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4.三生(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觉得黑心道士的表情有点阴险。

    不过她的小脑袋正被男人的大手摸来摸去, 目光落在这家伙背上的桃木剑上, 小僵尸僵硬地把小脑袋探到了他的面前。

    多给摸几下,以后要更加爱护她呀。

    又是契约又是谈恋爱的,这要是还不爱惜她,那配叫茅山派道士么?

    不如赶紧被逐出师门吧……

    不爱惜僵尸的都不是好道士。

    小僵尸喉咙地发出了一点点哼哼唧唧的声音, 在男人的掌心拱来拱去。

    正觉得车后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绿毛小青年恍惚地往后看了一眼。

    一辆豪华商务车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猛地来了一个刹车, 引来后面骂声一片。

    这年头儿, 在大马路上突然刹车的都应该拖出去扣二十分儿!

    “叫,叫什么叫!”小青年脸色发青战战兢兢, 色厉内荏重新发动了车子, 可是那一张帅气的小脸蛋儿给吓的……他的双手都在颤抖,用不敢相信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看后面的那两个家伙。

    看见他堂兄大大方方就把小僵尸给揽在怀里,还亲了亲她的脸,小青年顿时愤世嫉俗了,发出了属于单身杀马特的怒吼, “都注意点儿!这还有人呢!”他气得都要哭了,眼角挂着一滴大大的眼泪, 简直觉得堂兄不是人。

    才认回家一个小妹妹,堂兄就叼走。

    话说,他家小曦还是个孩子。

    对小孩子下手,这……报警吧。

    小青年心里憋着这样的想要同归于尽的想法, 一边伤心这黑暗的社会叫自己在权贵的压迫之下失去了自己可怜的小僵尸, 那脑海之中的剧本起码延伸了三百集。然而就这点儿小事儿, 到了咖啡厅后,小青年的眼睛就亮了。他眼巴巴地看着对面咖啡厅里的美女姐姐,那美的,简直完全符合他的全部审美。不大一会儿,他回头不高兴地看着恩恩爱爱就往自己的两只,哼了一声。

    “到地儿了。”他指了指咖啡厅。

    “下去把监控要来。”

    “你为什么不去?!”叛逆的小青年震怒了,把方向盘拍打得啪啪直响。

    “你是不是想去非洲?”

    “请稍等。”垃圾堂兄威胁自己大概也就会这一招了,不过杀马特们从来心胸宽阔,展平绝对不和这男人计较,心里骂骂咧咧地摔了车门下车,走到了咖啡厅里顿时就春暖花开了。不过梳着绿毛的小青年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正仿佛在和一个有着高挑优美背影的男人说笑的美女店长探头看了过来,看见了形象非常瞩目并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展平,她礼貌地露出一个笑容。

    “请问我能帮您点什么?”

    “那个什么……公务员办案。”展平就把堂兄丢给他的一个小证件拿给美女看,表示自己要一段监控录像。

    对于这种警民合作,美女姐姐当然十分乐意,她笑着点了点头,拿着展平交给自己的移动硬盘去拷贝。展平就趴在柜台上等,等了一会儿,却感觉到身边仿佛有人在关注自己。

    他抬眼看了一眼,见到了一张非常俊美的脸。这个男人正垂头探身压过来,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看起来有些迷惑。对于这样的举动,小青年僵硬了。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美苍白,面容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僵硬的男人,突然抖了抖。

    “那个什么……”他可是笔直笔直的来的。

    “先生,你的身上有我很熟悉的味道。”俊美优雅,又带着几分神秘贵气的男人对他笑了。

    一笑,露出了两颗有些尖锐的獠牙。

    杀马特的眼睛直了。

    他其实一点儿都不害怕,只不过是腿有点发软而已。

    “我,我不好吃啊。”他紧张地说道。

    “你真有趣,我不吃人。”男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獠牙,对他微微一笑,温和地说道,“现代人什么都吃,重金属超标,吃了会坏肚子的。”他笑眯眯地看着战战兢兢的展平,眼底闪过一片红光温和地说道,“不过……如果有人觊觎我的女朋友,我想我肯定会吃他试试看的。”他微微侧头示意那位美女姐姐,又看着对美女姐姐心怀不轨的小青年儿。绿毛小青年秒懂,顿时在爱情和生命之间没骨气地选择了自己的生命。

