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5.妖女(一)

335.妖女(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疼死了。

    她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小腹,皱眉, 垂头虚弱地连点了自己的几个穴道。

    “王八蛋, 敢捅我!”她还脸色扭曲地用力地踹了那青年几脚。

    英俊如风的青年满脸都是冷汗, 捂着胸口不能呼吸。

    显然, 白曦比他狠多了。

    他只不过是往肚子上招呼,可是白曦这姑娘是直接捅心口啊!

    两只系统沉默了片刻, 挤在一块儿瑟瑟发抖。

    零零发:“你来!”

    灵灵八:“不了。你才是她的专属系统。”

    两只光团挤挤蹭蹭的,时间久了,零零发才战战兢兢地对白曦小声建议:“那个什么,你不救他么?他真帅, 你懂的!”

    它这样的暗示, 叫白曦恍然明白了什么,之后突然眯着眼睛冷冷地说道,“你说他是展恒?不可能。”她断然地说道, “展恒不会做伤害我的事。”只要是她存在在这个身体里,他一定本能地不会伤害她。既然当她的意识清醒过来,对上了这个青年的眼睛, 可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刀,那就说明他不会是自己的爱人。

    她的爱人那么珍惜她, 怎么可能舍得叫她受伤?

    零零发:“可是天道反馈的就是他!”它顾不得暴露自己的一点小秘密了, 急切地劝白曦:“我可是专业的!你要相信我们!”

    它们可是从来都没有出过错的。

    白曦却冷冷地摇了摇头。

    白曦:“他不是。”

    她无论两只系统怎么劝说,就坚定地远离了那个命悬一线的青年。

    对于一个都想要弄死自己的家伙, 白曦一点儿救他的兴趣都没有, 反而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握住了腰间的一把漂亮的长剑。

    她紧张地绷紧了呼吸,唯恐这家伙还有同党,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若是这小子的同伙赶来,自己受了伤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不过她倒是对这出的风景多了几分赞赏。这是大片的竹林,远远的青山绿水格外清幽,寂静之中微风透着淡淡的竹叶的清香,仿佛人间仙境。

    她踉跄了几步,只觉得伤口疼得离开,俯身扯了自己的裙摆,用力地束缚在腰间来止血,看着那个青年目光之中带了几分冰冷。

    她在犹豫要不要弄死这小子。

    口口声声说爱着她,可是却给了她致命的一刀,这一刀完全没有留手,特别是白曦方才还将匕首拔出,这其实叫她的伤口更加严重,恐怕五脏六腑都有破损。

    她的表情杀气腾腾,灵灵八犹豫了一下:“看在他帅的份儿上,你原谅他这一次。”

    白曦冷笑:“帅能顶饭吃么?凭什么帅就可以饶了他?!”

    她不知怎么,突然觉得浑身无力,顿时想到了什么,死死地看着侧身躺在地上,抓住了一根碧绿的竹子,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方向流泪的青年。

    这王八蛋竟然还给她下毒?!

    那青年看着白曦一下子半跪在地上,突然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他似乎对白曦想要杀死自己全无怨恨,英俊又苍白的脸上反而带着几分释然,慢慢地爬向白曦的方向轻声说道,“我没有给你下毒,阿曦。只是一点软筋散。我……”他晶莹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碧绿的竹叶上,痴痴地看着白曦,白曦在他那双漆黑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个穿着红衣,生得异常妖艳,自带妩媚风情的绝色的少女。

    她的红衣如火,却并不热烈,反而带着几分妖娆与魅惑,露出了雪白的一双手臂,上面套着漂亮的金环

    白曦沉默了。

    就算是在武林里,这露出胳膊腿儿的,看起来也不是很安分了。

    “我不怪你,阿曦。能和你死在一起也很好。”青年束发,英俊非常,他背着一柄长剑,眼里露出几分释然,轻声说道,“不管到哪里,我都陪着你。”

    这神经病吧?

