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5.三生(十一)

325.三生(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年的心情真是非常复杂。

    不过, 便宜道士也不便宜渣男。

    自家妹妹的这道士还不错。

    英俊稳重, 还是个公务员,很有前途了。

    现代社会与时俱进,皇子也要考虑铁饭碗。

    “第一世牵扯无辜人类没有?”展恒突然问道。

    “就杀了他一个,别人一根毫毛我都没碰, 不然你以为那些道士会那么轻易放过我?”

    展恒这才微微点头不说话了。

    咖啡厅寂静了一下。

    “那个……大哥?”展平就试探地在一旁叫了一声。

    打从昨天深夜, 一只妖怪嗷嗷地要吃掉他, 再到一只小僵尸跳进他的客房之后, 他的人生就充满了光陆离奇。

    这又是前世今生又是僵尸兄妹的,比前二十几年刺激多了呀。

    “大哥?”青年笑出了两只獠牙, 非常狰狞了。

    “小曦现在住我家, 我说好了给她当哥的。你也是她哥,那不也是我哥咋地。”小青年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见亲哥微笑不语,非常有皇族的涵养,心情放松了一点急忙说道, “你这其实也算是情有可原,可是也太傻了是吧?既然早就脱困了, 你不应该守着你妹啊?”他觉得青年有点儿傻,可是俊美的青年想了想才轻声说道,“阿曦从小一根筋,且她化作僵尸也是因这份承诺与执念, 若是知道这混账变心, 我真的不愿意叫她为这种事伤心。”

    就不如叫妹妹以为他死掉, 或者找不着他,时间久了也就算了。

    可是若是他变心被妹妹知道,妹妹心里该多难过?

    虽然他知道,妹妹已经难过过了。

    “他真的变心过啊?”展平急忙问道。

    “他没死的时候就敢变心,我就送了他一程。”青年笑了笑,平和地说道,“我们并未薄待他,赐给他驸马的位置,赏赐他的家人,除了女人什么都给他,可是他却只忍了十年,就想要勾搭其他女人。”

    他的脸色有些冷酷,轻声说道,“你说做驸马的,怎么能背叛公主呢?”这就有点儿封建皇朝的腐朽思想了,不过展恒垂了垂眼睛当做没听见,反而摸着白曦的小脑袋问道,“你现在不怕小曦伤心了?”

    “她有了你,从前的伤心事算什么。”青年笑了起来。

    他很欣赏地看着面前的这个道士。

    虽然他烦死茅山派的那些冲着自己天天傻笑的道士,不过为了妹妹,他忍了。

    “虽然你这样说,不过你们都大了,也该有自己的生活。”展局有点儿郁闷,这都以为是只孤身一尸的小僵尸,谁知道人家竟然还组团来的。他心里冷哼了一声,在青年微笑的目光里挑眉说道,“小曦现在和我在一起,她已经不需要你。不过那小子的第三世已经找到,是我的堂弟。”见青年皱眉,眼底露出几分冰冷,他拿起了桌面上的那个硬盘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你杀人我还要大义灭亲。还是把他交给更想要收拾他的人。”

    那个丽丽的家族不弄死展天不算完的。

    白曦连连点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自家展局说什么都热烈拥护的样子。

    青年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又露出几分怀念。

    妹妹在世的时候,就是这样眼巴巴很狗腿的一个柔软可爱的小姑娘,她每天都巴巴地追在自己的身后当个小尾巴,摸摸她的头就可以美滋滋一整天,然后每天开心得天真烂漫。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夭折在她尚且稚嫩的年纪。

    他相信那个男人那个时候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妹妹,不然不会流着眼泪许下那样的承诺。可是或许连那个时候的男人都想不到,人心易变,不过短短时间,曾经炽烈的属于少年时期最美好的一往无前的感情就在寂寞还有恐惧里面目全非。

    也或许是他们高估了这个男人,而他的妹妹却把爱情想象得太美好。

    想到这里,青年有点伤感。

    可是白曦却在拼命地戳零零发:“为啥我哥没有功德?”既然这青年这样疼爱自己的妹妹,那本应该是有功德的不是?这份对她的爱一直延续了千年,那很深厚的了。

    零零发想要装死,觉得垃圾狸猫工作效率不行,事儿还挺多,哼哼唧唧在小黑屋里扭动,不大一会儿,就从小黑屋里被一颗光团给踹了出来。它在白曦的面前艰难地滚了几圈,心里疯狂诅咒竟然不敢冒头的灵灵八,哼了一声:“他没干坏事儿,可是也没干多少好事儿,哪儿有功德给你。”

    白曦沉默了。

    她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很像是个好人,笑容善良美好的俊美青年。

    看不出来,原来没做啥好事儿啊。

    零零发:“他做皇子的时候就平平常常,当了僵尸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杀人放火弄死渣男,然后就被镇压。你就说吧……不给他点儿罪恶值就不错了。”

    这没天打雷劈了这僵尸也就是看在他弄死的是个渣男,情有可原,不然早就被劈得渣渣都不剩了。零零发傲然地冷哼了一声,对于自己在智商上远超垃圾狸猫的优越感,有点得意地说道,“他还不如小绿毛。展平还拿钱做慈善,你这僵尸哥一毛不拔,很抠门了。”

    白曦:“这年头儿僵尸生活不易。”

    零零发:“他地宫里宝贝多了去了!”

