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15.三生(一)

315.三生(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垃圾系统的大呼小叫, 白曦想抽一抽自己的嘴角。

    ……没抽动。

    零零发顿时感受到了白曦心里的郁闷, 幸福了:“都僵尸了, 还抽什么抽。”

    僵尸这种存在,那还有什么表情, 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第一次零零发感到自己的心中充满了智商凌驾垃圾狸猫的优越感, 哼哼了一声, 指指点点地说道,“好好干!我看着你呢!”它这么一副胖地主的丑恶嘴脸, 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灵灵八呢?”

    垃圾系统还不赶紧消失?虽然灵灵八很刻板, 可是比这叽叽歪歪的零零发强多了。

    零零发:“喂!你怎么可以在我的面前喊别的系统的名字!”

    是不是要分手?

    白曦就阴沉沉地默默忍耐这个戏精。

    白曦:“灵灵八呢?”

    也不知道零零发为啥这么高兴,宽容地容忍了她这一句,哼了一声:“去小黑屋闭关查资料去了。”

    白曦:“查资料?”

    零零发:“它觉得这种隔绝小世界与天道系统的情况仿佛有记载的样子。”零零发就很嫉妒品学兼优的灵灵八了。作为一只不学无术只知道暗戳戳搞事的系统, 零零发怎么可能记住统史上的各种特别的情况呢?

    这是一种学渣天然的对学霸的敌意了,它哼哼唧唧地在心里腹诽灵灵八,见白曦不吭声了, 她的身边又只有自己一只系统, 顿时就觉得需要叫垃圾狸猫明白自己的重要性:“现在我们还是掉线状态, 不能连接天道系统。垃……白曦,你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本大爷!”

    一颗已经恢复了从前大小的光团仰头发出了狂妄的笑声。

    白曦目光呆滞地看着这只小统得志的垃圾系统。

    白曦突然开口:“容伶真的不能转世?”

    垃圾系统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零零发:“你, 你说什么?”

    白曦冷静地再次问它:“容伶是不是真的不能再转世?”她的眼底带了几分晦涩, 零零发简直惊呆了。它简直不能相信白曦竟然想到了那么久远的之前的事, 磕磕巴巴地问:“你记住他什么了?”

    它这个问题叫白曦沉默了很久, 白曦想了想,平静地垂下了自己的眼睛:“他在我的床边握紧我的手。”她没有记住很多,可是却看见她和他一块儿站在大殿之上,穿着最奢华的礼服接受群臣的叩拜,看见他六宫无妃,明明是帝王,可是却只守着自己度过一生。

    她也记得威严的帝王跪在床边握紧她的手,看着她慢慢合上眼睛,然后陪着她死在她的身边。

    他只不过是担心黄泉的路上太孤单,而没有他的保护与陪伴,她会觉得不习惯。

    她到哪里,他都陪着她的。

    生死相随的爱情。

    白曦的眼底多了几分晦涩。

    零零发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僵硬了:“你记得你谈过恋爱?”

    这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白曦皱了皱眉,想了想:“我似乎不止谈过这一次恋爱。”她觉得这和自己的本性并不符合。虽然并不是每一只狸猫一生只有一个爱侣,可是白曦却知道自己不是这样多情。

    如果她爱上一个人,那么无论他是生是死,到死她都只会爱上一个。可是她隐约地在自己记得的画面里看到了很多的男人的脸。他们有着不同的容颜,有着不同的气质,穿着不同的衣服,那些画面里似乎……她和他们都仿佛很亲密。

    这种感觉叫白曦心烦意乱。

    零零发犹豫了起来,光团明明灭灭。

    它似乎知道什么,纠结得不得了。

    白曦眯了眯演经:“你知道什么?”

    零零发不吭声了。

    它欲言又止,可是在见到白曦专注地等待自己回答的时候,突然想要试一试,或许不会引来白曦的反弹。

    零零发:“白曦,你有没有听说过转世?”见白曦点头,显然作为一只成了精的狸猫对于转世这种说法已经很熟悉了,零零发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谨慎地说道,“小世界之间彼此作为平行世界,本来不可能会有重合的地方。可是有一种情况,当爱情或是任何感情强烈到一定程度,那么灵魂就会突破界限追着自己的爱人前往爱人所在的世界。白曦……”它咳嗽了一声虚弱地对白曦轻声说道:“你相不相信,他很爱你,爱到不顾一切地跟随,你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白曦若有所思:“你是说容伶一直在陪着我转世?”

    零零发:“其实容伶他也是……”

    白曦突然“啧”了一声。

    零零发突然不吭声了,许久,问:“你怎么了?”

    白曦:“我觉得自己有点渣。”

    零零发欣慰于白曦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属性。

    零零发转了转自己黑掉的小心肝儿,急忙洗脑:“你们缘定三生的!只要相互约定彼此无论如何转世都要在一起,你们就是永生永世的夫妻!这一世也一定有!”

