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8.三生(十四)

328.三生(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拿着拿着。”

    老头儿还挺慷慨。

    他探身摸着这两本小册子, 对展恒露出了几分感慨的表情,恋恋不舍, 一副很想从师侄手里抢回来的样子。

    “想当初,我就是用这两本秘籍,打动了我家小僵的心呐。”这可是独家秘籍, 如果不是展恒是茅山派的精英弟子, 他都不带送给他的。一边珍惜地抚摸着,他一边使劲儿塞进了脸色发冷的男人的怀里去,又低声传授自己的经验说道,“你得换着样儿给他们做。僵尸啊,都可挑嘴了。”他心有戚戚,看起来一副深受僵尸荼毒却敢怒而不敢言的样子,展恒沉默地看着被硬塞进怀里的秘籍。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要的不是这种。”他脸色冰冷地说道。

    老头儿露出一个懵懂的眼神。

    “啥啊?”

    “双修的。”男人简短地说道。

    这就叫老头儿顿时惊呆了。

    “你竟然……干得好!”他都不知道自家师侄竟然还有这样的魄力, 竟然想要和自家僵尸双修,那个什么,这必然是对僵尸的爱深厚无比来的。老头儿一下子就发现了自己的不足,摸着自己的下巴小声说道, “想当年我怎么没想到呢。”他刚刚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就见面前高挑英俊的师侄揣着两本秘籍面无表情地退后了两步, 正在好奇他为什么离自己远了一点儿,就感到脑后一股恶风袭来。

    一声惨叫在管理局的上空回荡着,回荡着。

    白曦被这很惨的叫声给吓得抖了抖, 看自己看资料差不多了, 不由很八卦地从办公室门口走到走廊上, 对走廊尽头不知是谁的房间探头探脑。

    一位红衣美人冷冷地提着一个连连求饶,哭着喊着反省自己不该这么猥琐的老头儿走了出来,看见站在走廊上歪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白曦,冷笑了一声,露出狰狞的獠牙。

    一道暴戾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管理局。

    管理局门口,凶蛇二哥正垂头丧气,就跟精尽人亡了似的走进门,感觉到来自于僵尸的凶煞,转身撒丫子跑了。

    白曦对红衣僵尸姐姐露出一个懵懂的表情。

    她看起来单纯又年幼,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红衣美人压低了声音嘶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慢吞吞从自家师叔房里走出来的英俊沉稳的展局,眼底露出几分看禽兽的目光。

    她抖了抖自己手里的这个倒霉道士,走过白曦的身边,突然回头在白曦的身上嗅了嗅。僵尸本就是一种非常凶煞的存在,因为刚刚成为僵尸的时候是没有太多理智,本能就会杀人吸血,因此人类对僵尸非常惧怕,还因此衍生出了很多的关于僵尸的电影。

    可是这小姑娘的身上一点儿血腥味儿都没有。

    还奶里奶气的,跟没断奶似的。

    僵尸美女嫌弃了一下,哼了一声,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根尖利的指甲,丢给白曦。

    小僵尸歪头看着她。

    这指甲上充斥着僵尸特有的凶煞与血腥,真的就……蛮凶的了,没见那位二哥刚刚走进门看见这美女姐姐就跑了么。

    两只僵尸彼此对视了很久,小僵尸脸上慢慢露出一个诡异僵硬的笑容,收好这根指甲。

    “这可是我家小僵最珍惜的指甲,跟护身符似的,你拿了这个,一般妖怪不敢招惹,比蛇二的鳞片都要好多。”

    老头儿抬头露出一张鼻青脸肿的脸,在白曦垂头看着自己的时候深深地感动说道,“我家小僵就是这样善良大方,友爱同门。因为你是阿恒的本命僵尸,所以小僵把你当成要保护的僵尸呢。啊呀呀,我家小僵怎么可以这么善良,这么懂事呢?”他玩儿命地夸自家美女僵尸,美女僵尸脸上露出一个带着几分冰冷的笑容,没有理会,拖着他走了。

    “没事,不用担心师叔。”见老头儿哭得可伤心了,白曦远远地看着,就觉得这跟鬼片儿也差不多了。

    有些昏暗的古宅里,一个红衣僵尸带着冷笑拖着无力反抗的老道士在阴沉沉的走廊上走着,走着……

    白曦觉得自己可以把这个故事扩展一下,没准儿回头还能写本书畅销赚点儿钱花花。

    这年头儿,人类们最喜欢看恐怖故事了。

    她转头,看着展恒眨了眨眼睛。

    “师叔三天挨一次揍,习惯了。”展恒看着老道士被僵尸拖走,无动于衷。

    早年他刚刚来到茅山派的时候,真是被漫山遍野的僵尸给吓的……他还看见有僵尸殴打道士,那时还义愤填膺地去管一管,只是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纯属多管闲事,这在他们茅山派叫做交流感情来的。

    僵尸美女天天揍自家师叔,可是真的遇上事儿的时候,还是人家僵尸美女保护他师叔。

    茅山派的各种秘籍,还真的蛮有用的。

    白曦点了点头,心里恍然大悟。

    原来老道士喜欢和自家本命僵尸这样联络感情的呀。

    可是她就不一样了

    温温柔柔的小僵尸就喜欢和自家展局亲亲。

    她想到就做,凑过去,吧唧一下亲在了垂头给自己亲的男人的脸颊上。

    二哥正蹑手蹑脚地返回到门口,一抬头就看见二楼的走廊上这两个在秀恩爱,顿时脸上露出祝福的笑容,心里拼命骂街。

    这该死的黑心局长。

    临时工们在外面累成狗,自己跟自家小僵尸亲得跟嘴上有蜜糖似的,这简直是对临时工最大的伤害!

