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2.三生(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展局长对所谓的“我们在哪儿仿佛见过”这种问题简直嗤之以鼻。

    这辈子都顾不上呢, 还顾什么上辈子!

    更何况小僵尸……都僵尸了还有啥前世今生的。

    他冷笑了一声,垂头看着哭倒在自己面前的丽丽,眼底露出几分厌恶。

    比起妖怪杀人, 更叫人感到丑恶的是这样利用妖怪的人类。

    就是因为有这些人类在,所以妖怪管理局越来越忙碌, 不仅要收拾妖怪,还要收拾这些妖怪背后干坏事儿的人类。他微微弹指,那个正在哭泣的女人就惊恐地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她顾不得别的急忙去看自己心爱的男人, 却见展天已经沉默地把目光从自己的身上转移。那一瞬间的绝望叫她泪流满面,这才明白,原来在这个男人的心里,自己其实真的什么都算不上。她只觉得自己被捆住了, 竟然自动地被看不见的东西牵引着, 被拖出了门外。

    “你还不走?”展恒见倒霉堂弟还对这人家女店主流口水呢, 顿时微微皱眉。

    “走去哪儿啊?”杀马特小青年这一刻顿时领略了文艺咖啡店的美, 恋恋不舍, 相识恨晚。

    展恒慢慢地眯起了眼睛。

    “大少, 如果你很急, 我送你。”展天觉得嘴里苦涩, 他虽然沉稳内敛,可是也只不过是仅仅比展平大了几个月而已。他始终不能明白, 为什么展恒宁愿亲近没用的展平, 也不肯多看他一眼。

    如果他能够得到展恒的支持, 那么在展氏集团就不会再有那样多的人对他看不起, 嘲笑鄙夷。想到这里,展天下意识地把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身上,轻声说道,“是我的错。或许是因为我见到白小姐的原因,我做了一个很怪的梦。”

    展局长顿时呵呵了。

    做梦……

    的确是做梦。

    梦里什么都有。

    白曦仰头冷冷地看着面前的青年,就想听听他梦见什么了。

    该不是梦见和前世的小僵尸恩恩爱爱了吧。

    “我梦见了弓弦,它勒住我的脖子。”展天的目光有些迷茫,在白曦微微一愣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恍惚地说道,“我仿佛……听见有人对我说话。他说我背叛了阿曦,说我的尊荣权位由阿曦而来,既然我背叛,自然要全部归还。他说我脏,没有资格和阿曦同棺。真是奇怪,明明我没有见到那位阿曦的样子,可是我觉得那就是你。”他说这话的时候,展恒突然皱了皱眉,在白曦那双冰冷的眼睛的注视之下冷冷地问道,“你还梦见了什么?”

    青年沉默了片刻。

    他觉得展恒对自己突然生出了格外的关注。

    他心中算计了很久,这才慢慢地对展恒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轻声说道,“我梦见了很大的一个棺椁。那棺椁里伸出了一双手……那个地方很冷,很黑暗,可是那双手格外清晰。我觉得很可怕。大少,你是茅山派弟子,请问这样的情况,是不是我被什么妖怪盯上?”他看似平静,可是额头上却已经透出了细密的冷汗。

    白曦没想到这一世这家伙竟然还梦见了原主曾经的那些记忆,不过想到他说自己被弓弦勒断了脑袋,不由露出几分沉思。

    谁会杀死一位毫无危害的死去公主的驸马?

    而且,在杀死他之后,却说他很脏,不肯叫他葬入地宫?

    小僵尸慢慢地眯起了眼睛。

    这说明在他们还没有转世,就在小公主死去的那一个时代,他就背叛过她。

    既然如此,那么要杀死他来泄愤的,必然是皇族的族人。

    因为他背叛了自己的誓言,背叛了他们的小公主。

    于是他被绞死,不能如同誓言那样安葬入地宫。

    ……早知道这家伙背叛得这样早,那还三生三世个屁啊,第一世就把他弄死给自己当奴隶!

    白曦的眼底泛起了一片红光。

    展天觉得那一瞬间自己仿佛是看错了,他心中生出几分怀疑,然而在看的时候,却见自己对面不过是一个已经开始慢吞吞地吃面前的蛋糕的很懵懂的小姑娘。

    可是就算她没有抬头看他,然而他却觉得自己的心底陡然生出了无比的恐惧,那仿佛是被蛇盯住的兔子,阴森恐怖,叫他心跳都加快。他微微晃了晃自己的头,急忙去看一旁的展恒,却见这英俊的男人正摸着自己背上的桃木剑,看着他若有所思。

    “大概是因为你上一世没做好事,这辈子有人寻仇。”

    “那我怎么办?”展天脸色微微一变。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做坏事总是要还的。我有什么办法。”展局长很冷酷地说道。

    白曦顿了顿,觉得这道士很黑心了。

    也不知道给人家一枚护身符啥的,竟然还在幸灾乐祸。

    不过……她喜欢。

    她突然有点喜欢这黑心道士了。

    “大少……”