    谁说要跟他一起死了?

    白曦气死了,抬脚把这爬过来,在竹林间拖出了长长的血迹的青年一脚踢开,冷笑着慢慢地,艰难地也往远处爬去。

    她中了青年的软筋散,浑身无力,又觉得血流得愈发快了,眼底慢慢地迷糊,嗓子里都是血腥味儿,不得不找到了一根竹子旁靠着,艰难地要求:“把这个世界的信息给我。”

    灵灵八肃然起敬:“都这样了你还坚持工作,我不如你!”作为立志永恒霸占年度十佳系统的有志向的系统,白曦对工作的认真顿时叫灵灵八受到了感动。

    白曦觉得这灵灵八是不是有毒?

    白曦:“死前叫我也死个明白好么亲?!”

    这个世界恐怕是她工作最短的一个世界,马上就要死翘翘了。

    不过死也得当个明白鬼,她总是要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好么?

    才穿来就是爱恨情仇相爱相杀啊?

    灵灵八继续感动,坐在奋力挣扎的零零发的光团上,把资料传递给白曦,顺便科普:“对了,我找了一些资料,你这种情况似乎从前有宿主经历过,应该是有人在暗中出手,左右你的任务。”

    它这些话简直都是废话,白曦懒得听,抖了抖耳朵先把资料给艰难地接受,看了以后就吐血了,嘴角抽搐地说道,“这不就是个开场就死的炮灰么?!”这个世界其实根本就没原主什么事儿,这姑娘就今天死在竹林里了。

    对面的青年名叫铭峥,乃是武林正道天山派的首席大弟子,未来的天山派的掌门,也是武林正道众望所归的年轻一代的领头人,未来的正道魁首。

    他本有着无限的光明的未来,还有正道门下所有弟子的尊重还有憧憬,是正道年轻一代弟子的标杆。

    他有着最美好的前程,只要按部就班地走下去,就可以成为名留正道的传奇。

    可是他却在一次江湖行走的时候,遇到了今生叫他痴狂,甚至忘记一切都想要和她厮守终身的心爱的人。

    那个女孩子名叫白曦,却并没有纯白的性格还有人生,她是魔教的妖女,是武林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之中最年轻的强者。

    她作为魔教之中地位很高,身份卓然的所谓的圣女,成为魔教中人的信仰一样的存在。

    她的师尊是魔教的教主,对她万分宠爱,甚至将自己修炼的武功全都传授给了这个天资卓绝的女孩子。

    他们彼此相爱,然后避开了正道与魔道各自的眼线,躲在了这个人迹罕至,仿佛世外桃源一样的竹林之间,相约一生。

    可是叫铭峥痛苦的是,他深爱自己的恋人,可是却每天都被自己坚守的正义还有责任折磨着。

    他受了天山派还有正道十几年的教养之恩,却没有回报给自己的师门就和魔教的妖女隐居,然后放弃了自己本该坚持的一切的责任,甚至不再牵挂世事,想要忘记一切。

    可是他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么?如果连他的坚守都失去,他还有什么资格自称正道?他在和她一块儿留在竹林之中的日子虽然每天都在微笑,可是却过得并不开心。直到他被自己的良心所累,决定回到天山派去。

    他决定亲手杀死自己心爱的人。

    白曦觉得这家伙有病。

    既然彼此之间没感情了,那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以后见面就是敌人就是。

    亲手杀死信任他的心爱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杀妻证道啊?

    就算要和原主分个你死我活,可是也不该用这样卑鄙的手段。

    在原主以为他爱着自己,沉溺在他的温柔里的时候,他上来就是一刀,还唯恐原主跑掉给她下了软筋散。

    正道大弟子……

    魔道都没有这么恶心了好么?

