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8.妖女(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母鸡很肥。

    一看就是饲养得很用心。

    会把这么肥嘟嘟的老母鸡拿给自己,也是有心了。

    风流俊美叱咤一方的一代魔教教主, 坐在如花美眷的怀中, 和老母鸡对了一个眼神。

    棒棒的。

    “你……有心了。”

    销魂窟里, 脂粉香气, 细语轻声, 美貌佳人……突然冒出一只如此接地气的老母鸡, 教主大人受到了深深的触动。

    这么接地气的小少年, 能被徒弟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里骗出来, 也是有心了。

    “岳父。”阿竹依旧在微笑,把五花大绑的老母鸡往教主大人的面前推了推。

    教主大人拿宝剑杀人放火,给美人画眉从不手软的一双优美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放在桌子上吧。”他露出了从容的微笑, 仿佛完全没有被这样一只老母鸡打败, 然而白曦却已经感动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侧头看着露出恬静笑容的少年恨不能热泪盈眶了,红着眼眶说道,“阿竹,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舍得把它送给师尊。”这老母鸡可是阿竹心坎儿上的尖尖儿,每天阿竹都要亲自挑选草药来喂它, 且爱护得天天洗澡,据说这样养大的味道会非常好吃。

    她知道阿竹非常喜欢吃鸡。

    看看山谷里竹屋外悬挂的那无数的山鸡就知道了。

    什么人参鹿茸山珍海味, 白曦知道, 在阿竹的心里, 一切都比不上这只老母鸡。

    可是他却舍得给了自己的师尊。

    “因为是要送给岳父, 一定要送自己最心爱的。因为阿曦你是师尊最心爱的弟子, 也是我最心爱的妻子。我什么都愿意为你付出的。”少年把老母鸡放在桌子上,一个妩媚多情的美人就僵硬地对上了老母鸡的绿豆眼,一瞬间都觉得这不是红袖招,而是母鸡窝了。她顿时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放,有些紧张地看着靠在自己怀中的俊美的男人。

    华服男子摸着自己光洁的下颚,看着面前一唱一和的这两个小王八蛋陷入了人生的思考。

    这是来搞笑的吧?

    “阿曦,这是你的夫君?我怎么不知道?你竟然不与我说一声!”教主大人都要气死了。

    真是女生外向啊。

    才嫁了人,给师尊吃一只老母鸡都要痛哭流涕。

    还对得起他偷偷塞给她的金叶子么?

    “我不是给师尊带回来了么。”白曦一扭柔软的小蛮腰,顿时小腹那个疼啊,再一次问候了一下铭峥的十八代的祖宗,这才坐在一旁,摆出了一个妩媚的姿态来。

    她生□□美,目光扫过这房中的美人觉得都不及自己美貌多情,这才满意了,拉着阿竹的手挑眉说道,“阿竹真的很好的师尊,他待人真诚,体贴温柔,善良单纯,这天下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比阿竹还可爱的夫君了。”

    教主大人觉得爱徒这滤镜有点儿厚啊。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么说,你就是为了他这么久不见踪影?”提起这个,俊美的男人就很生气了,他非常生气弟子这一次一言不合就玩儿失踪,为了寻找自己这个突然消失了的弟子,他已经命很多的魔教中人离开了金陵城前往各处暗中查探,却没有查探到白曦的消息,仿佛这个孩子凭空失踪了一样。他就不提自己多担心了,每天看似风流,实则天天这是睡不着觉啊!

    见白曦没心没肺的,教主大人恨不能把老母鸡丢她头上去。

    不过看见弟子平安无恙,他一双多情的眼里闪动着潋滟的光彩。

    “喝杯酒。”他抬了抬下颚,优雅地说道,“这是桃花酒,醇香绵软,十分合适你这样的女子喝。”

    他也举杯,修长的手压在碧青色的酒盏上,仰头将杯中的桃花酒一饮而尽。

    白曦先看了看阿竹。

    “你先和阿竹说句话呀。”

    “你!”

