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6.三生(十二)

326.三生(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展局这样高度的评价与期望。

    她就趴在展恒的怀里睡了。

    别以为僵尸就不睡觉了。

    那个什么……那原先在地宫棺材里的时候难道还能天天修炼呐?

    绝对不能够的。

    一半儿修炼一半儿睡觉,这才是僵尸的正确养成方式。

    小僵尸可会保养自己了。

    也大概是因为这样, 小僵尸虽然比自家亲哥更早变成妖怪, 可是现在却远远不及她哥的实力了。

    不过实力这种东西够用就行。

    她觉得这一回自己的身体暖暖的,不再如在地宫时那样冰冷黑暗, 一个人很孤单很寂寞,反而有人陪,叫她觉得心底不再那样空荡荡的。

    这一觉睡得很开心,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趴在男人有力的手臂里, 哼哼着又去蹭自家道士的脸。她小狗儿一样在自己的怀里蹭来蹭去,可是眼睛还呆呆的, 看起来跟没睡醒似的。一整晚抱着一只很凉快睡觉很老实的小僵尸, 展恒突然明白自家师叔们对僵尸的爱了。

    抱着睡真的蛮舒服的。

    他侧头,亲了亲小僵尸的脸。

    白曦一愣,转头又去要亲亲。

    这样乖乖巧巧主动送上门的小僵尸, 展局还能放过?

    他不客气地抱住, 亲了一口,又亲一口,看见小僵尸虽然面无表情, 可是却明显高兴了。

    她还伸出两只小爪子去抱男人的脖子。

    “恒哥。”就在展恒的眼底越发暗沉, 翻身把嗓子里发出哼哼声的小僵尸给放在床上俯身过去的时候,门口就传来了自家倒霉堂弟的叫门声。

    这种阴魂不散妨碍他哥恋情的堂弟最讨厌了, 展局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 开始思考自家公司在非洲的办事处是不是需要家族成员去坐镇什么的, 一边把白曦从床上抱起来。他见白曦对自己的桃木剑避之不及的样子,挑了挑眉,大手无声地压在桃木剑上。

    小僵尸的目光顿时凝固了。

    他拿起。

    漂亮的小姑娘獠牙龇出,发出威胁的低声咆哮。

    他放进了柜子里。

    小僵尸扑上来亲他一口。

    她这样有趣,叫展恒的心里充满了柔软与欢喜,恨不能抱着她永远都不离开这个房间,叫她不离开自己的身边。一个小小的亲吻就叫他几乎溃不成军,在心里默默地感慨了一下这年头儿僵尸们这样可爱还有道士们的活路没有,展局揽着白曦单薄冰冷的肩膀打开门走出去。

    桃木剑和他的气血相连,除了他没有人能够使用,也没有人能够偷走,召唤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因此他也并不担心。不过一打开门,展局沉默了。

    门口,一个梳着赤红色火鸡头的叛逆杀马特正斜着眼睛鄙夷地看着他。

    他看着这个堂弟,内心突然怀疑了一下这堂弟的人生。

    “小曦,他没怎么你吧?”火鸡头青年扑过来,仿佛在防色狼一样把堂兄挤开,低头看着白曦的裙子,见裙子还很完好也不乱糟糟的,这才放心,急忙把自家小僵尸给拉到一旁去叮嘱说道,“男人都是狼,千万不能叫他得逞。你们还没结婚呢,他始乱终弃怎么整?”哎呀有一个妹妹真的很操心了,展平一边陪着小僵尸控诉这些臭男人的种种丑恶和阴险毒辣,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儿保证一定在坏男人的手里拯救纯洁可爱的小姑娘。

    白曦心里对他很同情了。

    她就看着这位未来展氏集团非洲部总经理。

    “我去厨房看看。”展恒看也不看给自己添乱的堂弟,对白曦说道。

    “……你想对我下毒么?!”火鸡头青年警惕地问道。

    对于这种蠢得没眼看的家伙,展恒都同情了一下展夫人。

    这看起来是没法儿挽救了。

    考虑再生一个吧。

    “呵呵……我就知道我说中了你的内心!你这个邪恶的道士!”展平大声叫嚣,却见今天的堂兄竟然难得地没有过来抽自己,而是心情不错地往厨房走了。

    那种很不错的男人大清早上起床特有的餍足的表情叫小青年心里咯噔一声,他有些怜惜自家的小僵尸没准儿昨天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却觉得自己的衣袖被白白的小爪子轻轻地拽了拽。他垂头看了看那只小爪子,又去看白曦。

    小僵尸一歪头。

    火鸡头青年默默地擦掉了自己的鼻血,荡漾地带着她去吃早饭。

    早饭早就预备好了,这其实都已经十点了,不过餐桌前空无一人,展夫人据说要睡到十二点,展恒不在,展平就拿餐桌上的早饭来给白曦吃。

    他拿什么,小姑娘就垂着小脑袋很乖巧地吃什么,虽然脸色惨白有点儿渗人,不过乖乖的,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真的很可爱了。展平自己也不吃了,忙着给白曦拿东西,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因此,当展父走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个没出息的儿子对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发花痴的丑态。