    白曦觉得自己更想弄死他了。

    可是她仰头靠在了竹子上,急促地喘息了片刻,只觉得自己的思维都模糊了起来。

    她知道这不仅是中了软筋散,还有穴道开始打开,她又开始失血了。唯一叫她感到一点放心的是,这个竹林是他们的秘密的居住地,没有人能够找到,当然也不会有所谓的正义人士再给她这个魔教妖女补上一刀。

    她垂了垂眼睛,继续浏览这个世界的资料,就看见了一位正道魁首的波澜壮阔的一生。他在这里杀死了自己心爱的恋人,把她安葬在了这片温柔宁静的竹海之下,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埋葬着他最后的温情的伤心地。

    他将他曾经的爱恋埋藏在心底谁都不去告诉,回到了天山派,依旧是那个正义光明的天山派大弟子。

    他带着自己的同门还有正道与邪恶的魔教厮杀争斗,几次濒死,奋不顾身,仿佛想要死在这样的争斗里。

    面对魔教的强悍,他也总是冲在第一线,无论是多么危险的地方,他也奋不顾身。

    慢慢的时间过去,他成为了正道之中交口称赞的剑客,在武林拥有着无比辉煌的名声,还有很多很多正道女弟子的暗中的恋慕。

    可是他的心却已经死了,随着自己的爱人的死去永远地死在了那片竹海,他虽然拥有了自己的未婚的妻子,可是却并不爱她,只不过是师命难违,不得不为了正道的联盟约定了这个婚约。可是他看着美丽温柔的未婚的妻子,看着她纯洁的目光还有善良的心,却无比痛苦地发现,他依旧爱着的是那个行事张扬,心狠手辣的魔教妖女。

    这样的心的牵绊整整折磨了他十几年。

    他不愿意成亲,一直都在用各种理由来拖延成亲的时间,直到那个女子为他几乎辜负了韶华。

    作为一个正道的弟子,他心里的正义不能叫他辜负一个苦等自己多年的无辜的女子,因为那同样会对她造成伤害。

    在他三十岁的时候,他来到竹林,在他心爱的女子的墓前痛哭失声,然后决定迎娶深爱自己的未婚妻子。

    如果他不能幸福,那么努力叫另一个女子幸福也是好的。

    或许这是一种救赎,哪怕举案齐眉,可是他也会对他的妻子很好很好,叫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心里,深爱着另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子。

    他不爱她,可是却会对她很好很好,叫她没有遗憾。

    白曦看到这里,和两只系统一块儿沉默了。

    白曦:“恶心么?”

    零零发:“恶心。”

    灵灵八:“嗯。”

    白曦:“他还帅么?”

    两只系统都不吭声了。

    帅个屁!

    零零发却吭哧吭哧:“不应该啊!”话说都这么帅了,不应该拿这么恶心人的人设啊。它突然想到灵灵八刚才的查阅结果,带着几分谨慎地问:“你说,是不是有人故意的?用这么恶心的人设来恶心你,叫你跟他错过啊?话说他不是到最后都深爱你么?”

    这家伙快成亲都还想着原主呢,那明显也算是情真意切了。

    白曦顿时呵呵了:“跟他没什么好错过的。我就实话跟你说,他肯定不是。”

    灵灵八:“为什么?”

    白曦施施然:“展恒是一个宁缺毋滥的男人。”

    她的和她穿梭了众多世界的爱人她知道。

    不会做伤害她的事。

    也不会因为她不在了,就去娶其他的女人。

    这男人五毒俱全,两样儿都占了,白曦就算是闭着眼睛都可以肯定他不是自己的爱人。

    至于为什么两只系统同时收到了反馈……

    白曦:“你为什么也会收到我男人的信息?”

    灵灵八突然装死。

    零零发呵呵了。

    垃圾灵灵八绝对已经被腐蚀了!

