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3.三生(十九)

333.三生(十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刻, 展父真的是如坠冰窟了。

    绝望充斥在他的心里。

    他浑身冷得厉害,眼睛都瞪大了看着对面沉默不语的儿子。

    那小姑娘的一只不像是活人的手已经搭在他的眼睛上, 傻子也知道这是个妖怪!

    虽然他看不见白曦到底是个什么妖怪,然而他却只觉得恐惧无比。

    他不想死。

    “展天,你在干什么?!”感觉到那只冰冷的手指在自己的眼睛上慢慢地逡巡,展父吓得浑身发抖,更加尖锐地呵斥道,“去保险柜把股份文件全都拿过来!”

    他因为觊觎展平的股份, 公司里常年有几份股权转让书,现在还真的用上了。见展天沉默地站在那里, 他完全想不到这个儿子真的不听自己的话了, 更加大声厉声质问道, “你想看着我死么!?”对了, 死了的话, 展天就可以在展家立足了。

    原来更加觊觎他手里股份的,不是展平, 而是展天。

    展父这一刻,看见儿子突然转身, 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逃走了。

    他猛地软在了地上,呆呆地看着门口。

    在他要儿子救自己一条命的时候, 他竟然丢下自己逃走, 完全不在意他的死活。

    白曦看见这中年男人仿佛彻底崩溃了, 撒开手, 把他放开。

    男人趴在断裂的桌子上,许久没有动弹,在僵硬了很久之后,怔怔地抬头看她。

    “你不杀我?”他不敢置信眼前这个叫他终于看到全貌的僵尸竟然没有要杀死自己的意思。

    多新鲜呀。

    作为妖怪管理局展局的本命僵尸,怎么能杀人呢?

    白曦凶神恶煞地露出自己的獠牙,指了指展父的钱包。

    展父秒懂,看见这僵尸的眼里还带着冰冷血腥的杀意,连滚带爬到了保险柜前,飞快地按了密码拿出了里面的一份股权转让书。他顾不得别的了,匆匆签上自己的名字,颤抖着用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拿着这份协议书捧给白曦,希望白曦能给自己一条活路。

    白曦嫌弃地看着这协议书上的血迹,再看看展父那张剧痛抽搐,全都是木刺刺在皮肉里的脸,哼哼了一声信手接过,决定回头把这份转让书给展平签字。

    他是展父的儿子,当然应该得到父亲的股份。

    不过她看起来对保险柜里的其他好东西更感兴趣,在展父无力地躺在地上用力喘息的时候,扒下展父的西装,把里面的现金还有很多的金条与宝石全都放进了西装里,打结,拎好。

    走到半路,她又走回来,充满爱心地绑展父拨打了120,看见展父用莫名惊慌的目光看着自己,觉得他完全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施施然地走了。

    她很悠闲地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打开,看见里面的股东们还在围着展恒说话,那看起来充满谄媚,显然也明白过来展恒的重要。

    小僵尸没吭声,站在门口,提着一个西装包袱,看起来非常贤惠的样子。

    “小曦,你刚才去哪儿了?”展平用力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爆炸头更加爆炸,一脸痛苦地听着这些家伙围在自己身边说自己听不懂的狗屁合作案。

    他一潇洒人间的杀马特,非要往身上熏染铜臭做什么呢?他决定祸水东引,正想要喊一声自己会把自己的股份决策权托管给展家家主,以后只收分红就行,就看见白曦慢吞吞地在门口探头探脑。他觉得自己跟小僵尸是一国的,都不是什么争权夺利的性子,对白曦招了招手。

    白曦慢吞吞地走过来,在几个股东的笑容里,递给他一份沾染了大片不祥血迹的股权转让协议。

    上面牵着展父的大名。

    会议室里突然沉默了。

    众人惊恐地看着这份股权转让协议,目光在那看起来仿佛是血手印的血迹上流连,一时之间感觉到会议室突然冰冷了起来。

    小姑娘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却叫人不敢去多看一眼。

    那是一种叫人本能感到战栗的未知的畏惧。

    “转让协议?你怎么拿到了?他没有伤到你吧?”展平看了一眼急忙对白曦问道。

    四周的股东们嘴角抽搐了。

    这……明显是展父吃了亏好吧?