    白曦:“陪葬品你都打算人家的,你还有没有统性了?!”

    零零发震惊地看着这只垃圾狸猫一秒钟倒戈给了她哥。

    “你不要杀人,不然就算我放过你,管理局的其他人也不会放过你。”展恒见小僵尸压在自己的手背上,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对面俊美的青年,平静地说道,“小曦是我的恋人,所以你不必担心她的将来,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

    他看出了这青年和美女店主之间有点儿两情相悦,又对展天所谓的前世没有什么兴趣,一边把美女店主端来的蛋糕放在白曦的面前,一边淡淡地说道,“小曦跟我生活。展氏还有茅山派都会给她最大的保护。”

    “那我就把阿曦交给你。”青年微笑说道。

    他带着几分不舍,伸手摸摸白曦的小脑袋。

    “嫁了人就好好和展局过日子,不过这里是你的娘家,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不是……什么时候小曦说要嫁给恒哥了?”展平气坏了,觉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这无耻的一人一尸竟然越过了自己擅自做主,这分明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中二病最恨不被人放在眼里了,顿时就充满了各种的对这个世界的愤世嫉俗还有嘲笑愤怒。他跳起来怒视这两个混蛋,见小僵尸乖乖地坐在一旁慢慢地吃蛋糕,一副被卖掉还很茫然的可怜小模样儿,绿毛小青年顿时心酸了。

    “我和我妈都不同意!”

    他拉着白曦就跑。

    白曦抓着蛋糕被他拉着走。

    青年嘴角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她刚刚出棺材,以后慢慢儿就和我一样了。”时间久了白曦也不会那样僵硬。

    展恒微微点头,起身,放下钱跟着堂弟就走。

    白曦被展平拉上了车,透过了车子窗看着正坐在咖啡厅巨大的玻璃墙后面的俊美青年对自己微微一笑,哪怕他说得很平常,可是白曦却依旧能够想象得到这一世还有上一世的血雨腥风。这个爱惜妹妹的青年绞死了背叛了妹妹的混账,在他们第一世的时候,书生另娶他人之后扯掉了他的脑袋,然后被道士追杀。或许是因为他情有可原,道士懂了恻隐之心,可是他的的确确杀死了人类,因此被镇压在地宫之中千年。

    他错过了他们的第二世,又赶在第三世之前想要除掉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男人。

    如果是这样爱着自己的妹妹,那么第三世,当他知道妹妹因为这个男人化作了飞灰,该是多么的痛苦。

    可是没有了原主的保护,展天能够在僵尸的报复里活几天呢?

    他或许下场更加凄惨。

    白曦想到这里,迎着青年对自己露出的柔和的笑容,努力,努力,再努力,竟然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只有一点点勾起,看不出有太多的弧度,可是却叫青年微微一愣,之后露出了一个好看得不可思议的笑容。

    僵尸没有眼泪,或许是透过了透明的玻璃墙与阳光的映照,白曦看见青年的眼底闪动着细碎的温润的光。

    他动了动嘴角,对她说,“阿曦,对不起。”

    如果不是他想得太多,不想叫妹妹知道真相太过痛苦,或许她不会被这份爱牵绊了一千年。

    或许,他是做错了。

    他或许害了妹妹也说不定。

    这样揪心的想法一闪而过,可是青年看见了那个茅山派最精英杰出的弟子坐在了白曦的身边的时候,又忍不住露出了一点柔和的笑容。他遥遥地看着妹妹,然后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白曦嘴角的笑容慢慢地收回,小脑袋慢慢地转到后面去想要多看一眼自己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兄长。展恒坐在她的身边,修长的手指转着手里的硬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展平就任劳任怨地当司机,一块儿回了展家。

    “小曦明天咱们去看电影吧?”展平走到门口的时候有气无力地说道。

    白曦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

    小僵尸还没看过电影。

    “电影不错。”展恒微微颔首。

    小绿毛难得被堂兄这样肯定,顿时矜持地哼哼了起来,对白曦继续小声说道,“然后回来以后去游乐园,咱们还可以坐摩天轮,还可以坐海盗船。”他一颗玩儿心顿时就收不住了,在白曦的耳边窃窃私语继续说道,“还可以吃大餐,到了晚上就去游车河,你觉得怎么样?”

    杀马特的失恋只有两秒钟,展平早已经完全被治愈了,见白曦似乎在思考的样子,不由蛊惑地说道,“等回头咱们去游戏厅,你没去过吧?夹娃娃可有意思了。”

    白曦哼哼了两声。

    小僵尸表示很满意。

    “不错。”展局也很满意,抬腿踢了堂弟一脚,“去买票。”

    “你也去啊?”小绿毛气死了,觉得堂兄真的阴魂不散。

    展局冷冷地看着他。

    小绿毛儿憋气掏出电话叫人去买票。

    “买两张就够了。”

    “两张?”小绿毛拿着电话呆呆地问道。

    “我一张小曦一张,两张足够。”

    展平点了点头,之后对这个世界的怨恨更加加剧了。

    他!憎恨这个充满背叛的世界!

