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2.三生(十八)

332.三生(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展父惊呆了。

    怎么成了解雇呢?

    “大哥!”他对展天充满了疼爱, 见展天英俊的脸上一片黯然,不由急忙走过来对展家家主不满地说道, “不过是几个合作案,中止了又怎么样?展家也不在乎这一两个合作案!”

    打从展恒成为茅山派的精英弟子, 又下山主持管理局,从此展家就一发不可收拾,各家对展家都很给面子, 展家现在的业务不少, 少了一个丽丽的家族,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然而他这样的话顿时就叫展家家主冷笑了。

    “不算什么?你坐在办公室里吹冷风的时候,阿恒在外奔走。如今展家有现在的地位,你觉得理所当然?!”

    他是真的生气了。

    他从不反驳儿子的决定,一则是因为展恒这死小子不听话, 另一则,也是因为心疼儿子心疼得舍不得叫他有一点不顺当。

    和妖怪对阵, 是说起来那么容易的么?

    这些只知道混吃等死, 在外顶着他儿子的头衔招摇的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丧心病狂的妖怪?

    妖怪的确如今与人类相处得不错。

    可是一旦是对人类有敌意的妖怪,就没有不暴虐强大的。

    展恒奋战在与妖怪对抗第一线,他为展家得到的尊重还有一切的资源, 都是他的血还有他的生命来换取的。

    他都不知道每天在家里是多么的心疼担心儿子,只求苍天保佑, 叫儿子在外做事的时候一定要平安太平, 甚至为展家借着儿子的这些辛苦还有血泪成为国内企业的佼佼者, 可是自己却帮不上儿子一点半点难受得厉害, 可是这个王八蛋说什么呢?

    靠着他儿子拿到的这一切,因为太过容易,所以不值钱是吧?

    展家家主在白曦的面前很慈爱的一个中年男人,可是此刻突然沉下了自己的脸,简直叫人不寒而栗。

    “你觉得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说展家的项目简单?你给展家带来什么过?!”

    他厉声呵斥,显然是怒了,顿时,会议室里没人敢叽叽歪歪了。

    “为了家族出力本就是应该的。阿恒拿了集团的股份,难道还不为集团做出贡献?”

    展父才不以为然地说了这一句,迎面就叫一叠打印纸给拍在了脸上,他在展氏怎么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顿时就感到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折辱,恨不能跳起来叫道,“总之,我不同意!我还是展氏的股东,我的儿子,必须留在集团里!”他把展天护在身后,情真意切的,展家家主脸色冰冷,突然冷笑了一声,缓缓地说道,“既然你非要和我对着干,那你也滚。”

    “你说什么?!”

    “把展家的股份还回来,你滚吧。”这个弟弟他也一样儿不想要了。

    “你凭什么抢我的股份?”展父涨红了脸。

    他知道自己名下的股份展家家主不可能一句话就夺走,越发有恃无恐。

    白曦就坐在一旁,看起来呆呆地扫过了这位究极渣男。

    她从前觉得展夫人给这王八蛋一点教训也就算了,可是当白曦看见他对展恒给展家带来的一切都觉得理所当然的时候,就觉得不能叫展父这样轻松。

    不仅仅是因为她恼怒展父自己悠悠闲闲的却不把展恒的辛苦放在心上,反而说着什么理所当然,就仿佛展恒在外面卖命给他带来荣耀都是应该应份的。还有,如果展父真的被这样轻易地放过,那这集团之中恐怕会人心浮动,到时候大家都会对展家家主离心,都一样儿地觉得展恒的辛苦是应该的。

    凭什么呢?

    这些人类并没有见过可怕的妖怪,也不知道展恒镇压妖怪的辛苦。

    那些强大的,暴虐的,甚至可以轻易将人类毁灭的妖怪,都是这些道士们在努力地压制,换来了如今人类社会的和平。

    没有展恒这类人的强大,妖怪凭什么把弱小的人类放在眼里?

    白曦突然明白了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白眼狼。

    端着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没准儿还得觉得展恒这个妖怪管理局的副局长做得特别轻松。

    她垂着小脑袋,呆呆的,用僵硬雪白的手指慢慢地戳着自己面前的红木会议桌,一戳就是一个窟窿,一旁正有一个展氏的大股东目光闪缩,觉得是不是要赶着和展父这一块儿对展家家主发难争取到更大的利益,毕竟,谁愿意屈居人下呢?展父的突然发难,正是一个掀翻或是动摇展家家主的最好的机会。

