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98.双生千金(四)

298.双生千金(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亏是做老大的人。

    回应总是这样掷地有声。

    蒋父一下子就安心了。

    这位沈总说话还从来都没有反悔过。

    家里头保镖多当然很好, 可是年纪小的小姑娘,总是会被高大英俊的年轻人吸引,他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就隔壁的隔壁的那谁谁谁家的大小姐, 就是和自家的保镖结了婚。

    虽然这年头儿不讲什么门当户对, 只要两个人相爱才行,不过这种行为总是有一种监守自盗的感觉。

    那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当然还好, 可是如果女孩子被心怀叵测的男人吸引受了伤,可怎么办呢?

    “沈总说笑了, 笑笑……”

    “我叫白曦。”白曦带着一点不耐烦地说道。

    她不喜欢蒋母这样自说自话。

    “小, 小曦……”蒋母眼眶发红地看着白曦,看见她对自己无动于衷, 只觉得痛彻心扉。许久之后才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来对沈总说道, “她年纪还小, 不知道沈总的人品。”

    这位沈总别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了, 就算不是他窝边的草也没见他吃过。他的来历有些晦涩,不过一出场的时候就锋芒毕露,是众人眼中不可忽视的那样的人, 因此爱慕他的名媛淑女真的不少。这世道, 英俊又有能力的男人总是稀缺的。

    不过无论是大胆对他示爱,还是打着潜移默化日久生情的主意总是在各种场合和他有接触的女孩子, 大多都铩羽而归。

    这位大佬仿佛生命里就是工作,经常奔波在安保工作第一线。

    就比如今天这样, 蒋家的大小姐跑了, 他亲自坐镇又叫人把大小姐给抓回来了。

    蒋母觉得这样的男人很可靠, 可是她并不喜欢这样冷硬没有情趣的男人。

    哪怕沈总功成名就,可是如果是作为挑女婿的人选的话,蒋母不会挑选他。

    她觉得温柔斯文,懂得照顾人,明白女孩子心里在想些什么的男孩子更合适自己的女儿。

    无论是哪一个。

    突然,蒋母的神色就怔怔的了。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白曦和蒋薇的方向,见白曦脸色冷淡,蒋薇一脸懵懂,她默默地握紧了自己的手。

    对的。

    她的女儿长大了,应该可以挑选未来的丈夫的人选了。

    “你说。”沈总没有搭理蒋母的意思,看着白曦。

    白曦抽了抽嘴角。

    “沈总你想多了。我没有不相信你的人品,也没有质疑你的职业道德。”怎么就突然整出兔子不吃窝边草了呢?白曦觉得头疼,只觉得这些豪门的有钱人一个个内心戏都很丰富了。平淡地说道,“我是一个女孩子,无论对面的人是男是女都要整理自己的仪容还有裙子。总不能因为你对我没有兴趣,我就可以放心露大腿吧?所以,这和你的道德没有关系,这和我自己的道德有关系。”

    沈总沉默了。

    灵灵八还插刀:“这叫自作多情么?”

    白曦:“不想死就闭嘴。”这垃圾系统是真仗着沈总听不见就作死啊。

    “小曦说得对呢。”傻白甜还在小声哼哼。

    沈总清楚地听到身后的兄弟有人在偷笑。然而沉默了很久,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

    在他嫌弃了这姑娘之后,这姑娘反手就要把他嫌弃回来,报复心很重啊。

    真是个小心眼儿。

    英俊的男人眉眼冷峻,不吭声了。

    气氛顿时更尴尬了。

    “小,小曦啊。”蒋母见沈总不说话了,不由哽咽了一声,一双流着眼泪的眼睛舍不得地落在白曦的身上,她一双手握得紧紧的,含泪说道,“你真的是妈妈的孩子。当年……”她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几乎摇摇欲坠,捂着脸说道,“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家里来了坏人,”那个时候蒋家刚刚发达,他们还没有请职业保全的习惯,住在大大的别墅里,却不知道会叫人有机可乘。

    “有坏人把你给偷走了。”

