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95.双生千金(一)

295.双生千金(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你的脸!”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顿时惊叫了起来。

    显然大马路上看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她也同样觉得很惊讶。

    白曦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皱了皱眉,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穿着裙子, 被这个女孩子撞到,腿上被磕破出了很多的带着泥水的伤口, 狼狈又可怜。

    “等一等。”见白曦起身要走, 那个女孩子顿时抓紧了白曦的……裙子边缘……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放开!”她露出几分恼火,声音猛地尖锐了起来,看起来愤世嫉俗, 又带着几分贪婪地扫过了这个女孩子。

    女孩儿看起来和白曦完全不同, 哪怕她们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可是就算是只穿着一件看起来很普通的裙子,可是白曦却看见了那裙子的料子非常顺滑。她的脖子上带着宝石项链,手上还带着漂亮的镯子,完全是和白曦这样苦哈哈在雨夜里冒雨赶路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的人。

    她眼底的光彩叫那个女孩子很容易地看见,她的眼睛顿时亮了。

    仿佛一瞬间, 她就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

    “你, 你愿不愿意成为我?”她爬起来冲到白曦面前,问出这样荒唐的话。

    如果不是她亲口说出来, 白曦一定会觉得她疯了。

    “成为你?”

    “我是……”

    “别管你是谁。”白曦突然不耐烦地打断, 她的眼睛上上下下地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冷笑说道, “我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喂, 你想陷害我么?突然从那里跑出来……”

    她眯着眼睛看向道路的两旁, 也知道更远的地方是一片富人区, 摸着下巴怀疑地问道, “你是不是偷了别人的东西,现在想要陷害我?”她顶着大雨,膝盖都破了,当然没有什么好语气,那个女孩子的脸顿时苍白起来。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这个小偷!路见不平,人人追贼!”白曦猛地抓紧了她的手腕高声问道,“你方才跑什么?”

    “有人追我……”白曦的力气不小,顿时那个女孩子就红了眼眶。

    她似乎被养得很精致,被大雨浇在头上,看起来脆弱得几乎下一秒就会晕过去。

    “追你做什么?你可别说你是逃家的大小姐啊。”白曦的嘴角微微勾起,她用力地抹了脸上的雨水,突然把这个吓得不得了的女孩子给丢在一旁,垂头把被这个女孩子撞掉的包包拿起来提在手里有些冷淡地说道,“如果你真的逃家,有没有想过你爸妈的心情?哪怕家里有矛盾的话,你好好儿和家里解决就好了,为什么要做伤害你爸妈的事?你以为你逃走事情就能解决?还是你觉得你爸妈不会担心?”

    她看起来脸色有些冰冷,女孩子看着白曦,突然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知道我和家里有矛盾?”

    这姑娘简直是个傻白甜。

    白曦一下子觉得自己似乎被比下去了。

    原先她才是傻白甜来的。

    “没矛盾你逃什么家?吃饱了撑的啊。”她不屑地哼了一声,拧了拧身上的雨水就要走。

    一只手用力地攥紧了她的手臂。

    “你,你真的不愿意么?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让给你。”她脸上说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在白曦诧异地看过来的时候,苍白单薄的脸上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来红着眼眶轻声说道,“我家里很有钱的,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以后代替我做家里的大小姐。爸妈会疼爱你,以后你还可以嫁给同样很好很好的男人。”她哽咽了一声,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身上的一个很精致的小包,白曦透过大雨,沉默地看着她。

    “没有任何父母会分不出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我不是他们的孩子,一切都和你不一样,他们会很清楚地看出来。”

    “可是……”

    “没有可是。”白曦不理这个傻白甜了,闷声说道,“快点回去找你爸妈吧。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除了爸妈不会有别人。”她突然自嘲一笑,抓了抓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有些嫉妒地说道,“我想要爸妈还来不及,可是你却不知道珍惜。”她觉得今天跟这姑娘说得实在是太多了,甩了甩手臂上这傻白甜的小爪子,见她不肯撒手,还是抽噎着看着自己,可怜巴巴,仿佛初生的幼崽,不由不高兴地又要翻脸了。

    “你赶紧撒手!”

