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18.三生(四)

318.三生(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展平犹豫地看向白曦的方向。

    小僵尸漠然而立, 看起来眼里杀气……

    大概是幻觉吧。

    好僵尸不生气。

    白曦:“都吃了吧?”

    竟然敢冒犯千年僵尸公主殿下的尊严,这忍了还是僵尸么?还不如去做人类!

    零零发:“等等!”

    白曦沉思了一下:“你说得对。”

    红衣如火,面容美貌的小僵尸僵硬地走到了高挑英俊的男人的面前, 微微倾身,把自己的小脑袋凑过去。

    零零发:“……你干什么?”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白曦冷笑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再掐我的脸,就有借口吃了他!”这个该死的道士!

    零零发震惊了:“吃人也要钓鱼执法了么?!”直接上去一口啃了就完了好的么?

    白曦哼了一声, 带着几分骄傲地表示:“这道士说我是好僵尸, 好僵尸不胡乱吃人。”所以一定要给自己吃掉这道士一个非常名正言顺的借口。比如说冒犯僵尸小姐, 这三番两次就掐自己的脸, 这多大的罪过呀,

    就算往后那什么茅山派发现了自己干了什么, 可是也没借口斩妖除魔不是?他们应该觉得羞愧门下竟然有如此丧心病狂的弟子!小僵尸不大的小脑袋瓜儿里都是美滋滋的好主意, 零零发在沉默了很久之后, 发出了饱经沧桑的感慨:“曦曦啊……”

    这智商……还是赶紧被斩妖除魔吧。

    小僵尸面无表情地歪头等待。

    这样的好机会怎么可能被放过。

    展恒觉得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伸手又掐了掐她的另一侧脸颊。

    展平嫉妒死了,绿毛儿软趴趴还滴水地盖在头皮上, 急忙凑过来叫道,“也给我摸摸!”他才伸到半路的贼手下一秒就被他堂兄给拍掉了, 男人目光冰冷地扫过一脸委屈的小青年, 冷哼了一声,抬了抬下颚不悦地说道,“对女人动手动脚, 你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分寸!”他在堂弟震惊委屈控诉的目光里, 视线却全都落在了面前愣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的小僵尸的身上。

    她的脸是冷的。

    也完全没有看起来的那样柔软。

    可是却掐起来手感很不错。

    白曦却在这兄弟俩的对话中也很震惊了:“他竟然真的又掐我!”

    零零发:“……嗯。”垃圾灵灵八, 是不是知道这一世这僵尸智商感人……那个什么,这千年都只知道修炼的小僵尸还真的大概傻了点儿,所以垃圾灵灵八才神隐,借口什么查资料就把它给扔出来了是不?

    好的,既然灵灵八不仁,休怪零零发不义,等出了这古怪的小世界,看它不匿名举报这垃圾十佳系统的。零零发就在心里发狠,一边问白曦,“那不正中你下怀了么?你还不赶紧吃了他?”

    白曦吭哧吭哧地去看男人身后背着的那千年桃木剑。

    茅山派,行的。

    一个弟子而已,要不要给这样强大的法宝。

    白曦:“僵尸不记人类过。以后……他再敢掐我我肯定是要吃了他的。看在绿毛儿的情面……”

    零零发呵呵了。

    它刚刚从小黑屋里被垃圾狸猫给揪出来,此刻万万地后悔,转身,冷酷地留给狸猫一个圆滚滚的背影,走了。

    白曦也呵呵了。

    这垃圾系统眼看着道士强悍这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回头匿名投诉一下。

    她心里哼哼,丰富多彩,可是脸上却僵硬得完全空白,慢吞吞地收回了自己的小脑袋,歪头看着面前的两兄弟。她的目光阴森又呆滞,可是却小小的,乖乖的,火红的宫裙映衬着雪白的肌肤,在月色之下,无论是纤细的身姿还是艳丽的美貌都叫人忍不住心动。绿毛小青年虽然喜欢大胸妹,可是看小僵尸也觉得漂亮得不得了。

