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16.三生(二)

316.三生(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一个看起来很中二的小青年竟然还有功德?

    白曦:“你仿佛是在逗我笑。”

    零零发赌上作为系统的尊严指正绿毛儿小青年一定是功德的所有人。

    零零发:“你要相信我的职业道德。”

    白曦再次沉默了。

    在不能用抽搐嘴角表达内心的震惊之后, 僵尸曦一秒领悟了沉默的力量。

    这垃圾系统竟然还有职业道德这玩意儿的么?

    她呵呵了。

    零零发觉得这垃圾狸猫是在蔑视自己的统格,顿时大怒, 气呼呼地扭着光团儿消失在了小黑屋。

    如果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从今天开始他们分手!

    白曦看见这光团在小黑屋消失的一瞬间, 眼疾手快立刻帮它关上了小黑屋的房门。听见里面垃圾系统的哭天抢地,她哼哼了一声,一张僵硬的冰冷的脸慢慢地看下去, 目光落在了脚下抱着自己的腿的青年的身上。

    他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 眼底带着几分中二少年才有的不顾一切的愤世嫉俗还有不知名的自我厌恶和对对这个世界的愤慨,叫白曦说, 这就是空虚导致的中二病,并且悲剧的是, 他的家庭非常复杂, 造成了他对家庭的愤怒,于是歇斯底里, 开始杀马特了。

    不过对于他竟然愿意给一个僵尸功德, 白曦就知道, 在这张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年轻的脸的下面,其实有着一张善良的心。

    上一世的时候, 原主就是和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见到。

    她想见到自己第三世的爱人,于是再次离开了群山环抱之下的地宫,走进了人类的世界。

    可是现代社会日新月异, 甚至比曾经的民国的时候还要叫她迷茫。

    她看着这完全不认识的世界, 想要寻找自己的爱人, 顺着一点灵魂上的感应,她感觉到了这个青年身上拥有着自己的爱人的气息,一定是和爱人有关的人,所以在他被妖怪袭击的时候出手相救。

    这个青年是一个很大胆的人,虽然也很害怕妖怪,可是面对一个救了自己的妖怪,他却表现得非常亲近。他仿佛看得到她恐怖吓人的外表之下的真正的善良,于是把她带回家好好儿安顿。

    原主很快就会知道,她的爱人是这个青年同父异母的兄长。

    她借着他走到了爱人的身边,然后陪着他度过了他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可是之后,他却并没有把这份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的无声的陪伴放在心上,而是爱上了另一个漂亮热烈,会对他大笑,带着他在午夜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忘记自己的身份放肆奔跑,会用动听的声音叫他的名字的女孩子。

    原主作为僵尸,沉睡得太久,无法说话。她安静的陪伴比不上生活里最痛快的鲜活,她也没有什么用,只懂得在他劳累的时候给他端上一杯咖啡,而不是如同那个女孩子一样依偎进他的怀里,给他唱歌。

    她会保护他叫他不要遭受到一些来自于妖怪的伤害。

    可是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能给他。

    他甚至开始忌惮防备她。

    因为她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带回来的女人,他的弟弟还曾经因为他对她变得忽视冷淡而和他打架,

    她的身份叫他如鲠在喉,不能放心地相信,甚至会觉得她的陪伴或许就是一种监视,叫他感到充满了压力。

    豪门的争斗永远硝烟四起,或许这个女人就是弟弟安排在自己身边想要监视他,以后毁掉他的女人。

    于是他转身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子相爱,然后请她离开。

    这是一场多么可笑的爱情。

    白曦在心里轻叹了一声,看着面前的青年,尖利的指尖戳了戳他的额头。

    如果僵尸能够说话,她一定友情建议这小伙子赶紧把头上的颜色换一换。

    “仙女妹妹?……小仙女儿?”这小姑娘漂亮得不可思议,明明白白嫩嫩一只,可是却板着一张小脸儿,露出几分严肃的样子。她看起来小小的,垂头看过来的时候,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仿佛还藏着一点无辜和懵懂。

    就算看起来是个僵尸,可是小青年一下子就觉得吧,这小僵尸看起来大概过世的时候还没有断奶。都说这世上最可爱的就是这样的小天使了,他心里偷偷高兴了一下,也去戳了戳白曦的脸。

    这是一件很大胆的事情,僵尸是没有人性的,如果他惹怒了僵尸,会被僵尸当场撕碎了也说不定。

    可是白曦只是歪了歪头。

    她乖乖的,虽然脸很冰,很僵硬,可是却漂亮得就像是他梦里见过的女娃娃。

    很可爱。

    青年咳了一声,偷偷笑了。

    那个什么……这看起来是一只涉世未深的僵尸。

    也不知道能不能骗回家。

    “小仙女儿,”青年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猥琐,这家伙脸上画着浓浓的烟熏妆,头上绿光闪闪,哪怕再帅气也扛不住这样的造型。仿佛是感觉到了小僵尸对自己的纵容,他急忙爬起来坐在她的身边,努力不要去看她身边的那颗妖怪的狰狞的满是獠牙的脑袋,一双觊觎的不怀好意的眼睛落在她青白青白的小脸儿上带着几分蛊惑地问道,“你这才从山里出来,没有落脚的地儿,真的很可怜了。做妖怪的……人间险恶,你的情况很危险啊。”

    白曦僵硬地看着他。

    他觉得他更应该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全问题。

    “我叫展平。”青年露出了善良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之下看起来很阴险了,努力挤出温和的表情和气地说道,“那个什么……我不仅有钱,我还是个好人!我可以帮助你。你跟我回家怎么样?你看,你对现代生活没有了解,很吃力吧?走到路上去,大家都会觉得你是个妖怪。可是住在人类的家里就不一样,谁会怀疑人类的家里还有一只……你是……僵尸吧?”