    “你怎么这么凶啊。”女孩子怯生生地说道。

    她的目光单纯干净,漂亮清澈得如同万里晴空。

    白曦却在她那双眼睛里清楚地看见了一个尖酸又刻薄的自己。

    她不耐烦地转头,嗤笑了一声。

    “就这样儿,怎么了?”她推开这女孩子,突然就见路旁冲出来了很多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他们撑着电视剧里反派专用的大雨伞,一下子就把自己和女孩子都围在了一块儿。大雨里,路灯下,这些保镖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简直惊呆了好么。

    完全想不到追着自家大小姐,竟然大小姐一下子变成了俩。这种不知所措还有无法分辨叫他们下意识地把白曦一块儿给拦住,其中一个客客气气地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大小姐,你该回去了。”他恭敬地对着两个女孩儿同时说道。

    怯生生的女孩子慌乱地四处看,发现自己无法逃走,顿时躲到了白曦的身后瑟瑟发抖。

    白曦:……

    她嘴角微微一抽,把小姑娘给拉出来。

    “她才是你们的大小姐。”她把女孩子往保镖的怀里一塞,听见她可怜地呜咽起来,心里莫名地焦躁,仿佛和她离得很近,自己的心也变得慌乱难受了起来。

    那个保镖一手扶着女孩子,一边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大雨之下的白曦,被白曦脸上莫名的表情生出几分怀疑,他看了看手里的这个,又看了看白曦,突然客气地微微躬身说道,“请小姐也和我们走一趟。”他真的无法分辨这两个女孩儿。

    如果自家大小姐是和人交换身份,他给放跑了怎么办?

    “喂,你们不要太过分啊。”白曦皱眉说道。

    “请小姐也看在我们工作辛苦的份儿上。”这保镖很恭敬地给白曦鞠躬。

    白曦动了动嘴角,转头冷哼了一声,却还是和他上了车。

    “一会儿送我回家啊。”她其实是为了蹭车,不要在大雨里赶路才会这样听话。

    那保镖一顿,看了看白曦,又点了点头。

    “这是应该的。”他的声音有些疲倦,显然找不省心的大小姐也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白曦撇了撇嘴角,看见身边和自己一样坐在后排车座上的小姑娘缩成一团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她仿佛很伤心自己把她给交出来,那双眼睛软乎乎湿漉漉的,哪怕她方才那么傻白甜,可是白曦莫名地就心软了。她沉默着从包包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块往下滴水的帕子,拧干了一点,丢在那女孩子的脸上转头冷淡地说道,“擦干一点。”

    她的长发都贴在她的脸上,一张脸被风雨冻得苍白。

    女孩子道谢,小小声,之后默默地擦自己的脸。

    “你不要擦一擦么?”她似乎情绪稳定了很多,轻声问道。

    白曦沉默地接过了手里的手帕。

    零零发疑惑了:“咱们怎么没回空间?”这回可不是它使坏啊。

    灵灵八冷静脸:“回空间的通道被封闭了。”

    白曦:“为什么?”

    灵灵八:“不知道,无法连接外界。”这种情况对系统们似乎也非常罕见,白曦穿越过的小世界也不少了,也同样没有遇到过竟然不让回空间的。

    天道系统一向稳定,这一抽就抽大发了,白曦就带着几分愤愤,“天道服务器不行啊!”她觉得天道不行,灵灵八就不干了。作为天道下属年度十佳系统,灵灵八誓死捍卫天道的尊严,顿时举例说明:“一定很不错了。不然你看看jj服务器!”