    他正想要讨好亲近一下,这次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他警惕地走过去,看见酒店的服务生送来了几套漂亮的裙子。

    此刻外面正是半夜,漆黑一片,小青年关上房门回头看着面前血流成河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明天起大概要成为酒店的拒绝往来客户了。

    “小曦你看,这裙子都很合适你。”这几条裙子都很合身,不过凭借小青年一贯的审美,酒店对于这样经常入驻的客户都有属于自己的调查,因此很贴心地给预备了杀马特风的女孩的裙子。

    什么亮漆小皮裙,黑色抹胸,还有什么铆钉鞋子,网眼长袜啥的。展平就抖了抖这几样裙子的时间,展恒已经慢慢地眯起了眼睛。他侧头看了一眼仿佛正好奇那些裙子小外套的小僵尸,突然上前,把一个崭新的黑色抹胸抢过来看了看,冷笑问道,“要不你先试试?”他问的是展平。

    绿毛小青年顿时不吭声了。

    他哼哼了两声,“我都叫他们拿几套正常女孩子的裙子了。”

    大概人家酒店没有领会他关于“正常”的意义吧。

    白曦歪了歪头,觉得这小青年的审美很奇葩了。

    展恒顿了顿,拿起手机走到一旁叫人送正常女孩子会喜欢的裙子过来。

    这回的审美还算在线。

    白曦就见不大一会儿,从出窗外……小僵尸刚刚撞碎掉的窗户处跳进来了两个很漂亮的青年。其中一个好奇地看了看僵硬的白曦,把一个袋子递给了展恒。另一个却已经扑到了地上的那个巨大的没有脑袋的妖怪的身体上泪流满面了。

    那个生得漂亮到妖异的青年痛哭流涕,一路感谢着自己的好几代的祖宗,不大一会儿又感谢到了脸色发冷的展恒的身上,待愤愤不平的展平告诉他这妖怪是白曦弄死的,青年看白曦的目光仿佛衣食父母。

    “谢谢谢谢谢谢。”他抱着妖怪不放开,感激地对白曦道谢。

    白曦没有吭声,脸色冰冷地看着他。

    “这世道想找个作奸犯科的妖怪来吃真的太不易了。”青年已经抱怨上了,似乎是展恒与白曦之间的距离很近,这样亲近的距离证明了他们之间应该不是敌对。漂亮得妖异的青年已经在念念叨叨对很善良地把妖怪脑袋给他丢过去的白曦含泪说道,“该死的妖怪管理局……不给妖吃饱饭,还只给叫当临时工。做错一点小事就要辞退,真是没法儿干了。吃的少干的多,都是眼泪啊……”

    他抽噎了起来。

    展平就很好奇了,“二哥,不是听说你们忙起来的时候经常会灭掉很多的妖怪么?不能吃啊?”怎么还捡白曦杀掉的妖怪来吃。

    青年顿了顿,在同伴扭曲的目光里长叹了一声,露出了一个受到了严重迫害的坚强笑容。

    “工作时干掉的妖怪……都属于管理局,公家的。不给随便吃。”临时工就是这么没有妖权了,没有道士们的公务员福利,干点儿活儿竟然还都被充公,一旦被发现私藏小金库,就要大声背诵八荣八耻,发誓改头换面做一个和谐社会一心为民的好妖怪。如果不是干不掉这些可恶的道士,他早就……漂亮的青年在心里默默磨牙,在白曦依旧专注地看着自己的目光里试探地问道,“那个……你不要了吧?”

    白曦歪了歪头,摸了摸自己怀里不大容易出手换钱的金镯子,想了想,僵硬地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指了指妖怪,又指了指青年。

    青年一脸茫然。

    红衣宫裙,美貌冰冷的小姑娘很艰难地用手指做出了一个数钞票的动作。

    青年秒懂,急忙拿出大块的金子来,递给白曦说道,“明白明白,换,我换!”

