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06.双生千金(十二)

306.双生千金(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总, 还有什么吩咐么?”白曦继续微笑。

    沈磊长时间的沉默之后, 突然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叫我沈总?”

    之前还叫磊哥的呢。

    白曦顿时呵呵了。

    就这种擅长内心戏的有钱人, 喊一声沈总都以为她想要和他发展点儿什么, 这要是娇滴滴地喊一声磊哥, 那这沈总还不得以为她想要那啥啥他啊?

    她才不干呢。

    “还是叫沈总亲切一点。”白曦看起来很温和, 男人坐在她的面前, 微微抬头看见对自己笑得格外没有一点心怀叵测的小姑娘, 抿了抿嘴角把面前的小盒子往白曦的面前推了推,脸色微微发黑地说道, “这玩意儿放在我这里没用。就当是给你的工钱。”他把价值昂贵的粉钻当工钱给白曦, 白曦觉得自己大概是身价最高的一个钟点工了。她摇了摇头,想了想努力和气地拒绝说道,“太贵重了。我觉得我的工作没有能得到它的价值。”

    “你说你喜欢它。”沈总锐利的眼睛看着白曦。

    白曦还是摇了摇头。

    沈总再次沉默了。

    “如果你不收我就把它扔掉。”

    “那是你花钱买的, 无所谓。”又不花白曦的钱,丢掉了白曦也不心疼是不是?

    “白曦, 你是不是和我装傻?”男人本来不是一个隐忍的性子, 见白曦干干脆脆的拒绝, 霍然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了微微挑眉的漂亮女孩子的面前。

    他的目光锐利黑沉, 垂头看着白曦的时候,那一小片空间都仿佛被抽去了空气, 令人窒息。白曦突然觉得不自在, 下意识地退后了一点, 却看见他的手抬起来,轻轻地搭在她的颈窝旁,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地拂过了她雪白娇嫩的肌肤。

    白曦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我想和你谈恋爱。”男人低沉的,带着几分沙哑魅力的声音在白曦的耳边传来。

    白曦头疼死了。

    她屏住了呼吸,恨不能揉一揉自己的额头。

    “沈总……”

    “你可以不答应,不过以后你都要记得,我在追求你。我不是对你毫无瓜葛的人。”沈磊俯身,呼吸与白曦的颈窝近在咫尺,他的呼吸都喷薄在白曦的脖颈上,压低了声音说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我从不吃素。”他的眼底带了几分戏谑,见白曦就跟一只兔子似的眼底带了几分惊诧慌张,一双眼睛陡然都圆了。虽然努力露出一副不在意,很平常的样子,可是她却僵硬得不得了。

    “不会是没人和你告白过?”他的嘴唇几乎贴在白曦的耳边轻声问道。

    白曦握紧了拳头,心里怒了。

    不带戳人家伤疤的。

    她之前就是没人追,怎么了?

    “那很好。我从前也没有对别的女人告白过。”

    “那你跟男人告白过么?”白曦突然问道。

    正带着几分笑意的男人陡然脸色阴沉了起来。

    “女人,你在玩火。”竟然怀疑他和男人告白,信不信他现在就把她给就地正法了?!沈总气得要死,本来昨夜就辗转反侧一直在纠结自己竟然违背了职业道德。

    在职业道德已经变成沈总心中的废纸的今天,还有什么比自己要追求的小姑娘挤兑自己挤兑得不行更生气。他磨牙,见白曦的眼睛微微弯了起来,突然侧头,炙热的唇压在她的眼角。看见小姑娘又僵硬了,他飞快地退出几步。

    果然,下一秒这小姑娘的撩阴腿就踢过来了。

    “你真是狠心的女人。”既然撩阴腿,不怕毁了她下半生的幸福么?

    “多谢你的告白,不过沈总,你是个好人。”白曦就顺手给沈总发了一张时下最为流行的好人卡。

    “什么意思?”只可惜沈总不赶流行,还没有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顿了顿皱眉说道,“难道我是好人还错了?你不想嫁给好人?想和你姐姐一样嫁一个混蛋?”

    他当然知道蒋薇为了什么私奔,虽然蒋家别墅里的保镖都有职业道德,不会泄露雇主家的隐私,可是沈磊是多么聪明的人,从蒋薇自己的只言片语里都听得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蒋薇私奔闹得那么大,他装傻也是不可能。

    白曦无语了。

    “我是说我只能拒绝你了。”

    “为什么?”

