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4.三生(二十)

334.三生(二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僵尸沐浴在众人感叹的目光里,骄傲地仰着自己的小脑袋。

    展局在一旁捂着半边脸颊, 不然非要笑场不可。

    笑场不行啊。

    那展局冷酷强悍的人设不是就得崩了么。

    他忍得很辛苦, 越发地绷着一张英俊的脸, 抱起了小僵尸就塞进了自己的车里开走。

    尾气喷薄, 展家的众人都默默地给小僵尸点了一根蜡。

    看展局给气的。

    还不知道小姑娘怎么被揍呢。

    结婚还带嫁妆,看不起展局还是怎么地?

    只是展局把车开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冷哼了一声下车走到了后面,打开车门把正在歪头看着自己的小僵尸给推到里面去,自己也坐进了车子里。

    他反手拉上车门,把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小家伙儿压在了座位和车门的小角落里, 慢慢地垂下了自己的头去碰触她冰凉的嘴唇。冰凉的触感在灼热的亲吻接触之中慢慢地变得有了温度, 白曦哼哼唧唧地伸出一双手臂来,见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上,宽厚的肩膀遮蔽住了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光线, 嘟了嘴巴声音嘶哑地说道,“还!要!”

    她现在经常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展恒纵容地又亲了亲。

    她的表情更多了。

    会嘟嘴巴, 做鬼脸儿,还会扭着自己的小嘴巴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来。

    “以后在他们面前绷着脸。”展恒声音嘶哑地又亲了亲她。

    白曦茫然地点头。

    “你的表情只有我能见到。”霸道展局充满了独占欲地说道。

    白曦想了想, 讨价还价, 竖起了自己一根白生生的小指头,“亲……两下!”亲两下就同意, 展局当然不会拒绝, 又垂了了自己的头。

    他正在与自己心爱的小姑娘耳鬓厮磨, 就听见这个叫自己心血沸腾的小姑娘突然揪住了他的衣裳小声哼哼问道,“车,震?”这是不是就叫车震了?小僵尸用纯洁的目光看着自家道士,黑心道士沉默了一下,嘴角微微一抽,咳了一声含糊地说道,“大概吧。”

    垃圾僵尸还不把双修秘籍给他!

    莫非是想被茅山道士斩妖除魔?

    “爱你!”小僵尸扑进了他的怀里,小狗儿一样蹭来蹭去。

    她发现只要熏染上展恒的温度,自己的身体就会变得柔软,而不是像是冰一样僵硬。这或许是妖怪们都贪恋人类的体温自然会拥有的一种本能,没有任何一个妖怪能够抗拒人类的体温。她把正微微愣神儿的男人给掀翻在了车子里,爬上去把自己的身体都环绕在他的身上,幸福地把自己的耳朵靠在他的心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觉得自己也变得鲜活了起来。

    这个黑心道士是属于她的,谁也抢不走。

    “我的!”她哼哼了两声得意地叫道。

    小僵尸多能耐呀。

    一出手就迷住了一个茅山道士,那狐媚指数五颗星!

    展恒无奈地抬起手来,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然而唯恐这一会儿真的被路人给拍个视频发到网上去来一个展局的车震视频什么的,他还是不舍地推开了小僵尸,回去开车开回了展家的聚集区。

    他已经准备和白曦结婚,所以正准备带着白曦回自己的别墅,因为白曦喜欢展夫人和展平喜欢得不得了,展局捏着鼻子搬到了距离这别墅不远的另一个小别墅里去。今天他就准备把白曦为数不多的一些东西带着去自己的别墅。

    刚刚走到门口,他就见到本应该在医院的展父,脸上裹得跟木乃伊似的,正站在展夫人别墅的门口苦苦央求她开门。

    他后悔了,想要回到从前的家里来,享受家庭的温暖。

    当私生子给予他致命的打击之后,男人终于想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眼底充满了明亮的光彩嫁给他,和他约定要好好儿做夫妻,好好儿幸福地生活。