    那才是天天抽,月月抽,抽到掉线来的,天道服务器能比么。

    白曦竟然无法反驳。

    她不吭声了。

    白曦:“先,先把这个世界的数据给我。”

    两只系统同时沉默了片刻,灵灵八把数据传递给了白曦。

    白曦手捧数据看着似乎已经认命不再抗争的零零发,长叹了一声:“发发啊!”

    她觉得零零发已经失去了抗争的心气,感慨了一下曾经意气风发和自己互怼的那只年轻的垃圾系统,这才慢慢地接收了整个世界的数据。数据的信息不少了,她觉得头晕,幸亏是坐在车子里,因为淋雨又看起来有些病弱,所以靠在车上闭目养神,也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接受了整个世界,转头,目光复杂地看着车座另一侧的那个傻白甜。

    这个世界的原主在孤儿院长大,听说在襁褓里的时候被人从垃圾箱里捡到,被好心人带回家里抚养到了三岁,可是在她三岁的时候,养父养母过世。

    亲戚们当然不愿意抚养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所以她被送到了孤儿院。

    养父姓白,所以她继承了养父的姓氏,名叫白曦。

    孤儿院的条件并没有很好,可是也没有很不好,可是都是被丢弃或是失去家庭的孩子,每一个孩子想要在孤儿院好好地长大,总是会变得强悍一点,泼辣一点。原主在孤儿院变得尖锐,并且很能争抢到属于自己的更多的东西。三岁之前的事她早就记不清,养父养母,曾经的家庭对于她来说,也只不过是模糊的,早就已经不记得的一点记忆。

    她只知道自己要努力地变得强大,然后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命运的改变就在她十八岁的这一个雨夜,她撞上了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脸孔的女孩子,在她的央求之下,在心里憧憬着富庶的生活和梦想中的家庭里,她接受了她的建议。

    至多被当成骗子,没什么大的损失。

    她和她一块儿躲到了树丛后面互换了彼此的衣服还有一切,她成为她,而她成为白曦。

    她用很忐忑的心情和保镖们一块儿上了回去那个有钱的家庭的车子,然后透过后车镜看到另一个女孩子转身飞奔进了雨夜里,头也不回。

    她本以为自己会被拆穿,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对那个家庭一无所知。

    她的言谈也并不柔软,或许还带着一种愤世嫉俗的刻薄还有尖酸,可是那个灯火通明的大别墅里的一切,都叫她觉得……或许她本就不是白曦。

    她就应该是那个名叫蒋薇的女孩子。

    她有着这世上最温柔美丽的母亲,她抱着她哭,哭得伤心得不得了,甚至要吃药才能稳定情绪,她得到了这世上最慈爱的父亲,他摸着她的头对她说以后不会像从前那样对她不好。他们的眼眶红着抱她在怀里,爱惜她得不得了,然后送她回到属于蒋薇的房间。

    那房间那么大,很漂亮,仿佛公主的宫殿,梦幻又美好。可是到处都是蒋薇的痕迹。她住不惯,第二天就提出想要换个房间。

    他们依旧同意,然后按着她的要求给她重新整理了新的房间。

    完完全全符合她的心意的,属于她,没有其他人存在气息的房间。

    她不会弹钢琴,不会说流利的法语,不会淑女的礼仪,这些都无所谓。

    因为她妈妈摸着她的头发说她从前过得太约束,既然不喜欢想要忘记,那就重新开始,都无所谓。

    这真是一个最幸福的,梦想里的生活。

    原主在这个家里过得很好,甚至没有想到,他们完全都没有怀疑过自己。

    她本以为自己会作为蒋薇过完这样美好的人生,可是在有一天,她已经习惯了温柔慈爱的父母之后,真正的蒋薇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那天雨夜里逃走,是为了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私奔。

