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30.三生(十六)

330.三生(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展恒霍然抬头。

    迎面,他看见脸色苍白的小姑娘垂着小脑袋对他露出一个不怎么美丽的笑容。

    看见他站起身, 俯瞰自己, 小僵尸动了动自己的嘴巴,小手压在脖子上。

    她张了张嘴, 却再也没有听见声音了。

    小僵尸顿时急了。

    怎么整啊?

    最关键的一句话还没说的。

    她想说她爱他呀。

    这就跟那些电视剧里临死前叽叽歪歪说了好些话,一到关键话题就歇菜似的狗血剧情似的。

    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要喊他的名字了。

    见她僵硬的小脸微微扭曲, 显然是急了, 展恒突然伸出手来, 压住了她的嘴。

    “不急,我会等你。”见白曦微微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仰头看着自己, 展恒轻声叹息,露出一个更加柔软的表情,摸着白曦的脸轻声说道,“我已经很高兴,你第一次开口叫的是我的名字。”

    他真的已经很满足, 满足得连自己的心都觉得满满的。这种满足还有快乐叫他的眼睛都明亮得不可思议, 仿佛暗夜的星辰一样。小姑娘一下子就被安慰了,她歪头在男人修长的手指上蹭来蹭去,点了点小脑袋。

    ……餐厅里围观的大家眼睛都要瞎掉了好么?

    展局这是什么意思?

    公然秀恩爱啊?

    而且这也太过分了, 在别人吃饭的时候秀恩爱, 这不是伤害了大家内心的纯真么?

    食客们敢怒不敢言, 用暗中愤怒的目光看着志得意满的这展局。

    管理局高层公然和自家小女友恩恩爱爱, 这看着恨不能亲上去。又不是明星,要不要这样高调?

    都叫他们重新相信爱了怎么整?

    迎着这些人隐蔽的目光,白曦一点儿都不觉得害臊,反正自家也想给展局盖个戳,叫大家都知道,展局这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僵尸了……人类也敢和僵尸抢道士?这不大能够吧?谁不知道僵尸才是道士们心中的第一位呀?她心里哼哼了两声,扬起了自己骄傲的小脑袋,抱住了展恒的手臂。

    当她扬起自己的脸的时候,在这高档餐厅柔和的灯光之下,大家看见了一张美貌精致如同玩偶一样的漂亮脸庞。

    充满了少了人气的违和,还有阴冷又有些叫人不寒而栗的感觉,甚至这种美貌都带着几分不祥。

    可是这小姑娘的美丽,又带着莫名的神秘还有冰冷。

    大家的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脸上。

    展局沉默地揽着她,目光扫过众人,哼了一声,带着她就准备离开。

    白曦回头去看自己剩下的食物。

    小僵尸一点都不肯浪费,显然持家有道。

    毕竟,地宫里虽然陪葬品多了去了,不过那个什么……勤俭持家,才是好僵尸应该做的呀。

    展恒探身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叫嘴角抽搐了一下的服务生给打包,漫不经心地拎在手里,见自家小僵尸很满意了,这才看起来脸色平静地离开。

    可是他看起来不过是寻常的样子,然而心里的触动却并没有少半分,一路上,他开着车看着身边乖乖坐在身边的小僵尸,忍不住抬手压在了自己的心口,怀念当她叫出自己名字那一瞬间,心脏仿佛都要炸裂的狂喜还有快乐。

    血液滚烫逆流冲进心脏的爆炸的感觉,叫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白曦歪头,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

    她觉得展局这是燃起来了。

    可是回到家,展局却萎了。

    他抱着她紧紧的,如果不是她不需要呼吸一定会窒息,动弹不得的紧。然而两个人一块儿滚在床上,展局却又睡着了。虽然在梦里,可是他却把自己的小僵尸抱得紧紧的,白曦就很傻眼了。

    她被男人修长有力的手臂压着后背埋进他的胸膛,想要挣脱却动弹不得,显然对于男人来说,她是重要不能被放走的。可是这盖棉被纯聊天不在小僵尸的计划里呀。白曦想了想,顿时又想到被自己抛弃的零零发了。

    她亲手打开小黑屋,看见一颗光团在用屁股对着自己,讪笑:“哟,闲着呢?”

    零零发呵呵了。

    这真是无事狐狸精,有事零零发啊!

    它傲然地转头,没有理睬垃圾狸猫。

    白曦继续讨好:“咱们多少个世界的好朋友了?我来看看你,你转过身来,看看我呀?”

    零零发沉默了片刻,突然大怒:“我现在就在对着你呢!”

