就想到阿竹可不是一个傻白甜,这忽悠他的时候,没准儿这少年其实就是陪着她在装傻。尴尬了一下,白曦厚着脸皮当做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倒是阿竹已经重新把背篓背回了自己的背上眯起了一双柔和的眼睛轻声说道,“阿曦,我会保护你。”

    他摸了摸自己背篓里的草药,莞尔一笑,露出几分清雅单纯。

    这些草药大多都有毒性,等他调制一番……看天山派还敢来捣乱的……

    毒死他满门。

    神医少年心里在转着这样可怕的主意,然而脸上却依旧笑眯眯的。他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见白曦重新穿好了从前他觉得很漂亮的红裙,妖娆热烈得叫人神魂颠倒,就有些羞涩地换上了一件自己刚刚缝制的红衣。

    他和白曦全都是一身大红地走到魔教教主面前,正靠在软塌里在宫殿里仰头看天上的月亮的俊美男人顿时惊讶了一下,之后就看见阿竹端了一杯茶,跪在自己的面前双手捧着茶盏恭敬地说道,“岳父请喝茶。”

    他这个时候就温顺了很多。

    可是魔教教主想到他送的那糟心的老母鸡,顿时就想呕血。

    此母鸡不知为何,天天往他的寝殿钻,到处做窝,还下蛋……

    风流肆意的教主大人真的很受伤啊。

    “乖孩子啊。”他的手压在茶盏上,眯了眯眼睛问道,“你的鸡……”

    “给岳父吃!”阿竹露出单纯的笑容。

    “……我不吃。”他就算是要吃,也要是金风玉露什么的,也不能吃什么见了鬼的老母鸡!从不觉得自己是接地气的教主大人心里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孝敬我,不过我也心疼阿曦。她这正养伤呢,你把老母鸡带回去赶紧被她炖了补身体。”

    他不怀好意地说道,“你不还等着洞房?”他就看见阿竹的眼睛亮了,顿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撵着这两个来给自己磕头的小家伙儿出门去,托着腮想了想,去听阿绿姑娘的琵琶去了。

    阿竹果然为了早日洞房,带走了老母鸡。

    母鸡奋力挣扎,对教主大人香喷喷的屋子恋恋不舍。

    阿竹见它扑腾得厉害,又拿了一根藤条将这只鸡捆得结结实实,提着这母鸡与白曦一块儿回去睡了。

    新婚夫妻这一夜纯睡觉,第二天阿竹就见白曦去给她师尊请安,想了想落下几步先去提了那母鸡。

    他还想给魔教教主看看,孝顺地问一问是不是需要也吃点儿肉滋补一下,却听见教主的大殿之中传来了冰冷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抬脚走进去,却看见白曦也从自己的身后走进来,两个人提着一只老母鸡就走到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正站着几个人,有男有女,白曦见全都是她师尊麾下得力的左膀右臂,在魔教之中的地位都非常高。其中一个高挑的中年男人对白曦微微颔首,这才对魔教教主继续说道,“教主,天山派这恐怕有阴谋。”

    “天山派怎么了?”白曦叫阿竹把老母鸡塞去角落,好奇地问道。

    “天山派要武林会盟,邀请教主一叙。”虽然正道与魔道敌对,魔教的行事风格一向为正道诟病,认为伤风败俗或者行事荒诞,不过这武林已经勉强太平了百年,正道与魔教都在维持克制,不愿意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也是因这样,因此正道时常会与魔教会盟,来裁定一些彼此有争议之事。

    然而上一次会盟不过才过去半年,叫他们这些人说,其中总是觉得怪怪的,

    “不去。”魔教教主冷冷地笑了,“会盟?救他的好弟子才是真的!”

    他虽然鞭长莫及弄不死那小子,可是眼看着铭峥死到临头,他心里痛快。

    托腮靠坐在巨大的椅子里,魔教教主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阴沉。

    他的确和天山派的掌门关系很好,彼此算是难得的至交好友,不过……在白曦的问题上,与天山派掌门的那点友情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天山派还敢会盟?