    教主大人气死了,绝对不承认自己小嫉妒晾着这个有福气的小子,只是此刻叫白曦给逼的……唯恐这弟子再带着美少年失踪,他忍耐着心里的不高兴看着少年,见这少年眉目俊秀柔和,微微一笑,清雅单纯的气息扑面而来,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心计要拐走自己弟子的那种贼子。不由迟疑了一下微微颔首说道,“生得很好,为人也很有礼。”多么有礼的少年,还知道给岳父送礼。

    他的目光又看了一眼正瞪圆了豆子眼看着自己的老母鸡。

    看起来……的确非常好吃的样子……

    “还有呢?”白曦觉得没够儿,还兴致勃勃地问道。

    教主翻了一个白眼儿,哼了一声。

    “只要是你喜欢的男人,怎样都好。”他招手叫少年走到自己的面前问道,“你习武么?”他的手压在了阿竹的手腕上,片刻之后突然疑惑地哼了一声,又垂目谨慎地搭着他的手腕许久,这才推开了阿竹一些上上下下地打量他,摇头说道,“可惜了。”

    见美少年依旧微微侧头看着自己微笑,柔和如同山林间的清风,他轻声说道,“你的根骨极好,是习武的材料。只可惜如今年长耽误了。你多大了?”

    “十七。”阿竹看起来对不能习武并不在意。

    “阿竹可厉害了,他是神医,比只知道舞刀弄枪强多了。”

    “你也是舞刀弄枪的!”教主大人好受伤啊。

    嫁出去的女儿真是泼出去的水。

    这怎么可以这样嫁了人就心里没了师尊呢?

    还是自己身边的软玉温香最好了。

    他含恨瞪了笑嘻嘻的弟子一眼,见虽然阿竹身上的衣裳大多并不简陋,可是看那小模样儿就是没什么钱的,必然不是什么大门派大山庄的弟子。

    不过魔教中人也不大在意门第,只要别是正道里某些满嘴仁义道德其实坏事做绝的伪君子就行。教主大人对美少年的脸很满意,想了想若是他们成亲之后,那生下的团子得多么可爱,顿时荡漾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对白曦微微颔首说道,“你眼光不错。”

    白曦心说她眼光可坏了。

    那不看上个渣男么。

    “可不是阿竹撺掇我失踪的。”唯恐师尊把自家美少年给想象成那样心怀叵测有心计的人,白曦急忙说道。

    “那你还自己躲起来的?”男人哼了一声。

    白曦迟疑了一下,怯生生地摇了摇头。

    她今年才十六岁,虽然美貌妖娆,妖艳风流,然而其实内心还是畏惧自家师尊,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的。

    “我……”她扭了扭自己雪白的手指,见阿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侧头安静地看着自己,顿时鼓足了勇气小声说道,“我是被阿竹给救了,不然师尊恐怕再也看不到我。”

    “什么意思?”俊美的男人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美人们便识趣地起身走了。

    见婀娜的美人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他这才收回目光急忙问道,“你遇到谁了?难道是……”他一边撑着自己的额头想了几个武林之中成名已久的正道大侠,见白曦还是摇头,不由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除了这几个,武林中虽然还有比你武功高的,却会忌惮我的威势不会对你下杀手。你怎么会……”他这才看出白曦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明显失血过多,脸色微微一变,啪地拍了一下面前的小案。

    “叫我知道是谁,我决不饶他!”他疾言厉色,眼前的小案应声而碎。

    白曦觉得心里酸酸的,抽了抽自己的鼻子,露出几分女孩子特有的委屈。

    “是天山派的铭峥。”

    “天山派?”天山派可是武林正道的大门派,可是魔教家主突然皱了皱眉。

    “不应该啊。”他低声说道。

    “为什么不应该?”白曦可不知道这里头有什么问题,急忙问道。

    一个是魔教,一个是正道,那遇见了往死里掐难道还有什么不对?

