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20.三生(六)

320.三生(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就那个什么……

    虽然展父是长辈, 可是在展恒这个长房长孙的面前, 还真的直不起腰杆子来。

    不仅展恒在展家的地位还有股份比他高得多,更因为展恒自己能耐,茅山派精英弟子, 妖怪管理局副局长,国家正经编制的公务员儿,道儿上别管是人是妖怪的,谁不多给几分面子呢?

    就连展父,说起来也没少在外面对外吹嘘“我侄儿是展恒”。

    因此,他是不敢招惹展恒的。

    见这个年纪大了越发冷淡,看起来充满了锋芒的成年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展父动了动嘴角,在许久没有发声之后艰难地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来对展恒说道,“如果是阿恒的朋友,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了。一定和阿恒你一样都是精英!”他这马屁拍得不怎么样,展恒没有吭声,冷冷地看着他。

    这种犀利与隐隐带着几分鄙夷的目光叫展父顿时就想起了自家的家主大哥。

    当他硬着头皮带着私生子回到展家的时候, 他大哥也是这么看他的。

    仿佛他就是个垃圾。

    提起这个展父就觉得心中无比的憋闷。

    想当初他不得不迎娶了门当户对的妻子,这难道不是为了展家的脸面么?可是他已经娶了妻子, 这外面的几个大豪门里谁家不是家里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外面再有两个真爱这样幸幸福福地过日子?为什么到了他这儿就成了罪大恶极?他想到当年展天的母亲没名没分地跟着自己那么多年,最后却因无法进展家的家门抑郁而终, 叫展天成了没娘的孩子就觉得愧疚无比。

    他希望把自己能够给予的一切都补偿给儿子, 这也有错么?

    还有, 展平那样没有出息,简直不像他的种!

    “我不希望日后有人在她的面前说不好听的话。”展恒只是看着他四叔冷冷地说道。

    “我明白,明白。”展父就继续赔笑,顿了顿,目光落在白曦的身上,顿时就觉得这姑娘不一样了,完全没有什么不堪的气质,反而带着几分神秘还有贵气。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眼睛微微一亮,对对面正冷冷地站在展平身边的白曦笑着说道,“既然是阿恒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贵客。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他完全忘记儿子刚刚还在和妻子介绍白曦的名字,见白曦完全没有理睬他的意思,他隐蔽地动了动身边展天的衣摆。

    展天正看着白曦魂不守舍,感觉到父亲在提醒自己,微微颔首,不卑不亢地说道,“我是展天。”

    ……

    小僵尸还是没有理。

    这就特别地……不给面子了。

    很有展局长的冰冷作风。

    不过这年头儿有能耐的大多恃才傲物,白曦的傲然,越发叫展父的心里生出几分主意。

    “小曦不会理你们的。她可是跟我一条心。”见白曦都不理睬老混蛋和私生子,展平的心里别提多美了。他仰着绿脑袋,拉着白曦就对展夫人献宝地说道,“妈你看!小曦就喜欢我……”

    他突然感到背后刺痛,转头,却见堂兄在冷冷地看着自己。他觉得这种感觉怪怪的,打了一个寒战,把脸重新转到老妈方向,殷勤地说道,“妈,你得叫家里佣人对小曦好点儿,可别叫佣人欺负她。”

    展夫人就很茫然了。

    在以为白曦是自家儿子带回来的可爱的儿媳妇儿之后,为啥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成了展恒的人?

    她连连点头,看着精致美貌得仿佛人偶一样的小姑娘,露出几分笑意。

    “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又文静又可爱,比她家只知道操心的中二病破儿子强多了。展夫人顿时喜欢得不得了了。

    她是更喜欢软软乎乎的小姑娘的,只可惜当初怀着展平知道王八蛋在外面出了轨,她就再也不稀罕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所以就只有展平这一个儿子。虽然展家也有女孩儿,可是展夫人都不过是面子情,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喜欢白曦喜欢得不得了。

    她的眼睛发光,伸手就摸了摸白曦的小脸蛋儿。

    “哎呀,怎么这么冰?”

    “冻得吧。”展平仰头看天,一边目视多余的展父还有私生子。

    展父皱了皱眉,觉得这纯属胡扯。

    大夏天的还能冻得很冰么?

    “那我们去休息了。”他正想拉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上楼,却被展恒给拦住了。

    英俊挺拔的男人垂了垂眼睛,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的他四叔平静地说道,“四叔,我希望你和展天搬走。”

    “为什么?”这怎么有一种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小曦住在这里,你和展天都是陌生的男人,不合适。”展恒顿了顿,在展父扭曲的目光里理所当然地说道,“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女混居这很不方便。希望你可以理解。”

    理解个屁!

    展父顿时想爆粗口。

    为了一个客居在家里的客人,叫他和展天从这别墅里滚蛋,咋不上天呢?