    他心里正暗戳戳想要一块儿搞事,听到身边小姑娘的方向传来声音,看过去,顿时眼睛直了。

    坚硬的红木桌子上,一根雪白的手指轻轻一碰,顿时一个窟窿。

    那窟窿不大,可是却叫人不寒而栗。

    那小姑娘仿佛感觉到自己的目光,偏头,看了过来。

    一瞬间,这位股东莫名地心里一凉,只觉得仿佛自己在这个小姑娘面前,仿佛是一盘菜的惊悚。

    就仿佛随时,她都可以把他吞吃入腹。

    那双泛着森冷与幽暗的眼睛里没有一点人类的情绪,就仿佛是两颗玻璃球,漠无人气,完全没有属于人的善恶。

    他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位白小姐的目光,却发现自己的手指都在颤抖,顿时战战兢兢地把要搞事的念头给压下去了。

    “这么说,你是要和我作对了。”见展父露出几分得意,展家家主沉默了片刻,慢慢地露出一个笑容来微微颔首说道,“好,你很好。既然如此,从此以后,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弟。”他的眼底也露出几分冰冷,显然是与展父进行了分割,坐回了自己的椅子里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你那点小股份没有用。作为一个董事长,开除一个私生子还是不需要通过股东会的。”

    他突然笑了笑。

    “阿恒凭什么走?展平那种废物都能留在展氏,为什么阿恒不行?”

    “因为展平是合法的。私生子也配留在集团?”这真是打人不打脸呀,怎么可以这样堂而皇之地揭穿展天的身份呢?顿时大家微妙的目光落在了脸色微微一变的展天身上。

    “爸爸,算了,我们走吧。”展天还要脸,当着这么多股东的面,被展家家主一口一个私生子地叫,这简直把展天脸上的脸皮都扒下来丢到地上踩。

    他只觉得窒息,胸闷得厉害,他拼搏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甚至为了合作和丽丽虚与委蛇,都是为了能叫人忘记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可是当展家家主这样轻松地提起他的身份,他就知道,自己这私生子的名号一时半会儿没法儿洗了。

    他更聪明,拉着展父就要走。

    “既然觉得我在集团的股份是白得的,那么以后,我不会再维护展氏。”展恒端坐在一旁平淡地说道。

    股东们的脸色顿时一变。

    “给与你们的太多,叫你们觉得理所当然。既然如此,自己拉合作去吧。”展恒顿了顿,哼笑了一声说道,“别拿我手里的股份说事。我的就是我的,那点股份足够换取你们之前的那么多的合作案。从今天开始,我会对外宣告,展家以后跟我没什么关系。”他垂头拍了拍自己的衣裳,看着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股东们抬了抬下颚,平淡地说道,“以后也不要抬出我的名字给你们当脸面,你们自己不是挺能耐的么。”

    他的气场强大,顿时引来的股东们的慌张的声音。

    “阿恒,我们怎么会这么想!这都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阿恒啊,叔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一时之间,展局被股东们淹没。

    展平坐在一旁,震惊地看着一群中年老男人饿狼一样扑向了展局。

    “我说……这口味重了点儿吧?”叫杀马特都觉得重口味,那这口味大概是真的很重了。

    白曦却没有吭声,她一双漆黑没有波澜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被股东们抛弃,僵硬地站在一旁气急败坏的展父身上,见他以为逼宫失败现在气得要死,歪头想了想,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僵硬着站在那里,一双眼睛黑沉沉的,只有那个被吓得腿软的大股东看见了小姑娘身体完全没有动作的诡异的样子,只觉得心里头一片冰凉。白曦耐心地等着,等着展父拉着展天出去,想了想,也慢吞吞地跟了出去。

    “阿天你别怕,有爸爸在,没有人可以动得了你。”展父温声说道。

    展天摇了摇头。

    “爸,我还是离开集团的好。”

    “为什么?!”

    ……董事长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个私生子,再留在集团,这不得成了他的外号儿啊?

    展天耐心地说道,“我不想您在集团难做。”

    他总是一心为了父亲考虑,比仇人一样的展平孝顺多了,展父微微点头,正拉者儿子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要说话,却只觉得房门被礼貌地敲响。他正皱眉的时候,却听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之后慢吞吞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红色漂亮裙子的小姑娘。她僵硬地站在门口,还回头把房门锁上,之后,就用一双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们父子。

    “白小姐?你怎么可以闯进我的办公室!”展父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他想到白曦手里的股份就觉得郁闷。

    可是展天的目光却闪了闪。

    刚刚在会议室外等着的时候,他听说了一件事。

    白曦成了展恒的未婚妻,她得到了展家家主分给的位数不小的集团股份,这叫他莫名地在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白曦总是感觉到非常的熟悉,这种熟悉来自于灵魂的深处,就叫他本能地感觉到,白曦是应该属于自己的。他甚至有一种莫名的笃定,笃定她爱着他,甚至无论发生什么,她什么都愿意给予他。这其实是一种很荒唐的想法,然而他却莫名地相信着。

    当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着他的时候,展天莫名地失神。

    他的心跳得厉害。

    或许是因为喜欢,或许是因为占有欲,或许是因为畏惧……

    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见小姑娘一步一步慢慢地,仿佛怯生生地走过来,俯身对她露出一个很和气的表情。

    “白小姐,你是来找我的么?”