    她曾经对他多么好,哪怕性格娇纵强硬一些,可是却总是在他的面前露出最好看的笑容。

    可是当她捧着自己的肚子憧憬一家三口的幸福却被他残忍的打破,她脸上的表情就从此成为讥讽与嘲笑,成了满不在意。

    他真的后悔了,所以……

    别墅的门突然打开,走出了一个有点儿尴尬的非常清隽斯文的高挑男人,他看起来书卷气十足,带着金丝边眼睛,面容安详宁何,显然不擅长吵架,在展父目瞪口呆里不好意思地走到他的面前有些抱歉地说道,“请不要大声喧哗好么?她睡着了。这个……”他动了动嘴角,却鼓足了勇气认真地说道,“我们正在交往。我知道你,你是她的前夫。不过既然你们已经离婚,请不要再来骚扰她,不然我会报警的。”

    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强硬的人,可是却拦着展父,叫他赶紧离开。

    “你是谁!?”展父震惊了。

    他才和妻子离婚多久,这么快妻子就有了男人?

    “我们正在谈恋爱。”男人更加好脾气地说道,“真的谢谢你愿意放她自由。既然你们已经没有感情,你耽误的就是她的宝贵的美好的青春了。”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仰头看天小声儿说道,“不过这样美好的女人您都愿意离婚……您真的蛮大方的。”他还露出一点感激的表情,在展父目瞪口呆里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们以后会永远在一块儿,所以您别走回头路。那您不是成了小三么?”

    展父继续瞪着藏在纱布里的眼睛。

    他怎么就从合法丈夫成了小三了?

    “您从前合法,别人当然不能插足您的婚姻。不过您离婚了,现在是我们在谈恋爱,您这样纠缠就是小三,是破坏我们感情的第三者。”

    男人解释了一下先来后到的原理,看见展父摇摇晃晃就要摔倒,急忙善良地扶住他,把他拖到了远离别墅的位置,想了想,觉得不利于环保,看看这绷带怪人似的不得吓坏他家亲爱的啊,还是把展父放进了他自己的车子里。

    至于打电话叫医生什么的……都要抢他女朋友了,还叫帮他叫医生?当人是圣父啊?!

    他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展恒和白曦沉默地一块儿看着自己,顿时有些尴尬,微微点头就走进了别墅。白曦小脸颊微微一抽,突然就想起来最近展夫人特别喜欢打扮自己,打扮得美美美的早早儿就出门,前两天还端详自己手指上一个崭新的宝石戒指笑得容光焕发的,这明显是开了第二春。她就知道那样美丽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剩得下呢?一旦单身立刻就会被蹲守的野狼叼走。

    等展平回家之后,展夫人介绍了这个男人的来历。

    知名美术大学的教授,很有名的一位青年画家,最擅长的就是山水静态,自从遇到展夫人之后,突然开启了自己绘画人物的特长与灵感,画技更上一层楼,人物模特就只有展夫人一个。

    对于这样来历清白,看起来文文弱弱很单纯的画家先生,展平没发表意见,觉得老妈喜欢就行。

    从此这位年轻的画家住在了展家的别墅里,他一生给自己的爱人画了很多很多的画像,从那些画像里都可以看得出他对她满满的爱意。

    他依旧不擅长画别人,人物像只有自己的爱人。

    白曦很快就和展恒结了婚。

    她被领上红毯走向自家的道士之前,她皇兄和展平打了一架,杀马特青年痛哭流涕地被镇压,笑眯眯的僵尸青年挽着白曦的手走到了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的身边。

    展恒卓然而立,英俊不凡,僵尸青年把自己的妹妹交给这个男人之后,压低了声音在男人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小僵尸正竖着耳朵听,听到了自家僵尸皇兄温和的回答。

    “千年僵尸和人类相差无几,双修没那么多讲究麻烦。直接洞房就行,跟你们人类一样儿。”

    展局虎躯一震,英俊的脸黑气满满。

    王八蛋啊!