    等着!

    看他回头不举报他工作时间谈恋爱影响临时工工作质量的!

    二哥愤愤地在心里头记了一笔,见展局垂头看了自己一眼,却一副没有看见的样子,转头薄唇还印在了小僵尸的嘴上辗转,那顿时给气的。他一边磨牙一边还要在脸上露出笑容,很伤了。慢吞吞走到了自己的临时工专有办公室,摸了摸自己的一个饭盒里的存货,顿时更伤心了。

    这妖怪们的胃口都很大的,前两天小僵尸卖给他的妖怪已经吃得只剩下了小小的一个饭盒,这以后又要挨饿。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就想到似乎在一个咖啡厅里自己见过一个也看起来很凶的僵尸青年。

    似乎那不是管理局的,有时间可以和这位僵尸坐一坐,起码混口饭吃。

    白曦的身体冰冷,可是她却喜欢极了人类身上温暖的温度,还有他们身上传来的旺盛的生命力。她叫展恒抱着,只觉得自己的身上被这个男人都传递到了暖和的温度。

    直到他意犹未尽地放开她,她才有些不情愿地哼哼了两声,又往他的怀里拱去。她贪恋他的温暖,仿佛僵硬冰冷的身体都变得同样暖和,不过这正中展局下怀。他脸上露出几分满意的笑意,伸手不客气地把小僵尸圈在了怀里。

    白曦在他的怀里往下看,见到二哥似乎是在荡漾地笑。

    也不知想到什么,还哗哗地流口水。

    她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友好的妖怪就是这位二哥了,就对他挥了挥手。

    面对局长夫人的善意,临时工急忙起身露出了热切又不失尊重的笑容。

    白曦就沉默了。

    她见展恒挑眉看着二哥,就觉得二哥这为了少干点儿活儿真的很拼了。

    “我没有欺负他。”白曦一抬头,展恒就似乎能明白她在说点什么,抬手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轻声说道,“他本性过于嗜血,不合适食用太多血食,不然很容易胃口大开,到时候他会变成危险的妖怪。”他把这些妖怪给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时常给他们树立正确的社会主义的妖生观价值观,就是为了叫他们不要走错路,免得以后的下场不好。见白曦点了点头,他哼笑了一声。

    “如果他真的不愿意工作,谁能支使得动这样的大妖怪。所以,他们是喜欢在管理局做事的。”

    白曦继续点头。

    她也喜欢。

    她决定毛遂自荐,做任务,为管理局争光,争当优秀工作模范,接受人民的表扬。

    小僵尸挺了挺自己欺起伏不怎么明显的小胸脯儿。

    她挺了挺,想到方才离开的红衣美女僵尸姐姐的那非常火爆的身材顿时有点儿自卑了。这身材都定型了,以后是没机会发展的了。为了不叫自家道士发现自己的小缺陷,她决定转移话题,看见他怀里揣着的两本书,拿出来一看,顿时感动得哼哼唧唧往男人的怀里拱。

    她家道士真的很爱她了,为了叫她吃好喝好,竟然还去求了这样一份食谱来钻研,这个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帅气的道士呢?

    零零发艰难地挤开小黑屋的门:“以前你还骂他垃圾道士呢。”

    白曦飞快地踹上门,当没听见。

    她怎么可能这样骂展局,那肯定不可能!

    她爱他!

    她感动得恨不能和自己纠缠在一块儿,展局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柔和了眉眼露出几分笑意轻声说道,“本想给你一个惊喜。”他面不改色地骗僵尸,“除了蛋糕,我想给你做更多你喜欢的食物。师叔是前辈,我想去问问他,果然他给了我这样的食谱。以后都做给你。”他一边骗小僵尸,一边觉得小僵尸仿佛更爱自己了,顿时心中生出几分愉悦。

    这份愉悦直叫他的心情一直好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展局就收拾东西准备带自家小僵尸下班。

    他抢了展平的两张电影票,准备一会儿去跟小僵尸看电影。

    白曦探头探脑地去看是什么电影。

    看到电影票上的名字,小僵尸沉默了。

    《我盗墓遇鬼的那些年》。

    作为一只把陵墓当成自己地盘的僵尸,简直可以被气哭!

    这些非要把人家家里的家底儿上缴国家的坏人类!

