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9.妖女(五)

339.妖女(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这一口水喷的。

    她咳嗽得直翻白眼儿。

    没办法, 信息量太大,妖女也受不住哇!

    “小心点。”少年还很温柔地给她轻轻拍打后背,叫她不要很难过。

    可是白曦却觉得自己顾不了这么多了,急忙抓着自家神医的手震惊地问道, “你说我师尊是……”那个什么,如果竟然还是个没经历过美色的男人, 那还装什么风流浪子天天泡在青楼里和美人儿们左拥右抱啊?

    莫非是在青楼修仙?

    白曦一下子就觉得自家师尊高深莫测起来, 双目无神地说道,“我本以为师尊游戏花丛, 没有想到,原来师尊和我想得不一样。”惨, 真的太惨了。

    她内心对魔教教主充满了深深的同情。

    连两只竖着耳朵在听的系统都惊呆了。

    这么惨的教主大人,以后对他好点儿吧。

    “你怎么知道?”

    “一眼就看得出来。”美少年露出了独属于神医的神秘微笑。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她家阿竹。

    也不知阿竹遇上魔教教主,到底是谁更加不幸一些。

    “这件事一定不要对别人说啊。”不然教主大人的一世英名岂不要化为空气?白曦认真地叮嘱着自家的美少年, 青衣少年乖乖地点头,看起来特别听话。

    白曦看见他柔软又安静的小模样儿就觉得心里痒痒得很,下意识地就把自己靠过去, 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咱们已经和师尊说过成亲的事。以后如果你愿意回去山谷, 我也陪着你一块儿回去。”她其实对江湖纷争很有兴趣,特别想要化身妖女来一把血雨腥风。

    不过想想阿竹, 还是算了。

    美少年比搞事重要多了。

    白曦一副为自己着想的样子, 美少年露出浅浅的笑容。

    “这里很好。”他亲了亲白曦的眼睛轻声说道, “因为这里有你。”

    他并不是喜欢住在山谷里。

    而是除了山谷, 也没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

    如果白曦有居住的居所,他愿意和白曦住在一块儿。

    一边说话,少年一边拿起了自己面前的背篓放在白曦的面前小声说道,“我本来想要送你师尊人参灵芝,可是……”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在白曦眼角微微抽搐的扭曲表情里垂目轻声说道,“可是岳父大人如今已经阳火很足。若是不及时阴阳调和,就不合适再服用补药了。”这些补药其实都是给人家身体亏空的人吃的。可是魔教教主,那少年一看憋的呀,印堂发亮,简直憋得气血沸腾,明显再补下去会出大乱子的。

    医者仁心,他觉得得好好儿帮助一下自家岳父。

    “所以你送了那只老母鸡?”

    “它吃了许多的草药,不过身体里残存的不多,正合适给岳父尝尝味道。”

    “我记得你最喜欢吃鸡了。”白曦有些感慨地说道。

    “没关系。有你就够了。”

    白曦嘴角抽搐起来。

    什么意思?

    因为有了她,所以鸡都可以不吃了?

    那绝对是在真爱啊!

    妖女姑娘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一下自家美少年的心目中自己的地位竟然超过了老母鸡,应了一声就准备上床休息。时隔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才回到了自己的闺房,不由感到这闺房亲切无比,就连床都软乎乎香喷喷的。

    她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滚,就见床边少年解开了自己的外衫,很习惯地跟着自己爬上了床。白曦就抱着被子,默默地给少年让开了位置,叫他可以和自己并肩躺在一块儿。

    这真是奇妙的感觉。

    白曦恍惚地觉得,这大概是她最快竟然和人同床共枕的世界。

    “睡吧。”她见少年把脸转过来看着自己,温和地说道。

    阿竹想了想,侧身,把白曦抱在自己的怀里。

    “我觉得很熟悉。”

    “熟悉?”

    “你在我怀里的感觉很熟悉,很契合,真是奇怪,就仿佛你本应该就在我的怀里。”他似乎困了,将脸埋进白曦的颈窝轻声说道,“我觉得不能放开你不管。本来我应该讨厌你,因为你抢了我的家。可是看见你受伤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难过。”他喃喃地说了几句话,就不再吭声,安静地睡着了。他睡着的样子很怪,很安分,不会跟其他人一样霸占整个床铺,而是安安静静地侧身睡觉,却始终把白曦揽在自己的怀里。

    白曦默默地听着,反手也抱住了少年的腰肢。

    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

    总是这样。

    总是他先认出她,然后陪伴在她的身边。

    他会忘记每一个世界,可是却总是会第一时间,哪怕忘记了一切却依旧凭借本能来到她的身边。

    她觉得自己的心里难受又惶恐。

    她不知道自己和身边的爱人会一直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什么时候。

    她只是天道的一个小小的执行者,为了这些小世界的一些人的愿望来到这个世界,可是她并不属于这些世界,

    她属于的是她本来就存在的那个真实的世界。可是真实的世界里却没有自己的爱人。他在这些小世界里追逐自己,然后一次一次来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以后呢?当她无法再有资格成为天道系统的执行人,她就不可能再进入这些小世界,到时候她的爱人会找不到她的。

