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8.爱豆家的青梅竹马(二)

278.爱豆家的青梅竹马(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零零发简直要被气哭。

    白曦却好奇地重新打量了一下那杂志上帅气又冷酷的男人。

    很成熟的感觉, 一脸的社会精英,英俊逼人,可是却带着一种精英特有的疏离感。

    白曦迟疑了:“这帅么?”

    灵灵八:“帅!”

    白曦觉得这不是自己的菜:“这都是位大叔了。”

    她觉得原主的审美应该还在同年纪的男孩子的身上, 实在领略不到大叔的美感。

    上一世原主的恋人也是小鲜肉,水灵灵白嫩嫩,可好看了。

    灵灵八迟疑了一下,探头过去,光团在杂志上蹦跶了一下:“不是大叔。他二十四岁。”

    这本杂志的内容里都在用各种溢美之词称赞这位享誉国际的大导演, 恨不能给夸出花儿了, 最叫杂志觉得应该提一提的,就是特别提出这位大导演才二十四岁,可是却已经全球知名, 年少俊杰。也是因为年少成名,因此被称为天才大导演。

    有颜值又帅气又很有才华的大导演,当然会引来很多人的喜爱。所以这杂志上说了,人家大导演可受欢迎了,堪比明星, 而且比明星更有才气。

    当然, 据说还是个富二代,很镇得住场子。

    白曦扯了扯嘴角欲言又止。

    灵灵八鼓励地:“你想说什么?”莫非已经被大导演震撼了心灵,被迷住了?

    两只系统同时屏住呼吸,等待白曦的回应。

    白曦就慢吞吞:“这哥们儿长得可真够着急的啊。”

    才二十四岁的青年人, 长得跟三十岁的大叔一样儿, 虽然的确很帅, 也很精英,可是那个什么……急了点儿吧。

    两只系统就都沉默了。

    零零发:“你来。”

    灵灵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长得帅就是任性。而且这种长相很抗老的。二十四岁的时候这样帅,三十四岁的时候,还是一样儿的帅!”它趴在白曦的耳边认认真真地洗脑,见白曦看着杂志上的大导演若有所思的样子,沉稳严肃端庄地哄白曦:“你看他这样受欢迎就该知道,现在的大家,都喜欢这样帅气又成熟稳重的男人。”那棱角分明的脸,还有深邃有故事的眼神,灵灵八顿了顿,决定拼了:“我都要被迷住了。”

    零零发:……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它发日天,服了!

    白曦吭哧了一下,决定自己有必要说一说自己的心声:“就十年看着这么一张一成不变的脸……不觉得腻了么?”

    这简直,简直渣上了天际了好么?

    灵灵八也不吭声了。

    它垂头,和零零发靠在一块儿,陷入了对统生的怀疑之中。

    它当初是怎么觉得这狸猫是个好客户的来的?

    见这两只系统都不吭声了,白曦觉得耳朵清净了很多。她刚刚接收了这个世界巨大的信息,看着杂志的眼神就呆滞了一点。

    顾羽刚把语文作业给写完,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白曦一眼,看见她正呆呆地看着娱乐杂志,忍不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是很俊俏清隽的少年,一笑的时候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凑过来也和白曦一块儿看,见到杂志上那个一脸恃才傲物的男人,就好奇地问白曦,“你迷他啊?”

    “不啊。”白曦摇了摇头说道。

    “你比他好看多了。”她很认真地说道。

    顾羽一愣,眼睛弯起来笑,笑得眼底仿佛有星光在闪动。

    零零发翻过光团装死。

    灵灵八蹭到了白曦的身边有点紧张。

    这垃圾狸猫怎么谁都撩一把呢?

    还有没有狸性了?

