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03.双生千金(九)

303.双生千金(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世上最悲情的职业莫过于保全。

    不仅保卫别人, 还得保卫自家老大。

    任劳任怨,还没工钱。

    白干。

    一晚上。

    一想起昨晚刚吃过晚饭正想出去浪一下或许还能混个对象儿放飞一下自我完成一下人生大事, 就被自家老大一个电话聚集在了别墅门口, 之后就每人一块抹布熬夜转职了一晚上的清洁工, 保镖们都萎靡了。他们看着自家老大冷酷的脸, 带着几分央求地说道, “老大, 给放半天假吧。真的熬不住了。”

    简直不是人干事,想想都觉得心酸痛苦。这倒霉老大,如果不是惹不起, 一定围殴他。

    沈总就完全不在意小弟们悲愤的心情。

    “擦干净了么?”

    “真的, 真的干净了。”

    “我的衣服洗了没有?”

    保镖们都沉默了。

    信不信他们真翻脸给他看啊?

    “就几件衬衫,老大, 你这么有钱,从前不是一直直接丢掉么?”沈总是个有钱人, 特别爱干的事儿就是准备一箱子同样款式的衣裳, 脏了就丢,脏了就丢,什么时候洗过衣裳。

    这老大怕不是忘了,他有洁癖, 还不爱干活儿的啊。悲愤莫名,保镖们却敢怒不敢言, 愤愤用伤心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英俊男人。沈总皱了皱眉, 想要去摸自己的手机, 却还是很快地忍住了,点了点头说道,“也好。”

    “什么意思啊?”有人急忙问道。

    男人没有理他们,远远地看了寂静的别墅一眼,开车门上车,扬长而去。

    “我oo你个xx的!”后面顿时传来很经典的国骂。

    仗着沈总听不见,今天被奴役了一个晚上的保镖们顿时跳了起来,愤怒地指着天空怒吼。

    白曦就不知道这别墅外面还有这样悲情地做好事不留名的一群人了。她正好奇地在沈总的别墅里走。

    这样宽敞面积大得不得了的别墅仿佛只有沈总一个人在住。没有保全,也没有佣人,安静得仿佛能够听到脚步的回音。整个别墅是暗色调,看起来有些冷漠的冰冷。虽然别墅里也有家具,可是白曦却觉得这些家具都安静得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温情的气息。她慢吞吞地一边查看别墅的卫生情况,一边上了沈总家的二楼,推开卧室,看见里面依旧是这样单调又冷淡的家具。

    只有一张椅子的背上丢着两件一模一样的黑衬衫,还有两件西装。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虽然有些不安,可是还是打开了卧房的衣柜。

    一柜子一个模样儿的衬衫还有西装简直差点儿叫白曦瞎了眼。

    她真的觉得沈总真是个神人了。

    天天穿一样的衣裳不觉得单调么?

    不过简单地腹诽了一下,白曦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沈总这别墅太干净了,其实完全不需要她过来帮忙。如果什么都不做就拿钱的话,那白曦良心会不安。现在就很好了。她至少可以给沈总洗一洗衣服什么的,或许还可以去后面的花园看看有什么需要整理。

    她抱着几件衣服,又看了看卧房的床单。床单上没有半点褶皱,就仿佛没有人在上面睡过一样,干净平整得叫人看了有些莫名的孤单。她还是没有动床单,只是抱着被子和大大的枕头出了别墅。

    今天的阳光很好,很热烈,完全没有几天前的大雨那样的潮湿。

    她把被子和枕头都挂在了别墅的院子里,用心地把撑着被子和枕头的仿佛是健身用的杆子给擦得干干净净的。

    她还记得之前有保镖说过,沈总有点小洁癖。

    把床上用品都给挂好晒太阳,白曦这才去了工作间,把衣服都给洗干净。

    她本来就习惯了干活儿,当然不会觉得洗点衣服有什么劳累,等她很快地把衣服都洗干净,却发现现在的时间还很早,刚刚过去了两个小时。

    这样的工作真是很轻松。她抓了抓头发,把衣服都晾在一旁,就在别墅的四处走来走去。她就希望给自己找点儿活儿干,可是沈总似乎一向都爱干净,别墅内部简直就是一尘不染。最后挫败地叹了一口气,白曦想了想,就决定给沈总做点吃的。

    至少多干活儿才好。

    只是她一打开沈总家的冰箱,就很无语了。

    除了纯净水,冰箱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干净得就仿佛刚出厂的新冰箱。

    这个别墅里没有一点吃的,白曦倒是看见了几个的烟盒,可是这也不顶饿呀。

    她头疼地关上了冰箱的门,努力找了找,甚至连男生为了省事最喜欢的泡面也没有见到一袋。

    不知为什么,白曦就觉得沈总这种生活有点不好。或许他是在外面吃饭,所以家里不用准备,可是总是叫人感觉到心里有些不开心。

    没有食物的地方,哪里像是一个家呢?作为一个刚刚和沈总开始合作的钟点工,白曦就觉得务必得叫自己看起来很能干拥有雇佣的价值,不然沈总回家看见家里毫无变化,以后不给她工作了怎么办?她就穿上了鞋子准备出去买点儿菜来给沈总做顿饭。

