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9.三生(十五)

329.三生(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样冷酷无情的回答, 顿时叫展父震惊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妻子竟然用“没用”来蔑视自己。

    他怎么就没用了?

    而且, 又这种不把丈夫当人看的妻子没有?

    “你!”

    “离婚协议都在这里, 我已经签了字,就差你了。”展夫人看着这个男人微笑起来,见白曦站在一旁呆呆地,僵硬地看着自己,柔和了脸色轻声说道,“这件事我已经取得了家主的谅解。家主说了,展家不管人离婚的事, 我们结婚之后夫妻共同财产平均分配,展家不会为你争取更多的权益。对了,别忘了你的股份, 我也是要分一半儿的。”

    她是很聪明的女人,知道要在展父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就要先和展家家主说明白了。

    不然展家这样的庞然大物, 一定不会和她善罢甘休。

    她已经和展家家主签订了协议, 在她活着的时候, 分到的展家的股权不能转让给任何人,也不能参与展家的决策,只光领分红。

    在她死后, 她的股份也只能留给展平, 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她同意了。

    能得到这样的谅解和结果, 她真的已经感激展家。

    在她和展父的婚姻问题上, 展家充满了气度,也并未为难她。

    所以她才说展父没用了。

    她依旧可以靠着展氏集团得到优厚的生活,得到外面的人的尊重,还有娘家人也不会觉得自己回来丢脸,那还为什么要和这个已经老去的男人在一块儿?

    她还拥有着美丽的容貌,不如再去谈恋爱,开启另一端人生不是么?

    “股份?!”股份是展父的命根子,他听到展夫人竟然要分自己的股份,顿时脸色变了。

    他手里的股份虽然不少,可是也只够和自己的几个兄弟保持平衡,一旦股份被分走,他在集团的地位必然大跌,甚至有可能会被踢出决策层。

    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了,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在家族之中尔虞我诈,甚至想要拿到展平的股份,再看着展夫人对自己露出冰冷的样子,展父简直不能呼吸。他本来就因为展恒的一块儿毒蛋糕食物中毒遭了天大的罪,此刻还在慢慢地调节,没有想到展夫人却在这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我不同意!”他厉声喝道。

    “不同意也没办法,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希望咱们闹到法院去吧?”展夫人挑眉问道,“如果上了法院,到时候会有很多的记者来采访你也说不定。”

    她一副自己无所谓的样子,板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倒是愿意接受采访,说说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有一个比婚生子还年长的私生子的。如果你觉得这也可以公开,顺便曝光一下你的私生子,那我奉陪到底。”她一向都是这样娇纵冷血的态度,展父捂着心口急促地想要呼吸。

    “展家,展家不会允许你这样做。展家不会叫家丑外扬!”上电视?开什么玩笑!

    展家可是有头有脸的……

    “没关系,我同意了。”展恒淡淡地说道。

    “你同意什么了?!”

    “展家上电视增加曝光,我觉得无所谓。”展局平静地说道,“丢人的又不是我。”丢人的是宠爱私生子叫原配忍无可忍闹离婚的展父啊。

    他这话……叫妖怪们听到都觉得很刺激了。

    凶蛇二哥就默默地捂着自己的心口,欣喜地发现原来展局六亲不认,对临时工比对家里人仿佛还要温暖一点。

    展局对家人冷酷的话语,顿时治愈了临时工的心。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为展局工作一百年!

    白曦安静地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看着在病床上与展夫人嘶吼仿佛疯子的男人,她觉得展父这幅疯狂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既然是自己出轨,为什么又要在这里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呢?而且她听展夫人的意思,想当初展父是很想和她离婚把展天的母亲给娶进家门,只不过展夫人才不便宜小三,就霸占着展夫人的位置享受着荣光还有奢华,硬生生地熬死了展天他妈。

    她觉得展夫人现在真的算是出了一口气了。

    怎么她现在冷眼看着,是展父愤怒了?

    因为股份么?

    哎……

    男人呐……

    所谓的离婚不离婚,看的也不是真爱,是股份。

    真的叫僵尸很失望呀。

    她就偷偷儿去看自家黑心道士的脸,哼哼了两声。

    仿佛是感觉到了白曦的视线,展恒垂头,看了她一眼,捂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不要胡思乱想。”跟他四叔一样的渣渣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到处都是,这简直就是男人里的败类,展局不屑与之为伍。

    见白曦呆呆地点了点小脑袋,一副很听话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懒得插手这夫妻俩的离婚大战,对一旁的二哥淡淡地说道,“他自己的阳气弱,容易见到不干净的东西,是他自己的体质问题。并不是妖怪主动袭击他,这种事管理局不管。”

    “好的。”临时工发现自己不用干活儿,顿时幸福地答应了。

    “展局,那我可以下班了么?”他试探地问道。

    展局威严地点头。

    临时工顿时感恩戴德地走了。

    白曦看见展父正在高声怒吼“我不同意!”,觉得这男人真的很小气了。莫不是还想叫女人净身出户?她听见展夫人的笑声,一句一句地讥讽在了展父的脸上,只觉得痛快得无以复加。