    白曦一瞬间也没有吭声。

    圆滚滚的,屁股和正面没有什么不同,她看错了一点其实也不赖她呀。

    零零发看着这只对自己造成了无限伤害的垃圾狸猫,突然恶向胆边生了,扑上去要给她一个狠的。

    白曦下意识挥了挥手,一颗光团飞向了高空,消失在了小黑屋不见了。

    白曦默默地关上了小黑屋的门。

    她觉得自己和零零发这回肯定是要闹分手了。

    果然,小黑屋继续震颤,传来零零发雄狮一样的怒吼。

    白曦悲伤地知道,自己是没法儿从零零发那里一块儿研究一下展局的态度了。她只好默默地猜,獠牙咬着自己的嘴唇想了一晚上,小姑娘就陡然想到,或许没准是自己的身材的问题了。

    她这没啥起伏,只有一点点……话说这也不赖她呀。公主殿下当年死得那么早,谁能发育得跟绝世妖姬似的了?小僵尸就窝在男人的怀里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过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想要做点儿叫自己能引起男人兴趣的事。

    柏拉图恋爱什么的,不是狸猫的菜。

    她要吃肉!

    哼哼了两声决定了计划,她才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闭上了眼睛睡了,到了自己被展局给放开,她一下子就醒了。

    她的嗓子还是干涸得不得了,可是她却再次努力,才男人用一双黑沉的眼睛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时候,她枕在他的手臂上呆呆地眨了眨眼睛。

    “早……安。”

    说了这两个字,小僵尸又想痛哭流涕了。

    她想说她爱他!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流光与温暖,克制又忍耐地探身过去,薄唇压在她冰冷的额头上。

    “早安。”这是他梦里才会有的幸福。

    每天抱着自己心爱的小姑娘,每天都可以很幸福快乐地生活,然后当他们早上相拥醒来,她会对着他说一句“早安。”这比任何话,甚至比她说爱他更叫他感到细水长流的温馨。

    爱情是激烈的,可是也是互相陪伴的温馨与亲昵。他无法抗拒她用那样艰难的样子对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也无法抗拒她努力在脸上挤出笑容对他笑。或许声音不好听,笑容不好看,可是对于展恒来说,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小姑娘。

    他喜欢得不得了。

    心里涌动着叫人无法抗拒的欢喜,他的吻慢慢沿着她的眼角滑下来,最后落在她的嘴唇上。

    这个吻呼吸加深,小僵尸一下子就被他压进了软乎乎的床里去。

    她觉得自己的嘴被男人微微挑开,他的身体变得炙热无比,一双大手在她冰冷的身体上逡巡,不大一会儿就顺着她的腰线滑到了她的纤细的腿上。她穿着展夫人给买的很单薄的睡裙,感到睡裙被掀开到了大腿上,大手慢慢地探向了更里面的位置。她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哼哼唧唧更加贴向他,可是男人的呼吸粗重,却一下子顿住了,在她茫然的目光里慢慢抽回自己的手,忍耐得额头都是薄汗,抵在她的脖颈间微微喘息。

    小僵尸茫然了一下。

    她急忙推了推展局,要求做晨间运动。

    展局咳嗽了一声,起身对眼巴巴躺着,睡裙凌乱,被掀到了腰上,漂亮得叫人心底发颤的小姑娘说道,“该去上班了。”

    他匆匆起身去洗澡,白曦僵硬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个严肃的表情,抱着被子站在了床边。

    那个什么……展局是不是摸了摸手感,觉得她这没啥料啊?

    她决定自救一下,等展恒头上还带着冰凉的水汽脸色不怎么好看地走出来,小僵尸决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转身叫他给自己穿了一件漂亮的新裙子。

    他们一块儿出了房间走到了下面,看见展夫人和展平都在,桌上都是晚餐。展夫人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块儿出来,叫佣人给展恒上了晚餐,又叫佣人单独拿了一份早餐对白曦说道,“小曦的口味重一点,我特意叫人做的。”

    她不是歧视白曦。

    而是他们人类吃的食物口味再重,对于白曦也跟白开水似的。

    展夫人现在喜欢白曦喜欢得不得了,当然希望白曦能享受更多的滋味。

    所以口味很重了。

    能再叫人去一趟医院的重。

    白曦眼巴巴地看着面前的皮蛋瘦肉粥还有一叠儿好吃的馒头片,觉得展家的食谱还是蛮中式的,想了想,对展夫人低低地哼哼了一声。她想了想,起身慢吞吞地在佣人有些畏惧的目光里走到一旁,拿起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上面写字,写完了,递给了正一脸好奇的展夫人。展夫人接过来看了一眼,不由露出几分诧异,还有一种莫名诡异的感觉看了垂头吃饭的展恒,对白曦试探地问道,“……木瓜牛奶?你还需要这个?”

    都有了住在一个房间的男朋友的小僵尸,不需要木瓜牛奶来补吧?

    有什么要求直接找男朋友啊?