    刚刚走到门口,她的电话就响了。

    “小曦小曦,你忙好了没?”蒋薇压低了声音,仿佛唯恐电话的另一端沈总这黄世仁在监工。

    “忙好了,怎么了?”白曦顿时想到富人区没有计程车了。

    “妈妈叫我打电话给你,说是一块儿去医院做鉴定。”蒋薇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雀跃地说道,“我还以为要等好久。其实越快越好了。等结果出来,你就可以踏踏实实留在家里了。”

    她很开心,还要来接白曦回去,白曦拒绝了,很快地回了蒋家,蒋母和蒋父都在。他们看见白曦并没有很累,都露出了笑容,拉着白曦上了车。他们一路到了做鉴定的医院,做鉴定的医生仿佛与蒋父蒋母认识,看了看白曦,又看了看蒋薇,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长得一模一样,你们还要做亲子鉴定?”

    这一看就是蒋家的女儿好么?

    蒋母端庄微笑,也不提是白曦非要做鉴定。

    “拿到一个确实的结果总是好的。”

    她目光温柔地把白曦给拉过来,给医生采血,之后急忙从自己的名牌手提包里拿出了一袋红枣来放在白曦的手里轻声说道,“小曦,你刚失了血,多吃点红枣,补血的。等回去了妈妈给你炖鸡汤。”

    白曦就迎着医生诡异的目光默默地接过了这袋红枣,咳了一声站起来说道,“我还想在外面逛逛。”她觉得医生大概会觉得自己娇气得不得了,这才采了多少血,就一副天都要塌了的样子。

    “有没有带钱?”蒋母急忙问道。

    “带了。”

    “我也去。”蒋薇急忙黏在白曦的身后当小尾巴。

    白曦转头看她。

    小姑娘可怜巴巴对她眨眼睛。

    “行,去吧。”蒋母想要叮嘱蒋薇多在人多的地方护着白曦一点,然而想到白曦不喜欢她这样说话,努力忍住,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记得不要玩得太晚。”

    “好。”白曦点了点头。

    蒋父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白曦不知怎么就仿佛明白蒋父是在担心自己和蒋母之间的母女感情,她愣了愣,努力柔和了眉眼好叫蒋母笑得更开心一点,这才认命地牵着一只抱着自己哼哼唧唧的小姑娘出了医院。

    她走出医院才无奈地看着蒋薇说道,“他们不都同意你和那什么阿东交往了么?小姐,你还要跟着我么?”不担心感情有变啊?小情人好几天没有见到,不是应该想得不得了么?蒋薇顿时脸红了,扭了扭手指小声说道,“小曦,你要不要见见他?”

    “那个阿东?”

    “我对他提过你,说你是我的妹妹。我希望家人能和他之间相处得好些。”

    年轻的女孩子这个时候是在用真诚的心想要和心爱的男孩子在一起,为了他,她可以变成傻瓜,变成聋子瞎子,变成什么都不明白可以被胡乱糊弄的傻白甜。

    白曦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

    “好啊。”她开口说道。

    上一世如果蒋薇在原主死后一直都留在孤儿院,得到了功德希望原主能够一切安好,那么这一世她就安好给她看,并且,也叫她同样安好。

    那个男孩子,她想见到,然后在他试图想要伤害蒋薇的时候,作为蒋薇的家人保护她。

    而不是上一世那样,她想要哭泣,可是却发现私奔之后自己什么亲人都不在身边。

    连哭泣的权利都被剥夺。

    “真的呀?”

    白曦挑眉。

    “不过我未必会喜欢他。”

    “喜不喜欢他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你和他都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蒋薇的脸红扑扑的,很快乐地就给自己的恋人打电话。她们唯恐蒋父蒋母出来看到,就约在了一个十字路口。

    白曦等了很久才看见蒋薇突然露出大大的笑容对远处开心挥手。她下意识眯着眼睛看过去,看见的就是一个年轻桀骜的少年人。他意气飞扬,眼角眉梢都带着不逊,穿着一身的牛仔服,看起来非常帅气。

    那的确是另一种从不循规蹈矩的帅气还有生命力。

    可是他就像是风,永远都不能被束缚。

    “阿东,你快过来。”蒋薇开心地笑起来,笑容在阳光之下甜美可爱,拉住了看了白曦一眼戏谑地挑眉的少年走到白曦的面前。

    “小曦小曦,这是阿东,他在学校特别受欢迎。”帅气的坏学生的代表,可是对乖乖女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蒋薇的脸都红了,紧张得不得了。白曦微微点头对那个正用一种很有趣的目光看着自己和蒋薇的少年说道,“我是蒋薇的妹妹白曦。”

    她做了自我介绍,这少年突然就吹了一个口哨儿,“你们还真是双胞胎。姐妹花儿啊。”他坏笑了起来,转头对蒋薇说道,“和你一模一样。你说要是有一天我分不出来你们两个,抱错了人怎么办?”

