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7.妖女(三)

337.妖女(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晴天霹雳打在魔教妖女的头上。

    白曦恨不能呕一口心头血。

    “我怎么,怎么就成你媳妇儿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 这年头儿想要个媳妇儿这么简单的么?

    嘴里说说就完了?

    看着对自己微笑, 露出洁白牙齿的美少年, 白曦觉得自己更虚弱了。

    “你是我带回来的。”青衣少年似乎不大明白白曦为什么会这样震惊, 抬手又笑眯眯地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柔和地说道, “捡到了, 就是我的。”

    他竟然还一副理直气壮地往白曦的方向凑了凑, 看她瞪圆了一双妩媚的眼, 眼里的笑意更甚,板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垂头继续说道,“救命之恩, 不杀之恩, 捡回你之恩, 这不该以身相许么?”这话真是太没有毛病了,白曦吭哧吭哧地想了一会儿,又迟疑地看这少年。

    她莫名不想拒绝他。

    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如果是换了其他男人敢这样说, 她一定一剑废了。

    可是当这姿容秀丽的青衣少年说着以身相许的话,白曦竟然本能地觉得……也挺好的呢。

    这种莫名的心思一下子就叫白曦警醒了, 她霍然看向这少年,专注地落在他精致的眉眼上, 许久之后, 方才垂下了眼睛轻声说道, “既然这么有恩, 也不是不可以。”

    她咳嗽了一声含糊地说道, “那咱们自我介绍一下啊。我叫白曦,你可以叫我阿曦的。”她顿了顿,看向少年的方向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她一双眼睛泛起了一点涟漪看着自己,少年柔和地说道。“我叫阿竹,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师尊。我师尊已经过世,这里是我和我师尊生活的地方。”

    他又变得乖乖的,来给白曦介绍自己的个人信息了。

    白曦觉得他变得柔软了一点,从一开始少了几分人气,变得接地气了很多。

    “你师尊是做什么的呀?”白曦好奇地问道。

    “他是神医。”阿竹笑眯眯地凑过来。

    白曦觉得和他挨在一块儿心里高兴,想了想,小声含蓄对两只系统哼哼:“我觉得找到了。就是阿竹了!”她觉得阿竹就是自己的爱人,哪怕系统没有提醒,甚至系统们还觉得另一个人才是,可是白曦就是知道身边的少年就是自己应该喜欢的人。她觉得自己变得似乎更加敏锐,甚至在自己对他尚且陌生的时候,灵魂就已经和他亲近,本能地觉得这个世上他最好了。

    “那你也是神医么?”她继续问道。

    “对。”少年依旧乖乖地点头。

    他看见白曦凑过来,眨了眨眼睛,脸微微地红了,探身过去亲了亲白曦的眼角。

    “我真喜欢你。”他轻声说道。

    这么说话简直犯规,白曦的脸更红了。她扭了扭身上穿着的里衣,给少年让开一些地方叫他可以坐到自己的身边,至于什么男女授受不亲……都江湖儿女了不拘小节来的,她觉得魔教妖女也不需要纠结什么男女之间保持距离啥的,更加开心地和他靠在一块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发现我也喜欢你。”这姑娘刚才还为了“媳妇”两个字要死要活的,一转眼就跟人家亲亲热热说情话了,系统们都开眼了。

    垃圾狸猫真是太虚伪了。

    白曦觉得这两只系统是嫉妒自己,也不管它们,反而侧头看阿竹白皙得几乎透明的侧脸。

    “那一个人现在在山谷里很孤单啊。”

    “不孤单。一个人很高兴。”这大概就是古代宅男的神医版了。

    白曦挑眉,“一个人很高兴,你为什么还要讨媳妇儿啦?”她的眼底带着几分狡黠,少年侧头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又生涩地凑过来亲了亲她的眼睛轻声说道,“只想娶你。”

    这句话大大地取悦了白曦,白曦哼哼了两声,拼命掩饰着勾起的嘴角,又偏头压着自己的小腹小声说道,“算了,看在救命之恩的份儿上。那晚上给我做点儿好吃的啊。”这姑娘完美地融入了神医媳妇儿的角色,已经开始颐指气使了。

    阿竹点了点头。

    “给媳妇吃最好的。”他笑眯眯地说道。

    他这样上道,白曦觉得很高兴。

    当天晚上,她果然喝到了最好喝的鸡汤还有药膳,白曦都不敢相信少年那样修长白皙的手竟然会做出这样多的好吃的东西来,心中感慨万千,把自己吃得浑身暖洋洋的。

    她失了血,脸色苍白,手脚冰凉,少年给她炖了很滋补的药膳喝,到了晚上,少年顺势就睡在了白曦的身边,把白曦的手脚都纠缠在自己的身上,看着嘴角抽搐,面对着自己的白曦,月光之下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这样你就不冷了。”

    白曦深深地觉得这少年大概是不是装傻。

    这捡了个媳妇儿当天晚上就要动手动脚,还睡一块儿了是什么意思?

