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96.双生姐妹(二)

296.双生姐妹(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厢内外一片难耐的寂静。

    只有哗啦啦的雨声清晰地传入车里。

    “那个什么……”这空气中的气氛很不友好啊, 前方的保镖大哥就犹豫了一下,看着白曦露出了一个笑容。

    逆着一点车里的灯光白曦才看见这保镖其实年纪只有二十多岁, 看起来高大又很英俊,笑起来有一种很爽朗的感觉。

    “小姐, 你该下车了。”

    如果说一开始还分不清这两个女孩子,那么在车里这一路, 保镖已经能清楚地分别她们两个。

    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女孩子,其实性格各不相同。

    蒋薇更软,更胆小, 有点呆呆的。

    可是她旁边的小姑娘却带着一种很坚韧的感觉。

    他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这把人家给拉到别人家里去不叫她回家, 多少有点过分了。如果不是想回去蒋家对白曦赔礼道歉,他早就送这小姑娘回家了。此刻看见气氛一下子就僵硬住了, 保镖大哥的心里也很绝望的。

    想必他家老大也想不到走出去一位蒋家大小姐,这一回来就成了俩。就算是春天种树呢也不带这么快的呀。更何况他就觉得吧……自家老大大概都没有看见车里有几个小姑娘,理所当然地觉得车里只有一个, 然后就叫人赶紧滚下车。

    要不怎么说急性子不好呢。

    起码打开车门往里看一眼, 看看里面坐着几个小姑娘啊。

    依旧是哗哗的雨声,许久之后白曦依旧安稳地坐在车里露出了几分讥诮。

    “他叫我下去我就下去, 凭什么?难道犯错的是我么?”

    保镖大哥吭哧了两声, 年轻英俊的脸上一片纠结。

    就在这个时候,白曦就感到正站在车边的那道身影忽然弯下了腰, 她一转头, 就看见车门处, 一个男人弯下了身体冷冷地看了进来。逆着蒋家的灯火辉煌, 她看见了一个格外英俊的男人,浑身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头发理得短短的,目光锐利,一只大手压在车门上,粗糙修长,他看了看车里正呜咽着挤到了白曦身后仿佛小动物寻求庇护的蒋薇一眼,目光落在了挑眉斜眼看着他,完全没有半点畏惧的漂亮女孩子的脸上。

    他沉默片刻,抿了抿有些冷硬的薄唇。

    “对不起,认错人。”

    保镖大哥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他。

    老大竟然对一个小姑娘道歉了。

    世界要崩坏了么?

    白曦这才满意了,哼了一声,突然略等了等。

    她总是觉得自己似乎缺了一点什么。

    白曦下意识问:“他帅么?”

    零零发犹豫了很久:“他帅么?”

    灵灵八:“这个应该问你。”

    零零发对这污蔑大怒,上个世界是谁特别抢话的:“明明应该问你!”

    白曦顿时不耐,又觉得自己莫名问出这个问题纯属有病,为什么要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呢:“就问你帅不帅,哪儿那么多废话!”

    灵灵八摆出一副游历天上云淡风轻的样子。

    零零发被垃圾系统抛弃顿时痛哭流涕:“祖宗!连接不上外界坐标,我们怎么知道。他帅不帅的,你心里没个数啊?!”垃圾狸猫都多少世界了,还需要系统给专业提醒,这太过分了啊。按说那种待遇新手村也没有这种贵宾级别了,更别提现在无法连接外面的世界,这个小世界仿佛被孤立了一样。零零发就第一次觉得自己和灵灵八要完,躲在灵灵八的光团底下瑟瑟发抖。

    零零发:“要不这个世界你专心做任务吧。”

    这要是认错人被其他人叼走,该帅的不帅,不该帅的帅了,结局惨烈,简直不能想象啊。

    灵灵八显然也想到了,然而想到自己的红娘系统顿时露出几分孤注一掷:“无妨。这个世界被孤立无法传递数据和攻略回天道……你在这个世界做点什么也大概不会被记录在案……要么……博爱一下没关系。当放个假。”

    这真是在拿生命在作死,零零发都惊呆了,看着这个竟然还不放弃博爱大业的垃圾系统,只觉得自己的心比黄连还苦,顿时哭着冲进了小黑屋抓着光团哭着仰天嘶吼:“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白曦沉默了。

    她的发发啊……

    大概保质期快到了呢。

    灵灵八专业地飘在白曦的身边,左看右看,若有所思:“老大很帅,前面的小哥很帅,这个世界还不错。”之前的那一群保镖也很帅。

    它决定记住这个世界的坐标,回头再做任务的时候带着其他宿主来刷百人斩。

    白曦觉得自己完全听不懂这两只垃圾系统在说什么。不过这个男人当场道歉而不是死不认账叫白曦的印象不错,道歉之后就是朋友。死不认账的下场想必就是江湖陌路什么的。她这才点了点头刚刚要从车门下去,就感觉到一双小爪子猛地抓紧了自己的包包带子,差点儿叫她从车上滚出门外来个脸先着地。白曦出离地愤怒了,回头,怒视正委屈地抱着自己衣袋可怜巴巴看着自己,一副无依无靠的女孩子。

    蒋薇抽噎了一声。

    “别,别丢下我嘛,小曦。”她刚才看见白曦包包里有一个写着名字的本子。

    白曦嘴角抽搐了。

    “谁许你叫我小曦的?!”