    小僵尸摇了摇头,指了指展父,又指了指展天。

    她两个都找。

    “如果你有事,不如我们坐下来说?我给你冲杯咖啡?”展天一向是沉稳的,这个时候已经找回了自己的一贯的做事方式,有条不紊,他顿了顿,对白曦轻声说道,“白小姐,今天在会议室闹得不好看。不过我想对你解释,我和丽丽之间什么都没有。”

    他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茫然,轻声问道,“白小姐,我总是觉得我们不应该是这样疏远的关系。我们之间……是不是曾经有过什么?你会不会梦到一个很奇怪的朝代,他们拥有着无比辉煌的宫殿,你在巨大的宫殿外开心地放大大的美人风筝,我在后面保护你?”

    那是一个非常短的片段,可是却是他最近梦境里唯一能感到温馨的画面。

    其余的……场面过于血腥,真是不提也罢。

    “就算是我说错,可是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们能彼此了解?”他开口说道。

    白曦歪头看着他。

    这是要挖展局墙角哇!

    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她抬手,似乎要去触碰青年的脸,展天微微垂下了自己的脸。

    刚刚在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他就感到压在脸颊上的小手冰冷入骨,之后,这只小手猛地把他推了个踉跄。

    这一下差点而把他的脑袋给摁下来。

    展天踉跄了两下好不容易站稳,正在内心恐惧那只细腻又冰冷的手,却见小姑娘已经直奔一脸茫然还没有明白过味儿来的展父的面前。

    她突然探身过去,猛地揪住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西装领子,小手轻轻一动,竟然将这个中年男人给从椅子里拖了出来,一把摁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一瞬间,桌子顿时碎裂成了两段,中年男人一下子被压在了断裂的桌子的残骸里,脸上被木桌的毛刺刺得全都是伤口,断裂的木头刺进他的脸。

    中年男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声惨叫惨绝人寰。

    可是下一刻,他感觉到一只小手揪住了他的头发,把他一点一点地往那些碎木头中碾压,不大一会儿,他的脸就面目全非,鲜血淋漓。

    “爸!”展天看见这骇人的一幕,顿时惊呼了一声,只觉得头皮发麻。

    如果是小姑娘给了展父几耳光,他都不会这样恐惧。

    可是这小姑娘仿佛完全没有人性一样,看着展父那张已经被无数的木刺刺得脸都看不出人模样的样子,他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看见他退后了,小姑娘歪了歪小脑袋,抓起了展父的头,叫他透过满是鲜血的眼睛去看他的好儿子。

    危险面前,他爱的儿子也不过如此,大难临头各自飞呢。

    “阿天,救我。”展父的声音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当巨大的力量还有嗜血的气息充斥在他的身边,他终于知道怕了。

    这丫头没人性的!

    不过跟僵尸讲人性,太艰难了。

    展天犹豫了一下。

    展父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这样远离自己。

    不过白曦知道为什么。

    此刻那个英俊青年的眼里看见了骇人的一幕,他的父亲被再三地压进木刺里一遍一遍地折磨,整张脸已经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可是压在他头上的那个女孩子却叫人更加恐惧。她的眼睛泛着不像是人类的红光,一张嘴,露出了狰狞的獠牙,这一刻,展天突然想到了这女孩子总是不说话,总是僵硬得如同……他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想明白了自己面前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僵尸!

    展平竟然把个僵尸带回了展家!

    他心里冰凉,迎着那双没有人性的诡异的眼睛动弹不能。

    这一幕……仿佛也很熟悉。

    他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冰冷的尸体一样的身体,同样是这样的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她安静地坐在那里,没有呼吸,也没有……

    展天双腿发抖,恨不能转身就离开,可是迎着僵尸冰冷的眼神,却明白,一旦自己敢动一下,他跟展父一定是同样的下场,

    “白小姐,你到底要什么?”他知道妖怪们的可怕,努力想要保住性命。

    僵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而扭曲的笑容,抬起一只尖锐的泛着红光的爪子,指了指展父,又指了指他丢在一旁的钱包。

    “你要钱?”展天试探地问道。

    僵尸无动于衷。

    “……你要我爸的展氏集团的股份?”

    这一次,冰冷可怕的僵尸露出了一个更加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展天迟疑了。

    这些股份对他还有用,如果展父死亡,他可以肯定展父并没有立遗嘱。

    虽然他是私生子,可是现代的继承法,无论是婚生还是私生子,都公平地享有父亲的财产继承资格。

    而展父的死,这只能说是被妖怪杀死,而与他无关。

    他不吭声了。

    “给她!”展父不想要股份,只想要命,顿时尖声叫道。

    然而对面的儿子却长时间地沉默起来,反而更加向后退了一步。

    他的态度叫疼得眼睛都张不开的展父猛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他心爱的好儿子,唯一留在自己身边的儿子……

    要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