    “有问题就去管理局报案。”展局长是领导,才不管接收案件呢,他就站在一旁耐心地看着一脸平静的小僵尸戳着蛋糕啃了好几块儿,还把咖啡往嘴里倒。

    看见她仿佛吃得很满足,重新坐在椅子里往外看,一手把眼巴巴地去对人家美女店长笑的杀马特小青年提到一旁,走到了白曦的身边,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拿出了几张纸巾给白曦擦嘴,淡淡地说道,“吃饱了就和我去管理局。”

    “为什么?”展平急忙问道。

    他今天想带白曦看电影的。

    “恒哥,你不是叫小曦给你当临时工吧?不要了……二哥那么惨,你忍心小曦也那么惨么?惨就二哥一个就够了。”

    这没良心的杀马特,怀里揣着人家的蛇鳞,竟然能说出这么没心没肺的话,这要是叫“二哥”听见,一张嘴不带啃的直接就把他给吞了算了。他急忙趴在展恒的肩膀上大声控诉道,“小曦还没成年呢!恒哥,你非法使用童工,我要投诉你!”这缺心眼儿的声音很大了。

    展局长眼底露出几分恼火。

    白曦伸手拉住他的手,看他。

    “不叫你当临时工,叫你当公务员。”展恒忍耐了片刻,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不是说……不能当公务员么?”展平掐指一算,据说管理局的正式有编制的公务员那福利可好了,想到自家小姑娘还没有个保障,这年头儿小姑娘还是捧着铁饭碗最划算了,顾不得美女姐姐了,急忙更加凑到展恒的耳边跟他咬耳朵小声问道,“恒哥,你是要走后门么?你真帅!”他黏黏糊糊,含情脉脉地在英俊的男人耳边小声动情地说“你真帅”,白曦一张僵硬的脸都控制不住动容了一下。

    展恒不说话了。

    他只觉得绿毛小青年的呼吸都在自己的耳边,不必回头,转手把这蠢货给摁在了白曦的身边。

    “哎呀我的妈呀。”小青年觉得胳膊都要断了,顿时鬼哭狼嚎,简直完全没有一点儿硬汉的样子。这要是在妖怪袭击的时候,肯定是第一个跪下的人类。

    展天沉默地看着他和展恒打闹,垂了垂眼睛,又忍不住去看美貌雪白,漂亮得刺眼又安静得令人心中平和的小姑娘。

    她似乎对展平被怎样抽打无动于衷,想到昨天展恒对她的重视,展天的心里陡然一凛。

    这或许真的是个女道士。

    而且年纪轻轻甚至连展恒都这样照看,想必是哪一家大门派的精英弟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他莫名地想要逃离白曦,可是却又莫名地觉得她很熟悉。她没有刚刚的丽丽那样骄傲张扬,整个人安静而沉默,可是却能叫人的心都踏实起来。

    她对一切浮华都无动于衷,可是那或许是她的最美好的品质,叫人心里感到轻松,并不需要如何和她说话,只要她在身边陪伴,在寂静的时候知道有一个人总是在自己的身边就真的很好。他想了很多,可是也知道白曦似乎对自己的印象并没有很好,礼貌地对白曦微微颔首,转身走了。

    见他走了,展平这才冷哼了一声。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子肯定没安好心。”

    展恒把他提起来丢在一旁,看见白曦站起来,看了堂弟一眼没有说话。他只是叫堂弟开车送自己和白曦一块儿去了管理局,叫白曦感到诧异的是,这管理局竟然还开在非常古朴的老宅子里。

    在这个城市,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会有这样古香古色的老宅子,这明显是历史文物什么的。车子刚刚进入这老宅子,白曦就感到这宅子里充斥着几道叫她警惕的大妖怪的气息,在白曦进门的时候,几道气息肆无忌惮带着几分审视地扫过来,却在扫过展恒之后,气息消失了。

    展恒把白曦从车里举出来。

    小僵尸懒得龇牙咧嘴了。

    她站在宅子的院子里,看了看四周,又看着面前的英俊挺拔的冷漠男人。

    “恒哥,我怎么办?”展平想要开车门下车,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车门打不开,顿时就知道这大概是某位妖怪大哥的恶作剧了。

    他可怜巴巴地从车窗探出头,然而展恒却没有理他的意思,带着白曦面无表情地走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上面的一个牌子显示这就是他的办公室了。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叫白曦进去坐着,从门口看了还在院子里叽叽呱呱的展平,哼了一声,不管他,反而关上了门,把展平的叫唤阻拦在外面。

    看见白曦默默地坐到了办公室的沙发里,他慢慢走到她的对面坐下。

    “你认识展天的前世?”

    如果说一开始是嗤之以鼻,那么当展天说出更多的事,展恒的心里就有点儿谱儿了。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说好的是他的有缘尸呢?

    怎么跟别人前世姻缘了?