    他没有一把火烧了天山派满门就已经是客气的了。

    “不过这次天山派的确下了血本,据说若教主前去,愿意付出十朵天山雪莲。”天山雪莲是武林难得的至宝,是传说中能活死人肉白骨的良药,然而这种雪莲只生长在高高的雪山之上,非常罕见不说,那雪山上的寒冷,也只有常年居住在雪山之上的天山派门下才能忍耐。十朵天山雪莲真的是非常珍贵了,虽然它的效用不过是夸大其词,并没有那么厉害,然而若是落在神医的手中,却会做出救命的药来。

    阿竹却无动于衷。

    “你不想要么?”白曦意动,急忙轻声问他。

    “如果代价是救那个铭峥,我不会要天山雪莲。”阿竹微笑起来。

    他就算是漠视人命的时候也会微笑,可是白曦却并不觉得畏惧。

    她忍不住笑了,见魔教教主对所谓的天山雪莲嗤之以鼻,急忙在一旁劝道,“师尊,去见见他们又怎样?阿叔,天山派的确是说,只要师尊前去,只要成行就会付出天山雪莲么?”

    她对这种不需要负责承诺的买卖很感兴趣,更何况,她觉得如果叫铭峥就这样死掉有点便宜他了。这王八羔子清清白白地回到了天山派,看天山派掌门这样用心,舍得拿天山雪莲出来试图救他一条命,白曦就可以肯定,铭峥干的那点儿好事儿,他肯定都隐瞒着没有说。

    可是凭什么叫他清清白白去死呢?

    与魔教妖女私奔,又薄情寡义妄图杀死愿意陪伴他天涯海角的女子,这种行为,白曦觉得一定要武林全都知道。

    至于白曦自己……

    妖女本来就不在意这些所谓的风言风语,而且她就算是瞎了眼看中过正道大弟子又怎样呢?

    这不是已经回头是岸了么?

    更何况,魔教本来就没有正道那些讨厌的教条。

    男女相恋还在意什么门第派别,也只有正道才会条条框框一大堆,才会对爱慕魔教的妖女气得发狂。

    她心里哼了一声,期待地看着自家师尊。

    魔教教主眯着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想了很久,对白曦说道,“如果你愿意去见那混账,我自然也会点头。”见白曦应了,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柔和的笑意,叫白曦和阿竹出去玩耍,自己就和心腹商讨会盟要如何防备天山派骤然发难。

    白曦这等了两天就等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阵容,除了魔教教主之外,前去会盟的数人都是魔教之中有名的强者,余下的看家不提,她和阿竹也成了自家师尊的跟班。

    这一路上……白曦就木然地看着自家师尊天天往人家沿途的青楼里钻。

    神医少年就证实,教主大人依旧元阳未泄。

    白曦都想为她师尊哭一哭了。

    又花银子给人家赎身,可是一转眼,人家都给他流着眼泪道谢,依旧包袱款款地走了。

    她只能安慰自己,这都是功德一件,她家师尊还是很赚的。

    不过魔教教主却受到了强大的打击,浑浑噩噩,看着自家的心腹们似乎也内部消化彼此眉来眼去,不由更加郁闷。

    若说天下姿容,魔教教主自认第二,就无人敢认第一。他的容貌俊美绝伦,是武林之中一致承认的美男子,可是没想到感情的路竟然这样坎坷。他又是美男子,又是救人于水火,这已经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上,可是他魔教宝殿的后宫却依旧空虚。教主大人有点儿撑不下去了,银子倒是无所谓,可是感情伤害巨大。这一天即将到达与天山派会盟之处,他就暗中把阿竹给拖到了角落里,看着眼前对自己温柔微笑的少年。

    这样的少年都有了媳妇,他觉得自己应该学习一下。

    “阿竹啊,师尊问你一件事。”魔教教主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温和地对阿竹和声问道,“你与阿曦喜结连理,师尊为你们高兴。只是阿曦是我唯一的弟子,我难免会担心她。所以,师尊要问问你,你与阿曦如何定情,过程如何,又是如何互许终身的呢?你可以保证日后,对阿曦不变心,一生照拂阿曦么?”他这话半点儿看不出企图,充满了对白曦的担忧,阿竹却歪头看了他一会儿。