    “阿竹啊,那个什么。”白曦动了动自己的手,觉得自己被少年禁锢住了,无力地垂了垂自己的小脑袋叹了一口气,诚恳地说道,“我是不介意嫁给你的。你看,你长的好看,做饭好吃,还会医术。”

    她是真的觉出少年的医术高明了,明明不过是才过去一天,可是伤口却已经痒痒的,仿佛开始愈合。这是非常罕见的医术,白曦从未在江湖之中听说过这样的一号人物,可是却知道,若是少年真的愿意亮出自己的名号来,他一定很快就可以在武林之中成名。

    江湖人杀来杀去的,当然是最喜欢结交神医了。

    其实白曦这个魔教圣女名头不小,大部分都是因魔教教主的名头大,她得了魔教教主的真传,武功很高,在年轻人之中算得上是佼佼者,可是在武林那么多前辈面前不大够看。

    算是个魔二代。

    不过阿竹的本事却是实打实的。

    “你已经嫁给我了。”阿竹纠正。

    白曦沉默了一下。

    “对,我已经嫁给你了。”天知道她什么时候嫁给他了,这美少年非常执着啊,白曦继续叹气。

    “既然这样,我得通知我师尊知道。”她顿了顿对安静地躺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的少年小声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江湖上出现了,师尊一定非常担心我的安危。更何况嫁人这样大的事,师尊是我唯一的长辈,如我的父亲一样,我想叫他知道,得到他的祝福。”她认认真真地说着,少年就安静地听着,当白曦说完所有的话,少年才开口轻声问道,“你想要离开这里?”

    “我这不是始乱终弃啊。”白曦急忙说道,“就是如果我不出现,我师尊恐怕就要和正道打起来了。”

    上一世就是如此。

    魔教教主找原主找得掀翻了整个武林,可是爱徒却杳无音讯,他虽然没有证据,可是却直觉原主或许已经死了,并且死在了正道不知名的混账手里。

    于是他撕碎了武林已经勉强维持了百年的太平。

    魔教与正道的战争顿时爆发,并且延续了很多年。

    白曦觉得有点心疼自己的师尊。

    他一生就只有原主这一个弟子,把原主从幼年养大,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女儿,自己唯一的家人。他曾经把这世间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原主,可是突然有一天原主不知所踪,彻底地消失了痕迹,把他一个人留在了魔教之中,接受魔教中人的爱戴,可是却身边很寂寞凄凉。白曦不知道他在终于死心,不得不承认原主已经死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之后,有没有再去收养一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弟子。

    可是白曦觉得,虽然原主被铭峥一刀杀死非常可怜,然而她对自己师尊做的事真的非常过分。

    她为了爱情,抛弃了从小庇护她爱护她的师长。

    哪怕原主留书出走,白曦都不会觉得原主很过分。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留下,任性地直接消失,叫她的师尊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否平安,日夜为她提心吊胆,不知道她究竟是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幸福地生活,还是被坏人抓住囚禁伤害折磨,或者被正道杀死,尸骨无存。她不知道自己一点音讯没有留下叫自己的师尊日夜经历着怎样的恐慌还有折磨,可是白曦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懂得她师尊会是怎样的感觉。

    那一定很不好受。

    所以这一世,白曦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任性就叫师尊找不到她了。

    就算是想要和阿竹在一块儿,她也想叫师尊知道只的行踪。

    “好。”阿竹轻轻地说道。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白曦隐约嗅到草药香气之下,这少年的身上还带着一点竹香。

    他已经脱了青色的外衫,同样只穿着雪白的里衣,里衣因方才的挣动散开,露出少年瘦弱精致的锁骨还有细腻雪白的皮肤,他的长发如墨,披散在雪白修长的脖颈之间,纤瘦纤细,带着莫名的羸弱的美感。白曦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目光呆呆地看着少年精致的锁骨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不认账的。”这么漂亮的美少年,收下了当然是很好的是不是?她弯起眼睛笑着说道,“我去和师尊说一声,很快就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少年轻声说道。

    “一起去?”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少年很认真地说道。

    白曦就觉得吧……

    这少年很黏人啊。

    外表看不出来的。

    不然之前对铭峥的重伤视而不见,拒绝给他医治的时候多么帅气的呀。她又下意识地吞了吞自己的口水,见少年凑过来,把自己更加亲昵地抱起来,也顺势窝进了他的怀里。

    然而似乎因存了尽早回去见自己师尊的想法,因此白曦喝药变得更加痛快,伤口不过几日就已经好得差不多。她已经能慢慢地走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就看见这的确是一个小山谷,四处都是悬崖峭壁,往上看去,群山苍翠,小小的山谷隐藏在山壁无数茂盛的巨木的遮掩之下,可是却阳光轻而易举地照进来,还有一处小小的泉水。

    说一句世外桃源真的并不夸张。

    这山谷安静得厉害,白曦却觉得自己很喜欢这里。

    有山有水有山谷里的花草树木,还有一些种植的草药还有青菜,几只活蹦乱跳到处觅食的鸡,这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田园生活。