    白曦歪着小脑袋看着脸色越发冰冷的男人,目光无神地想了想,轻轻点头。

    她今天吃了蛋糕就发现,自己并不是完全尝不出味道,而是味觉并不敏锐,如果想要尝到味道就一定需要非常刺激或是强烈的味道才行。就比如蛋糕,她当然可以尝到甜,然而她能够尝到的味道却需要比正常的蛋糕往里面多加入几倍的糖分。她觉得这倒是蛮不错的,不然作为一只僵尸,那这过的日子太苦逼了好么?

    她正转着自己的小脑袋想着回头叫展平给自己做点儿好吃的,却看见展恒的脸色并不好看。

    她眨了眨眼睛。

    看见她懵懂又无辜,展恒就觉得吧……

    什么前世姻缘,都是展天的错!

    这么小的小僵尸知道什么?

    她还是个孩子!

    这必须是展天对小僵尸图谋不轨!

    “说说你们的前世。”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展局长靠在沙发上,想要听一听展天从前是怎么骗这小僵尸的。

    虽然他只听了只言片语,可是也能够想到,前世大概是这小僵尸年纪小小就骤然过世,她的家人希望把男人殉葬,可是她却不肯,叫他能够活命。然而男人得到了很多来源于她的荣耀,却最后变心,被她的家人杀死,不准许他葬入她的陵墓之中。于是……展恒的心情更不好了。

    她这是出来找他来了?

    “都是上一世的事,天涯何处无芳草。”展局长沉默了一会儿,对小僵尸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安抚意味的表情轻声说道,“既然他背叛了你,你不必再把他放在心上。甩掉他,这世上最珍惜你的人会很多。”

    他见白曦还是不说话,安静地看着自己,想到死去的人所在的陵墓必然黑暗,棺椁必然冰冷,这只小僵尸也不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下等候了多少年。她是用怎样的心情一直一直在等待,可是他却始终都没有来?

    她等了那么久,离开陵墓来寻找他。

    可是她见到的却是一个面目全非的爱人,还有他所谓的昭示了他背叛的梦境。

    展恒就算再冰冷,可是此刻的心也柔软起来。

    如果是其他僵尸妖怪这样做,他只会觉得傻,愚蠢透顶。

    可是白曦却叫他的心里感到心疼。

    他顿了顿,起身坐到了小僵尸的身边,伸手把这只漂亮又单纯的小僵尸给揽在自己的怀里。修长温热的大手压在白曦冰冷的肩膀上。

    白曦不安地动了动,却被男人用力地揽住,他的声音低沉嘶哑,还带着叫她动弹不得的一点命令的语气说道,“别动!”她觉得他离自己这样近,背上的桃木剑叫她心惊肉跳,可是离得近了,却能够听到自己的耳边传来男人坚实有力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的,叫自己躁动的心变得安稳。

    僵尸是没有心的。

    可是她们却拥有感情。

    她扭了扭小身子,有点不自在。

    耳边传来男人轻描淡写的声音,“就算前世他没有背叛你,可是在你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却不记得你,甚至都忘记爱你的心情,他也没有资格拥有你的这一世。”见白曦不动了,面无表情却仿佛是在聆听自己的声音,展恒冷哼了一声平静地说道,“如果真的有前世的姻缘,我相信无论自己前世的爱人变成什么样子,哪怕她变得与记忆里不同,哪怕我不记得我前世和她的点点滴滴,可是真正相爱的人,总是会互相吸引。就算忘记前世,然而这一世,第一眼看到,他们还是会爱上彼此。”

    如果对面不相逢,那或许……

    他们这一世的姻缘,并不在彼此的身上了。

    白曦怔怔地听着,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不会再跳动的心口,却隐隐地觉得疼痛。

    她就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爱人在这么多的转世里,每一次遇到她都会爱上她,然后叫她重新爱上他一次,这样的感情,或许真的是她的幸运。

    她有一个不离不弃的爱人。

    下意识地,她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了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脸上。

    他看起来很冷酷,棱角锐利,面容坚毅,可是却会轻轻地抱住她轻声安慰,一点都不像是上一世原主记忆里的那个冷酷的男人的样子。

    还有……为什么她明明嘴里喊着黑心的道士,可是却总是不愿意对他动手,还总是下意识地默许了他很多的亲近?

    就算不记得,可是却下意识地亲近。

    莫名的,白曦伸出一只小手,轻轻地歪头摸了摸展恒的脸颊。

    她的目光懵懂,然而男人被摸了这一下,却猛地屏住了呼吸。

    他不喜欢被人这样亲近地触碰,可是小僵尸摸了自己一把的时候,他……

    “阿恒!”就在他下意识地把小僵尸往自己的怀里掖了掖,就听见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急三火四的声音。一个头发花白的白胡子老头儿穿着道袍风风火火地撞开门闯进来。

    他一抬头就看见英俊的自家精英弟子下意识地就把一个煞气冲天的小僵尸给摁怀里去了,顿了顿,露出了一个惊喜的表情,感慨地走过去拍了拍脸色发青的男人的肩膀满意地说道,“终于知道勾搭僵尸了。不愧是咱们茅山派精英,有实力!”

    这波他给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