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1.三生(七)

321.三生(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僵尸看起来很可怜了。

    展平战战兢兢地看着堂兄。

    “恒哥, 还是……不了吧?”

    太丧心病狂了有没有?

    “她还是个孩子。”作孽了, 这茅山派的精英弟子就是不走寻常路。

    小僵尸这是要惨遭毒手的节奏。

    他堂兄他还不了解么?

    可那是连只母苍蝇都要拍飞的狠角色。

    怎么可能会为了什么古里古怪看守妖怪的借口和一只漂漂亮亮的小僵尸睡一个房间?

    丫有阴谋。

    小绿毛顿时警觉了。

    “闭嘴, 不然揍你。”展恒不耐烦解释关于有缘尸的问题, 一把不耐烦地把堂弟还有展夫人都给关到了门外,就见房间里,美貌雪白的小姑娘龇着獠牙, 一双眼睛已经满是红光地看着自己。他也不去招惹她,冷哼了一声,抬脚走到了床边靠在床头躺好, 这才抬眼看了正远远地站着,警惕得浑身炸毛的小僵尸, 微微抬了抬下颚说道, “你过来, 叫我抱着睡一晚。”

    白曦沉默了。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信不信她投诉他?

    她退后了一步, 僵硬地站在那里。

    看见这小僵尸这样不肯配合,男人觉得有些棘手,迟疑了一下,想到了自家师长们从来都没说过和自家僵尸是怎么睡一块儿的经验,不得不先按捺住心中的想法预备回去取取经什么的。他对这小僵尸放心得很,翻身抱着桃木剑就睡了。白曦却只觉得芒刺在背,一双眼睛看了桃木剑很久, 慢吞吞地退到了角落里。

    她就这么站着在角落里一整晚, 第二天面无表情地打开了门。

    门口, 小绿毛委委屈屈地坐在那儿打瞌睡。

    “小曦, 你起来了?”昨天小绿毛听了房门半天,听到堂兄仿佛不是觊觎白曦这才放心,不然大门早就被踹破了。

    白曦垂头看了看他。

    他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眼底黑乎乎的一大片,都不需要烟熏妆,直接杀马特。

    她垂头看了看自己漂漂亮亮的小裙子,正歪头看着自己的功德提供人,却见小绿毛手里的手机响了。他垂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可是见白曦正看着自己,还是忍了忍接了这个电话。

    电话里的是一个女孩子爽快的声音,那声音叫展平有些恍惚。他放下电话想要对白曦笑一笑,却没有成功,只好抓了抓自己的头轻声说道,“小曦,我出去一趟。你在家里等咱妈起床哈。她睡到中午就差不多能起来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就往别墅门口走,走了两步,回头,看见白曦面无表情地跟着自己。

    “小曦?”见她似乎要陪着自己,展平抽了抽自己的鼻子,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问道,“你愿意和我一块儿去么?”

    他都不需要白曦回答,一颗受到伤害的心全都被治愈了,美滋滋地拉着虽然不说话却用实际行动表达和自己的亲近的小僵尸一块儿出了家里。为了照顾白曦,他急忙去开开家里最大的那台豪华商务车,可是没想到才开出来,就看见白曦正剑拔弩张地看着身边同样没什么表情的英俊男人。

    “恒哥……”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恒哥呢?

    小青年心里腹诽,老老实实地打招呼,心里很没良心地哼哼唧唧。

    “我去管理局,你送我一程。”见绿毛小青年蔫哒哒地答应了,那不情愿的……话说这展家不情愿和他凑近乎的也就这小子一个了。不然换了别的堂弟堂妹试试,那还不感恩戴德送他去工作?

    展恒心里冷哼了一声,看见小僵尸经过昨天已经学会打开商务车的车门,走过去伸手卡着她的腰把她送进车里。

    白曦同样蔫哒哒地在这垃圾道士的手上,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举来举去的操作。

    她坐在车子里,慢吞吞地伸了伸自己僵硬的小腿。

    作为一只日后要习惯在人间活动的僵尸,也该软乎软乎胳膊腿儿了。

    看见她偷偷地动,展恒微微挑眉,露出几分笑意。

    他坐在她的身边,看小僵尸专心致志地扭来扭去,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今天的摸头任务也圆满地完成了。

    白曦垂着头由着垃圾道士摸,默默地在心里记住这一笔,展平就在前面开车愤愤不平中,觉得他堂哥简直是要把小僵尸给拐走的节奏。

    只是他敢怒不敢言,车子开到了一间咖啡厅旁,他犹豫了一下,决定直接开过去的时候,听到展恒冷冷地说道,“停下。”他的目光落在车窗外。车窗外,咖啡厅的玻璃墙里面正倒映出来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子。她正和展天坐在一起,用爱慕的眼神看着他。

    展平猛地刹车,这才回头小声说道,“恒哥,这件事我能自己解决。”

    展恒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傻话?”