    他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玩笑话。

    因为双胞胎姐妹真的很稀少,特别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

    可是白曦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有趣

    “你怎么会分不清我和小曦呢?”蒋薇一愣,她有些茫然,又觉得心里莫名委屈,小小声地说道,“大家都能分辨得出来的。”

    她和妹妹除了一张脸,如果露出各自的性格,那真的天差地别。

    就比如沈总,才刚刚一天两天,可是却已经能准确地分辨她们了。

    她垂了垂小脑袋。

    “抱错了人就报警。”白曦突然冷淡地说道。

    笑得意气飞扬的少年一愣,转头看着不解风情,面无表情的漂亮女孩子。

    “你说什么?”

    “胡乱抱一个和你不熟的女孩子,你觉得不应该报警?这叫猥/亵,要进局子的。”白曦看着眼前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高兴的少年平淡地说道,“蒋薇和你谈了这么久的恋爱,你还分不清谁是谁?”

    她的眉眼更冷淡一些,蒋薇的却软乎乎傻乎乎,一看就是不同的性格,白曦就冷笑了一声对少年说道,“而且我不觉得这个笑话可笑。认不出恋人很可耻。抱错女人这种话,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想听到。蒋薇现在就已经难过了,你还想继续开这样的玩笑么?”

    “你的脾气真没意思。”少年觉得自己有点看不上白曦。

    “就这样儿。不高兴也忍着。我不会和蒋薇一样惯着别人的臭毛病。”

    “你!”

    “别吵架,别吵架。”蒋薇急忙扑过去护着白曦转头看着少年不高兴地说道,“阿东,你不许吼我妹妹。”

    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圆了,努力想要撑出气势,却做不到。

    “蒋薇,你竟然为了她和我作对?”

    “小曦是我的妹妹,我当然要站小曦。而且小曦说得没错。”蒋薇不知是怎么了,反正鼓起勇气紧张地说道,“我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

    少年冷冷地看着她。

    “这么说,你要你妹妹不要我对吧?”他压低了一点声音,见蒋薇抿了抿嘴角,咬着嘴唇央求地看着自己,却没有像是从前一样妥协地走过来在他的怀里撒娇求饶,阿东英俊白皙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讥讽的表情说道,“蒋薇,你好样儿的。你以为我没了你就不行是吧?”

    他一向是个傲气的人,也习惯了在蒋薇的面前发号司令,可是看见蒋薇竟然不听自己的话,顿时恼火得脸色涨红。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少年人从来都不是会妥协认输的人,他当然不会对蒋薇认输,哪怕他们是恋人。

    如果连傲气都不剩下,他在这场恋爱里还剩下了什么?

    就算是谈恋爱,他也不会迷失自己,叫自己变成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和你妹妹相亲相爱去吧!”他嗤笑了一声,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阿东,阿东。”蒋薇没有想到明明是阿东说错了话,可是他却最后抛下了自己,顿时眼眶红了。

    “你们经常吵架?”白曦突然轻声问道。

    “也不是经常吵。可是阿东脾气坏,一生气就天崩地裂的。”然而从前他们在吵架里感情越来越好,怎么会像是这个时候这样,叫蒋薇心里很难受呢?

    她从前不敢和爸妈说,可是现在却有妹妹了,回头把自己的脸埋进白曦的颈窝哽咽地说道,“他为什么总是要和我吵架呢?我们的感情很好的。可是他总是……”就像是方才,只不过是几句话,阿东就转身走了,一点都不愿意为她着想。

    “你都为了我愿意接纳他。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为了我,对你和气一点呢?”

    “大概因为在他的心里,他的喜怒哀乐更重要,你就是个点缀吧。”白曦漫不经心地说道。

    还能有什么?

    这也是被女生们给惯的。

    而且也就是遇上蒋薇这样的软乎乎的傻白甜了,换了白曦试试?如果是她的男朋友,敢说什么姐妹花儿这样的话,大耳瓜子把他的脸给抽下来。

    白曦冷哼了一声。

    “不知道包容女孩子的男生最讨厌了,咱们不理他。”她抬手摸了摸蒋薇的小脑袋,又带了她去吃了冰激凌,看见小姑娘重新笑靥如花这才放心地带她回了家。她带着路上遇到的蔬菜肉食回了沈总的别墅,做了几样儿自己擅长的菜,有荤有素,看起来色香味俱全,这才把从蒋家保镖那里问出来的沈总的电话敲进手机,打通了电话。

    她简单地说明了一下给他做了晚餐,听到对面冷淡地答应会回来,就把饭菜拿到餐桌上等着。

    “沈总?”英俊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放下手里的电话,就听见对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试探地看着他。

    “珠宝展的安保工作都拜托沈总了,为表谢意,我请沈总吃个饭?”

    男人慢慢地眯起眼睛,沉默了很久。

    “家里给留了饭,下次吧。”

    传说中吊炸天的沈总是个居家型人设么?中年人茫然了,挤出僵硬的笑容理解地点头。

    却看见对面英俊内敛的男人突然开口。

    “珠宝展的请柬给我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