    “不敢不敢。”他点头哈腰地说道。

    这样识时务的小青年不多了。

    男人笑了起来。

    “没什么。不过看在你我有缘,我建议你可以多在脸上化妆,头发染些更大胆的颜色。”

    “您这审美很诡异啊。”小青年敬畏地说道。

    “看起来有毒的话,就没有妖怪冒着生命威胁敢吃你。”男人顿了顿,露出几分友好地说道,“抱歉,你的身上的味道叫我想起了一个人。”他的目光带着几分温柔怀念,轻声说道,“看在这份缘分,我当然愿意提点你。妖怪也是挑食的。”他有趣地对嘴角抽搐,一副敢怒不敢言怂怂的小青年露出揶揄的表情,摸着自己的下颚轻声笑着说道,“我的妹妹也和你一样,明明胆小极了,可是却总是喜欢梗着她的小脑袋说话。”

    他提起亲人的时候露出几分温柔。

    “您这还有妹妹啊?不会是和您一样儿的……大仙吧?”小青年顿时肃然起敬了。

    “她比我早死了几年,说起来作为僵尸,她还是我姐?”青年笑眯眯地说道。

    僵尸的世界他不懂,小青年吭哧吭哧不吭声了。

    此刻,男人的目光笑吟吟地落在了自己不远处的美女店主的身上,眼底露出几分温柔缱绻。

    “就算是你想要挖墙脚,可是你也抢不走。我和她刚刚约定三生三世的姻缘。”见展平嘴角抽抽着看着自己,男人顿了顿,突然不笑了,把目光震惊地落在了对面的监控的电脑屏幕上。

    此刻那屏幕上正有着一道道的画面,定格在了一张僵硬美貌的小脸儿上。他的眼睛猛地泛红,喉咙地压抑着令展平心惊肉跳的嘶吼,翻身就越过了高高的柜台扑到了屏幕前。那画面上那个黑发小姑娘熟悉得叫他几乎要震惊。

    他看见她身边坐着的正是刚才说话的绿毛青年,霍然转头看他。

    这莫不是小僵尸的仇敌?

    那个什么,可见僵尸的世界竞争也很激烈啊。

    绿毛小青年战战兢兢,准备扶墙赶紧离开。

    “怎么了?”美女店主轻声问道。

    “这是阿曦。可是这个时候她应该还在地宫,我出门前刚去看过她。”青年伸手把她拷贝出的硬盘拿在手里,几步就重新回到了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展平面前,露出急切的目光问道,“请问这个小姑娘……”

    “我不认识她!”绿毛小青年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青年露出几分无奈,又带着几分伤感与柔软。

    “如果她叫白曦,那她就是我的妹妹。”见展平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一张嘴愚蠢地长大,青年轻声说道,“如果是她,我想见她。”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央求,展平犹豫了一下,想到小僵尸现在也是有道士的僵尸了,完全不怕这么一只倒霉僵尸,点了点头带着几分僵硬地走出了门去,青年就见外面的一辆敞开了后门的商务车里,正有一只美貌的小僵尸靠在一个人类的身上。

    他本有些恼火,可是揉了揉眼睛,抽了抽鼻子,又惊呆了。

    “他不是啊?”

    “谁不是什么啊?”展平见青年看着自家堂哥露出几分迷惑,不由茫然地问道。

    “没什么。”青年突然对他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看起来无害极了。如果不是笑起来露出獠牙,这僵尸一点儿都看不出痕迹。甚至他比看起来有些怪异僵硬的白曦有人气多了。

    这青年慢慢地走到了白曦与展恒的面前,专注地看着正哼哼唧唧在男人肩膀上蹭来蹭去的小姑娘,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小僵尸呆呆地偏头,对上了一张很有些熟悉的俊美的脸,慢慢地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白曦:“零零发滚出来!我皇兄怎么也成了僵尸了?!”