    托看了很多鬼怪片和家庭特殊的福,他一下子就看出来白曦是个什么物种了。

    白曦眼底的红光闪烁,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展平。

    青年挤出了诚恳的眼神。

    他刚刚还被妖怪吓得要尿裤子,可是一下子变得这样勇敢,都叫白曦在心里小小地佩服了一下。

    她顿了顿,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垂头踢了踢脚下的妖怪的脑袋。

    犹豫了一下,她慢慢地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对儿非常漂亮的,看起来非常好看,做工非常古朴的八宝手镯递给了这个青年。

    就……住宿费。

    小僵尸眼底的表情一下子就泄露了她的内心。

    竟然还是一只会付住店费的僵尸。

    这样做工精致的古代的手镯,如果放在外面不仅是作为古董,还是作为被历史学家研究从前历史的重要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

    展平呆滞了一下,看着正看着自己的小僵尸,伸手把这两只手镯重新塞回了她的怀里。

    “不用,那才多少钱啊。”他一边说着很大方的话,一边对这小僵尸生出了几分担忧。她虽然看起来非常强大,不然也不会在刚刚从三十层的酒店窗户跳进来一把就撕裂了想要吃掉他的妖怪,可是这小姑娘明显是在深山老林里修炼的那种,不韵世事,甚至他说的人心险恶真的没有骗她。

    如果他不管她的话,恐怕这小东西会被人伤害也说不定。从来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不管别人死活的青年发现,自己竟然还真的有一点点的善良。

    白曦歪了歪小脑袋。

    她的脸完全没有表情,看起来僵硬却漂亮,精致得如同玩偶。

    展平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从谄媚的小弟一下子进化成了大哥哥。

    “那个什么……你叫……”他看见这女孩子动了动嘴角想要开口,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声音,迟疑了一下试探地问道,“你不能说话啊?”

    也对,僵尸能说话才奇怪了好么?

    白曦慢吞吞地垂头,手指沾着地上妖怪的血,在一旁写了两个很奇形怪状的字。

    这很难为从来不爱学习,只爱吃喝玩乐没出息的杀马特小青年了好么?

    “什么啊?”他努力辨认,看了侧头看着自己的白曦一会儿,垂了垂眼睛小声说道,“你等等啊。”他跑到一旁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对这地上的两个血字拍成了照片,噼里啪啦敲打了一会儿,这才回到白曦的身边仔细地打量这个小姑娘。

    她显然生前的身份十分高贵,无论是身上奢华迤逦的大红宫装,还是头上身上的那些漂亮的首饰,还有眉心的梅花妆,看起来非常高贵典雅。

    她这样的身份,在生前一定非常受到宠爱,才会在死后还有这样的哀荣。

    可是她却变成了僵尸。

    展平家里有点奇特,所以知道,死人能够变成僵尸,很大一部分大概是心愿未了,执念叫尸身不腐,于是在漫长时间里慢慢地变成了僵尸。

    她会有什么样的心愿,到死都不能忘记呢?

    抓了抓自己的绿毛,小青年就发现自己的手机闪了闪,屏幕亮了。

    屏幕上只有一封信件,上面是“白曦”两个字。

    “你叫白曦啊。”他一副完全不会道谢给辛辛苦苦翻译了小僵尸名字的对方的样子,而是带着几分惊喜地看着白曦。看她僵硬地看着自己,急忙说道,“这里的血腥味儿太重了,这样吧小曦,”

    他理直气壮地就亲近了起来,看了看白曦身上的衣服就对她说道,“你得换身儿衣服,然后等咱们回家的时候,我就说你是我的远房亲戚,是个小哑女,知道了么?”见白曦看着他很久,僵硬地点了点头,显然是会思考的小僵尸,展平觉得这就好办多了。

    他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小绿毛儿,欣慰地露出了一个狂放的笑容。

    骗到手了!

    僵尸想打人。

    ……并不帅的好么?