    这么大只的妖怪节省点儿能吃很久,眼前这小僵尸看起来也蛮凶的,煞气叫敏感的妖怪恨不能避开走,能不招惹当然不要招惹。想必这妖怪是人家的口粮,用来交易点儿金子没毛病。

    只是他就看见这浑身煞气冲天隐隐叫自己感到窒息,也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起码千年的大凶僵尸竟然慢慢地摇了摇头,没有要他的金子。他想了想,想到自己刚刚出山时那窘迫的状况,顿时明白了,从怀里摸出一个钱包,掏出了大把的红色钞票递给这很懂行的小僵尸。

    小僵尸面无表情地接过,摸了摸厚度,觉得很感人,这才揣进了自己的衣襟里,一动不动了。

    展恒霍然用冰冷的目光看向绿毛小青年。

    小青年正欣慰地看着还会举一反三做生意的小僵尸,然而目光扫过他哥,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这,这是小曦自学成才。”他谦虚地表示不是自己教坏小僵尸的、

    茅山派精英道长信他才叫见了鬼。

    明明这样单纯,这样看起来乖乖的小僵尸,还会要钱?

    一定是堂弟教的!

    这小子真不是个好东西。

    “回去收拾你。”他压低了声音冷冷地说道。

    绿毛小青年惊呆了。

    一口黑锅从天边而来,扣在他绿油油的头上。

    “那个……以后如果你还有妖怪的话,可以卖给我哈,我不挑食。”青年就凑到了白曦的身边低声说道,“你放心,价钱肯定很公道。”

    这僵尸不是管理局的临时工,干掉的妖怪肯定都归自己,他买来没毛病。青年还很高兴地掏出一张碧绿色的名片来递给白曦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收好,我们以后常联系。”白曦慢慢地抬起手接过这张名片,捏了捏就愣了。这名片明显是一片蛇鳞化成,上面还有一点墨绿色的妖气,把一个黑色的带着几分凶煞的电话号码化作蛇形圈再了其中。

    这蛇鳞上的嗜血凶煞的妖气,叫白曦只觉得指尖儿微疼。

    显然这青年不是什么善主。

    不过不是善主更好,白曦很满意地发现自己在刚刚来到现代社会之后,就交好了一个大客户。

    她脸色僵硬而苍白,收好了这名片,犹豫了一下,却又掏出来,把这枚蛇鳞直直地伸出手臂,支到了绿毛小青年的面前。

    “给我干啥?”小青年茫然地问道。

    白曦没有解释。

    已经扑回买下的妖怪的身上满意地流口水的漂亮青年突然隐蔽地挑了挑眉尖儿。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怎么这么多废话。”展恒觉得有点不高兴。

    这小僵尸真的很偏心了,同样是她接近的最初的两个人类,可是小僵尸却把拿到的蛇鳞给了展平却没有给他,这是多么过分的事?

    他心里冷哼了一声,一双冷酷的眼睛看向双腿一软差点儿给他跪下的堂弟,顿了顿才冷漠地解释道,“这是好东西,能保你平安。”八百年凶蛇的鳞片,一般的妖怪遇到带着凶蛇鳞片的人类就会知道这是有大妖怪护着的,就算是再丧心病狂的妖怪,也不敢直面一个大妖怪的愤怒和报复。