    蒋家爸妈给自己心爱的女儿找到了很好很好的结婚对象,可是在他们眼里的好,对于蒋薇自己来说却是晴天霹雳。她不喜欢那样温吞并且如同平静的水面完全没有波澜的,被礼仪约束的门当户对的男孩子,而是爱着学校里的最帅气不逊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不喜欢读书,在班级里总是老师眼里的刺头,可是在同学们的眼里却是最帅气的领导者。

    很多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可是他却只喜欢蒋薇。

    他的机车后座只留给她,他会用身上仅有的钱带她翘课去看电影,然后叫她踩在自己的肩膀上爬墙偷偷回到学校。

    那样幸福而美好的年轻人青涩的爱情,叫她奋不顾身。

    家里不同意他们之间的爱情,所以蒋薇逃跑,和自己年轻冲动的恋人一块儿离开这个城市。

    可是一年之后,她却满心疲惫地一个人出现在家门口。

    他们或许依旧相爱,可是生命里曾经不逊又冲动的快乐,在现实的生活里变成了疲倦。

    恋人总是很冲动,以为自己的拳头可以打下天下,可是他们的生活却没有安定,永远都在奔波。

    不知道什么时候恋人之间有了分歧,蒋薇想要安定的生活,可是男孩子却无法给予她想要的生活。

    他们频繁地争吵,直到她的恋人负气,为了气她,也或许因为少年人的自尊还有叫她明白他的满不在乎,在她回家的晚上,看见他和另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翻滚在他们的床上。

    这打碎了她所有的爱情。

    她不再理会那个年轻气盛只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和她作对的男孩子对自己的道歉还有后悔的挽留,回到了她的家里。

    曾经的傻白甜早就被现实的打击得没有一点痕迹。

    两个女孩子再一次四目相对,原主很惊慌,可是给她打击的却是下一刻,爸爸妈妈的哭诉。

    他们早就知道她不是蒋薇,可是却舍不得把她放走,揭穿这一切,因为她其实同样是他们的女儿。

    她们是双生的姐妹,蒋薇是姐姐,原主是妹妹,突然有一天蒋家的别墅被歹徒闯入,他们抢走了妹妹,然后不知去向。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女儿,可是没有一点消息,他们本以为这个孩子已经死去,然而那一天看见那个穿着蒋薇的裙子明明紧张却要努力露出满不在乎的女孩子踏入灯火辉煌的别墅的时候,蒋母失声痛哭。

    那是她的女儿,她知道。她努力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把自己的孩子挽留在自己的身边,直到这一刻,两个女孩子再次站在一起不能再掩盖当年,他们才说出真相。白曦就觉得这里面很蹊跷了。

    她顾不得这个世界的后续虐恋情剧情,比如原主爱上了曾经要和蒋薇订婚的斯文的少年,那少年分不清她们姐妹和原主谈恋爱最后却发现真正蒋薇回来因此纠结挣扎发生的一系列的纠缠。

    她就奇了怪了。

    白曦:“既然是双胞胎,那原主回到蒋家的时候蒋家为什么不实话实话?”

    为什么默认了原主是蒋薇的身份?

    难道那个时候对原主说她本来就是他们失散的女儿,这样不是更容易把事情简单化么?

    蒋家又不是规定只能有一个女儿。

    各就各位,这有什么不行的?

    灵灵八想了想:“这其中必有蹊跷……零零发,你怎么看?”

    零零发懒得理它。

    它知道个屁!

    两只系统这样无用,白曦正揉着眼角头疼,就感觉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巨大的别墅。

    一道高大矫健的人影从别墅里大步走出来,大步流星,气势彪悍,走到了车旁,猛地打开了白曦身边的车门。

    “出来!”一道不耐又压抑着怒意的声音从白曦的头顶传来。

    白曦前方副驾驶座位上的黑西装保镖霍然回头,有些瑟缩了。

    “老,老大,你好像吼错人了……”他指了指车子的另一侧吓得缩成一团的小姑娘,“那个才是……”

    白曦:……

    男人:……

    这就很尴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