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19.三生(五)

319.三生(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心里愤愤不平,白曦和这两个人类上了一辆很漂亮的商务车。

    大大的, 可以叫僵尸不需要艰难弯腰就能钻进去的。

    ……由此可见, 小僵尸的身高有点儿那个什么。

    弯腰钻进车子里的绿毛青年都沉默了。

    都……尸了, 大概是不能二次生长了吧?

    “没事儿, 现在的男人都喜欢娇娇小小,可是叫人放在怀里亲亲抱抱的小姑娘。”他还唯恐小僵尸自卑,坐在了白曦的身边小声儿说道,“那个子高高的女生……最不好看了。”

    摸着自己疼痛的良心,小青年含泪说着善意的谎言, 这年头儿当然大家喜欢的类型不一样, 男人有喜欢娇小款, 不过绿毛青年喜欢高挑胸大美艳型大姐姐的。他憧憬了一下漂亮的大姐姐们,见小僵尸不理自己, 就很失落了。

    “小曦, 小曦……”

    白曦艰难地隐忍着。

    这家伙不好吃。

    她偏了偏自己的小脑袋,等着在驾驶位开车的展恒把自己带回展家, 去见那个原主喜欢了一千年的男人。

    不过这回对那男人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不吃了是因为恶心, 坏肚子, 不过……

    白曦心里哼哼了两声。

    三生三世, 这男人亏欠的一切, 都得叫他还回来不是?

    大城市的夜晚非常迷人, 比白天还要叫人沉迷其中, 霓虹灯照亮了整个世界, 白曦就坐在车子里,小脑袋转向车窗外,看着外面灯火,她歪了歪小脑袋,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繁华的人世的确不是那冰冷黑暗的地宫所能够比拟。

    她觉得原主真的很傻了,如果不喜欢地宫的安静寂寞,或是想要谈恋爱,为什么一定要在那一个男人的身上呢?为什么不换一个更帅气深情的男人?这或许是原主死后唯一的执念,因此才叫她刻骨铭心。

    她为了这个男人清醒过来。

    也为了这个男人灰飞烟灭。

    “小曦?”斑斓的霓虹灯光在白曦雪白的脸上略过,那一瞬间,展平觉得自己仿佛在小僵尸的眼底看见了微冷的泪意。

    他带着几分担忧,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我和恒哥都在你身边呢,乖啊乖啊,你以后过得可开心了。“他不知道白曦的来历,也不知道白曦是为了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城市里,他觉得这个小僵尸的心里怀揣着很多的秘密,可是这一刻他其实什么都不想知道。他甚至就觉得,如果白曦能忘记她记得的那些不开心的事就好了,他可以好好儿照顾她,叫她开开心心的。

    他可以带她去迪士尼,可以带她去看很多有趣的电影,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

    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她坐在那里看起来孤零零,又似乎有什么无法放下。

    展恒透过车镜看了自作主张的展平一眼,哼了一声。

    “不过我不问。”展平见白曦转头看着自己,咧开嘴笑了。

    “如果你不想说你的秘密,我不会问的。”他又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白曦眼底的冰冷褪去了一些。

    车子无声地开向了市外的郊区,白曦就看见外面越来越黑,之后仿佛进入了一段很长的狭小的道路,她的眼睛在黑暗的地宫里已经修炼得很不错了,就看见车子开去的地方仿佛是一片很广阔的别墅区。

    别墅区有特殊的阵法在维护,其中很多的地方都透出了妖怪的气息。她觉得有点不舒服,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在压制,不过很快这种压力就被她适应。在临近了这片别墅区的边缘的一栋大别墅外,展恒停车了。

    “咱们到家了。”展平眼睛亮了,跳下车,又伸出手去……

    高大英俊的男人推开他站在车门口,在小僵尸默默地预备从车上一跳一跳跳下来的时候伸手卡住了她的腰,把她举了下来。

    小僵尸的獠牙都吓得龇出来了。

    她被放在地上的时候还发出了低低的威胁的嘶吼。

    “没事儿没事儿,不怕啊,小曦最勇敢了。”小绿毛急忙挤开他道士堂哥去摸着白曦的小脑袋安慰,见这突然被卡住的小僵尸吓得眼睛都透红光了,急忙伸手摸着她的小脑袋哄着说道,“摸摸毛吓不着。恒哥,你不知道小曦很胆小么?”

    杀马特小青年显然忘记自己摸着的这胆小的小僵尸轻描淡写就把大妖怪的脑袋给拧下来了,用谴责的目光看着沉默下来的堂兄,摇头说道,“你真的不能把管理局的那套用在小曦的身上。小曦多可怜呐。”

    他和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接触得不多,就是平常见过几次,知道怎么叫人。

    就比如那位给他在酒店收拾乱摊子的“二哥”。

    展恒垂目看了看自己的手,露出几分疑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去抱那小僵尸。

    莫非这就是茅山派师长们嘴里说过的……

    他和这小僵尸有缘?

    作为一个茅山派弟子,没有一两具僵尸这像话么。

    他的师长师兄们那平常睡觉都要抱着自家僵尸一块儿睡的。

    莫非这小僵尸以后就是他的这种有缘尸?

