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6.妖女(二)

336.妖女(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他真帅。”

    两只系统不吭声了。

    它们陷入到了对统生的怀疑之中。

    这少年和白曦距离很近,白曦看见他埋头处理自己的伤口, 自己甚至能够看到他的发顶, 还有身上一缕很好闻的草药的清苦的气息。

    少年的脸颊白皙剔透, 俊秀非凡, 白曦发誓, 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目光清澈干净的少年人。靠着竹子, 白曦觉得这少年很有趣, 甚至合自己的胃口多了, 虚弱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这王八蛋不是个东西,不救他也挺好的。”她就算是重伤, 可是也笑出了一脸的明媚。

    少年一边往她的伤口上拧着很奇怪的草药汁液, 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他是个王八蛋。你中的是软筋草,不远处的林子里就有。我看见他拔草然后偷偷给你吃了。”

    少年的这句话很简短。

    可是其中的内容太丰富了。

    白曦本来脑海中混沌一片,突然一下子激灵清醒了过来。

    “你亲眼看见了?”这就很古怪了啊。

    如果这少年看见铭峥这王八蛋干坏事儿, 看起来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可是这家伙……之前没提醒原主啊!

    “看见了。他想杀你,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么?”少年抬头对嘴角抽搐的白曦柔和地一笑,温和地说道, “就算他不杀你。我也要毒死你们俩。你们知道你们霸占的这片竹林的主人是我么?真的很烦很讨厌啊。”

    他还充满了感慨的笑容, 目光依旧柔软清澈, 可是白曦就觉得头上冒汗了, 战战兢兢地问道, “你,你是竹林的主人?奇怪了,从前没见过你。你知道的,我们以为这是无主的。如果知道有主人的话,我们不会住在你这里。”

    她觉得少年对自己笑得很恐吓了。

    没准儿这是要救好了自己再毒死她?

    零零发:“你的智商呢?”

    灵灵八深沉思考了一下其中的工作量:“直接毒死不是更简单么?”

    白曦更加深沉了:“谁知道这小子有什么怪癖呢?”

    零零发:“刚才你还说他真帅!”

    白曦仰头顿时呵呵了。

    她不吭声,只觉得伤口处一片清凉,甚至慢慢地消失了剧痛,见少年已经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了很多的绷带,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现在还想毒死我么?”

    少年歪头,目光如同山间清澈的溪流,嘴角的笑容柔软又纯净。

    “不想了。”

    白曦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谢谢你啊。”这年头儿,世风日下,在人家手里捡了一条命真的要谢谢人家的不杀之恩呢。

    不过白曦还是很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想杀我了?”

    少年还带着血迹的雪白的手指点在了白曦的脸颊上,歪头,露出一个秀气单纯的笑容来小声儿说道,“我也不知道。本来□□都给你们准备好,可是我突然不想杀死你了。真是奇怪。”他微冷的指尖儿轻轻地抚摸着白曦细嫩的脸颊,探身过去嗅了嗅,在白曦浑身紧绷地屏住呼吸时,有些委屈地小声说道,“你的伤口裂开了。要放轻松。”他的眼底带着细碎的光线,看着白曦慢慢渗出血迹的伤口。

    白曦口干舌燥。

    说实话,这少年真的很漂亮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秀致美好的少年人,尚且带着不韵世事的天真,又仿佛带着几分纯真的残忍。

    那说起毒死两个人的时候,真的很平和,就仿佛要吃根嫩竹笋似的轻松。

    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有点疼。”

    “他给你吃了软筋草,对你的伤口也不好。”少年对后面已经昏迷过去,血流了一地的铭峥完全没有什么在意的意思,可是却想了想,走到了那个胸口中刀仰面朝天昏迷不醒的青年身边,从他的头发开始一点一点地摸下去,摸到了一些金瓜子,还有几张大额的银票,还有两三个玉佩,头上的白玉发箍,还有一些精致细碎,行走江湖必备的东西,他最后从青年的身上取下他爱若性命的长剑,带着这么多的战利品胜利地回到了白曦的面前。

    “收获很大。”

    白曦就沉默地看着这位不救人家还把人家给搜刮得差点只剩内裤的少年。

    就算是打劫,看起来也很美好呢。

    “恭喜你啊。”她虚弱地说道。

    或许少年真的说对了,她现在还有点想吐……

    白曦的脸色顿时一变,努力地想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发现这两位尚未洞房,毕竟铭峥可是正道弟子,那就算是和妖女私奔了,也恪守着礼义廉耻,怎么能无媒苟合呢?白曦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然这一恶心,万一有了渣男的骨肉可就郁闷死了。那不等于上一世被渣男连孩子都杀了么。

    她心里哼哼了一声,只觉得脑海之中混沌一片,恶心之外,又有几分眩晕。看见少年美滋滋地把战利品都放在他空了一点的背篓里,她不由伸手扶住了他的手臂轻声说道,“这位少侠,我的师尊是魔教教主,今日你救了我,来日我师尊必有重谢!”