    这种高兴,甚至叫她的眼睛都比之前明亮了很多。展恒正在看着她,见她心里高兴,不由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轻声说道,“你开心就好。”他都知道这小僵尸干了什么,却纵容了她,因为哪怕她说不出来,可是他却能明白她的心情。

    看了看时间,他拉着白曦出门。

    他们的电影时间还来得及,展恒带着她去看电影。

    就看的叫白曦胃疼的盗墓电影。

    白曦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看着前前后后的人类们很高兴很兴奋充满了对盗墓并且上缴国家的各种兴趣,顿时打了一个哆嗦,不由委屈地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可怜的小地宫。

    她觉得人类真的比妖怪强悍多了,这上天入地的,简直不给可怜的妖怪们活路来的。她一边啃着自家道士喂给自己的爆米花,一边跟着特效非常好看,一群帅哥美女组成的盗墓小队在看他们穿梭在黑暗的古墓里。

    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小僵尸哼哼着看入迷了,还跟着观众们一下一下露出惊吓的表情。

    古墓的标配当然是僵尸了。

    当一个狰狞嘶吼的僵尸从棺椁里扑出来的时候,小僵尸艰难地拿小爪子捂住眼睛,战战兢兢。

    展局:……

    他特别想问问自家小僵尸,还能不能记住自己的身份了?

    一个还长着毛儿的低阶僵尸,怎么差点儿吓哭了一只千年僵尸的?

    他只能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小僵尸揽着歪在了自己的怀里,伸手摸着她的小脑袋瓜儿,看着这个小家伙儿一边捂着眼睛,一边还张开了指缝儿忍不住去看屏幕上的惊险的僵尸大战摸金校尉。

    他眼底在黑暗之中露出几分纵容与柔软,见小僵尸一个劲儿地往怀里钻,哼哧哼哧竟然吓得发出了声音,一时之间心里的怜爱简直要突破天际了。如果不是被小僵尸一爪子给推开,展局都想垂头多亲她两口。

    不过天大地大电影最大,白曦看电影看得都顾不上谈恋爱了。

    直到电影结束,看着千辛万苦的主角们战胜了可怕的僵尸从古墓里逃出生天,小僵尸竟然还学着其他观众热烈鼓掌。

    展局很想提醒一下她目前的职业,不过却只来得及转头把脸上的笑意赶紧给压住。

    他回过头来,就见心满意足之后的小僵尸自己明白过味儿来了,顿时捂着脸,僵硬的脸上慢慢地挤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

    她震惊得獠牙都要露出来了。

    这立场……不是应该期待她僵尸同行树立凶威抽打这些竟敢在人家的底下房间里跟逛大街似的来来去去的人类么?

    小僵尸陷入了自我厌弃之中。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僵尸中的叛徒。

    “要不要再看一场?”展局挑眉问道。

    赶在理智回笼之前,小僵尸已经不由自主地点头了。

    她点了头,微微张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坏心的道士,顿时没法儿感受到真爱了。这坏道士显然是在消遣她,

    愤怒地哼了一声,她慢吞吞地站起来,僵硬地在地上双膝合在一块儿跳了两下,这才威胁地看了这个坏道士一眼。展恒却觉得有趣得很,他也站起来,顺着电影散场的人流拉着白曦凑电影院走出来,双手紧扣,如果不知道他们彼此的身份,就仿佛是很平常的人类的恋爱情侣。

    白曦的美貌非常引人注目,展局虽然英俊,可是他看起来也有点儿年纪了。

    顿时就有人隐蔽地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老牛吃嫩草!不要脸!

    展恒置之不理。

    如果这点目光都受不住,他怎么可能坐到如今的位置。

    白曦的目光却带着一点垂涎地看着路旁的一些小吃。

    棉花糖什么的,多么浪漫呢。

    就算小僵尸什么都不懂,可是看见一旁人类小帅哥给自家小恋人买了棉花糖,宠溺地笑着……

    她转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家道士。

    茅山派的宗旨就是宠自家僵尸了,展恒微微挑眉,走过去在别人异样的目光里买了一根棉花糖。

    那个什么……都已经看起来是个成年人了,就去谈成年人的恋爱好么?年轻人们买棉花糖这套,真的看起来不怎么适合这位威严冷酷的大哥啊。

    特别是虽然男人的眼里充满了愉悦,可是不知怎么,就叫人觉得他浑身上下都杀气腾腾的。

    非常锐利,令人瑟缩的感觉。

    “想吃?”见小僵尸美滋滋地凑过来,似乎是因为时间久了,一张僵硬惨白的小脸儿能够做出一些微小的表情,展恒不由笑了。他伸手从棉花糖上捏了一块儿,喂到白曦的面前轻声说道,“我喂你。”

    他这样体贴,都省得自己费力去拿着糖艰难地往嘴里吃了,白曦点了点头,探头叼走了这块棉花糖。她只不过是下意识地又舔了舔男人带着一点糖丝的手指,却看见他微微一顿,之后收回手,却没有再给自己掐一朵棉花糖,而是垂头,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白曦不知怎么,就觉得这个动作有点儿……

    她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回头期待地看着这黑心道士。

    都这个样子了,那今天晚上是不是应该更亲近一点了?