    “你是不是怕我吃亏所以跟着我和丽丽见面?我说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帮我出头。这女人想杀我,我不会傻兮兮再当她是朋友被她骗。我一个人……还有小曦,咱们俩就能搞定。”

    展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想要先把堂兄送到管理局去,谁知道鬼使神差就先到了自己和曾经的朋友相约的咖啡厅。他觉得自己日天日地的怕过谁啊?只要是人类,那就没在怕的。完全不需要展恒给自己出头。

    话说做堂兄的总是婆婆妈妈,叫堂弟也很烦恼。

    展恒摸着嘴角沉默了。

    “她涉嫌勾结妖怪杀人,我是要送她去管理局审问。”

    正在叽叽歪歪的小青年不吭声了。

    白曦觉得他的脸一定很疼。

    “是么,那一起,一起好了。”小青年吭哧吭哧地下车,木然地看着同样一脸木然已经接受了荼毒的小姑娘被堂兄熟练地从车子里举出来。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家小僵尸这是要完的节奏,一边叹气一边推开了咖啡厅的门。门里面自信耀眼的年轻女孩转头看见了展平,眼底闪过一点晦涩,急忙站起来很关切地问道,“展平,你还好么?对不起,我听说昨天酒店里出现了妖怪,我很担心你啊。”

    “担心我没死成是吧?”小青年顿时呵呵了。

    白曦就觉得这家伙天天怼天怼地也很了不起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这个名叫丽丽的女孩子顿时露出几分不快,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展平,你真的太小气了。我承认昨天没有去见你是我的不对,可是你的房间出现妖怪,也要怪我么?我担心你,这么早就把你找出来,这还不够关心你么?你这样的话,我们的朋友都没法儿做了。”她知道展平虽然看起来叛逆,可是却一向都很重视感情,可是却没想到青年阴沉地看了自己一会儿,点头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好啊。我也觉得和你做朋友是瞎了眼。”

    “阿平,丽丽是真的关心你。”展天在一旁站起来,看着展平轻声说道。

    “关心我?把妖怪引到我的房间去吃了我?那你们对我真的很关心。”见丽丽的脸色顿时变了,展平大摇大摆地牵着白曦的手坐到了座位里,见展恒也走进来坐下,这才冷笑了一声对脸色陡然发白的丽丽轻声说道,“恒哥是来找你的。你说你觉得我很小气?”他看着自己十几年的青梅竹马只觉得心里疼得要裂开,却感到自己的手背被冰冷的小手压住,转头,看见白曦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把小脑袋转到窗外。

    她刚刚出山的样子,对外面的一切都很好奇和疑惑。

    “酒店并没有通报妖怪袭击了哪个房间,你是怎么知道被袭击的是我?还有,丽丽,如果你真的担心我,一整晚,你不会到了白天才给我电话。”

    展平虽然不喜欢去公司做事,也总是很中二,可是他不是个傻瓜,专注地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轻声说道,“你以为我昨天已经死定了,不需要你浪费时间打电话。也对。我一个人类当然不是妖怪的对手,可是你别忘了我有恒哥。”

    他下意识地隐瞒了白曦的不同之处,见丽丽双手微微颤抖地看着自己,笑了笑,“你今天约了这王八蛋来咖啡厅想要表功,从他嘴里知道我活着很急了吧?你急着见我解释你干的好事儿,都忘了你们两个在约会了。我的性格你不会不知道,这种艺术性的咖啡厅还不如酒吧。”

    他喜欢光陆离奇热热闹闹的酒吧,乱糟糟的也无所谓,却不喜欢安静又格调太高叫他觉得憋闷的咖啡厅。

    这只不过是她和展天喜欢来的地方。

    “傻瓜,去局子里蹲着吧。”他恶狠狠地对丽丽说道。

    “我没有!”丽丽的声音猛地拔高了。

    可是曾经和她很亲近,因为她是女孩子又是青梅竹马从不反驳她叫她失望的绿毛小青年已经对一个陌生的漂亮黑发小姑娘嘘寒问暖了。

    “小曦小曦,你喜欢咖啡不?卡布奇诺,你们女孩子最喜欢了。”他狗腿地在白曦的身边说话,见小僵尸的眼底露出几分茫然的样子,单纯又可爱,恨不能在心里尖叫,急忙叫咖啡厅的服务生过来,手指在长长的图片上划过,非常土豪地仰头说道,“全要!哥有钱!”他啪地甩出一张卡来,那有钱的……其实不就是几杯咖啡和几块蛋糕么,要不要装个那个什么啊……服务生眼神死,礼貌微笑,拿着卡走了。

    这帮土豪小气的……

    买两块蛋糕就仿佛买下了白金汉宫!