    她虽然被少年绑好了伤口,可是这伤口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

    一旦她带着伤口虚弱地出现在江湖,那被正道看见还了得啊?

    有的是人愿意斩妖除魔来的。

    “魔教教主和我有什么关系?”少年微笑起来,柔和地问道。

    白曦实在说不出话来了,努力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

    “我只想救你。”少年柔软地说完这句话,却见眼前红衣妖娆,美艳绝伦的少女一下子就歪在了自己的怀里。他下意识地张开自己纤细的手臂,看着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红衣如火明艳张扬。

    侧头把她的脸埋进自己的颈窝里,他似乎想了想,就露出了一抹纯净善良的笑容,把小背篓转移到了身前背着,就把这个红衣小姑娘给背到了自己的背上。他背着这个轻飘飘很单薄的小姑娘走过血流成河的青年身边,踢了踢,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白曦。

    在先把白曦带回家和先弄死这个青年毁尸灭迹之中,少年选择了前者。

    他背着红衣少女,沿着竹林没有踪迹的一条小路,慢慢地消失在了竹林与大山的尽头。

    山间清澈,溪水潺潺,除了微风吹动竹叶的声音,竹林里什么都没有剩下。

    白曦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很干净清凉的竹床上,竹床很大,她的身子底下盖着厚厚的被子,这是一间竹屋,和原主记忆里他们隐居在竹林里的那栋没有主人看起来很破旧的竹屋完全没有区别,只是多了一些晒干的草药还有很多的悬挂起来的山鸡等物。

    透过了竹屋的小窗子,白曦能听见外面有竹子轻轻拍打石头的清脆的响声,她现在相信原主和铭峥做了不速之客,住了人家的房子了。

    这么一想……似乎少年想要毒死抢自己房子的家伙,完全没毛病啊。

    不过他又救了她……

    白曦就想到上一世的原主。

    这个少年出现的时间非常晚。

    如果是上一世,原主这个时候已经死在了铭峥的手里,并且被他埋葬,王八蛋直接走了。

    若是晚一点,想必铭峥就真的会死在少年的手里也说不定。

    白曦不由有些遗憾。

    她觉得如果原主能挺一段时间,或许就会得救也说不定。

    灵灵八:“不会得救。”

    白曦:“?”

    灵灵八:“你忘记他刚才说的话。就算原主不死,他也会毒死她。”

    白曦:“那他怎么救我了?”

    灵灵八沉默了片刻,谨慎地开口:“大概是……因为遇到的是你吧。”

    它似乎在斟酌什么,又似乎有些后悔这句话,零零发也不吭声了。这个世界两只系统陷入了混乱,开挂的时候它们觉得铭峥真的是太帅了,可是又因为白曦的态度,叫它们实在拿不定主意。

    不过经历过众多世界的系统们狡猾了,绝不会再说出什么指向性的建议,安静地乐呵呵地先恭喜了一下白曦得救,看见白曦身上的衣裳被换掉,穿上了一件雪白的里衣,零零发不怀好意地问白曦:“你觉得谁给你换的衣裳?”

    白曦:“恩公吧。”

    零零发:“……你太平静了点儿吧?”谁家闺女被脱了衣服被人看光光不寻死觅活一下呀?

    命都快没了还想自己的清白呢,白曦顿时呵呵了。

    这垃圾系统的智商不行啊。

    零零发沉默了。

    它觉得自己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你会失去我的我跟你讲。”

    灵灵八在一旁跃跃欲试等待上位。

    两只系统再次滚到了一起开始第二轮争夺宿主的战争。

    白曦的小腹还有强烈的痛感,这两只垃圾系统竟然还在她的面前乌烟瘴气地打架,她面无表情地靠着床头,准备过了这个世界和两只系统一块儿分手,就听见竹屋外传来了清越的脚步声,之后,俊秀清雅的青衣少年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走进门。

    他看见白曦醒了,歪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那一刻就算是青衣素净简单,可是白曦也被这少年的美好冲击到了。她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对少年微微颔首说道,“谢谢你呀。”

    “不用说谢谢的。”少年笑眯眯地走过来,侧坐在她的身边,把汤药递给她。

    草药的清苦的味道冲进了白曦的鼻子里,眉目娇艳欲滴的少女露出了一个艰难的表情。

    原主很怕苦的。

    白曦也觉得自己被影响,变得很怕苦了。

    不然,作为一只为了修炼努力奋战的狸猫精,白曦最不怕的就是草药的苦味儿了。

    她当年最大的理想就是趴在灵药堆儿上,每天都吃灵草吃得饱饱儿的。

    “你怕苦么?”见白曦犹豫着不肯喝药,少年歪头问道。

    “不,不是!”属于妖女最后的倔强叫苍白娇艳的少女激烈地否认,她看着少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目光很专注,急忙转移话题说道,“就是太烫了,凉凉再喝。对了,这是你的家么?很安静啊。”她透过了竹窗往外看去,看见了连绵的青山,仿佛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一处小小的山谷,群山环抱之中的一块小小的世外桃源,没有外界的喧嚣,只有安静,还有到处满眼的绿色。