    “我也觉得我更好看。”顾羽往白曦的身边蹭了蹭,比了比自己白净俊俏的脸,又凑过去憧憬地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

    “我听杂志说陆导下半年会开拍一部电影冲击金熊奖,看起来这是真的了。”他一边说就一边给本来对娱乐圈并不怎么感兴趣的白曦讲这位陆导的光辉履历。

    白曦就晕头樟脑地听了一大串儿的最佳导演什么的,不由嘴角微微抽搐地看着那个很傲慢的男人小声说道,“还真的挺有才的啊。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她对这位陆导评价很高的样子,顾羽就笑嘻嘻地说道,“国内所有的大腕儿都希望能加入陆导的剧组。不过他很挑的……我听说他眼光很高,还性格很怪……”

    他转了转眼睛小声对白曦说道,“我听说陈影后为了上他的电影,还脱了衣服……”

    白曦瞪圆了眼睛,漂亮的,圆滚滚的大眼睛里都是惊恐。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她这样天真,顾羽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小青梅的脑袋瓜儿。

    这么单纯,如果没有他在一旁看着护着可怎么办呢?

    看起来,如果这个暑假他真的要去星媒娱乐试一试练习生,也要把白曦带着一块儿去。

    把她留在这黑漆漆的房子里,他不放心。

    有人欺负她怎么办?她害怕怎么办?

    “反正就是你情我愿,这不算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开心在一块儿没什么不对。而且影后的身份也配得上他了。”顾羽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虽然他不会这样做,不过也不会去鄙夷别人做这样的事,毕竟都是单身,一夕欢愉也没啥大不了的。

    就算不是娱乐圈,这外面平常人的世界,不也是有这样那样的一夜快乐么?不过他知道自己的想法白曦不会理解,也不会说出来吓坏她,摇头说道,“陆导竟然真的把陈影后给从酒店房间里给踹出来了。陈影后也是挺倒霉的,还被记者拍到。”

    于是那段时间,陈影后是上了各种八卦头条。

    不过曝光率不小,已经开始走事业下坡路的陈影后竟然还又火了一把。

    白曦垂头,小小声地说道,“娱乐圈是这个样子的呀。”

    “我不会这样的。”顾羽急忙说道。

    “那你不要这样。”白曦看着顾羽轻声说道。

    昏黄有些黯淡的台灯的光照在她白白净净的脸上,顾羽也认认真真地举着手发誓说道,“我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

    两个年少的孩子对视了一眼,又觉得气氛变得沉重,不由孩子气地傻笑起来。

    “我觉得你以后也可以上陆导的电影。”白曦觉得陆导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之后一下子就想到了,这是她记忆里顾羽第一次走上大屏幕就一飞冲天获得了国外重量级的最佳男配角的那部戏的导演。

    她想到电影的确是会在下半年筹拍,顿时眼睛亮了。这样很严谨并且不喜欢一切额外的条件的导演叫她心里很高兴。她拉着顾羽的衣摆说道,“那你要努力,暑假的时候,我们就一块儿去吧。”

    “好。”

    小小的双居室的两个房间,白曦一间顾羽一间。

    白曦的房间就是这件比较大的书房,旁边就是自己的小床。

    顾羽的房间在北面,有些小,可是对于一个青涩的少年来说已经足够。

    这一夜,两个孩子怀着对未来的憧憬陷入梦乡。

    暑假很快就到。

    白曦和顾羽也高分成为年纪的前几名,然后开始放暑假。

    然而和去星媒娱乐人生地不熟并且不知道该怎样参加评选一样的难题,就是顾羽是个未成年。

    他如果要签约,就一定要有监护人的签字。

    白曦和顾羽坐在一块儿看着自己桌子上的一点钱,都陷入了沉默。

    这点钱,大概就只够他们在那个光陆离奇的大城市里过几天的。

    租房子,吃饭,还要给顾羽买好看一点的衣服,然后还要有交通费什么的……

    “我来解决吧。”白曦小声说道。

    “不用。”顾羽抹了一把脸对白曦轻声说道,“你不要去求他们。”如果对白曦真的还心存一点的疼爱,怎么会把白曦丢在这种地方不闻不问。顾羽甚至听到白曦曾经打电话回去要钱,电话的另一端骂她是个讨债鬼。

    他打工赚的钱也都在这里,自己的那个破一居的所有人又不是他所以没法卖掉换钱。他抿了抿嘴角下定决心去见自己那两个管生不管养的爸妈,白曦却摇了摇头露出几分狡黠地说道,“这么多年他们这么轻松,也该叫他们出点血了。”