    虽然它这跟外界联络不上是不能看得出来了,甚至上一个世界也很麻烦,那沈总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叫零零发很担心来的。不过能陪伴白曦白头到老,那零零发觉得沈总的身份还勉强可以确定。不过这一世它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白曦短促地答应了一声。

    如果有缘分,他们应该可以相见吧。

    真是奇怪的感觉。

    仿佛一瞬间,容伶的存在就出现在了她的心上。

    只是她还是觉得有些缺失。

    她记得容伶,记得他们相爱,可是那些生活的过往的记忆却全都依旧模糊。

    仿佛是硬生生地有人在告诉她他们相爱,叫她刻骨铭心,可是没有细节的经历,却叫白曦无所适从。

    容伶到底是怎样的人,那些零零发嘴里的转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依旧有些忐忑。

    她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先以后再说。你先把这个世界的资料给我。”手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很狰狞的妖怪脑袋,白曦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这玩意儿有点不大和谐社会。

    她一把把这颗尚在滴血的脑袋给丢在地上,也不在意凌乱的,满是大片鲜血的四周慢慢地走到了床边慢吞吞地,僵硬地坐下来。零零发正感动得要死,觉得这垃圾狸猫终于能想到从前的事这简直是历史性的突破,飘过去,兴冲冲地要把资料传给白曦。

    “……怎么了?”零零发突然僵硬地握着资料不撒手,白曦皱眉问道。

    零零发仇恨地,震惊地看着手里的资料,惊呆了。

    零零发:“那个什么……”

    白曦不耐烦:“赶紧的!不然揍你!”

    零零发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个竟然要家暴的垃圾狸猫,在她威胁的目光里哽咽了一声,伤心地奉上了自己的资料。

    白曦哼了一声接过,开始研究这份资料。

    这个世界竟然是一个有着三世情缘的世界。

    故事的开始就是在这个人与妖怪们群居的世界,人类与妖怪混杂在一块儿,妖怪们大多也非常平和,除了嗜血的,对人类充满恶意的邪恶妖怪之外,大多数妖怪都已经习惯和人类一样生活。

    毕竟现代社会是一个物质娱乐十分丰富的世界,什么都有,山珍海味,各种娱乐,人类这样善于发明享受的东西,妖怪们也不非要吃人来打发时间。他们生活的时间比人类要久远很多很多,所以手里都有很多很多珍贵的宝石还有财富,因为有钱,饿了就吃牛排,觉得无聊何必去杀人解闷,不如去看电影……

    因此,除了那些本性凶残的妖怪,大部分妖怪和人类生活得很和睦。

    他们不会暴露自己,就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人类虽然也知道这个世界存在很多的妖怪,也畏惧妖怪,可是怎么分辨得出来呢?

    真以为泼一盆狗血就能叫看出是人是妖啊?

    那想必不是狗血,怕不是照妖镜呢。

    然而对人类心怀不满觉得人类挤占妖怪生存空间的妖怪也有很多,与妖怪交往有风险,人类们都很谨慎。

    原主在这个时候出现。

    她是古代的一国的公主,美貌单纯,爱着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

    他们在那个时候是被整个皇家都看好的最为恩爱美满的一对儿,在她十五岁的时候赐婚,约定一年之后就大婚成亲,做一对神仙眷侣。

    她什么都有,高贵的身份,美丽的容貌,整个皇族对她毫无保留的宠爱,还有自己互相许诺,约定三生的恋人。可是这样的完美却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在大婚之前戛然而止。

    她死在十六岁那年的春天,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恶疾。整个皇家都为他们的小公主陷入哀痛,皇帝为自己最宠爱珍惜的女儿建造了庞大的陵墓。唯恐会有人破坏自己的公主的陵墓,皇帝把她安葬在隐秘的群山之下的地宫之中。

    她无声无息地沉睡在了地下。

    地宫里充满了宝物,皇帝唯恐她在黄泉之下不能享受到生前的一切。

    无数的宝物,无数的人俑,她就算是下到地府,也依旧是最高贵的公主殿下。

    可是她的未来的丈夫又该怎么办?

    皇帝把流泪的英俊的青年推进了地宫,和她并肩在同一个棺椁之中。她早已死去,无声无息,可是那个青年风华正茂。

    仿佛是感觉到了当棺椁重重合起的那一瞬间,抱着自己流泪的爱人的痛苦还有他对黑暗的本能的绝望,本已经死去的小公主一双手臂霍然抬起,将棺椁推落。

    正在守着地宫的皇帝惊呆了,看着那个不敢置信的青年慢慢地从棺椁之中爬起,而小公主的手执着地伸在半空,仿佛是在拒绝合上自己的棺材。

    她不想他死。

    皇帝释放了青年,看见她仿佛完成了最后的愿望,垂落了自己的手安静地入睡。

    她的爱人在离开地宫之前趴在她的耳边,流着眼泪一遍一遍地告诉她叫她等待他回来陪伴。他会在死去之后重新回到这个棺材里,然后和她永不分离。

    他把自己的头发和自己心爱的公主结成一个永远都不能解开的结,约定他们三生三世,无论怎样转世也依旧能够找到彼此。他对她的爱热烈得不可想象,小公主就这样沉睡在地宫之中慢慢地等待。