    零零发有气无力:“吃得好睡得饱,棺材也比别人的大,变成僵尸很稀奇么?”

    白曦:“上一世原主可没有个皇兄什么的。”

    零零发:“你怎么知道没有?”

    白曦:“……?”

    零零发没好气:“你以为渣男一个普通人类,哪儿那么多的妖怪天天袭击他啊?”上一世的时候原主守护在展天的身边,为自己三生三世的爱人阻挡了很多妖怪的袭击,这个资料白曦之前是已经接收到的。

    不过那个时候,她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想就充满了疑点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有什么非要叫妖怪天天来想把他给弄死的呢?人类与妖怪之间的矛盾也没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是不是?

    这只能说明,有大妖怪在针对展天,并且执着地想要弄死他。

    白曦目光呆滞,做思考者状。

    原来如此。

    上一世想要弄死展天的,是原主的这位死前的兄长。

    因为……是不是因为知道了渣渣对妹妹的伤害,所以才会出手?

    因为不想叫妹妹知道是他想要弄死她心爱的人,兄妹反目,才会想要暗戳戳地弄死?

    白曦就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

    “是你?”展恒的手都已经压在了桃木剑上,见到了这青年却冷着脸慢慢地收了回去,一手揽着自己的小僵尸,一边冷冷地说道,“你来做什么?我对你没有兴趣。现在我已经有了我家小曦,我和你没有缘分。我师父师叔的提议属于包办契约,我是不会同意的。”他一副要自由要民主的和谐社会进步青年的样子,俊美的青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谢谢你,我也没想过和你契约。”

    垃圾茅山派追着他要和他契约的道士漫山遍野,简直烦不胜烦。

    这年头儿当一个没有道士的僵尸罪大恶极么?!

    听说垃圾茅山派已经准备破格录取自家美女店长发展个外门弟子,一副见了僵尸不撒手,没有契约创造契约也要上的热情。

    真是叫僵尸们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了。

    “算你识相。”这僵尸和自家怀里的小曦能比么,展恒冷傲地哼了一声。

    青年勉强压住心底想把这垃圾道士吃掉的心情,专注地依旧看着白曦。

    “喂!”展恒的手猛地搭在了桃木剑上。

    觊觎他的小僵尸的话,千刀万剐都是轻的好么?

    “阿曦?”然而就在他目光冰冷的时候,就听见青年温柔地唤了一声。

    看着他那双温柔疼爱的眼睛,展局长突然压着自己的额头面无表情地想问自家小曦一句。

    你究竟有几个前世今生?

    这明显看起来感情不一般啊!

    白曦趴在自家道士宽厚的怀抱里,一双小爪子扒着自家道士的衣襟,歪头哼哼了两声,想了想,僵硬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这青年,又对展恒慢吞吞地在他的胸口用手指弄自己的鬼画符。

    她写了两个字,展恒就微微一愣挑眉问道,“皇兄?”他家小僵尸仿佛还很来历不凡的样子,这能叫一声“皇兄”,明显这两个生前都是皇族。幸亏展局有钱,不然穷困一点儿的,比如小僵尸的垃圾前世情人,现世就是个没股权的小职员的那谁谁,还不觊觎她的私房钱啊?

    “你是小曦的兄长?”展恒皱眉问道。

    青年的目光却在这两个人亲密的样子上扫来扫去,许久之后,竟然完全没有妹妹被黑心道士叼走的愤怒,反而露出了和气的笑容。

    “妹夫你好。”他笑得很热情。

    展局沉默了。

    这……不是亲哥吧?

    亲哥哪儿有对狼崽子这么和颜悦色的?