    她也会失去自己唯一的爱人。

    白曦不愿去想很后来的事。

    可是她却无法再像从前一样今朝有酒今朝醉。

    或许舍不得爱人的是她才对。

    或许一直希望这段爱情一直一直都在的也是她才对。

    可是她没有办法。

    “阿竹,我真喜欢你。”她把自己靠近了这个少年的怀里,听着他安静的呼吸声,眼睛里要努力忍耐才可以不要流眼泪。这样幸福的相遇和重逢,可是他却是在真实的那个世界里不存在的。

    她已经没有办法再爱上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回到现实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他,又怎么会幸福呢?白曦举棋不定,忍不住戳了戳在小黑屋装死的两只系统轻声问道:“有没有办法叫阿竹离开这个世界?”

    灵灵八:“什么意思?”

    这或许是违规的,可是白曦还是想要试一试。

    白曦:“我能带阿竹回到现实世界么?”

    灵灵八:“你爱上他了?”

    白曦:“我很爱他。”

    灵灵八:“不管他回到现实会变成什么样子?”它看起来很高兴了。

    零零发都已经弹冠相庆恨不能和灵灵八抱头痛哭:“你这终于真爱了啊!”

    它幸福地开始憧憬。

    虽然零零发大人在系统届已经恶名昭彰,可是那个什么,凭借这一波儿,混个年度十佳红娘系统也是可以的么。

    别以为零零发大人没有上进心,人家也是积极地希望成为优秀系统来的。

    白曦:“他真的能出现在现实世界里?!”

    她的声音多了几分惊喜。

    灵灵八:“能!”

    零零发:“他本来就在……”

    然而就在它说出这掷地有声,令白曦震惊高兴地听着零零发似乎要交待自家爱人在现实世界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就听见两声惨叫,眼前的两只光团霍然消失。

    仿佛是一眨眼的事情,这两颗方才还在咿咿呀呀的光团就消失不见,之后白曦再也无法和她的系统联络上。白曦怔忡地看了眼前空荡荡的一片,许久之后只觉得浑身冰凉。她知道自己和两只系统必然触犯了天道的某种条例。

    所以灵灵八和零零发才会被排斥出了这个小世界。

    可是触犯了什么?

    她不会也出了这个世界也被送去蹲局子吧?

    蹲局子白曦不害怕,可是她就想再见两只系统一面。

    起码把阿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告诉她啊!

    她郁闷死了,又胆战心惊唯恐天道继续处罚自己,因此讷讷地在阿竹并不强壮,甚至有些单薄的怀里缩成一团伪装一只死狸猫。她战战兢兢地等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惩罚,不由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却不敢再继续试探天道的底线,把自己的头靠在少年的怀里睡了。

    这一觉睡得并不大踏实,白曦觉得自己有些疲惫,然而看见阿竹精神不错地从床上爬起来,她也跟着起身。

    “你再睡一会儿。”少年把白曦压在床上,起身去背篓里取出一些草药来捣碎,来给白曦换药。

    他垂目,侧坐在白曦的床边掀开她的红衣,露出大片雪白柔嫩的小腹。

    这是非常冲击男人眼球的美景,然而少年看起来却无动于衷,很温柔地抬手摸了摸白曦还带一点红色的伤疤。

    白曦被摸得一激灵,顿时呼吸急促起来。

    少年修长微冷的手指拂过她的小腹,她一瞬间面红耳赤。

    “还疼么?”少年柔和地问道。

    白曦哼哼了一声,摇头没有说话。

    “你这一刀,来日要叫那人十倍奉还。”少年温和地一边说,一边将碧绿清凉的草药盖在她的伤口上,又拿干净的绷带给白曦缠好了伤口,这才看着白曦雪白的腰肢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他伸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腰肢,修长的手沿着腰间的线条慢慢逡巡,白曦顿时心烦意乱,露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把裙子给扯下盖住自己的小腹冷哼了一声说道,“好了!我们该去见师尊了!”

    白曦:“那个什么……其实摸得还是很舒服的。”

    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垃圾系统回应她了。

    白曦黯然了一下,又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偷偷抬头看了看头上的青天。

    她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想要小小地违规一下竟然都能被天道给观察到。

    一想到天道传闻中的所谓的惩罚,据说把万年大妖都给雷劈成了烤肉串儿,白曦默默地想了想自己的小身子板儿,想想自己美丽的雪白皮毛,又想了想自己的尾巴耳朵的……

    算了,等回头去局子里看望两只系统,把阿竹的情况问出来好了。

    没有系统在身边的日子叫白曦真的很不习惯,她别扭地和阿竹走在一块儿,一块儿走出了自己的院落。

    作为魔教教主最宠爱的弟子,她的院落自然就在教主大人的宫殿旁,同是在山顶,向下看去风景十分怡人。这才是魔教真正的大本营,如果说繁华的城镇之中是魔教中人玩耍的地方,那么这山顶就是魔教的根基。巍峨广阔的殿宇无数,一直盖到了山腰,是魔教教主还有魔教的所有护法做事还有休息的地方。