    既然知道一个小姑娘和一群大老爷们儿住在一块儿不合适,就不要往家里领好么?既然来住了,做客人的竟然有脸说主人住在别墅不合适。

    鸠占鹊巢,这普天之下竟然还有这么可笑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几乎气得透不过气来,死死地看着竟然有脸把这种事说得这样理所当然的侄儿,可是展恒却只是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问道,“四叔不愿意?”他的脸色微微一沉,展父陡然心中一凛。

    他沉默了很久,下意识去看展天的方向。

    青年的目光安静地落在白曦的身上。

    许久之后,展父呼吸粗重,努力挤出笑容来说道,“可以。”韩信曾受□□之辱……

    “嗯。”展恒微微颔首,一句客气话都没说。

    他也不觉得对一个竟然在外面弄出私生子还回来抢正经儿子的股份的男人值得自己有什么尊重的地方。

    “可是现在天都晚了,明天我再和阿天搬出去……”

    展恒顿了顿,从衣袋里摸出了一张酒店的卡片。

    “什么意思?”展父迷茫地问道。

    “你现在给酒店打电话,应该还会有房间。这酒店设施不错,我刚从那里出来,不会委屈你们。”这就要感谢他的一时手快了,从酒店的房间里摸出了一张酒店的订房电话,看,这不就用上了么?

    展局长觉得自己非常贴心了,都还要给他四叔父子准备入住的酒店资料。见展父颤抖着双手接过来,这才微微颔首说道,“至于其他问题,四叔,我不是你的生活助理,管不了很多。”他露出几分不喜,展父气得眼前发黑,喉咙腥甜,闷哼了一声扶住了身边的展天。

    “恒哥。”展天突然开口。

    “叫大少。”展恒平静地说道。

    展天垂了垂眼睛,紧紧攥紧了自己的手,却还是垂头说道,“大少。今天这件事,我父亲太担心我的原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对展恒说道,“我在集团受到掣肘,很多的计划案不能展开,可是这些计划案都对集团会有很大的好处。我不是觊觎阿平的股份,可是我身为展家的人,也希望展家能够更好。”

    他年轻而英俊,带着展平所没有的精英与沉稳的气场,展恒露出几分沉吟。

    “展家族谱上没有你的名字,我希望你不要对外口口声声说是展家的人。还有,计划案如果对展氏真的有帮助,不会有人埋没你的功劳。你放心,小辈们争权夺利的打打闹闹,不会动摇上层的决策,你的计划案没有得到支持,大概是因为水平不够。你还没有重要到会受到打压。”

    这样平直而直接的话,几乎是一个耳光凌空抽到了青年年轻而英俊的脸上,展天不敢置信地抬头,却看见展恒正垂头整理自己的袖口,“如果你的计划案得到采纳,以后会给你奖金。按公司的规矩办。”

    虽然他不大参与展氏集团的运营,不过对于公司的那点儿事儿门儿清。

    白曦就很欣赏地看着展天被黑心道士给欺负得眼眶微红。

    那些沉稳还有精英的气场,在垃圾道士的面前都碎成了渣渣。

    白曦就心里很满意了,觉得这道士看起来仿佛顺眼了很多。

    “阿天真的被他们排挤。”

    “那就应该叫他反省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来排挤他。人缘这么坏,有脸怪别人?”展恒皱了皱眉,看着一旁给私生子挽尊的展父,“你们还不走?”

    “什么?!”

    “小曦累了,要休息了。”展恒挑眉,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展父只觉得这一辈子都没有今天这一晚上这样难堪而愤怒。他双手颤抖,可是在比自己的地位高得无法企及的侄儿的面前,却束手无策,只能拍了拍垂头沉默的儿子,微微点头说道,“那我们走了。”

    他在妻子儿子还有客人的面前这样丢脸,老脸真是绷不住了,几乎是狼狈地从自己的家里出去。白曦一双黑色的眼睛僵硬地看着他们离开,就听见展夫人对展恒感激地说道,“阿恒,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不是为了四婶你。”展恒平静地说道。

    展夫人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他们在这儿太烦了。”展平见可恶的人都离开,急忙把佣人们都给赶走,看见展夫人已经拉着白曦走到了软乎乎的沙发上坐下,急忙也和白曦挤在一块儿对展夫人说道,“妈,小曦的身份不合适叫他们知道,所以恒哥才会把他们给赶走。”他觉得很感激,白曦心里却呵呵了,这黑心道士怕不是担心自己嘴馋吃了那两个王八蛋呢。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杀马特小青年把自己挤得跟展夫人紧紧地挨在一块儿。

    “知道什么?小曦什么身份?莫不是个小公主呢。”展夫人捂嘴娇笑。

    ……别笑!

    谁还不是小公主咋地?