    如果只是和人类一样直接洞房就行,为什么遮遮掩掩不肯告诉他?知不知道展局最近憋的……

    就是因为唯恐普通的人类之间的洞房方式会伤害到僵尸,展局才没有敢对小僵尸下手,千方百计想要知道如何和妖怪双修。现在这便宜大舅子告诉他,僵尸本来就没那么多说法,这太叫人生气了。展局的脸色黑沉沉的,俊美的僵尸青年却欣赏了一下这展局的欲求不满引发的各种不适症状,这才回头,垂头亲了亲白曦的额头轻声说道,“阿曦,从此以后你会很幸福。”

    他的目光柔软,仿佛透过了千年的时光,叫白曦莫名想到了千年之前,那个青年微笑着沉睡在自己的地宫之下,发誓就算死去也会保护自己的妹妹。

    她以为她是孤单的,当她千年之后醒来,除了曾经的爱情什么都没有剩下。

    可是原来她还是有深爱着自己的人,无论发生什么,都愿意守在她的身边。

    “皇兄。”她小声唤了一声,把自己依偎进了这个微笑着的僵尸青年的怀里。

    她的千年之后的幸福,同样有曾经的亲人的见证。

    “阿曦,我真的很高兴你能够爱上他。”不再爱上不值得爱的那个男人,不再纠缠那段令她无比伤心的所谓三生三世许诺的爱情,她的心里住进去了别人,而这个人什么都愿意给她,会叫她很幸福很幸福。

    青年微笑起来,他的眼底充满了温柔,僵尸不会流泪,可是他的眼睛里依旧露出了一点潋滟的光彩。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重地把自己的妹妹推开,转身把婚礼还给了这两个新人。

    婚礼上来的人很多。

    最壮观的莫过于整整霸占了好大一块儿区域的大大小小的道士们。

    道士们中间还夹杂着很多面容苍白僵硬,看起来有些诡异阴冷的男女,他们的目光落在白曦的身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还是第一次有道士和自己的本命僵尸结婚,道士们都很兴奋了,觉得看西洋镜儿似的。

    他们不远处的管理局临时工们也都沉默着,被一群强大的僵尸还有道士的气息压制得不敢吭声,这才发现原来展局平时对他们真的很温柔了。

    温柔的展局心情不大美丽,好不容易结束了婚礼,就扛着自家小僵尸大步走了。

    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于僵尸青年的伤害,抱着白曦就回到了自家的别墅几天都没有出来。那过程非常惨烈,小僵尸只恨这黑心道士唯恐吓跑了自己,拿出桃木剑钉在了别墅的大门口。

    小僵尸迎着压过来,将沉重的身体覆盖在自己身上的黑心道士,硬是在桃木剑强大的气息里没敢跑,哼哼唧唧,欲拒还迎,反正……都是黑心道士逼她的……她不想的,可是她真的很怕桃木剑……度过了一个叫展局默默地怀疑了一下人生关于肾亏问题的新婚蜜月。

    蜜月结束,她陪着展恒回到了管理局工作。

    管理局里的工作并不轻松,谈恋爱的时候他们总是腻在一块儿,然而展恒却并不是一个只知道谈恋爱的人。

    出动去处理那些犯事的妖怪,也不仅仅是管理局的妖怪临时工们在做。

    白曦成为了和自己的丈夫并肩而战的人。

    她作为千年僵尸,本来就充满了力量,哪怕看起来很年幼稚嫩,然而每一次去征讨那些不肯维护社会治安的妖怪的时候,她总是最凶猛的那一个。

    她很威风,甚至称呼也不再是展局家的小僵尸,而是拥有在人类与妖怪之间属于自己的名字。

    她就叫白曦。

    她有一个丈夫名叫展恒,仅此而已。

    仿佛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白曦开始慢慢地明白,这个世界上原来除了爱情还有很多的东西,对守护人类的责任,和管理局妖怪们的友情,和自己的皇兄还有展平很多人的亲情,还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还有意义。