    他顿时冷哼了一声。

    不过这种展露父亲威严的举动,没有引起一个更多余的目光。

    白曦根本不会理睬这种货色,当然,展平更不可能。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展父今天还是带着展天一起过来,看见展平的脑袋又换一个色儿,顿时气得不行。

    这种天天不学好的孩子简直叫他丢脸到了极点,特别是不久之前展平顶着一个绿脑袋招摇过市的时候,他在展氏没少听自己的那几个不省心的兄弟的嘲笑。此刻见他这个颜色也够醒目的,顿时上前对这展平呵斥道,“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颜色?!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关你屁事。”杀马特小青年永远是直接干脆的。

    展父被气得心口疼。

    “我是你爸!”

    “那你喜欢之前的绿色儿啊?就是你喜欢绿呗?”展平还是反唇相讥。

    展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说吧,今天又来干什么来了?天天来烦,不觉得自己很讨厌么?你看看,因为你们俩,我们小曦吃饭都不香了。”火鸡头青年声情并茂地怜爱着自家的小僵尸,小僵尸慢吞吞地吃着面前的一块玉米蒸糕,觉得没什么味道。

    她面无表情地啃着啃着,小脑袋歪了歪想要知道自家道士去了哪里,完全没有把身边这对父子放在心上。展父却对白曦更另眼相看,他虽然不敢跟踪展恒,可是却听展天说昨天展恒把这小姑娘给带去管理局工作。

    据说以后还是正式编制,不是临时工。

    他的心底忍不住生出几分期待来。

    “打搅白小姐吃饭了。”展父笑眯眯,慈爱地说道。

    上一世的时候,他可没有这样好说话。

    上一世的原主没有和展恒十分亲近,她就住在展家这栋别墅里,没有来历亲人,被展父当成一个小孤女。

    对于一个在自家蹭吃蹭住的小孤女有什么好客气的。

    更何况他也觉得这小孤女和展平是一路货色,不要脸地住在男孩子的家里,因此总是冷言冷语,甚至视而不见。

    白曦觉得原主的脾气很不错了。

    换只僵尸试试,早吃了他了。

    她决定把上一世这家伙对原主的态度悉数奉还,也没有理睬他这带了几分讨好的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拿自己的后脑勺对着这个虽然年长却依旧有着几分英俊的男人。

    见展父有点尴尬,杀马特小青年顿时精神抖擞!难道不能反抗黑心堂兄,还不能欺负欺负渣爹么?他的每一根火红色的发丝都充满了叛逆和战斗的精神,哼哧哼哧冷笑说道,“倒贴巴结也没用。就你们那点儿不要脸的真面目小曦那天晚上都看见了。还有啊,少跟小曦套近乎,要不要脸呢,你个变态大叔。你是不是对我家小曦有想法?”

    他迅速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你!”

    “怎么了?你人品不好,出轨家庭还弄出私生子,我担心你图谋不轨。”展平眯着眼睛冷冷地说道。

    他还下意识地去看展父身后沉稳不语,只是脸色有些疲惫的展天。

    他虽然脑子笨听不懂很多的话,可是昨天和白曦她哥说话的时候也听出来了,展天就是白曦想要寻找的前世的恋人。这王八羔子算个屁的恋人,第一世就已经变心,之后就开始叫他家小曦伤心,然后到了小曦来到他的面前,他竟然都没有半点对小曦的感觉。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不高兴极了,仿佛自己被背叛了似的。

    哪怕这一世的展天并没有伤害到白曦,可是他莫名地不喜欢他。

    “爸爸,不要和阿平吵架,他还小。”

    “他还小?他和你同年纪。”

    这是什么光荣的事么?白曦震惊地看着展父。

    这不正说明展父不是个好东西么?

    展天垂了垂眼睛,他看起来是个充满了克制还有沉稳的年轻人,并且非常挺拔正直,完全没有展平的吊儿郎当。他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几分苦涩,对展平轻声说道,“阿平,我和爸爸今天来,是想为昨天的事对你道歉。我没有想到丽丽会那样做。她为了我……”他露出几分复杂的表情轻声说道,“虽然我并不知情,可是这件事是我害了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等你被妖怪摁在地上差点儿掉脑袋的时候我再原谅你。”

    白曦揪了揪他的衣角。

    她不想和讨厌的人纠缠,也不想听展平战斗他们。

    她就想叫这父子俩滚得远远儿的,不要影响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

    反正别墅里住着的是他们,展平手里还有展氏集团的股份,展夫人天天貌美如花的,谁眼红谁知道。

    “行了,我不想因为这些事和你们天天吵架见面,你们父子俩在外面过得挺舒服的,别来碍眼啊。”展平也不想叫白曦这样单纯的小僵尸天天见到这样的人,他的眼睛滴溜溜地砖,看着茫然不知,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的展天突然笑了笑,伸手扯了扯他的领带。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的人,展天沉默地由着他对自己这样不礼貌,展父气得够呛。

    “你给我等着。”展平还对展天放狠话。

    “你真是太过分了!”

