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97.双生千金(三)

297.双生千金(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装帅哥的回答非常迅速。

    “有完没完?”他就转身带着几分不耐地看着浑身颤抖, 同样眼里含着泪水的中年男人。

    似乎是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人到中年十分斯文的男人急忙抹去了眼角的一滴眼泪。

    蒋薇呆呆地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是……没有被骂……

    她心里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大难逃生的感觉,还带着几分疑惑地看向白曦。

    笑笑是谁呢?

    还有,妈妈说小曦是妈妈的女儿。

    是她的姐妹?

    可是记忆里她没有姐妹呀。

    作为独生女十几年的蒋薇可怜巴巴地露出几分茫然, 就……智商不太够的样子。

    “先放开她吧。”蒋父快步走到了蒋母的身边,伸手拉开了她,看见白曦露出了一个扭曲的表情,那双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彩。他看着这张漂亮的脸顿时眼睛红了,又急忙对白曦身边高大的男人感谢地说道, “多谢沈总。还有今天这件事,蒋家给沈总添麻烦了。”他露出几分感激,也知道这男人不是可以被丢在一旁不理不睬的身份,忙把这男人给请到了别墅坐下。可是他虽然看上去平静了很多,然而一双眼睛却总是不舍地看向白曦的方向。

    蒋母在白曦的身边亦步亦趋。

    “叫她先去洗澡。”沈总指了指白曦冷淡地说道。

    白曦看起来很狼狈, 也很单薄, 整个人缩在黑色的西装外套里,瑟缩成一团。

    蒋父一愣,露出几分心疼。

    “快, 快去楼上换衣服。”他看见白曦和蒋薇无论是脸还是身材简直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顿时对一旁有些胆怯的蒋薇说道, “薇薇, 带你妹妹上楼去洗澡。水要暖和一点。她这么瘦, 不要冻病了。”

    他话音刚落蒋薇急忙答应了一声,白曦却觉得头疼极了,急忙伸手先叫蒋薇别拉着自己哼哼唧唧往楼上拖,皱眉问道,“我说先生太太,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笑笑。还有,别一口咬定我是谁。怎么我就是她妹妹了?”

    “你就是笑笑啊!”蒋母看见白曦不承认,顿时哭了起来。

    蒋父却明白白曦的想法和警惕。

    这真的很像……拐卖啊。

    这看见个漂亮姑娘硬说是人家爸妈,也是够够儿的了。

    “说来话长。你真的是我们的女儿没有错,你和薇薇一模一样,而且我和你妈心里能感觉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感情,就算眼前的女孩子和蒋薇并不相像,可是做爸妈的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呢?

    蒋父见白曦一脸警惕与尖锐,而蒋薇在一旁茫茫然很听话的样子,心里不由一痛。只有娇养出来的女孩子才说傻傻的,什么都容易相信。只有吃过苦,经历过生活艰难还有伤害的女孩子,才会对一切都很不信任变得聪明,变得习惯保护自己。

    他眼眶发红,心疼得几乎不能呼吸。

    他的小公主,曾经出生的时候他们夫妻发誓要爱护一生的女儿,这十几年来过得恐怕并不是很好的生活。

    “先叫她去洗澡。”沈总平淡地说道。

    “我又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在他们家洗澡。”白曦动也不动地说道。

    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抬眼,眯着眼睛看着她。

    白曦偏头。

    “就当是澡堂,洗个澡能累死你?你去。”男人转头,对一旁吓得抱头的蒋薇冷冷地说道,“给她找干净衣服。你没有穿过的。找好了叫她去洗澡,你下来,我有话要问你。”他的声音非常冰冷,蒋母的目光痴痴地都落在白曦的身上,仿佛看不够一样。蒋薇呆呆地点了点头就听话地要拉走白曦,可是突然想明白了,转头惊慌地问道,“我,我不可以先洗个澡么?”

    “问题没有交代清楚,你还想洗澡?做什么美梦呢?”男人反问。

    他的目光非常锐利,仿佛锋芒毕露的刀锋惊心动魄,白曦就见这个男人的眼睛扫过来的时候,蒋薇哆哆嗦嗦地就往自己的身后钻。

    双腿交叠仿佛坐在主人家一样坐在蒋家客厅里的男人,颐指气使地使唤蒋家的每一个人,短发无法遮挡他的眼睛,看起来犀利得有点吓人。

    “叫她也洗个澡,和我一起洗。”白曦突然说道。

    沈总沉默了片刻。

    “她如果病了会很麻烦。”白曦木着脸继续说道。

    男人微微点了点头。

    “麻烦的大小姐。”他带着几分嘲讽地看着蒋薇。

    可是蒋薇却顾不得怕他了,只是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去看白曦的背影。她觉得在白曦的身后很有安全感,小爪子紧紧地抓着白曦背后的衣裳料子,哼哼着带着白曦去了自己的房间。

    白曦跟她走进门看见的是一间很大很大,甚至可以开宴会的房间。很漂亮的小厅,里面一点就是粉红色的卧房,还有浴室与洗手间,还有大大的露台,到处都装饰得仿佛是皇宫里公主住的房间一样。