    她的妖怪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学会了慢吞吞地说话气得妖怪们吐血,还学会了几门外语刷外国的妖怪比如狼人什么的。从此,她的生命变得不再那样黑暗,曾经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心爱的与她承诺的男人,再也没有这样。

    展父也没有再出现在展夫人的生活里。他虽然失去了股份,可是却还是有很多的钱,每天花天酒地醉生梦死,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可是对他却都没有真心,彼此逢场作戏。

    他没有再生下孩子,展平没有再认他,可是他也不会再去和总是来给自己赔罪的展天相认。

    他很孤单地走完了这一生。

    死前,他把自己剩下的财富都留给了展平,然而展平却懒得要他的遗产,转身把庞大的这些遗产捐给了慈善机构。展天想要争取,然而展父的遗嘱叫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曾经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副精英沉稳模样的青年已经被岁月和艰难的生活改变,展天凭借自己的能力在离开展氏之后开了公司,然而他遭到的是来自于丽丽的家族的彻头彻尾的封杀与狙击。

    哪怕他的爱人会唱很动听的歌,会带着他肆无忌惮地在午夜无人的长街上畅快地奔跑,可是生活的重担却叫这些所谓的散心叫他厌烦透顶。他不明白自己的恋人为什么这样幼稚,唱歌,奔跑,靠在他的怀里,这有用么?

    他宁愿她安静下来,守在疲惫的他的身边什么都不要做,静静的,然后在深夜不要叫身心俱疲的他去散心,而是端给他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他需要的是安静的陪伴,而不是那些增添生活的色彩。

    终于有一天,在频繁的争吵还有他的不耐烦之后的早上,女孩子和她的行李消失不见。

    展天没有去找她,他焦头烂额,也讨厌极了恋人这样的任性。

    公司开不下去,他不得不关掉了公司去其他公司做事,可是他是展家的私生子,这引来很多的嘲笑。

    他不得不忍耐,然后最后变得麻木,最后成为了这个城市里那些庸碌的每天机械工作的普通的上班族。

    曾经光辉的豪门岁月仿佛是一场梦,在他的记忆里也慢慢地变得模糊。

    白曦在他的恋人离开的时候就不再关注他的一切,只觉得好笑。

    曾经他为了他和女孩子之间的爱情抛弃了原主,可是原来他的爱情在他的心里,也不过如此。

    真正的恋人彼此相爱,就算是再艰难的岁月,只会彼此扶持,而不是彼此指责争吵,然后劳燕分飞。

    她和自己的丈夫并肩作战直到最后一刻,突然有一天,她睡在眼角已经生出了细密的鱼尾纹的爱人身边,只觉得自己的神魂恍惚,无数的记忆还有画面涌入她的脑海,天旋地转,叫她动不了一根手指。

    直到她怔怔地张开眼睛,只觉得自己被一个温热的宽厚的身体紧紧抱住。她哼了一声,抬头,看见抱着自己的是一个泪流满面的英俊的青年侠客。他剑眉星目,眉宇之间正气凛然,眼底都是眼泪。

    他们在一处竹林之间,竹林碧绿摇曳,风景如画。

    “阿曦。”在白曦的目光清明起来,低低地应了一声之后,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眼底,深情无限。

    他的眼泪落了下来,专注地,仿佛要把白曦看到自己的心里永远记住。

    “对不起。”他抱紧了她轻声说道,“我爱你。”

    零零发:“他真帅!”

    灵灵八:“他真帅!”

    两只系统顿时扭打在了一块儿。

    白曦只觉得自己的小腹一凉,之后剧痛,颤抖着垂头,看向自己的小腹。

    一把银色的匕首刺进了她的小腹,鲜血淋漓。

    她抬头,看着流着眼泪看着自己的青年侠客,垂了垂眼睛,捂着自己的小腹拔出这匕首,反手捅进这青年的胸口,看着他不敢置信地捂着胸口倒向一旁,捂着伤口踉跄起身,踹开他。

    她疼得额头都是冷汗,在两只系统目瞪口呆里冷笑了一声。

    “瞎了你们的眼!帅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