    他抿了抿嘴角,又忍不住自己的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身上,见这吓得炸毛的小东西在展平的安慰之下慢慢地收回了自己泛红的眼睛,又闭嘴把獠牙遮掩好变成了一个无害的很内向的漂亮小姑娘,展恒心里突然不知为什么有点小嫉妒。

    他走过去,也学着堂弟的样子抬手去摸了摸她冰冷的头发,感受到这小僵尸的身上就连头发丝儿里都带着冰冷的煞气,可是却没有怨恨的气息,不由微微挑眉。

    展平绝望地发现他家小曦的獠牙又龇出来了。

    “恒哥,求你。”他痛苦地□□,“别添乱好么?”

    他这就很卸磨杀驴了,展恒很快地收回手,板着脸冷笑了一声,抬脚转身走进了别墅。

    别墅灯火通明,此刻大大的别墅的客厅里正剑拔弩张地坐着三个人。一个美丽妩媚的女人嘴角正勾着一个讥讽的笑,看着正坐在自己对面父子情深的那对父子,声音微微拔高说道,“你想要阿平名下的集团股份?我告诉你们,做梦。不该是我和阿平的。我们不稀罕。可是归我们阿平的,谁也抢不走。”她顿了顿,抬手优雅地端起身边的咖啡挑眉说道,“阿平的那些集团的股份不是我要来的,是家主给的。有能耐,你也去给这私生子要点儿去啊。”

    她的声音很尖锐,表情很霸道,看起来就非常咄咄逼人了。

    不过她对面威严又有些疲惫的中年男人眼底带着几分忍耐,握紧了身边垂目不语的青年的手。

    “你不要无理取闹。”见女人冷笑了一声,他缓和了声音对她说道,“小雅,阿平要那些股份有什么用?他天天就知道花天酒地,也不知道去集团上班,只知道当个败家的公子哥儿领家族的分红,对集团完全没有用处。”

    他想到了儿子展平天天就一副杀马特,打扮得刺激人眼球的样子就觉得生气,见对面的妻子依旧不肯把股份交出来,急忙说道,“阿天也不是要弟弟的钱。股份的分红,他可以都交给阿平。他只是需要阿平的那份股份稳定他在集团的地位。”

    “他一个私生子,没有展家的股份怨我么?”展夫人犀利地反问。

    展父不吭声了。

    许久之后,他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你为什么还不能接纳阿天?小雅,孩子都是无辜的。”

    对于这种话题,展夫人一向是嗤之以鼻的。

    她的脸慢慢地冰冷了起来,看着安静地坐在父亲身边,面容俊秀,看起来非常沉默的脸色平静的青年。

    似乎对她的种种看不起还有伤人的话,他没有半点放在心上。

    真的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

    “不管他是不是无辜,他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展夫人端着手里的咖啡杯不屑地说道,“还有,觊觎阿平的股份还这么理直气壮,你还有脸说他无辜?他成了私生子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说起来对不起他的是你和他妈,谁叫他妈要做外室,还要和你把他生下来叫他被展家看不起?你是个好父亲的话,就拿自己手里的股份补偿他……对了,你手里的股份我也有份儿,我是不会看着你拿走阿平应该得到的一切的。”

    她的眼底带着几分厌恶。

    “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展父简直气死了。

    他说了这么多的好话,为什么妻子就是这样依依不饶。

    “阿天是个出息的孩子,他名牌大学毕业,没有用我的半点资源就爬到现在的位置上,有能力有手段,拿到展家的股份有什么不对?你说得这么多,你也不看看你的那个废物儿子!”

    他的声音很大,本想说一说对展平的不满,关于展平如今越来越不像话,对他这个爸爸都毫无尊敬,甚至还时不时地为难挤兑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长这种事,他就听见门口传来了一声压低了的怒吼。

    “你又敢欺负我妈!”绿毛小青年一阵风地冲进来,护在了跳起来就要给展父一巴掌的母亲的面前。

    他看着这个对自己从不和颜悦色,却对一个私生子无比慈爱的男人,只觉得无法掩饰心中的怨恨还有厌恶。

    “又是你在背后挑唆的是吧?展天,你可真是够有本事的啊,还想抢我的股份?!”他一下子就进入战斗状态了,那看起来非常强势,指着慢慢站起来冷静地看着自己的青年冷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处心积虑进了展家,现在又算计我!我老实告诉你个老混蛋还有私生子,我的股份就算我拿去喂狗,也不会给你们。再敢打我的主意,我就送你们上热搜!”