    只是她反而对能够翻译出自己写下的那两个古代的文字的人更感兴趣。

    她的国家在历史上只辉煌了短短百年,之后就湮灭在了那曾经的割据征战的无数的国家里。

    那样璀璨而混乱的历史,竟然还有人能够看明白她的小国文字。

    现代人真的蛮强大的呢。

    她慢慢地收回了眼睛里的红光,看起来和普通的女孩子更加相像一点。

    “你别担心,现在的女孩子吧,脸上的美妆都奇怪得要命。”小绿毛竟然毫不心虚地觉得别人的美妆奇怪,一边愤愤地踹了倒在地上的巨大的妖怪的尸体几脚,一边跑到了酒店房间的座机前要酒店给自己送几套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的裙子来。

    他吩咐好了,这才飞快地走到了白曦的身边笑嘻嘻地说道,“那脸上抹得惨白惨白的,比你吓人多了。你这还算天生丽质素面朝天呢。”

    白曦的嘴里有两只看起来有些狰狞的獠牙,可是她不笑不说话淑女地坐在一旁的时候,谁也不能掰开她的嘴看牙不是?

    展平很放心了。

    惨白冷淡点儿无所谓的。

    现在这叫贵族的病态美。

    “对了小曦,你平常喜欢吃什么?是血袋呢,还是妖怪啊?你不挑食吧?”小青年很无知无畏地说道。

    她如果想吃人,就眼前这只就行了。

    白曦心底冷哼了一声,微微摇头,指了指地上的血,又指了指凌乱狼藉的房间里,地上一些碎掉的食物。

    “什么都能吃?”这和僵尸电影而不一样儿啊。

    小青年就呆住了。

    说好的要吸血呢?

    控制不住吸血欲望,需要吸血才能存活的僵尸其实是最低等的僵尸。如同原主一样都修炼了上千年的这种,在地宫那都是吸取日月精华来的,她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吃素。

    更何况成为强大的妖怪之后,她虽然没有味觉,可是却也想要试一试现在人类社会里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哪怕尝不出味儿,可是也是个意思是不是?见到小青年点头,还狗胆包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爪子,白曦心里第三百次转着一个想法。

    这小绿毛儿,还是吃了吧?

    虽然吃掉会拉肚子。

    “你的手看起来和刚才也不一样了。”刚才白曦的手细长尖锐,铁青的骨节狰狞,还泛着一点莫名的红光,看起来就不是人类。

    可是现在在展平的眼里出现的是一只指尖儿圆润,还胖嘟嘟很细嫩的小手。

    这小仙女儿活着的时候被喂养得很好啊。

    绿毛青年感慨地想。

    白曦很快抽回了自己的小爪子。

    “我这不是轻薄你啊,现在社会这叫握手。”小青年见白曦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虽然那双眼睛漂亮黝黑,可是内里却带着令人恐惧的冰冷与黑暗。

    他急忙缩回自己的贼手,又对白曦殷殷叮嘱说道,“然后小曦,咱们回家以后吧……家里人你谁都别理。就叫我妈照顾你就好了。”他顿了顿,眼底露出几分复杂,之后又露出了一个有些嘲讽的笑容来说道,“反正除了我妈,也没人理咱们俩。”

    白曦沉重地就想什么时候她就和小绿毛儿“咱们俩”了。

    不能说话真的蛮内伤的。

    只是她看了看房间里的妖怪,又目光落在了绿毛青年的脸上。

    “你说这个啊,着了道儿呗。真是没想到啊,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竟然还为了个男人想要我死。”青年那张乱七八糟的妆容之下仿佛多了几分晦暗,白曦迟疑了一下伸手僵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件事她知道,因为这件事就发生在原主救下展平的开头,完全不需要找凶手什么的,因为展平就是最好的证人。他最好的一个女性朋友,曾经一块儿青梅竹马长大,可是却为了他同父异母的兄长想要把他置于死地。

    她聪明地知道杀人犯法,可是妖怪吃人不犯法,所以引来了妖怪。

    人心比妖怪还要黑暗可怕。

    她为了的那个男人,正是原主想要寻找的爱人。

    可是无论是心狠手辣的这个女孩,还是原主,都没有得到他的一点真心。

    他的爱全都给了那个笑起来仿佛会发光的女生。

    “我就是有点伤心,所有人,除了我妈都站在他那边。他其实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可是爸爸却把他带回来。他比我大了六个月,小曦。”

    似乎是因为白曦不会说话,也或许是因为白曦虽然是妖怪,可是却会保护他,他总是愿意亲近对自己真心的存在,垂着头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地说道,“你知道这代表什么么?代表那老混蛋背叛过我妈。然后他现在还把他带回来再刺我妈一刀。”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恨。

    白曦无声地抬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小绿毛儿。

    青年动了动,抬头,眼眶微红,却带着几分惊喜地问道,“小曦,你这是安慰我啊?”这小仙女儿真的很善良,真是世上最可爱的小僵尸了。

    白曦沉默了。

    在这难耐的空间里,酒店客房的房门突然敲响。

    “你的衣服来了。”小绿毛一下子跳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房门前飞快地打开,然而看着门口脸色冰冷挺拔的身影,他的脸惊恐地扭曲了。

    下一刻,他飞快地关上了门,仰头喃喃道,“都,都是幻觉。”

    然而下一秒,就听“噗”的一声。

    一段桃木剑从酒店房间的木门外猛地透门而入,带着冰冷的杀意擦过他的耳尖儿。

    冰冷的声音响起。

    “开门!”

    小绿毛目光呆滞,软软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