    她踩上厚厚的地毯,觉得自己的脚陷入到了云朵里。

    “小曦小曦,我有好多的衣服都没有穿过的,你不要嫌弃。”回到自己的房间蒋薇似乎就不害怕了,她急忙跑去一旁一个被隔开的衣帽间里去翻出了新的衣裙还有内衣裤,还有一双崭新的新鞋子来递给白曦。

    看见白曦脸色冷淡地接过,她又拿了自己的裙子,拉着白曦走到了浴室里。浴室很大,里面还有很大的淋浴,三个花洒简直浪费。白曦刚刚解开裙子的带子,就见漂亮的小姑娘哼哼着抱着自己干净的衣服也往自己的身边挤。

    “你先等会儿再洗。”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还想和她洗鸳鸯浴还是怎么地?

    漂亮的小姑娘仰头,无辜地,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小曦,我冷。”

    白曦沉默地看着她。

    仿佛是没有听到拒绝,蒋薇一下子就开心起来,急忙伸手就开始脱衣服。

    她脱衣服的速度比白曦快多了,一眨眼的功夫,就白白嫩嫩地凑到了淋浴下。

    白曦简直要呕血。

    “你不担心我是坏人?”

    “怎么会。小曦对我很好啊。”如果是坏人,怎么会在车上还留意她脸上都是雨水给她帕子呢?小细节就能看出性格的,蒋薇觉得自己心底能感觉到白曦并不是一个坏人。她看见白曦脸色发黑地脱了衣服走到了另一个淋浴下面,有些失落地哼哼了一声,又忙拿自己的沐浴露来给白曦用。看着白曦无声地洗澡,她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自己,发现她们的身材真的也很像,想到蒋母的哭声,她小声问道,“小曦,你真的是我的妹妹么?”

    “不知道。”白曦冷淡地说道。

    “如果你是我的妹妹就好了。我喜欢你。”

    白曦冷冷地看着这傻白甜。

    正常的女孩子,特别是豪门里长大的女孩都不应该会喜欢家里突然多出一份子的好么?

    不然找回来争家产,争宠爱啊?

    白曦在外流落这么多年,一定会格外被偏心,会得到补偿。

    上一世的时候也是这样,两个女孩儿各归各位,甚至之后发生了感情的纠葛,蒋父和蒋母都是不论对错站在原主这一边的。

    他们最常对蒋薇说的话就是……

    “你知道你妹妹吃了多少哭么?”

    “为什么你不能让着你妹妹一点?”

    白曦垂了垂眼睛,抬头看了对面也在飞快洗澡的女孩子一眼。

    她对她傻笑。

    白曦面无表情地收回了目光。

    傻。

    没救儿了。

    灵灵八有些迟疑:“我觉得……”

    白曦:“怎么了?”

    灵灵八有些疑惑:“她真的很像你之前存在的世界的性格。”

    白曦:“你是在暗示我前几个世界是个傻子?”

    灵灵八严肃脸:“不是故意的,宿主请忘掉。”

    白曦:“举报了。”

    灵灵八惊悚炸毛,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哦,它爱这个无法传递数据无法接收举报信的孤独的世界。

    只不过唯恐白曦日后等一切复原之后再举报它一回,灵灵八机智地没有提醒白曦这个问题。

    反正就当刷单机游戏好了吧。

    白曦就不知道这系统有心机到这个地步了。她飞快地洗澡,之后拿了崭新的毛巾擦干净自己身上的水,穿上了蒋薇给自己拿来的还没有撕掉标签的裙子。这个裙子的品位不怎么样,粉红色的泡泡裙,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公主。白曦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慢吞吞地拿了一旁的吹风机吹干头发。她很自在,就仿佛是在自己的房间一样,蒋薇很久之后才慢吞吞哭唧唧地从浴室里蹭出来,扭着手指看着她。

    “还要我侍候你穿衣服么?”白曦嘲讽地问道。

    “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在浴室呢?”小姑娘控诉。

    白曦没有理她转身就要离开,看见她不理自己,小姑娘急忙飞快地就穿了衣裳下楼。

    白曦不得不走回去给她吹干了头发。

    被她抓着手臂在吹风机下哼哼的小姑娘弯起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可别自作多情啊。”白曦放下吹风机警告说道。

    “知道啦。”她抱着白曦的手就不知道听进去多少了,拉着白曦一块儿下了楼,看见一楼巨大的客厅里,沈总依旧眉眼冰冷地坐着。另一侧,蒋父蒋母看见两个女孩子下楼,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目光黏在了白曦的身上。蒋母又哭了,她哭得厉害,白曦头疼得很,坐在了离他们都远一点的沙发上,脸色干巴巴的。

    蒋薇看了看爸妈,又看了看白曦,想也不想就坐在了白曦的身边。

    “现在我们可以进入正题。”沈总靠在沙发里,冰冷地看着不知所措的蒋薇,突然笑了一声。

    他摆了摆手,一旁,把蒋薇和白曦接回蒋家别墅的那个年轻挺拔的黑西装保镖上前将一个软软的小布包放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是你的么?”沈总问道。

    蒋薇紧张地点了点头,露出几分茫然,“是我的,沈总,怎么了?”