    他上前几步,伸出手指用力点了点展天的心口。

    “没想到我活着回来了是吧?展天,你好样儿的,为了点股份想叫我去死。”

    他仿佛是福至心灵,一下子就想到如果自己死掉谁才是最大的受益人。

    自己的好友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迫不及待地引来了妖怪要杀死他。

    因为展天需要股份。

    在展家的,和展平一代的小辈的名下都有展家一点点股份,虽然股份看起来不多,然而展氏集团的运营一向良好,就是这一点点股份带来的分红也非常庞大。

    展平知道自己不擅长管理公司,所以索性也不去公司和那些堂兄弟血雨腥风地争斗,反而安心领自己的分红混吃等死。

    虽然他没用,废物,被堂兄弟们看不起,可是那几个堂兄弟平时都对他客客气气,很温和。

    没有人会愿意把一个无害的却掌握着公司股份的兄弟给逼到自己的对立面。

    所以虽然集团里明争暗斗,可是展平却意外地过得不错。

    他跌得最惨烈的跟头都是因展天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

    展天是个私生子,是个光被展父承认可是没什么卵用,被展家家主说什么都不承认的私生子。他虽然在展父一力的要求之下勉强进入了展氏集团,可是展氏集团却只把他当做是个普通管工。

    毕竟没有展氏的股份,展天就什么都不是,完全不需要被人看在眼里。他无法对展氏有一丝一毫的影响,这叫展父的心里很急迫。他对于自己亏欠了很多年的儿子总是抱着补偿的心态,也对这个出息的儿子更加看重。

    可是他不能把自己的股份给展天,不仅是因为有展夫人拖后腿,而是他的股份一旦减少,那和他有些龃龉的几个兄弟恐怕得先下手把他给吃了。

    他就打起了展平的主意。

    反正展平这个废物也用不上股份,不如给了展天,展天也不是容不得弟弟的人,股份带来的分红不会亏待展平,他们父子只要股份带来的那份决策权。

    可是此刻看着展平那双怨恨还有不屑的眼睛,展父不由心生恼火。

    他再怎么样也是展平的亲生父亲,没有哪一个父亲会忍受被儿子这样忤逆。

    “你竟然这么对我说话!”

    “养外室的男人没有人权,不配做父亲。”绿毛小青年翻着眼睛说道。

    “爸,不要生气。”就在展父想要伸手给逆子一耳光的时候,身边不动声色的展天已经伸手压住了他。他是个非常英俊的青年人,沉稳,果敢,眼神镇定,与愤世嫉俗看起来总是在不爽的展平是完全不同的人,叫人看起来就充满了信任。他垂了垂眼睛,这才抬眼对展平淡淡地说道,“展平,无论你对家里有如何的不满,可是血缘无法斩断。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们的父亲。他生养了你……”

    “十月怀胎疼得要死生下我的是我妈,把我养大的也是我妈,爸爸又是什么东西?”绿毛小青年抖着腿挖着耳朵。

    很让人生气了。

    “就提供了一颗小蝌蚪而已。”他露出了杀马特特有的充满视觉杀伤力的笑容来,双手压在自己的裤子上,“要不我现在还给他?”

    展父已经要气得晕过去了。

    逆子,逆子啊……

    “如果需要利息的话,我可以多给点儿。我大方,有的是,你要多少?”绿毛小青年还在叽叽歪歪。

    展父已经不能呼吸了。

    他靠在展天的肩膀上,颤抖地指着对自己露出一个不屑笑容的儿子。

    “你,你!”

    “我我我!”小青年仰头叫了起来,之后哈哈大笑。

    展天微微皱眉,一边低声安慰已经气得要大脑充血的生父,一边却听见门口又传来了脚步声。他下意识地看去,就看见门口慢慢地走进来了一个似乎很紧张,小脸儿绷得紧紧的行动很僵硬的小姑娘。

    那个红裙的小姑娘在那一瞬间侧头带着几分冷意看了过来,看到了那张美貌的脸时,展天突然微微一愣,只觉得这张脸熟悉得叫自己心口发疼。那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滋味,仿佛一点柔软,可是更多的却是恐惧,还有……瑟缩。

    他怎么会觉得眼前的小姑娘叫人害怕,甚至叫他不敢面对呢?

    这真是很奇怪的感觉。

    特别是他觉得,这个女孩子自己一定是见过的。

    不是今生,也是前世,总之……

    “哎呀我忘了,小曦小曦,你别怕啊。”看见老混蛋被自己气得眼睛都直了,展平正翘着一头小绿毛洋洋得意,就看见白曦走进来,顿时想起来自己竟然把白曦给忘了。

    他急忙牵着白曦走到了一脸好奇地看过来的展夫人面前,对展夫人得意洋洋地说道,“妈!看!小曦是不是很可爱?!以后她就住在咱们家了,你可得好好儿对小曦啊,她特别乖,我好不容易才骗……请回来的!”

    “小曦,这是我妈。以后你就当亲妈,啊!”

    “胡闹!展家也是随便谁都能住进来的?!你这带回来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展平,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和展平混在一块儿的能是什么好女孩儿,展父都觉得这眼前这个小姑娘一定和展平一个德行。

    不然,哪个好女孩儿会住到男人的家里去?

    “自己不学好,还要把乌烟瘴气那套……”

    “我带回来的。”就在展父找到了愤怒的发泄口,愤怒斥责逆子的时候,就听到一旁传来冰冷的声音。

    展恒背着桃木剑,脸色冰冷地抬了抬下颚,看着展父挑眉问道,“白曦是我的人。四叔,你有意见?”

    展父的怒吼……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