    教主大人笑得越发风流俊雅,慵懒洒脱,仿佛对一切都并不在意。

    “我救了阿曦,把她捡回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捡回来的媳妇当然是我的。”他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很乐意把自己的经验与岳父一块儿分享,想了想就继续说道,“媳妇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要去捡回来的。而且,要看好,确认过是自己要娶的媳妇,不能捡错人。岳父,”他看了看面前俊美的男人温和地说道,“宁缺毋滥,与你共勉。”

    他觉得魔教教主就是宁缺毋滥,看似风流,其实内心颇有底线。

    不喜欢的女子,就不去睡,多么有原则呀。

    魔教教主不由若有所思。

    原来……要开后宫就要从路上捡几个美人儿回去。

    他走开了,决定回头在路上四处看看,没准儿就能见到几个需要自己捡起来的美人呢。

    “我师尊怎么贼眉鼠眼的。”虽然魔教教主外表看不出什么异样,依旧充满了奢华与贵气,看起来仿佛世家之中的贵公子一样完美,可是白曦却觉得自家师尊的气场变了,仿佛一夜之间就变得更加神经兮兮。那往路边儿都看什么呢?还跃跃欲试的。她和阿竹抱怨,阿竹便弯起眼睛笑着说道。“大概是想捡到个媳妇。”

    他一副开玩笑的样子,白曦也没相信,哈了一声就把心都放在了戒备上。

    说起来,天山派真的很有心了。

    他们与魔教会盟并未选择天山派的势力范围,而是将地点定在了魔教与正道相冲的一处中立的地带。

    此处人声鼎沸,来来往往都十分热闹,来往的女子也大多不会拘束自己,带着几分活跃与鲜活。

    因此,白曦露胳膊的红裙看起来也不是那样引人注目了。

    不过他们一行人走进来,就叫人知道很不好惹,更何况魔教会来此地会盟之事,只要消息灵通的就全都知道,自然也瞒不过本地人。他们都十分紧张畏惧,然而魔教中人却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予。

    他们一路走到了一处巨大的庄园,这庄园名为忘忧山庄,恢弘壮阔依山而建,对面就是此地最有名的大湖,威势赫赫,算得上是武林之中都有名的大山庄。白曦也觉得这山庄耳熟得很,想了想恍然大悟。

    与铭峥订下婚约的正是无忧山庄的大小姐。

    无忧山庄在武林之中颇有地位,据说早年在祖上曾经出现过称霸武林的剑客,发展起了无忧山庄,虽然如今并没有杰出的强者,然而凭着底蕴,无忧山庄也不能小觑。

    不过无忧山庄并非正道,也并未依附魔教,一直以中立自居。

    因此,上一世为了联姻,能叫无忧山庄倒向正道,铭峥与无忧山庄的大小姐定亲。

    白曦突然有了几分兴趣。

    她就不知道这一世,她还活着,铭峥那个王八蛋还会不会露出一副不得已的样子去定亲。

    说起来,那位大小姐也很无辜。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君还有曾经的过往。

    铭峥无法对人说出口自己曾经爱上过魔教的妖女,因此,与原主的那段爱情叫他连同原主的尸体一同掩埋在竹林之中。

    她只是安静地等待他。

    他说武林动荡,他责无旁贷要冲锋陷阵,因此不能成亲,她就默默地等着。

    等得几乎花期将逝,她每天都在自己的家中等待他回来娶自己。

    可是若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心里其实心心念念的是另一个女子,还会这样等待他么?

    白曦觉得有必要叫大小姐知道一下真相,虽然挽救她的幸福不是白曦的本意,不过好歹也不能眼看着一个女子被蒙在鼓里是不是?

    若那位大小姐真的无法接受,会因为这件事与铭峥分割,那她就更应该告诉她了。

    白曦一边想,一边在前往无忧山庄的路上四处好奇地看。

    阿竹也看。

    他看的是她。

    一直都只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