    少年据说还会打猎,竹屋里悬挂的很多的风干的野鸡还有野兔都是少年的作品。

    她已经换上了自己之前穿过的那件大红的衣裳,这件衣裳怎么看怎么妖娆,穿上之后,哪怕是良家美女也顿时狐媚了五颗星。

    白曦很无奈地在泉水旁扭了扭,就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妖艳轻佻了。她看了看自己露在外面的雪白的手臂,再看一看自己红裙之中若隐若现的白嫩的小腿,哼哼了一声,觉得这个形象虽然很妖女,可是真的蛮合适她的审美的。她其实并不喜欢简单的,看起来像是一个好人的衣服。

    摸了摸自己的私房,金叶子还有银票珍珠宝石都在,白曦都塞进自己的怀里,回头,看见少年背着一个小背篓,看着自己露出浅浅的笑容。

    他们今天准备离开这个山谷去找白曦的师尊。

    阿竹自然是与白曦结伴而行的,他收拾好了自己的竹屋,好生关上了门,走过来给白曦露出自己的背篓。

    白曦看了一眼,看见似乎是一些草药就不感兴趣了。

    “下面还有。”少年笑眯眯地叫白曦往下翻翻。

    白曦挑眉,觉得阿竹对自家师尊蛮用心的。

    这样用心,显然也是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原因,她心里高兴,脸上越发艳光四射,摆手说道,“我不看了。我相信你拿给师尊的都是最好的东西。”

    她这样信任他,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白曦的眼睛潋滟生辉。他探身又去亲了亲白曦的眼角,脸上露出笑容点头说道,“都是孝敬你师尊的。”他对白曦伸出手,白曦看着眼前这只修长雪白的手,莫名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伸手笑眯眯地给握住。

    少年微微用力握住自家媳妇儿的手。

    看来死鬼老师说得真的没错。

    孝顺媳妇儿的爹,媳妇儿一定会开心,然后就会对他柔顺指数五颗星。

    那得玩儿命孝顺白曦师尊他老人家了。

    阿竹隐蔽地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家底儿,放开了白曦的手晃晃荡荡背着小背篓回去竹屋,又塞了一些什么,转身跑回白曦的身边,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看起来非常善良。

    白曦一下子感动了,什么都不说了,和阿竹十指相扣,一块儿出山谷。

    阿竹说得不错,这个山谷的确不会别人发现,因为白曦发现山谷的出口竟然是一条长长的山壁之间的隧道,隧道的另一个出口被茂盛的无数的树木遮挡住,就算是被发现,在外表看起来也不过是一条有些狭长的山壁的裂缝。她和阿竹从裂缝里爬出来,又走过了半座山,才重新远远地见到了之前的那个竹林。她依旧离竹林有一段距离,可是和阿竹站在山上往远处看,竹林中的一切都能尽收眼底。

    “这段时间你就看着我们啊?”她侧头对阿竹问道。

    青衣少年点了点头,笑了。

    “真的很烦。”

    “你是真的想毒死我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以前的那个你。”少年认真地说道。

    白曦微微一愣,继而有些心虚,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就是我,为什么分以前还有现在?”

    “不知道。昨天之前的你,我远远看见就很生气,想叫你们消失。可是昨天见到你,我想捡回来当媳妇。”

    少年显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穿越这么一个作弊神器,见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他歪头笑了一下,俊秀的脸上露出几分羞涩轻声说道,“不过那个男人总是更讨厌一点,死不足惜。”他似乎很讨厌铭峥的样子,白曦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带着他径直去找自家的魔教教主师尊。

    教主大人非常好找。

    白曦和少年奔波了几日就到了魔教的大本营金陵城。

    她看了看天色,见已经月满西楼,顿时也不去魔教报道,直接熟练地带着自家纯洁的阿竹往最大的青楼去了。

    到了青楼,她在两个鸨母的点头哈腰里就去了楼上的小雅间,就听见里面传来丝竹管弦优雅的乐曲声,还有女子柔软曼妙的歌声。

    推开门,白曦就看见锦绣绫罗的房间里,一个面带桃花俊美多情的男人正靠在软玉温香之中,嘴角带着浪荡不羁的浅笑,拿着一根笔在一个含笑娇嗔的美人手臂上写下自己的诗句。

    “到底是教主,文采风流,我们姐妹仰慕万分。”一个美丽妩媚的女子在一旁娇笑。

    “本教主乃是魔教第一才子,自然文采风流,举世无双。”俊美的青年慵懒地挑眉。

    白曦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师尊又在浪了。

    “师尊,我回来了!”她快步走过去,唤了一声,见男人惊喜地看向自己,急忙拉过身边的阿竹,“这是阿竹,我的……夫君。”

    红衣少女一句“夫君”,青衣少年的眼睛顿时亮了。

    他心中充斥着被承认了名分的欣喜,看向俊美的华衣美男子更加孺慕了几分,急忙把背篓转到手上,翻找了一下,捧出自己的心意,微微一笑,善良温柔。

    “给岳父补身!”

    俊美多情,优雅风流的华衣男子的目光凝固在了胖嘟嘟五花大绑歪头看他的生物上,沉默了。

    ……老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