    展平拿到这枚鳞片,以后不会有太多的妖怪敢接近他,这是以暴制暴的护身符。

    当然……如果有和凶蛇一样儿凶的妖怪非要杠上这绿毛堂弟,那就自求多福吧。

    不过凶蛇一向小气,展平和他平常往来得也不少,从来没有得到过护身符。

    大妖怪都是非常高傲的。

    这一回给了白曦,其实是一种示好,表达了凶蛇对千年凶僵没有敌意的意思。

    展恒想到这里,又哼了一声。

    “这么说……小曦你是在关心我么?”绿毛小青年顿时感动了,他急忙把这枚鳞片给小心翼翼地揣进了衣服的里怀,蹭到了白曦的面前。

    他感动得不得了,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暖呵呵的,那些曾经在父亲还有异母兄长那里生出的怨恨还有暴躁,全都因为眼前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融化了。他的眼眶发酸,突然伸出手臂抱了抱面前的红衣小姑娘小声说道,“小曦,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了。你没有家人,那我给你当家人。”

    他觉得怀里的小身子冰冷得不得了。

    可是谁又知道,小僵尸其实有一颗这世上最柔软的心呢?

    或许是真心换真心?

    他之前真心对待她,她什么都明白的,所以她也对他好。

    这才是家人。

    而不是那栋别墅里尔虞我诈,总是在算计在阴谋的才是家人。

    白曦惊呆了。

    这现在怎么整?

    她想要推开面前的小青年,可是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声低低地抽噎,不由顿住了。

    展恒冷哼了一声,没有理正在感情爆发的堂弟,只是吩咐自己面前的俩任劳任怨的临时工赶紧把房间给整理好,比如把妖怪给收好,把血迹给冲掉,把……这跟杀人现场似的的地方恢复成能叫普通人接受的样子,吩咐了很多,这才转身提着袋子把趴在白曦的肩膀上哼哼的小青年给提起来丢到一旁,袋子递给白曦说道,“里面有裙子,你可以去洗手间换。”他犹豫了一下问道,“需要我帮忙么?”

    白曦的嘴角没有抽出来。

    她就觉得这道士怕不是色狼。

    他还想看她换衣服?

    她没有理睬自己的天敌,冷着脸拿走了袋子,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男人背后的桃木剑,这才一步一步僵硬地走进了卫生间。

    她的身体是僵硬的,不过妖怪都有法术,换衣服弹指一下就可以搞定。看着此刻镜子里那个已经收起了古代发髻,此刻披散着一头及腰的乌黑的长发,穿着一件漂亮的露出一点小锁骨的红色的小裙子,越发雪白漂亮的小姑娘,白曦看左右无人,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突然有点儿明白了。

    真的很好捏,怪不得这样受欢迎。

    她慢慢走出了卫生间,站在房间里。

    美貌雪白的小姑娘穿着红裙子,发如重墨,一双眼睛懵懂之中又透着几分森冷。

    展恒突然垂头咳嗽了一声,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露出圆润的肩膀还有手臂的小僵尸身上。

    “穿得这么少,小心感冒。”他冷冷地说道。

    僵尸也会怕冷么?

    展平还有他身边的两个管理局的临时工同时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白曦的小身子更加僵硬了。

    这外套上还残留着桃木剑的气息,真的是叫她不敢轻举妄动啊。

    这道士莫不是在压制她?

    若然人类都是这样狡猾,竟然还知道用这种方式来震慑她。不过作为一只好僵尸,白曦宽容地饶恕了这种对自己示威的行为,僵硬地站在展恒的身边,等待这道士之后的行动。

    她却看见这坏道士对展平招了招手,之后伸手,修长的手臂绕着自己的颈后压在了她另一边的肩膀上,就带着展平把自己揽着出了房间。她被这青年身上的气息克制得厉害,在他的手臂之下无法挣脱,不得不忍辱负重,和他走进了电梯,准备离开酒店。

    “恒哥,你这……”展平见自家堂兄揽着面无表情,眉目似画的小僵尸的肩膀,嘴角抽搐了一下。

    ……才见一面就搂搂抱抱的……换他行不?

    “她第一次出墓,我担心她会迷路。”男人一边把手搭在小僵尸的肩膀,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非常有管理局副局长的为妖怪服务的敬业精神了。

    白曦心中冷哼了一声。

    这是怕自己跑了祸害人类?

    垃圾道士好深的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