    那个美貌的黑发小姑娘太可怜了。

    几块蛋糕就被这些小气的有钱人给骗得晕头转向。

    服务生叹了一口气,差点儿充当正义市民去报个警啥的。

    他觉得那个乖乖巧巧坐在座位上的小姑娘一副懵懂单纯的样子,又觉得她身边的杀马特看起来真不是只好鸟,犹豫了一下,就对柜台前的美丽优雅的店长窃窃私语。

    这是一位非常文雅美丽的女人,她微微一愣,看了看正猛对小姑娘献殷勤的绿毛小青年,沉默了一会儿亲自端了咖啡来放在白曦的面前,带着几分温柔地问道,“小姐,你需要什么帮助么?”她的目光扫过了正呆呆看着自己的杀马特,对白曦柔和地一笑问道,“要不要我联络你的家人?”

    白曦茫然地,懵懂地歪头看着她。

    女人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她笑着看着白曦,又把目光扫过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绿毛小青年。

    小青年口水哗啦啦的。

    这就是他梦里的高挑修长有胸的女神呀。

    “不,不是……“他正美得很,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的,顿时嘴角一抽,看着正隐蔽地防备自己的美女店长紧张地说道,”美……这位小姐,我和小曦是兄妹。这是我妹。我不是坏人,真的!”他这行头一点儿都不像好人,美女店长没有理睬他,而是专注地落在白曦的身上。

    小僵尸呆呆地看着她,仿佛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展恒就在一旁冷淡地说道,“他们的确是好朋友。”

    他看起来一副精英正直的样子,美女店长这才相信了几分,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对不起,我多管闲事了。”不过如果真的是兄妹……这哥也太抠门儿了。

    甩卡甩得噼里啪啦的,就请他妹喝咖啡?

    塑料兄妹情吧?

    她笑了笑,转身优雅地走了。

    小青年恨不能跟着她一块儿走。

    “展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丽丽见到展恒腿顿时就软了,她怎么可能不认识展家最优秀的佼佼者,不认识连她的家里都很客气的展局长呢?她想到自己做的事,第一次发现事情似乎有了脱轨的危险,急忙对展平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你要相信我啊!”她紧张害怕得不得了,仿佛真的很害怕会被展恒给拖去管理局问话,突然回头求助地看向自己喜欢的青年。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

    展天比展平优秀无数倍,可是却碍于身份,能力都无法施展。

    因为有展平的存在,所以展家根本就不承认展天的身份,他只是一个毫无身份的私生子。

    可是他那么优秀,那么努力地想要证明自己。

    她知道展平有展家的股份,也知道展天迫切地需要展家的股份叫他可以在集团站稳脚跟,所以为了帮自己喜欢的人一把,才会做出这些事。

    反正展平就是个混吃等死,浪费米饭的败类,就算死掉,除了他妈,不会有任何人惋惜。

    可是展天却会拥有更广阔的前途,或许……展平死掉,展天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展父的一切了。

    可是现在,为什么一切都和她想得不一样?

    “怎么,还有展天的份儿?”展平突然带着几分讥讽地问道。

    丽丽的目光顿时落在了展天的身上。

    她能和展平是青梅竹马,那家世当然也很显赫,可是她却一门心地爱上了一个私生子,这样的爱,展天并未拒绝,甚至时常和她一块儿吃个饭,说一说彼此的心事,叫她的眼底生出几分光芒。

    可是展天的目光却很平静地从这个急切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脸上扫过,微微摇头轻声说道,“无论丽丽做过什么,我都不知情。”他顿了顿,看着展平露出几分诚恳的表情来说道,“阿平,我是你的哥哥,怎么可能会做伤害你的事。”

    “那她现在伤害我了。”展平指了指正忍着眼泪看着展天的丽丽。

    “那我不会再和她有半点瓜葛。丽丽,你伤害了我的弟弟,我不能原谅你。”展天轻飘飘地就给喜欢着自己的女孩子定了罪。

    坦然得就仿佛曾经面对原主的时候告诉她爱上了一个仿佛阳光一样温暖的女孩子那样。

    白曦看见那个为他甚至想要杀死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女人呜咽了一声,露出几分绝望,却并没有半点同情。

    同样是被抛弃,她同情原主,因为原主的爱并未伤害任何人。

    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子为了她的爱情,却想要杀死另一个信任她,善待她的朋友。

    所以,就算是被人指责伤害抛弃,白曦想,那也并不值得同情。

    “我不想再看见你。”展天不再看捂着脸痛哭的丽丽,很快就和她划清了界限,起身对正冷眼看着自己的展恒轻声说道,“恒……大少,希望你给阿平一个公道。”

    他说了这些话,才把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脸上。他看那个漂亮的女孩子的目光很复杂,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修长的脖子,仿佛那里还残存着昨夜梦里,被弓弦绞断自己脖子时的剧痛还有恐惧。他想到昨夜的梦,试探地看着白曦。

    “白小姐,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面?前世……”

    他的眼底带着几分恍惚,白曦依旧无动于衷,毫不理睬。正垂头看着趴在自己脚下哭泣的女人的展恒却突然冷哼了一声。

    “难道你还想说上辈子见过?哄了这个女人,还想哄第二个?”

    人渣。

    竟然想骗他家的小僵尸。

    前世有缘?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