    真公主面无表情。

    “小曦吧,她何止是小公主,她可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六合八荒唯我独尊的千年小僵尸啊。”展平听见展夫人的笑声突然没了,美艳的脸上露出茫然来呆呆地看着自己,顿时得意起来,捧着白曦的小脸蛋儿对他老妈炫耀道,“妈你看看,这不是小公主,谁能有咱们小曦这么好看?她可好了,还救了我,不然你儿子现在肯定凉了。”他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怎么被好友陷害,怎么被白曦给救了都说了。

    展夫人在一开始的惊恐之后,陡然扑过来,把近在咫尺的小僵尸给压进自己的怀里。

    小僵尸呆滞地被埋胸,几乎……她不是人类不会窒息,不过那个什么……软软的……

    “小曦,小曦谢谢你,你救了阿平,就是救了我的命啊!”展夫人就展平这么一个儿子,那简直就是命根子,知道儿子竟然差点儿死在妖怪的手里,那哭的,花枝乱颤的。

    她觉得自己方才竟然一瞬间被白曦僵尸的身份给吓坏了太不对了,一边抱着白曦的小肩膀一边哽咽地说道,“是阿姨的不对。阿姨胆子太小,这太不对了。”她哭得叫小僵尸的耳朵都疼了,很久之后才把目光呆滞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的小僵尸给放出来。

    “真是……这么一看真的蛮可爱的呢。”展夫人摸着白曦冰冷的脸美滋滋地说道。

    展恒沉默地坐在他们的对面,看见小僵尸面无表情,可是眼底有点崩溃。

    他修长的手指搭在嘴角,掩饰着那一点小小的勾起。

    “小曦就住在家里!以后你就是我闺女了。”展夫人听多了妖怪的残暴还有那些各种僵尸的血腥的传说,却没想到原来那都是艺术加工来的,真正的僵尸竟然是如此的可爱,老老实实,还善良。她觉得自己从前受到了电影的欺骗,一边摸着白曦的小爪子,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白曦满意地说道,“小曦的身材很好。等过几天阿姨带你去买衣服,好好儿打扮打扮你。”

    她又问白曦,“小曦啊,你喜欢吃什么啊?阿姨叫人给你买?”

    “小曦吃素的。”展平急忙说道。

    他在外面愤世嫉俗,可是在亲妈的面前老实很多了。

    展夫人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怎么总是抢话。”

    “她不会说话。”

    展夫人一愣,这才微微点头,却岔开话题,不要提叫白曦不高兴的事。

    “那阿恒,谢谢你替我们小曦说话啊。”明显方才展恒是把白曦的责任放在自己的身上,还以此把展父给赶出家门,展夫人真的很感激了。

    然而展恒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感谢的,微微拧紧了眉尖,他摊开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想到自己已经两个小时没有捏小僵尸的脸,似乎空落落的,不动声色探身在还被埋胸得晕晕乎乎的小僵尸的脸上掐了一把,这才不在意地说道,“我说了,她是我的尸。”

    展夫人觉得世外高人说的话自己都听不懂,嘴角抽搐了一下,听见身边传来威胁的闷吼,转头看见漂亮的小僵尸炸毛儿了。

    脸上被再次动土的白曦觉得这回真的一定要吃了黑心道士!

    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正解下背上的桃木剑放在手边的沙发上,抬眼看了正对自己龇牙咧嘴的小僵尸一眼。

    僵尸曦继续龇牙,一动不动。

    零零发:“你上啊!”

    白曦:“你行你上啊!”

    零零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只怂怂的狸猫:“你让一只文职的统上战场?”

    白曦呵呵了:“你让一只狸猫上战场?”

    零零发:“你不是战斗种族么?!”

    白曦傲然脸:“那战斗的不都是更怂的种族么?”

    零零发看着这只理直气壮欺软怕硬的垃圾狸猫陷入了沉默。

    每一天和这只垃圾狸猫在一起,都会充满了惊喜呢。

    在零零发震惊得无法言喻的目光里,白曦的眼睛泛红落在透着叫自己很不自在,仿佛能够伤害到自己的桃木剑上,继续张牙舞爪做备战状态。

    她身边的展平很紧张了,急忙伸手抱着她的手臂低声安慰,“没事儿啊,小曦。掐了一下又不少块肉。咱们是文明僵尸,不跟这些糙道士一般见识。咱有心胸!”他的劝慰叫白曦满意地放下了自己的小爪子,勉强给了小绿毛一个面子,不和黑心道士一般见识。

    展恒慢慢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漂亮小姑娘。

    他觉得看见她对自己张牙舞爪,看着她明明怂得不得了还对自己龇牙,心里就一片欢喜。

    据他师门长辈怎么说的来的?

    有缘分的僵尸和道士之间,那都是有感应的。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感应?

    要不他为什么对别的僵尸没有半点儿多看一眼的兴趣?

    他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颚,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因此,当天色晚了,展夫人热情地把白曦安排到了一个整理得很舒服干净的房间的时候,英俊的茅山派精英弟子下一刻撑住了白曦房间的门。

    “我今天和她睡。”他提着桃木剑对目瞪口呆的展夫人母子冷静地说道。

    白曦:……

    雅蠛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