    不过这姑娘大概心狠手辣。

    不然就展父宝贝股份几乎疯魔了的样子,怎么可能这样简单就给了展平?这份协议上的血迹仿佛说明了什么,众人都不敢多看一眼这位展恒的未婚妻。

    倒是展恒推开了众人走过来,看了看白曦雪白的小手儿,满意地点头说道,“很好,还知道去洗洗手。”小僵尸很爱干净,刚才沾了一点儿展父的血,还知道去洗手间给自己洗个手啥的。她哼哼了两声,将小脑袋抵在展局的肩膀上撒娇。

    她撒娇很可爱。

    可是裙子边缘的那一小串儿刺目的血迹,就不怎么可爱了。

    展父刚刚叛逆了一下就遭遇了这样的事,股份都被人拿走,顿时,会议室里的股东们就再也没有一点小心思了。

    有心思的人,可以去看看展父的下场。

    “恒哥,股份我足够了,给你吧。”展平皱眉说道。

    “那是你爸。你爸的股份应该给你。”展恒对这些东西没兴趣,说实话,作为一个和妖怪常年战斗的道士,展恒搜刮了不少妖怪们留下的宝贝,一点都不缺钱。

    他不缺钱,不缺身份地位,就缺一只小僵尸给他双修一下,因此对股份无动于衷,这兄弟俩为了股份你推我让的,那兄友弟恭叫人很眼红了。就在他们谦让的时候,就见外面的门又被推开,之后一个高层满头是汗地对展家家主说道,“董事长,外面有警官来了,说是咱们集团出了命案。”

    众人的目光都去看白曦。

    看来展父已经凶多吉少。

    “命案。”展家家主目光一闪,皱眉说道,“不可能!”

    他相信就算是有命案,也不会是白曦做的。

    他儿子的审美,家主阁下还是很相信的,白曦不可能是随意杀人的凶徒。

    不过警官已经上门,他还是陪着警官去了报案的房间,就看见展父的私人医生正战战兢兢地给躺在一片碎裂的木头旁的展父止血。

    他看起来怕极了,当警官破门而入,几乎吓得要钻到地毯下面去。看见满地是血,一个看起来十分精英的年轻警官对板着脸陪着自己的展恒低声说道,“恒哥……展局,这……”他指了指满脸是血的展父轻声说道,“这看起来真的有事儿。”

    “怎么回事?”展局很公私分明地问道。

    展父看着这王八羔子沉默了。

    他突然想到了白曦那双赤红色的眼睛。

    “不下心跌倒。”他声音嘶哑,慢吞吞地爬起来。

    虽然他的脸看起来吓人,然而那些木刺只会叫他疼痛,却并不致命,显然小僵尸还是很有分寸的。他摇摇晃晃,浑身都疼得抽搐,却还是轻声说道,“多谢两位警官。可是我真的只是不小心。这桌子年久失修,摔在上面桌子就碎了,所以伤了我的脸。其他地方没有受伤。”他一边说一边颤抖地坐了回去,虽然知道这里面有点猫腻,不过看见展父不愿意指证,两个警官都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展父怔怔地看住空荡荡的办公室。

    他的股份都失去,这一次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只还剩下一些房产还有现金,可是他身边却再也没有一个人的陪伴。

    妻子,儿子,私生子……

    他突然捂着自己的脸痛哭失声。

    为了私生子,他什么都不要了。

    可是在生死关头,他真心地疼爱的私生子给了他致命一击。

    这对于他来说才是最残酷的真相。

    然而他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在私人医生的帮助之下去医院,临行之前想到警官来得这样巧合,明显是来给自己收尸,他突然冷笑了一声,走出了集团的大楼就看见展天正站在集团门口的角落,迷惑地看着警官偃旗息鼓地走了,之后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还活着的展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不明白为什么那样危险的僵尸竟然会放了展父一条活路,可是下一刻他的脸苍白起来。

    “畜生!”展父颤抖着走上去,劈手就给了展天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响亮,门口欢送警官的集团高层都把目光放在了展天的身上。

    曾经被父亲疼爱无比的私生子却挨了这么一个大耳光,到底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哟。

    “没有想到啊展天,你竟然想叫我死!”展父咬着牙,从牙缝儿里挤出了声音,然而声音在寂静的集团门口清晰地传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心狠手辣,真是无毒不丈夫!从此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想继承我的遗产做人上人?我一毛钱都不会留给你!滚,滚得远远儿的,以后别叫我再看见你!你个畜生!”他几句话就把浑身颤抖的展天给扫地出门,一旁,就传来了展平哼哧哼哧的笑声。

    “我就说,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僵尸没有说话,却在一旁用力点头。

    “阿平……”展父的目光重新落在了展平的身上。

    他现在才知道了展平的好。

    展平是他的儿子,他后悔了,愿意回归家庭,外面的什么女人私生子都是一些白眼狼,都在算计他,只有妻子……

    “别叫我啊,我可跟你没啥关系。”展平翻白眼,甩了甩爆炸头,看着展父如遭雷击一样看着自己,嗤笑了一声说道,“没钱没颜的老男人,谁乐意稀罕你呢?这么喜欢私生子,以后你多生几个呗?”

    他老妈正在积极开展第二春,那第二春必须得是个帅哥不是?展父都成了这样儿了,玩儿什么回头是岸呐?他嗤笑了一声,看着自己的掌心轻声说道,“我说,你还真是没用了。”

    他站在小僵尸的身后,因为白曦的存在,展父不敢靠过去,只能埋头先去医院。

    展天却僵硬地看着对面对展恒露出一个诡异笑容,仿佛是在求表扬的小僵尸。

    他动了动嘴角,只觉得心里冰凉。

    当他在刚刚作出选择,就真的什么都失去了

    不仅是在集团的位置,甚至在展父心里的位置也都失去。

    他这才明白,这僵尸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死展父。

    她想要的,正是他做出的选择,叫展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抛弃,然后叫展父再抛弃自己这个私生子。

    她要的是他一切都失去。

    活着,却一无所有,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

    “为什么?”