    反正她又没有身份证,结婚证啥的就算了,有本命契约比结婚证好多了。

    她都一千岁了,早成年了。

    迎着小僵尸有点亮起来的眼睛,展局的动作一顿,不动声色地牵着她轻声说道,“咱们去吃饭。”他就发现这时间过得很快了,简直就是一眨眼就要到黑夜的匆匆而过。

    昨天晚上他装睡,可是那个什么……他不能天天装睡是不是?这双修还不知道怎么修,可把展局心里急死了。不过作为管理局的高层,展局一向有大将之风,脸上不动声色,直接带着白曦去堂弟早早就订好的餐厅吃晚餐。

    晚餐吃得不错,还有舒缓的音乐,非常有情调,简直都不像是他堂弟的审美了。

    白曦却觉得……

    高档餐厅吃不饱啊!

    挺好吃的,可是就那么一点点儿,精致的一点食物就在非常漂亮的盘子里,点缀着很好看的酱料还有蔬菜,可是白曦就觉得幸亏自己不是人类。

    不然肯定吃不饱。

    她慢吞吞地插着一小块鹅肝塞进嘴里,吧唧了两下,没有了。

    “如果喜欢吃,下一次我带你过来。”展恒抬手给白曦擦了擦嘴角,轻声说道。

    这家餐厅非常高档,据说是美食杂志评选的高星级餐厅,能来这里消费的当然都是一些小有资产的人,在这些人的眼里,展恒的身份显然被他们了解得更加清楚。

    见到这位展氏集团未来的家主,能够行走在人与妖怪之间的强大的男人正目光温柔地给一个看起来很年幼漂亮的小姑娘擦嘴,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可是确实引来了很多暗戳戳看过来的目光。展恒却当没看见一样,继续给白曦擦嘴。

    白曦想了想,捂着自己的嗓子艰难地哼哼了一声,点了点自己面前的一块很精美的小蛋糕,又指了指展恒。

    “你觉得我做的蛋糕比任何东西都好吃?”展恒挑眉。

    他知道自己的厨艺其实不怎么样,不然不能一块蛋糕就把他四叔给送进了医院。

    然而看见小僵尸喜欢自己蛋糕,甚至喜欢得觉得比高档餐厅的美食还要喜欢,展恒不由笑了。

    他的笑,软化了他的冷硬还有冰冷不能通融的气息。

    白曦捧着脸,觉得自家道士真的很帅了。

    特别是她暗戳戳地观察过,自家展局在高档餐厅坐了这么久,对左左右右那些漂亮的女孩子完全没有一个眼神。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

    这说明什么?

    说明是真爱好么?

    不仅是真爱,更是她经历了很多的世界,一直记得她的爱人。

    她觉得自己没有认错人。

    他一定是自己的爱人,可以肯定。

    原主和展天的三生三世,或许因为被背叛而惨淡收场,可是白曦却觉得自己和面前的男人是不一样的。

    他们不仅有三生三世。

    还有很多很多的世界可以一块儿度过,无论她去了哪里,她觉得他都一定会找到她,然后他们换了模样,却依旧会重新相爱,不会认错别人。

    她忍不住偷偷地僵硬地弯起了自己的嘴角,露出惊悚的笑容。

    她笑起来在别人的眼里很可怕,可是展恒却觉得比任何女孩子的笑容都要可爱好看。

    他还心情不错地伸手掐了掐她的小脸蛋儿。

    “走吧,回家。”他们都坐了很久,不得不到了回家的时候,展局已经到了不能拖延的时候,不得不硬着头皮准备带白曦回家。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依然可以装睡,既然师叔不给力,明天他就去偷偷儿问问其他信得过的妖怪什么的。一边想着心事,他一边把白曦从座位上带着几分有趣地给抱起来放在地上叫她站好。他英俊的脸上带着一缕笑意,白曦看着这近在咫尺的英俊的脸,觉得自己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

    她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

    这种心情压在她的心头,叫她甜蜜又迫切。

    迫切地想要把自己的心情全都告诉他知道。

    小僵尸忍不住压住了自己的喉咙,再次努力,看见他俯身给自己整理凌乱了的裙摆,动了动自己的没有血色的嘴唇。

    从这个身体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过人类的声音。

    可是她却艰难地努力着,哪怕做了很多的无劳无功。

    就在男人想要直起身的时候,就感到冰冷的一只小手颤抖着抚上了他的侧脸。

    有些倔强执拗,又很嘶哑艰涩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来。

    “阿……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