    只是对于一个看着妹妹糟心恋爱惯了的可怜兄长来说,只要不是渣男,那还要什么自行车,就算不怎么样,将就点儿凑合用得了。虽然展局不怎么地,不过架不住他感应到了自家妹妹和展局之间的本命契约,这玩意儿可比之前妹妹的恋爱靠谱多了啊,因此,在“谁都行就是别是渣男”的这种殷切的想法里,僵尸青年的目光就非常温和了。他甚至抬手摸了摸白曦的脸,露出几分温柔。

    “……嗯。”展恒在他的热情下勉强给了一点回应。

    他沉默了片刻,抱着自家小僵尸下车,来到了青年的身边。

    “谈谈?”他挑眉问。

    小僵尸躲在自家道士的身后探头探脑。

    青年的目光慈爱地看着她懵懂乖巧的样子,应了一声带着他们重新回到了咖啡厅。那位非常美丽,并且充满了正义心的美女姐姐站在门口露出几分诧异,听到青年的介绍,她不由露出几分欢喜来说道,“原来这就是阿曦,真的很可爱。”她忙伸手把白曦拉到最好的一个位置上坐下,又忙忙碌碌地亲手去做蛋糕,展恒坐在白曦的身边,见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兄长,就微微抬了抬下颚。

    “你怎么也变成僵尸了?”他问道。

    “什么?”青年露出几分茫然。

    “小曦想问你这个。”展局很不耐烦。

    “你能看到小曦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能。”展恒顿了顿,大手压在白曦放在咖啡桌上的小手笑了笑,带着几分示威与主权地说道,“可是我就是知道她所有的心情。”一到要跟自己打架的时候就怂怂的,还要露出超凶的样子。

    只要被自己一摸小脑袋,哪怕面无表情,可是都可以看见她的背后有毛茸茸的尾巴在摇来摇去,小僵尸的心情真的非常好猜,不过这个技巧是展局的个人机密,都被学会了,那他还能是小僵尸的独一无二么。

    青年不由很欣赏这位展局了。

    虽然之前挺想吃了他的。

    他温和地看着一脸僵硬,明明比自己更早变成僵尸,可是却没有自己的道行深的妹妹轻声说道,“我记得你对他许下了三生之约,你是个死心眼,我很担心你。”见小僵尸呆呆地看着自己,他对展恒平静地说道,“我看见阿曦在地宫里变成僵尸,就知道她一定不会放弃那个混账东西。如果我们全都死去,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她会受到伤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道,“所以我修建的陵寝就在小曦的地宫之下,她如果醒来,也会叫我醒来。”

    他没有说很多,可是白曦突然觉得心口传来尖锐的刺痛。

    僵尸的样子总是会固定在临死的时候,这青年年轻俊美,就说明他亡故的时候正是盛年。

    他为什么年轻轻就死了?

    “小曦之间没有醒来过?”展恒突然皱眉问道。

    “醒过两次。”青年笑了笑,平静地说道,“第一次她去见了那个男人,他是个书生,她还没有褪去脸上的僵毛,所以她远远地看着他。那个时候我还不如她,像是个怪物,怕她认不出我,所以离得远远儿的。”他的眼底露出几分冰冷的杀机,看着展恒露出一点温柔的笑容,轻声说道,“我本以为他得到阿曦的恩惠,会真心爱她一次,可是他却娶了别的女人。阿曦并不知道,可是我却知道。他其实心里明白丢给他金子供他读书的另有其人,可是那富户家的小姐,是远近闻名的美人。”

    展恒慢慢地把白曦抱在了怀里。

    “那一世,阿曦回到地宫沉睡,我还是个低等的僵尸,别的不会做,可是揪下一个书生的脑袋,还是绰绰有余。”其实他有很多的报复的方法,只是他那时刚刚成为僵尸,无法压抑僵尸本能嗜血暴戾的作风,因此出手格外残忍。

    青年笑了。

    白曦的眼睛却亮了。

    然而展恒却露出几分不悦。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他早就背叛她,叫小曦死心?”

    青年一愣,露出几分苦涩。

    “我杀了人,虽然情有可原,可是手段太血腥,被道士镇压在地宫,只能修炼却不能外出,五十年前刚刚脱困。”他垂了垂眼睛轻声说道,“我去离开前去见过阿曦,她还在沉睡。这是那男人第三世转世,我就想把他找出来杀掉,阿曦找不到他,三生的许诺终结,我就可以带着她重新开始。”谁知道事与愿违,还睡得香喷喷的妹妹提前出了地宫,又没有触动他留下的机关,他竟然茫然不知。

    做梦都想不到。

    没便宜渣男,竟然便宜了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