    他不明白,却只能喃喃地问这个问题。

    可是显然小僵尸不会给他回答这个问题,她看着他失魂落魄,可是却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轻易被打垮的人。曾经的上一世,他曾经在展氏经历过很多的波折,却全都凭着自己的毅力走出困境,在原主的陪伴之下熬夜一遍遍地修改合作案。

    只要有这样的毅力,他本就是个精英,应该很快就在这个社会上重新立足。她正看着他失魂落魄地离开大楼,就看见对面一个正蹦蹦跳跳地抱着一个大大的箱子的漂亮年轻女孩儿从计程车上下来,充满快乐地走向集团。

    她一下子就撞在了展天的身上,顿时手里的箱子掉下来,哗啦啦的都是刚刚采买的签字笔还有便签什么的。

    “对不起对不起。”她急忙对展天道歉,顿了顿,抬头看着展天露出惊喜。

    “展经理!”她突然又脸红了。

    与不学无术或是只知道勾心斗角的那些展家的少爷们比起来,兢兢业业地工作并且向上拼搏的展天,是很多集团女职员的梦中情人。

    她也是其中之一,暗恋这位展经理很久,却没有想到今天会撞到他。

    年轻女孩子的脸顿时红了。

    白曦僵硬冰冷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命运真的是奇妙的东西。

    就算展天即将从展氏滚蛋,可是竟然还是会遇到他上一世的真爱。

    不过这一世,没有原主的捣乱与阻碍,看起来他和这位漂亮的小姐就要从坎坷的时候就相互陪伴,而不是曾经的上一世,当展天已经在展氏集团扬眉吐气,得到了辉煌的成就之后,这个女孩子遇到的那个功成名就的展总。

    白曦不知道她的爱情会不会还是和上一世一样,不过她还是眨了眨眼睛,决定可以继续观察一下,毕竟,这可是三生三世都没有破坏得了的真正的爱情。

    她黑漆漆的眼睛转了转,看起来多了几分灵活。

    展局哼了一声,垂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下次叫二哥过来做事。你这样亲自动手收拾他,会弄脏你的手。”

    他对白曦干了什么心知肚明。

    想到展父那张恐怖的鲜血淋漓的脸,展局毫不犹豫地决定下回使唤凶蛇二哥。

    得亏二哥没在,不然非吃了这臭道士不可。

    怎么地?临时工没有妖权啊?

    还要给局长夫人服务,咋不上天呢?

    白曦歪了歪小脑袋,露出一副很纯洁懵懂,“这世上我最乖”的可爱的样子,非常乖巧了。

    展家家主没吭声,觉得未来儿媳妇儿前程远大,真是跟自家儿子天生一对。

    就这干了坏事儿还不心虚,就是个人……尸才了。

    “做的不错。”白曦对展父干的好事儿,虽然没有人有证据,不过展父这么惨,其他人心里也得犯点小九九。

    这年头儿,神鬼怕恶人,白曦出手如此凶残,简直对展家这些股东是最大的震慑,想必往后也不会再有人说什么狗屁倒灶的“展恒为展氏做的一切都是他应该做的”这种话了。展父蛮得意的,见小僵尸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裹得紧紧的西装,不由笑眯眯地问道,“这里是你要带回家的么?”

    小僵尸歪了歪小脑袋,有些得意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抬起小手,把沉甸甸看起来分量不轻的包裹递给展家家主。

    展家家主挑眉。

    “给我的?”

    小僵尸回头看了看展恒,仰头去亲了亲自家道士的脸颊,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儿。

    见她一副得意的样子,展家家主不由也生出几分疼爱来,把包裹放在门口的一个小台子上,一边笑着打开说道,“叫我看看是什么……”

    他一打开,就看见一捆捆的现金还有黄灿灿的金条,还有一个小箱子里弹开露出了满满一箱子的钻石与散落的宝石,在阳光的映照之下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展家家主顿了顿,茫然地看着握着展恒的手,美貌精致的脸上挤出一个诡异的得意表情的小僵尸。

    红裙子小姑娘伸出手,摁着自己的脖子许久,这才点了点这一包袱的金银财宝,仰头。

    “嫁……妆!”她不是只知道吃不知道回报的尸。

    展家给她聘礼了,她也要给展家嫁妆,男女平等,她不吃白食!

    展家家主沉默了。

    他看了看嘴角抽搐审美奇葩的好儿子,再看看目光呆滞的展氏股东们,又看了看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小僵尸,微微点头,竖了竖大拇指。

    “给嫁妆,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