    白曦就觉得这个理由上一世的时候同样听过。

    她冷静地听着,看着对面愧疚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蒋母。

    “爸爸妈妈找了你好久。”蒋母这句话之后就说不出什么了,蒋父就一边拍着呜咽的妻子的背一边低声说道,“小曦,是爸爸对不起你。当初是爸爸的仇人。爸爸商场上叫他破了产,所以他偷偷来了家里偷走了你。我们查了很久才查到他的线索,可是抓到他,他却说他把你给掐死丢掉了。”想到那个时候疯狂的人叫着要叫他们尝到和他一样痛苦的滋味,蒋父是很坚强的男人,却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们不相信他的话,所以那段时间走访了所有的孤儿院,可是都没有收留弃婴的记录。”

    直到那个时候,他们才开始死心。

    或许他们的孩子真的死了。

    因为他们结下的仇怨,所以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享受到一切的幸福就夭折。

    蒋母就把满腔的对两个女儿的爱,全都倾注在了蒋薇的身上。

    白曦眯着眼睛冷淡地听着,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们找不到原主。

    因为原主被好心人收养,并没有被送到孤儿院去,直到三岁之后才因为养父母过世被送去了孤儿院,可是想必那个时候,蒋家夫妻也已经死心了。

    “我也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巧合。”白曦顿了顿,看着急忙抱着自己的手臂撒娇的蒋薇,转头说道,“我希望对彼此负责。做个亲子鉴定。如果我的确是蒋家的女儿再谈其他的事。”她的目光有些复杂。

    作为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不会有一个人会拒绝家庭的温暖。

    他们生命里缺失的部分就是这样的亲情,就如同此刻,那对正慈爱地看着她的夫妻,叫人心里酸涩却又温暖。

    “如果我的确是蒋家的女儿,我可以回到这里。”她想到功德是这一家人给的,努力忍了忍,想了想干巴巴地说道,“你们并没有对不起我。当年的事又不是你们故意的。坏人做了错事,你们不需要感到愧疚。我其实过得也没什么不好。”

    孤儿院的生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其实能够留在孤儿院照顾他们的人,大多都是很善良的大人。现在做慈善的好心人这么多,孤儿院每年总是会分到一部分捐款还有物资,还有很多很多的义工来。

    他们之中有很多都是很出色的人,耳濡目染,其实白曦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并没有很多黑暗的东西,反而从他们的身上学会了很多。

    不论是发生什么,无论贫苦还是富有,都不能弯下自己的腰,垂下自己的头。

    她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原主因为家庭的温暖和对富庶生活的憧憬留在了这里,可也依旧是个骄傲的女孩子,哪怕在日后蒋薇回归,爱情生出波澜,可是她其实也没有卑躬屈膝地挽留那个男人。

    她只是觉得很伤心,可是伤心却并不是要给别人看的。

    这或许是不讨喜的性格。

    没有给别人看到,又怎么会被人怜惜,然后得到他的温柔呢?

    可是她宁愿不要那样的温柔,也倔强地不肯露出自己心里的伤口。

    白曦垂了垂眼睛。

    蒋母的眼睛却亮了。

    “笑……小曦,你原谅妈妈么?你不生妈妈的气么?都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看好你。”她看见白曦微微摇头,急忙就转身紧紧地抓着蒋父的手说道,“那我们做亲子鉴定,叫小曦知道,我,我就是她的妈妈啊。”对于母亲来说,她不需要做什么鉴定就能确信眼前的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儿。可是这个孩子想要证据的话,她也绝对不会吝啬给予。见蒋父微微点头,她突然捂着嘴哽咽出声。

    “妈,你不要哭了,小曦心里会不好受。”蒋薇怯生生地说道。

    “妈妈这是高兴,真的高兴。”以为早已夭折的孩子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仿佛就像是神明听到她的祈祷了一样。