    “只有我一个人住。”少年柔和地说道。

    “那你的生活来源……”

    “有时候出去卖一根灵芝,就可以换到很多钱。外面的人真的人傻钱多呢。”少年温柔地说道。

    “外面人”吭哧吭哧看着他不说话了。

    她的确很傻很有钱。

    “既然这样……”她也不是缺银子的人,作为魔教教主唯一的爱徒,那身上简直有钱得过分了,亏了谁都不能亏了她呀。魔教家主最担心自己的乖徒儿吃不好穿不暖,在外行走受委屈,因此给原主背了不知多少的金叶子还有银票珠宝。白曦看见竹床的另一侧堆着自己的零零散散的东西,金光闪闪的金叶子还有滚圆滚圆的大颗珍珠。她有些奇怪少年为什么没有收走……看看铭峥吧,少年搜刮得多么干净呀。

    “你救了我的命,还给我用了药,所以我应该给你一些诊金。”

    “你不需要。”少年歪头,拿过白曦手里的汤药,垂头轻轻地吹了起来。

    他此刻看起来又贤惠又温柔,白曦的心都软软的了。

    白曦:“怎么会有这么温柔善良的美少年呢?”

    两只系统的大战瞬间停滞了一下。

    ……这句话先问问铭峥答不答应好么?

    死得骨头都烂了吧?

    白曦顿时想起来了,急忙对抬头,眉眼精致,气质秀雅的青衣少年问道,“那个混蛋呢?”她昏过去了,不知道后来的事,却见少年微微皱了皱眉,轻声说道,“不见了。”他见白曦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自己,安慰地伸手摸了摸白曦的头说道,“我带你回家安顿好,回去想要埋了他的时候,发现他不见了。”他歪头想了想继续说道,“不是自己走掉,因为没有血迹。”

    这么说,是有人带走了铭峥?

    白曦的心里咯噔一声。

    如果铭峥是被正道带走,那很快正道就会为了给铭峥报仇寻找伤害他的凶手。到时候恐怕竹林都会被正道翻过来,或许会祸及这个少年。

    毕竟,沿着竹林能够轻松地找到这个山谷,到时候少年藏匿搭救魔教妖女,在那些宁杀错不放过的正道眼中,恐怕少年也是需要被铲除的小魔头。

    “对不起,我连累你了。”白曦虽然是个魔教妖女,行事一向都肆无忌惮,也从不循规蹈矩做个好人,可是却不愿意牵连无辜的善良的人。她的眼里多了几分急切,挣扎着忍着小腹的剧痛就要起身说道,“我得赶紧走,如果被他们看见你和我在一起,你也会死。”她顿了顿,脸色更加苍白地说道,“不行。你也得离开这里。不然正道找不到我,也会认为你是伤害铭峥的凶手。”

    “先喝药。”

    少年一只秀气精致的手压在白曦的肩膀上,笑眯眯地把汤药递给白曦。

    都这个时候了,他似乎还是不紧不慢,白曦也不怕苦了,把汤药一饮而尽,放下药碗,却见自己的面前多了两块蜜饯。

    她呆呆地转头,看着这个对自己柔软微笑的青衣少年。

    “给,给我的?”她不敢相信地问道。

    少年笑了,明眸皓齿,弯起的眼睛仿佛新月一样。

    “别担心,他们找不到这里。就算找到这里,我也能把他们全都毒死。”他柔和地安慰白曦,白曦明明知道这少年看起来完全没有半点武功非常弱小,却下意识地相信了他。

    她垂头,刚刚张嘴,就见精致的指尖儿捏着蜜饯送入她的口中。蜜饯甜甜的,还有淡淡的花香的味道,显然是很贵的蜜饯,白曦觉得这味道非常熟悉,仿佛是来自都城的商铺才会有这样做工精致的蜜饯,她很感动了。

    这样的蜜饯很少见的,可是少年却舍得给自己吃。

    “很好吃。”她忍不住小声说道。

    “我还有一匣子,都给你吃。”

    白曦顿时为这少年的慷慨有些不好意思了,抹了抹自己的嘴角轻声说道,“虽然你有信心能避开正道,可是我觉得我还是不应该拖累你。”

    “晚上给你炖鸡汤吧?我会炖很好的药膳。”少年还是笑眯眯地说道。

    他这样温柔,白曦觉得受之有愧,急忙说道,“你救了我,我就很感激了。真的。那个什么……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少年看她拒绝自己的好意,眼底不由多了一点笑意与莫名的光彩。

    “没关系。对媳妇好,天经地义的。”

    他温柔地对白曦微笑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脸。

    白曦“哦”了一声,却猛地一个激灵,叫这少年的手搭在脸上,只觉得额头顿时哗哗地冒汗,一脸震惊与惶恐。

    “媳,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