    展局手里的汤匙顿了顿。

    小僵尸默默地,忧伤地垂下了小脑袋,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展夫人不由噗嗤一声笑了。

    “知道了,每天都会给你做,反正这道甜品味道也很好,你会喜欢的。”她抬手慈爱地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见这在古往今来人类的印象里总是带来血腥和凶残的小僵尸乖巧可爱,眼里不免露出几分喜爱地低声对她说道,“不过最有用的……以后我教你。”她一副当母亲教导女儿的样子,小僵尸点了点头。展平今天的发型依旧非常火爆,抬头看了一眼这俩一副母女情深的样子,哼哼了两声。

    “妈,他同意离婚了么?”他不管别的,就在乎这个问题。

    “你觉得他能同意么?”要展父离婚没问题,可是要分股份就要了他的命了。

    展夫人冷笑了一声。

    “那怎么办?”展平急了。

    他不在乎自己会被展家骂,也不在乎自己被人笑,只想叫母亲和老混蛋离婚。

    展夫人摸了摸下巴,哼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会有人去劝他的。”虽然说豪门联姻夫妻没有感情的都是各玩各的,不过展家却一向都非常古板,并不接受现在豪门的这种联姻方式。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展父在有了私生子之后,展家家主才会那样严厉,拒绝承认私生子,不然人家家大业大希望多子多福的,多个私生子算得了什么呢?也正是因为这份古板与守旧,展家不喜欢展父在外面养女人,更担心的是展夫人破罐子破摔……也劈个腿。

    展夫人如果出轨,那是天经地义,总没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

    可是这对展家的影响太大了,展家家主是不能接受的。

    他现在就想在展夫人已经心思活泛之前,赶紧叫他们离婚,之后展夫人爱谈什么恋爱都跟展家没什么关系了。

    当然,展夫人也要感谢展家家主一向非常清正,从不走歪门邪道,不然买通个妖怪来弄死她,这多简单呐?

    她微微笑了。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只不过是她运气不好,遇到了最混蛋的那个。

    “那行,只是这件事不能心软啊,别他哭了两声,妈你就既往不咎了。离婚,必须离婚,我养你。”展平转了转眼睛,还对他妈说道,“现在外面的帅哥多得是,都喜欢您这样儿成熟美丽有故事的女人,比那些青涩没什么阅历的小姑娘迷人多了。妈你不知道,你这种半老……”他垂着头努力用被杀马特充满了的脑袋憋着想了半点才吭哧吭哧说道,“您这种成熟风特别抢走。”

    展夫人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抬手就抽她家没文化的破儿子。

    小僵尸有样学样,也上去抽他。

    她青涩没阅历了,怎么地啊?现在还歧视年轻小姑娘啊?

    杀马特被双人抽打,惨叫了一声,抱着自己的鸡冠头跑了。

    看见他的背影充满了活力,展夫人不由露出了一点柔软的笑容,她揉了揉自己的脸,见小僵尸蹦蹦跳跳就去追自家的笨儿子,无奈地摇头,回头看了正缓缓起身的展局。

    她面对展恒的时候态度郑重了很多,并不会十分肆意。甚至她从前和展恒也不怎么熟,因此默然无语。展恒也不在意,跟在活泼得不得了的小僵尸的身后走出去,看见她站在门口,正充满了俏皮地合腿举手做僵尸跳。

    展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小僵尸昨天看完了盗墓电影,对电影里低阶同类很有兴趣,现在还重温她曾经的低阶生活呢。

    低阶僵尸才只能僵硬地蹦跶,而不是像是人类一样走路。

    看见她蹦得开心,展局不去打搅她,反而带了几分纵容。

    直到他看见她觉得满足了,这才走过去,开车过来想要把她抱上车去。然而他就愕然地发现,从前膝盖僵硬只能跳进车厢的小僵尸竟然自己一抬腿上了车,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能自力更生,还歪头茫然,仿佛不明白他为什么诧异地站在原地的样子。看见她捧着自己的脸歪头,手臂也很轻松地弯曲,展局不动声色,开车送了她去管理局和自家师叔的红衣美女僵尸一块儿在管理局称王称霸。

    “我去开个会。”在小僵尸一副“你去忙正事”的贤惠目光里,对于千年僵尸还是缺点儿了解的火候的展局直接去了咖啡厅。

    咖啡厅里,俊美逼人的青年正和一个漂亮得近乎妖异的青年一块儿喝咖啡。

    展局走进去。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啊。

    ……临时工被自家展局发现工作时间自己玩耍,这是要下岗的节奏。

    凶蛇二哥一下子僵硬了,眼睁睁地看着展局走过来,灰溜溜地溜走。

    “扣半个月工资。”展局冷酷地说道。

    二哥泪奔而走,伤心地发现半个月白干了。

    看着他悲伤的背影,刚刚跟这条土豪凶蛇做了一桩大买卖准备回头给自家亲爱的买只钻戒求个婚什么的僵尸青年笑了笑,抬头轻松地问道,“有事?”

    这世上还有僵尸会更理解僵尸的么?而且这僵尸青年自己还有人类恋人,展恒沉默了片刻,方才轻声问道,“怎么和小曦双修?”

    青年的眼底露出几分古怪。

    “你问我?”这家伙嚣张了点儿吧?

    拐他妹妹上床,竟然还敢来问他具体操作?

    这换了谁家大舅子都得暴打心怀叵测的大灰狼是不?

    不过……这也看得出来,显然展局是被逼急了。

    俊美的青年垂头想了想,在吃了这想要双修了他妹的臭道士和他妹没准儿死了道士回头再被渣男骗之间艰难选择了一下,抬头,笑了。

    “你给小曦一个婚礼,我就告诉你。”

    没结婚就想睡他妹?

    臭道士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