    “薇薇啊,你要好好照顾小曦啊。她是你的妹妹。以后做姐姐的要有做姐姐的样子,要让着妹妹,爱护妹妹,你知道么?”她对蒋薇说道。

    “知道。以后我一定好好照顾小曦。”漂亮的小姑娘傻乎乎地就往白曦的怀里蹭。

    白曦绝望地下意识伸手把这个软乎乎的便宜姐姐给扶在自己的怀里。

    沈总冷眼旁观,冷哼了一声。

    “老大,拿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帅气的年轻人走过来把一个小小的医药箱放在沈总的手边。这个年轻人也很帅气,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阳光帅气。顿时吸引了灵灵八的目光一下。

    只是沈总显然不知道此时此刻正有一只垃圾系统脑海里满是废料地在觊觎自己的小弟们。他只是把指间的香烟摁在面前的水晶烟灰缸里,拎着药箱站起来,修长的腿两步就走到了白曦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白曦一手扶着牛皮糖傻白甜,一手仰头茫然地看他。

    “做什么?”她警惕地问道。

    “给你包扎。”男人微微抬了抬下颚。

    白曦的腿一直都在刺痛,她下意识地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

    那上面虽然被洗干净了泥水还有沙土,可是却还是在流血。

    蒋母捂着嘴心疼得不得了,急忙问道,“小曦,要不要去医院?我们去医院?!”她紧张得不得了,白曦头疼死了。

    这就磕破了一下膝盖上什么医院?真把她当公主啊?她一手阻止蒋母不要再尖叫,头疼得很,一边把抱着自己的腿呜呜咽咽的蒋薇给推到一旁,伸手就去接男人手里的药箱,很礼貌地说道,“谢谢你。”她抬手,却看见高大挺拔的男人把药箱转移到了她摸不到的地方。

    白曦面无表情地看他。

    “抬腿。”男人微微俯身,淡淡的烟草的味道传来,白曦顿时炸毛儿了。

    “抬什么腿!”

    “你脑子里都想什么!”男人冷着脸义正言辞,非常有职业道德地呵斥了一声。

    他顿了顿,回头看白曦对面自己的位置,那后面还站着好几个他的小弟。

    沈总冰冷的眼睛眯了起来。

    黑衣保镖们都纷纷回去工作,顿时白曦的面前空荡荡的一片。

    “这回可以抬腿了么?”沈总就问道。

    白曦捂着嘴,深深地思考有钱人们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诡异的脑回路。

    她只是摇了摇头,在沈总莫名不开心的目光里勉强站起来,拿走了他手里的药箱坐回了沙发上。她也拒绝了蒋母还有蒋薇要给她包扎的请求。蒋母这都眼泪成河了,她真是有点受不了,埋头自己慢吞吞地把消毒的药水淋在伤口上,那一瞬间的疼痛……

    “哎呀!”蒋母和蒋薇都眼泪吧唧地看着她尖叫。

    白曦忍着眼眶里的眼泪把自己的尖叫吞回肚子里。

    沈总看着她一副疼得要死却努力憋住的小模样儿,冷哼了一声,却垂头飞快地摁住了她微微颤抖的腿。

    粗糙修长的大手压在女孩子细腻洁白的小腿上,那双手的掌心热得不得了,白曦只觉得呼吸都窒息了,差点儿抬脚把这个男人给踹天边去。

    “赶紧的。”男人不耐烦地说道。

    他的手就像是火钳一样,叫白曦的腿动弹不得。

    白曦不吭声了,飞快在他稳住自己的腿的时候拿了一旁的其他药水涂涂抹抹。这种疼痛其实叫她也有点承受不住。可是为了叫这个自己来主动帮忙的男人赶紧不要帮助自己。白曦拿了一旁的绷带就胡乱地往膝盖上缠。

    她笨手笨脚的,沈总简直看不下去,都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样死倔到底还这么笨的小姑娘。他不耐烦地嗤了一声,抢过了绷带,半蹲下来,把白曦纤细的腿搭在自己的膝盖上。