    “我比你更有职业道德一点。”白曦缓缓地说道。

    英俊的男人站在矮矮的玻璃桌前,看了白曦很久,冷酷地开口。

    “那从今天开始,你被解雇了。”高高在上的冷酷无情的雇主先生一下就解雇了不肯被自己潜规则的钟点工。那副冷酷无情的样子,非常有霸道总裁的气势。

    白曦就看着这突然变得幼稚起来的沈总,无奈地叹气问道,“沈总,你真的要这样胡闹么?”她看见男人对自己冷笑,慢吞吞地从自己的小挎包里往外摸东西,摸出了一张卡,沈总的眉尖微微一皱。摸出了一串亮晶晶的钥匙,沈总的眼睛眯了起来,手臂僵硬。

    “那这些我都还给你。”都被解雇了,也是惨,白曦把这些都还给他。

    一只大手捏在她伸到自己面前的手腕上。

    “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道理。”男人强硬地说道。

    白曦惊呆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可是这是你家的钥匙!”她不明白她都跟沈总没关系了,为什么还要被他往自己的手里塞家里的钥匙。

    这真是她见过的最难缠,最不好侍候的雇主。

    “欢迎你随时来我的家里。对了,明天晚上我要吃宫保鸡丁。”沈总一副平常的样子,看白曦站在那里用看异形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挑眉,淡淡地说道,“你的确被我解雇。不过我们之间只不过是没有了雇佣关系。我不是窝边的草。从今天开始,你还像从前一样来我家干活儿。卡就随便刷,无所谓。”

    他俯身把桌子上的小盒子盖上,转身塞进了白曦颤抖的手里,俯瞰她。

    “如果你不收,我会天天去蒋家吃饭。”

    “你威胁我?”白曦没有想到这年头儿,原来要送出钻戒,还要威胁一个小姑娘。

    “我在追求你。我喜欢你。”沈磊坦率地说道。

    白曦不吭声了。

    “钻戒我不会要的,如果你一定要给我,那么沈总,以后我们之间大概朋友都做不成,我不会再和你之间有什么瓜葛。”

    她的确很喜欢这枚粉钻,可是就算是再喜欢,她在没有接受一个男人的追求的时候也绝对不会问他要这样价值连城的珠宝。她伸手把小盒子重新丢进沈磊的怀里,见他愣住了,平静地说道,“我不喜欢霸道总裁。如果你要追求我的话,我希望你最先可以尊重我的想法,不要叫我为难。”

    白曦:“夭寿!怎么办?他竟然追求我!”

    灵灵八刻板木然脸:“那就谈个恋爱试试。”

    白曦沉默了片刻:“讨厌,说得真叫狸不好意思。……你觉得他合适恋爱么?”

    灵灵八:“……合适的……吧……”

    白曦面对灵灵八勉强的语气,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听从自己的判断。

    她觉得谈恋爱什么的,反正这是在小世界,没人看见,外界隔绝,说起来不会被人发现,还蛮叫理放心的呢。

    “可以。”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点头。

    他垂目没有再把粉钻拿给白曦,而是跟在白曦的身边在别墅里到处走。当看见白曦伸手要去拿他床上的被子出去晒,沈总几步上前从床上抱起了松软却很大的被子,抱着大大的被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同样面无表情的小姑娘说道,“这被沉,我帮你拿。”

    他见白曦无语地只能去拿那颗大枕头,哼笑了一声,挑眉,带着几分愉悦地和白曦走到了别墅的外面去晾被子。他抖开松松软软的被子往架子上丢的时候,高大修长的身材倒映在地上,拖出长长的影子,白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她看着逆着阳光带着几分温情的男人,觉得心里很暖和。

    “你喜欢晒被子么?”

    “还行。”沈磊点了点头说道。

    太阳充足地晒在被子上,到了晚上,他仿佛能从被子上嗅到阳光的味道。

    就像她的味道。

    他转头看着白曦,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最近有没有头疼?”他还是觉得那天白曦头疼的事叫自己担心,这件事如鲠在喉,哪怕医院里最权威的专家们已经得出白曦没有什么事的结论,可是他却总是会想到那一天,这个看起来很倔强的小姑娘脆弱地蹲在地上,仿佛一阵风都能叫她碎裂掉。

    他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手指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揉了揉,看见她眯起了眼睛,不由继续给她揉着额头说道,“如果你还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我就是想到一点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

    “好像是一个人,我应该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我想要记得他,可是却记不得他的脸,记不清我和他之间到底存在过什么。可是我的心告诉我,他对于我不是不相干的人。”白曦微微张开了眼睛,她压低了声音阐述,努力忍住不要去回想曾经自己想要想起的事,眼底露出几分迷茫轻声说道,“可是我又觉得不可能。如果我真的,真的和他那样亲密,又怎么会忘记他呢?”

    虽然零零发总是渣狸渣狸地叫,可是白曦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渣。

    她珍惜很多很多的东西,也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对不起过谁。

    她的嘴里明明提起了另一个人,而且仿佛纂刻在心底,沈磊的心底却并不觉得生气,也不觉得嫉妒。

    他一瞬间只觉得心中酸涩又柔软,很伤感,可是却又很安慰。

    “如果他知道你记得他,想必心里会很高兴。”他压低了声音,把白曦推到了院子里的一个小躺椅上叫她躺下,在躺椅的一侧俯身,修长的手指压住了她的额角轻声说道,“你不记得,这并不是出自你自己的意愿。如果他知道你这样努力想要记得他,甚至会伤害你自己,叫你痛苦。白曦,小曦,我想他宁愿你不要记得他。”他的声音低沉,白曦觉得这低沉的声音一直落进自己的心底。

    “可是对他不是很不公平么?”