    傻白甜没有回答,讨好地蹭过来一点,蹭了蹭白曦的脖子,“怕。”

    她这逃家的大小姐真的被逮回家还不被爸妈扒掉一层皮?

    她抱着白曦的手臂就仿佛抱住自己的依靠似的,完全忘记她俩今天刚刚认识。

    白曦撕了很久都没有把这牛皮糖给撕下去,奄奄一息,败了,喘着气揉自己的眼角。

    “我知道了。你跟我下车。”她看见小姑娘眼睛亮了,这才哼了一声抬脚下了车。雨还在下,富人区空旷,一阵阵的冷风吹得白曦很冷,她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却发现所有的雨水都被一只黑色的很大的雨伞给阻拦在了她很远的地方。她转头,看见那个英俊得就算是在黑夜里依旧醒目的男人撑着伞看着自己,急忙往他的身边站了站,就看见蒋薇连滚带爬,满是泥水和狼狈地也滚到了伞下。

    “出去。”男人垂头对蒋薇说道,“都是水,离我远点。”

    两个小姑娘同时沉默了。

    “哦。”似乎很怕他,蒋薇乖乖地,竟然一声不吭地站到了那位保镖先生的雨伞下。

    “那……小曦小姐?”保镖先生不知道白曦的名字,可是听见蒋薇方才这样喊她。见她还站在自家老大的雨伞下面,不由纠结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你要不要来我这里?”

    他看起来很帅气英俊,笑起来的时候多了几分柔和,就不大像是方才的那种很吓人的感觉。白曦却翻了翻眼睛哼了一声说道,“你叫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她就站在那个男人的雨伞底下。

    保镖先生突然在这一刻明白了这世上名为熊孩子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他仰头,恨不能冲入雨水里嘶吼咆哮,免得一口咬死熊孩子。

    以后他要是结婚生了孩子也怎么熊,他一定往死里打。

    当然,闺女就算了,还是揍儿子吧。

    儿子都是赔钱货,揍了也不心疼呢。

    “那个……”不过现实里他还是努力露出平和的笑容。

    他家老大不喜欢和人离他那样近,还有一点该死的小洁癖……

    有洁癖的他家老大就在小弟茫然的目光里单手解开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劈头盖脸地丢在了白曦的头上。

    温暖的还带着男人的体温与一点香烟的味道的西装外套落在白曦的身上的时候,她顿时觉得这个世界都变得温暖了起来。被雨水打湿又被冷风吹透几乎僵硬了的身体在温暖干燥的外套里变得柔软又舒适。她下意识紧紧攥紧了身上的外套,迟疑地看向那个皱眉,把目光投向别处似乎在观察什么的男人,有些迟疑地说道,“你的外套被我弄湿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以后洗干净还给你。”

    “嗤……”男人冷笑了一声。

    白曦额头蹦起两根青筋。

    “谢谢你。”看在他好心的份儿上,她忍了他这一次。

    “洗干净点。”男人用黄世仁的语气对喜儿说话。

    白曦揪了揪身上的西装,就仿佛是在揪这个讨债的男人。

    “小曦,我也冷。”蒋薇在另一个伞下可怜巴巴地对白曦说道。

    “冻着!”男人冷冷地看了蒋薇一眼,看了看白曦,抬脚就往别墅里走。

    “大小姐,你别和老大说话了。他正在气头上呢。”白曦急忙跟着男人就往别墅里走,踏入了那一片明亮又奢华的世界的时候听到后面的保镖很耐心地在哄着蒋薇。她下意识地回头,见蒋薇虽然眼眶红红的,可是却软软地点头,一副早就习惯被压迫了的样子。

    她这样软乎乎的,白曦就想,或许在那个时候,当她看见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子提出互换身份的建议,还有她敢逃离自己的家和恋人私奔,那或许是这个女孩子一生全部的勇气了。

    她并不会厌恶蒋薇,因为她其实没有做错什么。

    相反,哪怕是觉得她真的傻乎乎,可是愿意放弃蒋家的奢侈生活也要和恋人一起走,无论怎样,这都是一种勇气。

    虽然她有那么一瞬间会忘记家人会为自己担心很没有良心。

    她在上一世甚至也没有回来想要抢回一切的意思。

    她只是觉得伤心痛苦,觉得后悔,想要远远地重新看一下曾经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家,看一看她在恋情冲昏了头脑之后忘记的对她最好最好的父亲母亲。

    哪怕她们作为姐妹都被蒋家夫妻带回家,她也没有抢回原主恋人。

    那个男生……

    白曦心里短促地冷笑了一声。

    他口口声声爱着蒋薇,可是原主和蒋薇是那么的不一样,性格不一样,行为不一样,学识还有举动全都不一样,甚至习惯都完全不同,可是那个男生却并没有发现,而是觉得原主的性格也很可爱,虽然有些刻薄,可是却总是嘴硬心软。他只是默认了蒋薇的改变,然后对眼前的女孩子同样喜欢得不得了地谈恋爱。然而当真正的蒋薇回来,他却又左右为难,只觉得自己被原主哄骗。

    并不是原主哄骗了他。

    而是他的爱与喜欢,或许只架构在蒋薇这个名字上。

    白曦的脚步顿了顿,停在门口。

    白曦:“对了,这个世界的功德谁给我的?”