    “我与天山派掌门虽然正魔对立,可也算是棋逢对手惺惺相惜。”俊美的男人一双眼睛里透着几分冰冷,轻声说道,“他知道你是我的爱徒,所以若是他的门下,应该不会对你下杀手。”

    他说的这件事,原主都不知道,更遑论白曦。不过白曦顿时就想到上一世的时候,原主在和铭峥定情之前,的确也遇到过几次天山派的掌门,虽然也被像模像样儿地追杀了几里地什么的,可是最后却都能够全身而退。

    她用力张大了眼睛。

    “你们两个……”

    “都是男人,不过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你都在想什么。”一看这死丫头的眼睛就知道她没想好事。

    “师尊,你是在自己吹捧你自己吧?”还英雄惜英雄……自己夸自己真的合适么?白曦眨了眨眼睛。

    “闭嘴!”教主大人恼羞成怒了,拍了一下面前,发现小案碎了,连老母鸡都七荤八素地摔在小案的碎片里,一副被摔得昏头涨脑的样子,他尴尬地收回手不高兴地说道,“你别说这个,你先跟我说说铭峥是怎么回事。”

    铭峥,他知道啊。天山派掌门的得意弟子,天山派的大弟子,那个什么……看在那家伙放过过自己的弟子,所以他也曾经对铭峥手下留情过。这武林不都是这样儿么,嘴上喊除魔卫道喊得欢,背地里大家各自给点儿面子抬一抬彼此的心肝儿肉,不是挺默契的么。

    白曦有屡次从天山剑客手中逃脱,机敏无双武功精妙的美名。

    铭峥有面对魔教教主依旧不改正义挺身而出,魔威之前半步不退的好话。

    怎么反倒他们之间起了冲突?

    “必定都是铭峥的错!”护短的教主大人冷冷地说道,并决定给英雄惜英雄的天山派掌门写抗议信。

    不然下次不带他偷偷儿去喝花酒了。

    “可不都是他的错么。”白曦有气无力地靠在自家美少年的身上哼哼了两声说道,“你徒弟可是叫他骗惨了,差点儿被骗财骗色啊。”

    见教主大人霍然看向自己,她撇了撇嘴角就把自己如何如何与铭峥定情,如何如何两个人决定不在意正魔之争隐居竹林,谁知道正做梦呢就叫王八蛋给了自己一刀差点儿赔上自己的小命。白曦本来就是一个很会告状的人,这就跟挨了欺负必然要告家长一样。

    她气呼呼地说完,她师尊那张总是漫不经心的脸上慢慢地布满了冰霜。

    那一瞬间,轻浮还有散漫消散,白曦觉得自己当真见到了十分强势的一位魔教教主。

    魔威淘天也不为过。

    他的眼落在白曦的身上,那一瞬间的冰冷杀机,叫白曦都不敢动弹了。

    阿竹就在一旁轻轻地给她顺心口。

    “当然,我,我也没吃亏。”她师尊的表情和气势太可怕了,白曦瑟瑟发抖,就跟可怜的小鸡仔儿似的小声说道,“我可是师尊你教导出来的弟子,怎么可能吃亏呢?他给了我一刀,我也捅了他一刀,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废了半条命。总之这件事还是他们更害怕,若是揭穿我曾经和他之间的这段过往,我一个万人唾弃的妖女怕什么啊?反正名声本来就不怎么样。反倒是他,竟然心仪妖女背离正道,就要身败名裂。”

    这一世,再也没有魔教教主掀起正魔之争,成全铭峥的英名。

    白曦顿了顿,见自家师尊身上的华衣都在微微颤动,急忙安慰他说道,“我这不是没事么。而且师尊,这件事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事,不要牵扯整个魔教。”