    最山顶的巨大的宫殿,华丽而奢侈,繁花似锦,就是魔教教主的居所。

    这里守卫森严,令行禁止,如果不是有白曦带路,阿竹是不可能上到山顶的。

    看见白曦拉着阿竹走过来,守卫在大殿两旁的两个魔教弟子急忙上前行礼,并且充满了敬畏地看着白曦。

    这位魔教教主的高徒,那可是在天山派绝世剑客剑下屡次逃生,魔教小辈中的第一人。

    天山剑客举世无双,那是武林之中数一数二的强者,白曦却能够安然遁走,可见她的实力。

    迎着这两个弟子敬佩的目光,白曦毫不心虚,嫣然一笑,对他们微微颔首。

    心虚个啥。

    能走后门儿同样是一种实力!

    妖女姑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仰着自己娇艳妩媚的脸,和自家笑眯眯很乖很乖的美少年一块儿进了山顶。

    站在山顶,白曦就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巨大的宫殿还有附属的无数的偏殿感慨无比了。

    “想当初师尊大兴土木将这山顶建筑了无数的偏殿行宫,本是想要将偏殿填满美人,随时临幸。”教主大人想得挺美的,美滋滋地在成为教主之后就奢侈了一把,给自家建了好大的后宅,想着凭借教主大人的风流俊美,那不得红颜知己无数,都想成为他的后宫啊?

    愿望很美好,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给美人们赎身的银子花去了不少,可是教主大人的后宫却依旧空虚,倒是手里积攒了一大把好人卡。

    不过白曦本以为教主大人虽然惨,可是总是泡在青楼,总是能浪回来的。

    然而如今却……

    白曦的目光就很复杂了。

    她一瞬间就想到,也不知道那位原主曾经撞见过,几招就被摁着脑袋往死里打;拼命逃脱的那位她师尊的好朋友天山剑客有没有也是这样悲剧。

    好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那啥啥的话……

    她师尊和那位天山派掌门友谊那样深厚,想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妖女姑娘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大秘密。

    她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突然觉得自己性命堪忧。

    “怎么了?”阿竹伸手搭在白曦的肩膀上温柔地问道,“冷么?”还没等白曦摇头,他就靠过来,从白曦的身后把红衣美人给拥抱在了怀里,柔和地说道,“抱抱就不冷了。”他把她完全抱在自己的怀里,下颚抵在白曦的肩膀上,小狗儿一样蹭她的脸,雪白的脸颊彼此相互摩挲,白曦也觉得心里一片柔软快乐,和美少年耳鬓厮磨,简直都不想去见她家师尊了。

    不过,她觉得自己和阿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彼此靠在一块儿。

    就不像是铭峥。

    那家伙一副“发乎情止乎礼”的蠢样儿,都和原主私奔住在一块儿了,竟然他们彼此最接近的一次距离还是他给了白曦一刀那一次。

    不然平常他都会离原主一尺远,自认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或许正人君子都是这样有礼。

    可是白曦却觉得,自己一定不喜欢那样的正人君子。

    她就喜欢阿竹这样儿亲亲抱抱的。

    “见了师尊,不要说元阳的事儿啊。”她压低了声音再次和自家美少年叮嘱了一下,见少年依旧乖乖软软地答应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湿漉漉的,明亮清澈,顿时不舍地又蹭了蹭他的脸颊,这才叹了一口气,握着他的手走进了大殿。

    大殿里充斥着沁人心扉的香料的味道,白曦嗅了只觉得心旷神怡,阿竹见她似乎喜欢香料,便默默地记下,和白曦一块儿走到了大殿正中。

    此刻,大殿正中正摆着一桌早饭,上首柔软的软塌上,魔教教主正慵懒地靠在软塌上。

    他身上的衣襟散乱,腰带不翼而飞,长发垂落在地上,一双泛着桃花的眼风情万种,俊美的脸上带着男人才能明白的餍足与懒散。

    “你们来了。”他的声音还带着充满了魅力的嘶哑,就仿佛是满足过后的奢靡的味道。

    白曦沉默了,侧头看了看阿竹。

    美少年对她一笑,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

    白曦嘴角抽搐了。

    她忍耐着不要露出扭曲的表情,坐在了她师尊的面前,恭敬地请安了一下,垂头没去问她师尊昨晚过得怎么样。

    太惨了,真是不忍心再问下去。

    妖女也是有师徒爱的好么?

    只是见她垂头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俊美的男人却用修长优美的手抹了抹自己嫣红的薄唇,带着几分意犹未尽。

    “真不愧是如今金陵城身价最高的姐妹花,一双尤物,销魂无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