    它扭着自己的光团,决定做一个邪恶的系统建议:“那既然不是他,要不要直接干掉?!”胖嘟嘟的光团努力地撺掇白曦干掉这个世界的男主,白曦顿时生出几分兴致,毕竟上一世这货杀了原主,那这辈子她弄死他真是完全没有毛病。

    至于弄死他之后她的心情……好的,既然他曾经把原主给埋在这儿,那她也把他埋在这儿,骨头都烂掉,没有人知道他死在这里也是好的。

    就比如上一世,魔教教主为了自己心爱的小弟子几乎把武林翻过来,疯狂得最后对正道充满了怨恨。

    他认定自己的弟子死在正道的手上,就算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凶手,也可以肯定。

    于是这才是武林正道与魔教在之后很多年里开启了漫长的厮杀的起因。

    不然人家魔教教主过得好好儿的,吃饱了撑的天天跟正道玩儿命。

    白曦心里很意动了,然而她现在还中着软筋散,使不上力气,就默默地闭着眼睛等待。

    白曦:“功德是谁给的。”

    零零发一本正经:“魔教教主。”

    白曦:“……魔教的教主还能有功德啊?”真是开了眼界的了,魔教那不是干坏事儿的地方么?

    零零发一本正经绷不住了,猥琐地笑了两声细窸窸窣窣地凑过来:“据说魔教教主俊美多情,风流浪子,造福了不少花魁什么的,你懂的。”

    白曦嘴角慢慢地抽搐了一下,艰难地在脑海里搜索到了一点信息。

    对了,她家多情风流的教主师尊自称武林护花人……每和一个花魁定情就必然会为花魁赎身之后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千娇百媚的花魁姑娘娇羞地对他说一句“多谢教主。您真是好人”,之后花魁姑娘就会带着自己多年积攒的无数的金银……赎身的银子都有冤大头付了呢,抱着自己的百宝箱投奔美好的明天,或者拉着自家早就约定终身的恋人投奔新生活去了。于是她家师尊就不停地寻觅着,寻觅着……

    解脱了很多命运坎坷的女子,这真的算是大功一件的吧?

    白曦突然心情万分复杂。

    真是没有想到原主师尊的伤心事,反倒成全了她这一世啊。

    白曦艰难开口:“真的难为他了。”解救了那么多的可怜女孩子,竟然没骗来一个教主夫人,这真的是……白长一张好看的脸了。

    灵灵八:“见面之后一定要谢谢他!”

    白曦:“不了吧?”这不是往教主大人的心里撒盐么?还有没有点统性了?

    她觉得这样不好,正在和两只系统交流信息,等着软筋散的效力过去如果能撑得住就直接给那个已经无力地趴在地上血流成河人事不知的混蛋抹脖子,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有人行走在竹林中的轻轻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把白曦给吓坏了,她可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妖女,哪怕是个路人甲,看见她一副妖女造型也得先给她补一刀是不是?她奋力地张开眼睛,却见竹林的另一头,慢慢地走过来一个背着背篓的少年,他生得秀致绝伦,眉眼清澈干净,嘴角带着一点柔软的笑意。

    他走到近处,见到了此地的血迹,目光落在了白曦还有迷迷糊糊张开眼睛的铭峥身上,一双眼柔和得如同春水。

    “这位小哥……”铭峥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开口,虚弱地说道,“我乃天山派弟子,求小哥相救,必有重谢。”

    他说了这句话,又几乎要晕厥过去。

    白曦就见这嘴角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的少年慢慢地走到了铭峥的面前,垂头看了看,却没有理睬,又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他走得近了,白曦嗅到这少年身上传来淡淡的草药的味道。

    她正想要伪装好人,就感到这少年在她的面前蹲下,从背篓里摸出了药材来。

    伤口处传来清凉的感觉,仿佛也不是那么疼了。

    “你救我啊?”白曦觉得草药的气味叫自己精神一振,看着在自己身前忙碌,熟练无比的少年哼笑了一声问道,“不去救正道大侠么?他要死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讥讽。

    少年似乎想了想,笑了。

    “死就死吧,懒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