    她一直在等他,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回到她的身边。

    直到她等不及,在地宫之中重新拥有了自己的意识。

    她变成了僵尸,然后慢慢地走出地宫,去寻找自己的爱人。

    第一世他是苦学的书生,她远远地看到,沉默地看着自己在河水中倒映的狰狞可怖的模样,那时她刚刚成为低等的僵尸看起来很可怕。她远远地避开,把自己地宫之中的金银远远地丢进他的院子。

    他金榜题名,迎娶了不远处的富户家的千金,他以为那些金银是那位美丽的女孩子偷偷丢给自己。

    第二是他是战火之中的军阀,他在战火之中和人厮杀,她在他重伤的时候来到他的身边,把他带出死人堆,可是他在看见她的脸的一瞬间转身逃离。

    因为她虽然恢复了美貌,可是却很明显是一具尸体。

    她看着他死在战场上。

    这是他们的第三世。

    她在地宫修炼了无数年,不想再远远地看他不敢走近,不想再叫他仿佛在看妖怪一样恐惧地看自己,把自己修炼成最强大的僵尸,然后面目已经和活人很像很像。

    她再一次离开了地宫寻找自己心爱的人。她找到他,来到他的身边,帮着他陪伴他,在他被人排挤的时候在他的身边,在他忙着工作的时候给他做晚饭,在他在书房处理事务的时候,也在他的身边叫他不是一个人。

    可是这一切却比不上一个身体与嘴唇都是温热的美丽可爱的女孩子。

    女孩子笑起来的时候仿佛阳光,她看起来生机勃勃,而不是如同她一样阴郁沉静。

    她的爱人的目光慢慢地落在了这个女孩子的身上,然后终于有一天,对她说抱歉。

    她不过是他们的爱情之间的无声的配角。

    她没有挽留,转身离开了他的家。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本来就已经僵硬的心四分五裂。

    原来三生三世,苦苦记得那份诺言的,不过是只有她一个人。

    他早就记不起,也早就有了更多的,和其他女人的幸福。

    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甚至不想再回到地宫,一个人冰冷又寂静地沉睡。

    强大的修炼了千年的僵尸在下一个阳光升起的时间里把自己变成了灰烬。

    她的爱,还有千年的等待,三生三世永不相负的承诺,都随着她的消失灰飞烟灭。

    再也不会存在。

    白曦沉默地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火红的宫裙,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白曦:“三生三世,嗯?”

    这个世界太打脸了,零零发臊眉耷眼地哼哼了一声。

    它刚跟白曦安利了一下转世不变的爱,这就来了一个毁三观的背叛剧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和统作对么?

    见到零零发无话可说了,白曦这才满不在意地把资料消化好了。

    她并没有觉得爱情的诺言不值得相信,只是可怜原主的爱情却成为别人爱情里的注脚。她那样执着地等待着自己的爱人,可是却没有想过人心易变,

    或许……当那个男人在他离开地宫却最终再也没有回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她就应该明白他已经变了心。她守着的爱情还有诺言,不过是她心底的最美好的感情。是这份美好的感情叫她支撑了千年,而不是为了这个变了的男人。

    这是男人的第三世,是现代社会了。

    白曦的目光慢慢地落在自己的大红宫装上。

    原主是一国公主,当然穿戴华美,此刻穿在她身上的红裙历经了这千年的时光却依旧鲜艳如血,迤逦鲜艳。

    不过这要是走出去,不得叫人以为自己是个神经病啊?

    她决定不去跟男人有什么牵扯了,爱变心就变心,爱爱谁就爱谁呗。

    零零发紧张脸:“白曦,你可不能自暴自弃啊!”

    可不能因为这一个渣渣就不相信爱情的美好呀。

    不然它恐怕刚和天道联系上,下一秒就得被打成饼。

    白曦哼哼了一声,看见零零发紧张兮兮的,坏心地没有说话。

    她泛着黯淡红光的眼睛慢慢地落在了正跟着自己爬过来,抱着自己小腿仰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杀马特小青年的身上。

    绿毛伤眼,僵尸也伤不起。

    她慢慢地把目光转移了。

    “仙女妹妹……”杀马特小青年就跟没看见白曦手上的血腥似的,急忙从地上捡起一张花花绿绿的名片双手过头捧给她,“这是我的名片。我,我,我有钱……”

    他探头探脑地问道,“您这……刚出墓吧?有没有落脚的地儿啊?我,我家很大的,咱们住一块儿啊?”他看白曦的目光就仿佛救世主!白曦对他这头发还有脸上乱七八糟的烟熏妆真的敬谢不敏了,才要冷酷拒绝,零零发幽幽开口。

    零零发:“看在功德的份儿上……对功德赠予人好点儿。”

    僵尸曦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