    她正抱着男人哼哼着自己心里的小委屈,面无表情地撒娇,顺便由着展局在自己纤细的胳膊腿儿上捏来捏去仿佛希望自己可以更快跟她家僵尸皇兄一样变得柔软起来,就看见外面二哥探头,有些崩溃地说道,“展局,有人报案啊。”

    他一脸菜色,递过来一个好大的记事本嘴角抽搐地说道,“这家伙连续报案,一个小时报案二十次,每次报案的内容还不一样,我说展局,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都下班儿了……这岂不是逼着他加班?

    “你去解决。”果然,黑心局长理所当然地指示他加班,并且拒绝提起加班费问题。

    凶蛇二哥漂亮得近乎妖异的脸上一瞬间狰狞了一下,差点儿变身大蛇把这黑心局长一口吞了!

    “这报案人姓展。”他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一向公私分明。就算是我的家人,我也不会为了私人关系去保护他。不是还有你们?”急着去看电影的展局穿好了外套,又给小僵尸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头发,然而却看见怀里的小姑娘正带着几分好奇地去看这个记事本里的报案内容。

    这小家伙儿看得兴致勃勃的,头都不抬,完全不像是她一贯的对这个世界无动于衷的样子,展恒心里好奇,也看过去,就看见了很熟悉的名字。

    这不是展局他四叔么。

    他突然哼笑了一声,垂头摸了摸因为发了坏水儿,因此格外得意的小僵尸。

    “我跟你去看看。”凶蛇二哥正在心里默默诅咒黑心局长,听到这里,顿时露出几分诧异。

    “我想了想,最近你的工作一直都很繁忙,辛苦我也看在眼里,叫你加班本来就是吃亏的事,如果我不和你一起去工作,我觉得心里会很抱歉。”

    他说着感动中国的话,见眼前漂亮的青年眼眶湿润了,挑眉微微挑了挑下颚说道,“作为管理局的一员,在这样的时候我应该和我的下属共同进退,走吧。”他带着感动得在心里忏悔自己不该这样在心里骂领导的二哥还有白曦一块儿去了医院。

    医院这种地方,妖魔鬼怪就很多了。

    展局目不斜视,在隐藏在医院里的妖怪们战战兢兢纹丝不动中,直奔展父的病房。

    展父是有钱人,当然会住在跟高级的病房,此刻单独的还带着一个小露台洒满阳光的豪华房间里,他面容苍白地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无比地看着正站在门口的两个拿着针管的护士。

    他可以确信自己刚才因为恐惧锁上了病房的门,可是这两个护士却仿佛是凭空出现。他在看见了那两个护士的时候只觉得血液都凉了,几乎不能呼吸,眼底全都是惊恐。如果不是吓软了,他已经可以开始第二十一次报案。

    两个护士背对着他,可是他却有一种恐怖的感觉,希望她们不要转过身来。

    可是两个护士慢慢地转头……

    门被踹开了,一脸加班不爽的二哥走进来,走进了病房,哼了一声。

    展父震惊地看着竟然敢踹门进来的陌生青年,却见两个护士正对青年鞠躬,看起来乖乖的。

    “大白天的出来吓什么人?!不想在医院好好儿当鬼了是不是?”凶蛇的气息叫两个护士战战兢兢,被骂得狗血临头。

    二哥都要气死了,没想到竟然就因为两个敬业了一点儿每天排查病房死了也要奋斗在工作第一线的劳模鬼竟然还能被人看见。说起来虽然这医院里人多眼杂的,不过除了阳火弱的小孩子还有老人,能看见这些妖魔鬼怪的不多。他就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展父,微微一愣。

    展父身上的阳气似乎被拍掉了不少。

    不影响生命还有健康,不过却会看见很多阳气盛的人类看不见的东西。

    这不像是谋害,反而像是使坏,还有点孩子气的恶作剧。

    如果真的是恶意,有能力拍掉展父身上的阳气,那自然也有能力一巴掌拍死他了。

    二哥挑眉,决定转身就就。

    这种明显是想要坑人的,他可不想管。

    他一转身,就见美貌漂亮的小僵尸正躲在门口探头探脑。她明显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活泼了很多,大概是因为展恒,也或许是因为杀马特展平,总之多了几分鲜活的气息。

    二哥的眼底露出几分笑意,正觉得白曦更加可爱,却听见门口传来了高跟鞋的清脆的响声,之后,就看见一个美貌亮眼的中年女人走进了展父的病房。她看见几个熟悉的人,不由露出笑容微微点头。

    “四婶。”这来的正是展夫人。

    展夫人和管理局的人也都认识,见了展恒三个,就疑惑地看了一眼神色恍惚,现在还没有回神儿的展父。

    展父看起来容颜憔悴,距离精神崩溃只剩一步之遥。

    不过这一步展夫人决定帮帮他。

    她迎面就把厚厚的一叠文件丢到了已然无力惶恐的中年男人的面前。

    “离婚吧。”她干脆地说道。

    可是展父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自己这个没有感情却因为家族联姻不得不摆在家里好好儿供着的女人,不敢相信主动提出离婚的竟然是她。

    他的心里生出了被抛弃的感觉。

    “离婚?!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疯了?!”

    展夫人美艳的嘴角勾起了,看向丈夫的眼睛里露出几分嫌弃与不屑。

    “不是我疯了。”她笑了,“是你没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