    “打开。”男人冷冷地说道。

    小姑娘瑟缩了一下,颤抖着打开,白曦就见水晶灯之下,眼前一片珠光璀璨,不由挑眉佩服地看了蒋薇一眼。

    这小姑娘还没傻透,私奔之前竟然还知道带点儿值钱的东西跑啊。

    看见这价值昂贵的珠宝,蒋母依旧呆呆地看着白曦的方向,可是蒋父就有些尴尬了,探身说道,“沈总,之前我们真的没有怀疑贵公司的员工。这真的是个误会。”蒋薇带着这么多值钱的东西跑了,蒋母当然几乎崩溃。

    她那个时候责备了负责家中保全的保镖无能竟然看不住一个小姑娘,还指着房间里乱七八糟的空荡荡的首饰盒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比如他们没用,花了大钱请了来却家里遭贼都发现不了。这或许是作为家长的口不择言,可是对于为他们工作的人,有些话是不能容忍的。

    “腿长在她的身上,想跑我的员工怎么可能会知道。蒋总,”男人垂头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缭绕之后的目光冷淡地说道,“看在我们合作多年,这次这丫头我给你找回来。不过云峰保全不会再和蒋家有任何合作。明天开始,我们的人就会撤出蒋家,你家的安全问题另请高明。我的公司的员工不是被你当做下人使唤,虽然你付钱。”他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说话的样子很冷静,可是蒋父顿时惊了。

    “沈总,我们这个真的不是有心的。薇薇不见了,请你体谅……”

    “我体谅你,谁体谅我?大半夜的陪你们家找人,呵……”男人冷笑了一声。

    他抬眼,冷冷地看了蒋薇一眼。

    “她能跑第一次,就能跑第二次。我懒得管你们家的破事。”

    “沈总,没有你,我们去哪里找放心的保护人呢?”蒋父不由露出几分央求。

    有钱人都很在意自己的安危,这年头儿,越有钱越担心的,因此新兴的保全的行业应运而生,就比如眼前男人手中的云峰保全,就崛起得很快。

    可靠,安全,还值得信任,并且不会透露主人家的隐私,这样有职业道德并且什么都不必担心的保全公司真的少见。

    如果不是蒋家尚且在商场上有点地位,还有一点其他人的人情,一向只和大客户合作的云峰保全理都不会理这种保护家宅安全的小生意。

    因此这合作的几年,蒋父一直都对这位沈总客客气气的。

    他也隐约地听说过这位沈总的来历,仿佛是……隐约和上层的大人物有关,不过具体的却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他是相信这样的传闻的。

    如果没有人脉还有巨大的关系网,这位从前名不见经传的沈总怎么会突然一跃成为商场上的新贵,并且还有很多的大富豪隐约都在畏惧他,讨好他。

    因那些是是而非的传闻,蒋父对沈总也总是带着几分敬畏。

    他这回把沈总给得罪很了,心里也很后悔。

    不说别的,就说这样的倾盆大雨,所有留守蒋家别墅的保全人员全都出动在雨夜里折腾,这位沈总竟然也一直陪到了半夜。

    “对沈总的冒犯,还有各位的忙碌,蒋家都愿意做出补偿。”蒋父是心中有愧的,毕竟无论如何当初蒋母都不应该迁怒保全人员,他也知道自家做错,就认认真真地埋头赔罪。黑衬衫的男人却哼笑了一声,一只手把手中香烟的火星漫不经心地掐灭,冷淡地说道,“我和我的兄弟都不缺这点钱。”他说这话的时候带了几分匪气,不知怎么蒋父后背心都凉了。他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沈总无论叫我怎样赔罪我都愿意。”

    他以后家里有两个漂亮乖巧的女儿,如果不是正规的有职业道德并且可靠正直的保全人员,他真是不敢想象。

    他和蒋母只有这两个女孩儿,没有再生,所以这两个孩子日后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半点差错。

    “老大,我觉得蒋家挺好的。”一旁,保镖先生被几个笑嘻嘻的同伴捅了捅,就代表同伴俯身对英俊的男人轻声说道。

    男人沉默了。

    他回头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这群没出息,专门给自家老大塌台的货。

    “下不为例。”他忍了忍,才冷冷地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蒋父一副感激得不得了的样子。

    就仿佛给别人大生意还要求着别人一样。

    白曦就很好奇这位沈总了。

    她正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好奇地去看那个似乎在强忍怒火不要跳起来把身后几个笑嘻嘻的货往死里打,却看见男人锐利的眼睛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微微抬了抬下颚,脸色有些冷淡。

    “腿受伤了?”看见白曦下意识地合拢双腿,把裙子往下压了压,男人顿了顿,露出几分讥讽。

    “想太多。我不会打雇主家小女生的主意。”他又垂头点燃了一根香烟,觉得白曦警惕得有点可笑。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