    “他不会在意这种不公平。就算是你忘记他,可是他记得你,一定会回到你的面前,再次和你相遇。”

    “我不想叫他这样辛苦。”白曦茫然地说道,“其实我觉得这样做很奇怪。我不记得他,那他就不要这样辛苦,总是一遍一遍地回到我面前呀。我想他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优秀的人可以去寻找另一个不会忘记他的人,这样不是更轻松么?”她觉得沈磊说的话真的很奇怪,很心酸,很叫人心疼,垂着头轻声说道,“这样做不公平。对不对?”

    她不知道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她真的觉得如果真的,那个记忆里的陆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或许就是一种不公平。

    凭什么她可以茫然无知地一直一直这样任性呢?

    “因为你是任何‘别人’都无法取代的。”沈磊露出了一点笑意。

    他这些话也觉得自己说起来莫名其妙,可是却又觉得,这本就是他的心声。

    或许是因为……他看见躺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就心里变得柔软又怜爱的缘故。

    “那他真是太傻了。”白曦轻声说道。

    对于傻这个词的理解,显然沈总和她完全不同,不过沈总正在努力吃这口草,所以明智地没有反驳她。

    他只是哼笑了一声,见白曦很舒服地闭着眼睛躺着,这前钟点工显然在自己的别墅过得很惬意,沈总突然面无表情地抬头,目光冰冷地落在了别墅的一角,那里的一个摄像头顿时飞快地转移了角度,不再八卦兮兮地假装无意地来回扫过他和白曦这块地方。

    看见小弟们竟然这么有精力,沈总的脸色阴沉,一边板着脸给白曦继续按摩,一边眯了眯眼睛,看了看占地很广的别墅的园区。

    花草树木的,该叫他们继续干活儿了。

    还有,以后叫小弟们买菜,免得白曦去买,还要费力拎回来。

    “我怎么叫你给我按摩上了。”白曦舒服了一下顿时回过味儿来了,急忙从躺椅上起来,看着哼了一声和自己坐在一起,很有死皮赖脸风格的硬朗派沈总,嘴角抽了抽就担心地问道,“你今天又不去公司,真的可以么?”

    这沈总三天两头地不去,白曦就很担心他了。沈磊却没有在意,靠在了躺椅上,悠闲地把玩手里精致昂贵的打火机,修长的手指反复地开合打火机的盖子,看着火苗一跳一跳,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什么,他们可以自己搞定。”

    他反而看向白曦。

    “你的鉴定结果是不是拿到了?”

    “你怎么知道?”

    “你在珠宝展上叫蒋总给你买了不少珠宝,如果鉴定结果没有拿到,你怎么可能愿意叫蒋总给你花那么多钱。”

    白曦倔得不行,一天没有明确是蒋家的女儿,哪怕人家早就把她当女儿疼,依旧不会放肆。沈总堪称目光锐利了,白曦没想到他竟然对自己这样观察入微,并且真的了解自己的秉性,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知道。”她顿了顿,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白曦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把这些话对沈磊倾吐,抿了抿嘴角才艰难地说道,“你看见的,妈妈对我总是很亏欠的样子,甚至叫蒋薇也要让着我。可是我不明白……我的确是在家里被人偷走,为什么我妈就像是犯了大错,甚至还有一点迁怒蒋薇的样子。”她露出几分纠结轻声说道,“我不想去问这些。她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看见她一直在吃药。精神方面的药。我不想刺激她。”

    “有可能是因为她愧疚。”见白曦诧异地看着自己,沈磊平淡地说道,“你说那天有人来抢蒋总的孩子,可是你应该想一想,那个时候蒋总在上班的话,如果佣人们反应不及时,那么那个时候正面面对无声无息潜入蒋家的犯人的,应该只有犯人进入婴儿房时的你的母亲?”

    这或许只是揣测,并不能当真,可是白曦却听住了。

    她屏住了呼吸一会儿,轻声说道,“可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她无法一下子护住两个女儿。”

    或许真的就是这样。

    那个时候蒋家还没有安保人员,熟悉这栋别墅的歹徒很轻松地避开人闯进婴儿房。

    蒋母在那个时候无法抗衡穷凶极恶的歹徒,只能护住一个。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女儿被抢走,所以才会精神崩溃,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种种。

    她觉得蒋薇的娇养,是建立在白曦被人抢走上,所以才会对蒋薇不满。

    她觉得对不起白曦,所以才会不肯提及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恐白曦怨恨她?

    真是想太多了。

    “如果是这样,那其实我不会怨恨她。她想多了。”白曦坦言地说道,

    这些事又不是蒋母造成的。

    看见她宽容的脸,沈磊英俊的脸上露出细微的笑意。

    “一直以来蒋家真的安保很差。”

    白曦震惊地看着这位沈总。

    沈总他还记得蒋家的保全业务现在是在他的公司的吧?

    黑自己的公司?

    “你!”

    “不如你搬到我家。很安全,真的。”沈总在白曦陡然扭曲的目光里,图穷匕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