    灵灵八一板一眼地回应:“是蒋薇和蒋家爸妈。”

    它专门提起了蒋薇,可见蒋薇的功德竟然是和蒋家爸妈加起来的一样多。

    白曦顿时茫然了。

    灵灵八:“她上一世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去了你曾经去过的孤儿院做了院长一辈子。”蒋薇一生没有结婚也没有生下孩子,可是她却养大了更多更多的无家可归的孩子,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在他们年幼的时候给予他们想要的关爱。

    这份温暖了很多很多来到孤儿院里的孩子的爱,成为蒋薇很大的功德。可是白曦却惊讶了一下:“她没有结婚?”无论是蒋薇一同私奔的那个帅气野性的男孩子,还是最后想要回头追求蒋薇的原主的恋人,蒋薇都没有选择?

    灵灵八摇了摇光团,“没有。”

    她不会和背叛过自己的男人在一起,也不会……和要对自己的妹妹的死负责的男人结婚。

    就算原主没有死去,可是他曾经和妹妹在一起过,对于蒋薇来说,她就只会敬而远之。

    她不想抢走妹妹的一切,可是直到最后她才发现,或许是因为她的存在,才造成了本已经得到想要的幸福的妹妹的痛苦。

    如果那个时候,她不回来就好了。

    如果……一切都能够重新来过就好了……

    灵灵八没有再吭声,由着白曦纠结地走进了大门。

    大门里是一个孤儿从来不曾涉足的世界,大大的,比孤儿院的大厅还要大的漂亮奢华的客厅,头上的水晶灯美轮美奂,映照出了一个迷离璀璨的世界。一无所有的女孩子的眼睛在这一刻都被晃疼了,觉得自己的眼前一下子陷入了光明,很久之后才看见了眼前出现了很多的人影,之后一个面容憔悴,美丽优雅的中年女人一下子就扑了过来,把呆了一下的白曦一下子就抱紧了怀里。

    “薇薇啊,你去哪儿了?你想吓死妈妈么?”晶莹的眼泪从女人的眼睛里滚落,“你如果有什么事,那妈妈就活不下去了。”

    她抱着白曦哭,哭得伤心极了。

    白曦推了推,又推了推。

    “抱错了。”

    就在她差点儿被这看起来很柔弱可是却力气很大的贵妇人给勒得断气的时候,就见到一旁的黑色西装的男人伸手掰开了女人的手,把白曦往自己的身边拖了拖。

    “这个是你的。”他把后面怯生生眼泪吧唧的小姑娘推进了女人的怀里。

    “妈妈。”蒋薇看见了她妈妈的那憔悴疲惫的脸,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的错事。她心里很后悔只因为自己的任性就叫家里人为自己担心成这样,抹着眼睛在女人的怀里蹭了蹭小声说道,“对不起。”

    她也哭了起来,可是却没有发现当她扑进女人的怀里,而白曦从女人的怀里脱离的一瞬间,两个女孩子相同的面容顿时就叫这个美丽的女人震惊在了原地。她一手抱着怀里的蒋薇,可是一双微微睁大的眼睛,却死死地,几乎不敢错过一样不能从白曦的脸上转移。

    她似乎很久之后才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笑笑?”她猛地推开了怀里的女儿,踉踉跄跄,伸出手伸向白曦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叫人有些害怕。

    “笑笑,你是笑笑是不是?”

    白曦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上一世里,原主刚刚出生的时候被取名叫做蒋笑。

    “你是我的笑笑啊?笑笑回来了?”没有人会想到这样端庄的贵妇人一瞬间仿佛发疯了一样,扑上来就抓住了白曦的手,就算白曦努力想要挣脱却不肯松开她的手,她流着眼泪看着她,仿佛只要一松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就会消失不见一样。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拔高,最后几乎成了凄厉,哪怕蒋薇吓坏了,唯恐白曦生气上前安慰,可是这一刻,女人甚至眼睛里都没有了方才还在很关心,关心得想要哭泣的女儿。

    她只看得见白曦,也只会说一句话。

    “你是我的笑笑啊。”

    她哭着重新把白曦给抱紧了怀里。

    “我是,我是妈妈啊!”她失声痛哭,抱紧了眼前这个一脸茫然的女孩子。

    哪怕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做母亲的却都能感觉到,她就是自己的女儿。

    失散了十几年的,她本以为今生都无法回到身边的女儿。

    女人的痛哭里,白曦就觉得很痛苦了,她翻着白眼,努力转头看向身边的西装男人。

    就……大哥……再解救一次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