    “再过分也比你天天带着私生子招摇过市好看多了。生怕没人笑话你呢。”展平嗤笑了一声。

    他顿了顿,又专注地看着展天英俊的脸,露出几分嫌弃的样子。

    “你也不怎么好看么。”

    为什么他家小曦从前喜欢的是这样的人?

    真的是一切都很怕对比。

    这样看起来,他黑心堂兄简直就像是花朵儿一样美丽。

    白曦就看着杀马特摸着下巴笑得一脸猥琐。

    “够了,展平。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展父已经忍了这败家儿子很久了,他脸色冰冷地说道,“我们今天是抱着诚意还有歉意来和你和好,可是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无话可说。白小姐,叫你看笑话了。”

    见这漂亮的小姑娘转过小脑袋去钻研墙上的壁画,展父就觉得这一定是展平在她的面前诋毁自己,更加温和地说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你不要听展平的一面之词。对了,听阿天说,你要去管理局上班,这是送给你的礼物,祝贺你。”

    他顿了顿,笑眯眯地说道,“是阿天亲自挑选,希望你喜欢。”

    “喂,你是不是不要脸?!”展平一下子听懂了展父的意思,顿时脸色不好看了。

    这莫不是挖他家黑心堂兄的墙角儿吧?

    那去非洲的人选大概可以换人了。

    他一把抢过展父手里的一个漂亮的小盒子,打开,看见里面是很漂亮的水晶天鹅,不是很贵,可是却是年轻的女孩子会喜欢的样子。

    他冷笑了一声,决定赌上杀马特的尊严誓死捍卫自家小曦,鄙夷地看了展天一眼,走到门口打开门,抬手把礼物丢了出去。

    小僵尸僵硬地,面无表情地抬起双手,慢吞吞地给鼓掌。

    展父脸色顿时一变。

    他沉默了一下,看着正对展平微微点头,仿佛是在称赞他做的好的美貌小姑娘,皱眉,对她轻声说道,“白小姐,这是阿天的一片心意。你不知道他见过你之后,一直都在说似乎和你认识,对你充满了好感。”

    他下意识地伸手去碰触白曦的手臂,却只觉得自己的指尖儿一片叫人心里恐惧的阴冷僵硬。这种莫名的恐惧叫他下意识地缩回手,却见那个黑发,精致得仿佛人偶,一头黑色的长发纹丝不乱地垂在肩膀上,整个人仿佛静止一样的小姑娘静静地转头,用一种叫人感到无比怪异的姿势看着自己。

    她就保持着这种姿势一动不动,整个人仿佛都不需要呼吸。

    展父莫名退后了一步。

    “爸。”展天上前扶住了他,却见那个黑发的美貌小姑娘已经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伸手,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地拍在了展父的肩膀上。

    展父只觉得一股阴冷的,透着仿佛地底潮湿的气息从他们接触的部位一下子就消失在了他的身体里。

    那一刻,心脏仿佛结成了冰,又似乎……他的身体仿佛失去了一种温暖的气息。

    白曦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手。

    不愧是千年僵尸,这一巴掌下去,拍掉了展父的一半活人的阳气。

    都说人有三火,拍掉一点不算什么,不过是火气弱,因此日后会见到一些正常的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什么妖魔鬼怪的。

    看得多了也没关系,这年头儿都是法治社会了,妖魔鬼怪们也是遵纪守法的社会主义妖魔鬼怪,只是看着吓人了点儿,经常会受到骚扰了点儿,不会伤害人类。不过能看见他们的人类大概也就是会变成个神经衰弱,神经病什么的。

    这也没杀人放火的,所以小僵尸还是善良的,纯洁的,不需要去蹲局子的好僵尸。

    “阿天,我觉得……”展父觉得自己似乎在那一瞬间被拍掉了什么,可是这种感觉却模模糊糊的,叫他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是哆嗦了一下。他的手有点凉,正扶着展天低声说话,却见展恒皱着眉拿着一盘子样子很普通的新鲜出炉的蛋糕走出来。他端着这些蛋糕走到了白曦的面前,看小僵尸发了坏水儿正美得恨不能尾巴上天,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对她说道,“我给你做了蛋糕。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

    他顿了顿,侧头看了展父一眼,挑眉,把盘子递给他。

    “四叔,你脸色不好看,吃块蛋糕。我亲手做的。”

    他这态度非常和气,展父顿时受宠若惊,见他对自己这个四叔非常尊重,不由带了几分冷意看了展平一眼,拿了热乎乎的蛋糕。

    “你的手艺不错。”他还没吃,先赞美了一声。

    展局勾了勾嘴角,看他。

    第一次做东西,展局的心情也很紧张。

    展父微微一笑,抬手,欣慰地把蛋糕送入了口中。

    中年男人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凝固。

    他看见了天国。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