    她不想叫眼前这个看似笑嘻嘻的俊美青年再次掀起争斗,闹得血雨腥风。上一世他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弟子,所以宁愿武林陷入大乱,希望一切美好都随着原主的死去一块儿陪葬,可是她这一世却不想牵连旁人了。

    她也不希望再看到上一世那样,她的师尊因为被正道围攻元气大伤,几乎丧命。

    白曦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起身坐到了男人的身边,把手压在他冰冷的手背上。

    “师尊,我还活着,这不是很好了么?而且,自己的仇自己报,我不爱带别人玩儿。”她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我也相信我自己的武功,再见这王八蛋,必然一刀了结了他。”

    她忙着安慰自家受创的师尊,一旁,阿竹歪头看了一会儿他们师徒情深,也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容乖巧地说道,“我会帮助阿曦。”他白白净净乖乖巧巧,魔教教主就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又不会武功。”

    “可是我会下毒。”美少年善良地说道,“毒死也可以的吧?”

    ……魔教教主瞪着这个口口声声要毒死人的美少年不说话了。

    “阿竹很会下毒的,想当初也差点儿毒死我来的。”看见师尊的嘴角抽搐了,白曦急忙说道,“不过他现在爱上我了,一心一意救了我。师尊你想,这是救命之恩,我不以身相许好意思么。”

    她眨了眨自己妩媚的眼睛,露出几分狡黠,魔教教主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微微点头。见他默认了,白曦顿时大喜,急忙从他身边站起来笑眯眯地说道,“总之,我是来给师尊你报平安的。这天色晚了,是不是不要打搅师尊的良宵苦短了?”

    她在这儿多碍事儿啊。

    明显她家师尊今晚又要浪里浪气的和姐妹花儿一块儿缠绵悱恻了。

    打小儿就看着自家师尊风流快活,常常来青楼消费睡遍了有美名的花魁们的白曦觉得这完全不算事儿了。

    她家师尊这么俊美,睡一夜还不定是谁更划算呢。

    她一边想着自己的小心思,一边脸上露出一个坏笑来,非常妖女了。

    完全没有一点儿羞涩的好么?

    俊美的男人靠在一旁的软塌上,挑眉看着自己的弟子,见她的确没有被铭峥那小混蛋给伤害到,脸色微微缓和。

    他看向阿竹的目光简直慈爱得恨不能滴出水来,仿佛什么都愿意给予这美少年。

    当然,花魁什么的就算了,这年头儿傻瓜才会把女婿给带进青楼。

    一想到这里,教主大人顿时紧张起来,摆手露出几分笑意与悠然说道,“那你们先回去。明早……待我春风一度之后,再来问你。”

    他拍了拍手,不多一会儿,两个巧笑婀娜,美若仙子的美人袅袅而来,靠进了他张开的双臂之间娇笑。

    白曦见阿竹专注地,仿佛好奇地看着自家师尊,顿时尴尬了,忙拉着自家美少年出了青楼。

    她径直在夜色里带着阿竹离开金陵城,直奔数里之外的一座巍峨入云的高山,直入山顶,就见一座巨大的殿宇占据了整个山顶,绵延到了半山腰去。

    她熟练地带着美少年回了自己的一个很大华美无比的院落,一边喝水解渴,一边叫阿竹在这里就当做是自己的家。

    “那个我师尊不在青楼逍遥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唯恐单纯乖巧的美少年把魔教教主当老不正经,白曦心虚地解释了一下说道,“他为人真的很正经。”

    心虚的人才会把心虚之处重复两遍!

    美少年反而认真地点了点头,微笑,如同春风一样柔软。

    “你说得对,他真的很正经。”他真挚地说道,“常年混迹青楼,却元阳未泄,坐怀不乱。岳父大人真不愧是柳下惠。”

    有没有泄过元阳,他做神医的,一眼就看得出呢。

    无所遁形。

    白曦一顿,顿时把嘴里的水喷了一地。

    “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