    他的手很灵活地在她的腿上动来动去,很快就缠好了绷带,把白曦的腿放下。

    “你动作真熟练。”这么熟练地使用绷带,看起来经验丰富,以前没少受伤吧。

    “这个时候你应该说谢谢。”沈总弹了弹自己的黑衬衫,锐利的眼垂下来看着她。

    “谢谢你。”白曦并不是一个不知道道谢的女孩子。

    而且,她突然觉得这个总是冷着脸凶巴巴的男人,或许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她突然不倔强地跟自己顶嘴,沈总心里顿时有了几分满意。

    “记得换药。这个留给你。”他把药箱留给白曦。

    见白曦抱住了药箱,男人站起来就看向蒋父的方向。

    “今天把沈总你折腾到这样晚,真的很抱歉。”蒋父倒是不会觉得沈总方才给白曦包扎有什么不对。他作为家里的男主人急忙站起来抱歉地说道,“外面现在还下着大雨,沈总你回家真的很麻烦,我们也会故意不去。不如你留在这儿,我叫人给你收拾一个客房出来。随便睡一晚,沈总觉得呢?”如果沈总冒这大雨大半夜的回去,那真的太不知道人情世故了。他热情地邀约,男人皱了皱眉。

    “小曦和薇薇一个房间吧?”蒋父笑着,带着几分期待地问道。

    “给我客房。”白曦断然拒绝。

    蒋薇这属牛皮糖的。

    跟她睡一个屋,怕不是得做噩梦。

    “我想和小曦一块儿睡。”

    “还是把薇薇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给小曦。小曦啊,明天妈妈陪你去买家具,你喜欢什么样儿的,自己搭配自己的房间好不好?”蒋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急忙关心地看向白曦。她露出几分忐忑与不安,白曦就不知道她到底脑补到了什么……或许是,蒋母觉得自己睡在蒋薇的房间会不开心?她都被蒋母的小心翼翼给治得没脾气了,不过还是胡乱地点了点头,当做认可。

    蒋母就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她不着痕迹地扫过揪着白曦裙子仰头求摸摸头的蒋薇。

    蒋薇的房间里都是属于她的一切,没有一件是属于她的笑笑的。笑笑会觉得失落,会觉得难受的。

    她不能叫女儿不开心。

    “然后妈妈明天再给你买新裙子,好不好?”她还对白曦慈爱地问道。

    “等鉴定结果吧。”白曦垂目说道。

    “小曦说什么都是好的。”蒋母满足地看着她笑了起来。

    白曦被看得浑身发凉,一手拖着黏在自己身上的蒋薇,一边上了楼。

    她的房间就在蒋薇的隔壁,同样很大很漂亮,她的隔壁一边住着蒋薇,另一边就住着沈总了。

    天色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白曦坐在软乎乎的床边只觉得今天如魔似幻,微微抬腿看了看两个膝盖上的绷带,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从一旁的椅子里拿起了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

    对了,那个什么,得给沈总把衣服洗了。

    沈总难得是个好人是不是?

    她又不是不会干活儿的富家千金,而且这种高档的西装一向手洗,她很快地蹲在浴室里洗干净西装,走到了房间外的大露台上抖了抖。

    “你在做什么?”外面还有哗啦啦的雨声,白曦站在露台上抖着西装外套,陡然听到隔壁的露台传来声音。

    她一转头,就看见英俊的男人正站在露台上,一手撑着栏杆,一手夹着一根烟。

    他眯起的眼睛锋利得叫人心里一颤。

    白曦的目光落在他弯起的衬衫袖口,他的手臂修长,小麦色的肤色在他房间透过来的一点光里仿佛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她举了举手上的外套,干巴巴地说道,“给你把外套洗了。”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外套上,沉吟了片刻,抬手把香烟叼在嘴里,撑着栏杆飞快地单手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白曦就看见他一转眼就把黑衬衫给拿在手里。

    他毫不在意自己露出了精壮强悍的上身,抬手,从露台上把衬衫递给了白曦。

    “一块儿洗了。”他顿了顿,垂目看了看白曦的膝盖。

    “包扎费。”

    白曦:……

    呸!

    好人他个零零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