    见他被气得冒烟儿,一个电话打出去怒气冲冲要求自己的发型师赶紧来别墅给他换个火焰发型表达内心被卸磨杀驴后的岩浆一样的愤怒,白曦小幅度地抽了抽嘴角。

    她发现自己的脸似乎没有那样僵硬,虽然依旧脸色冰冷,可是却可以做出很细微几乎不能察觉的动作。这叫她的心里生出一点欢喜来,毕竟这以后谈恋爱的,不会说话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那虽然依旧可以恋爱,也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不过白曦想要张嘴叫展恒的名字一次。

    哪怕一次就够了。

    亲口叫声他的名字,然后告诉他,她也爱着他。

    就算是这一句话之后再也不能说话,白曦也觉得无所谓了。

    她的眼睛闪动,跟着展恒一块儿进了展家的别墅,看见小绿毛已经报复社会地在脸上画了两个熊猫眼儿,她哼哼了一声,就当没看见展恒把之前咖啡厅里的那个硬盘丢给了一个匆匆而来的助理样子的男人。他很快就回到了展家的客厅,坐在白曦的身边绕着她的头发轻声问道,“喜欢吃蛋糕么?”见小僵尸看着自己点了点头,他抬手摸了摸自家小僵尸的小脑袋说道,“我做给你吃。”

    想要抓住一只僵尸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这是茅山派立派千年的第一条僵尸攻略,起码一半儿的僵尸就是这么被拿下的。

    就他与小曦今天见到的师叔,想当初得到了自家僵尸的心,就是天天乐呵呵地给他家小僵杀鸡。

    人血不能喝,鸡血总是管够儿的。

    据说红衣僵尸就被这热乎乎好新鲜的鸡血给感动了,觉得他师叔是个好道士,竟然还给自己喝热乎乎的血。

    僵尸们大部分都喜欢吸血。

    茅山派为了这些可爱的僵尸们还特别开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养鸡场……

    展局这只小僵尸不走寻常路,似乎吃素,所以展局就觉得是不是得弄点儿别的。

    学学怎么做蛋糕吧。

    白曦继续点头。

    当男人要给做饭的时候,拒绝的绝对是傻子。

    她充满期待的有点阴沉的眼睛看着自家展局,觉得他今天格外英俊。展局也觉得自己英俊极了,因此晚上要求一块儿睡的时候格外理直气壮。

    他把有些羞涩的小僵尸给拖到房间的时候,展夫人和小绿毛就默默地一块儿蹲在墙角握着电话非常纠结,觉得是不是得拨个妖妖灵啥的,然而展夫人想到据说小僵尸都活了一千年了,这不能因为人家呆呆的就不承认人家的年龄是不?

    她就还是赶着儿子走了。

    房间里,白曦没有第一次那样排斥了,僵硬地平躺在了大床上。

    展局就默默地看着这小僵尸把大床睡出了棺材的效果。

    他叹了一口气,把桃木剑解下来放在了一旁,自己也躺在了床上。

    身边传来冰冷的气息,透着几分入股的阴森还有煞气,他动了动手指,转身把小僵尸抱在怀里,就在白曦扭了扭自己冰冷的小身子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这是茅山派的修炼方法,抱着一块儿睡,人与僵尸的气息会相连,以后会更加默契,拥有独特的感应。”这样的花言巧语哪里能瞒得过见多识广的小僵尸,她一眼就看出来叽叽嘎嘎解释了这么多的黑心道士对自己图谋不轨。

    哼哼了一声,她就等着他继续。

    闭目等了一会儿,耳边传来男人平稳的呼吸,小僵尸震惊地张开了眼睛,就看见垃圾道士竟然睡着了。

    他竟然睡着了!

    抱着睡还真的是纯抱着睡觉的么?

    这不是欺骗尸的纯真感情么?

    这一刻,小僵尸的心都千疮百孔了。

    当她以为他是想要和她那啥啥,这垃圾道士竟然只想纯睡觉。

    她有点不服气地把自己的小身子往男人的怀里蹭了蹭,又探头去拿冰冷的嘴唇碰了碰他的嘴唇,见男人依旧熟睡,顿时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男人的嘴角不着痕迹地勾了勾,依旧一副沉睡的样子。

    他还没学怎么和妖怪双修呢,茅山派人家和僵尸大多都是纯睡觉,也没点亮双修的技能是不?未免叫小僵尸觉得自己没用,还是叫她把自己当垃圾好了。

    反正他相信,今天晚上失去的,总有一天他会双倍地拿回来。

    不过这小僵尸竟然还知道对自己投怀送抱……

    真叫展局没有想到,原来她的心里这样热情似火。

    值得鼓励,希望小僵尸同志继续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