    “反正你等着,我不会吃亏。”白曦刷地就掏出了自己的很破的手机。

    顾羽阻拦不及,看见她突然变得伶俐了一点,拨通了她妈妈的电话。

    电话接起来的时候,白曦的心里一片平静,或者说……对对面的女人,她或许是充满了厌恶的。

    如果不是她和白曦的爸爸把年纪小小的女孩子抛弃在这样一个地方,原主也不会总是没有安全感,迫切地希望能握住一份属于自己的感情,得到真正的依靠。

    管生不管养,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白曦,你又想做什么?!”电话另一端的女人对待这个女儿永远都是很暴躁的。

    白曦却弯起眼睛笑了起来,甜甜的用这个年纪女孩子特别的青春活力的声音说道,“给我钱。五……一万块。一天之内不给我钱,你懂的。”

    “你,你在说什么?白曦,你也太不学好了,竟然还管家里要这么多的钱?!”对面的声音陡然拔高,尖叫,“我没……”

    “如果明天以前我没见到卡里有钱,我就去你的单位门口等你,抱着你的腿叫你妈妈。”白曦一张甜美的苹果一样圆圆的脸还在笑,可是漂亮的眼睛却慢慢露出几分小坏来,听见对面的声音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一样无声无息,就继续说道,“我还会去你女儿的学校门口求她让我回家,请她救救她姐。她自己读贵族中学,没道理不管她姐的死活了是吧?”

    原主那就是逆来顺受的傻瓜,爸妈这么有钱,叫她消失就消失了。如果是白曦,不啃掉他们一层皮就白当狸猫了。

    更何况她未成年的,被家长这样抛弃……

    “不想法院传票儿,还有什么妇联去你们单位做工作,喂,别拖延啊。明天以前听见没有?”

    小帅哥趴在白曦对面,惊呆了,看着自己突然变得很强势勇敢的小伙伴儿。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经典的国骂,白曦唾面自干,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她还如法炮制,打给她更有钱的爸爸。

    不过看起来,妈妈和爸爸都遭受到了剧烈的打击,应该重新被教了一下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这样明天我们就有钱了。”白曦小小地松了一口气,这才看着对面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有些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一双眼睛圆滚滚的小声说道,“前几天我看到网上有小说就是这样做的。”她的脸通红通红,显然一开始的勇气全都没了,恢复了一贯的有些胆小,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顾羽觉得眼眶发酸,看着怯生生缩成一团的青梅竹马,声音有些哽咽。

    “小曦,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你和他们要钱。”她为他变得勇敢,他以后都要保护她。

    “嗯!”白曦用力点了点头。

    顾羽就拿起了手机跃跃欲试。

    “我也去跟那两个要钱。”

    “你不要去跟他们要钱。”白曦阻拦地压住了他的手。

    “为什么?”

    “我也就算了,如果你现在要钱,以后成了大明星,他们就会用这件事说你很多坏话。而且如果你惹怒了他们,等你真的能做练习生,他们作为监护人不给你签字报复你怎么办?”

    而且,白曦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上一世的原主在偿还。上一世的时候顾羽为原主背负了那么多的骂名,就算明知道被她出卖,可是却一声不吭。白曦抬起手摸了摸顾羽的眼睛,小声说道,“你总是保护我。现在,我也想保护你了。”

    顾羽怔怔地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姑娘。

    她小小的,白白的一团,明明比他都大好几个月,前两天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可是看起来却像个大大的洋娃娃。

    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永远都纯良清澈。

    “那我听你的。”他觉得声音被哽咽住了,靠过来,把头枕在白曦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小曦,只有你才是我的家人。”

    生下他的两个人都不是属于他的,他也不稀罕。

    这个家里,只有小曦是属于他的。

    他们一起长大,彼此安慰扶持,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你也是我唯一的家人。”白曦垂头,蹭了蹭他白皙微冷的脸。

    两个孩子靠在一块儿,就仿佛是两只互相取暖的小兽一样。白曦和顾羽腻歪了一会儿就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他们的行李也不多,只有几件换洗的干净的衣服,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具,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带。第二天白曦就发现自己的卡上真的多了两笔钱。她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和顾羽一块儿登上了通往大城市的火车。

    这样有些炎热的夏天,白曦一下火车简直被热得恨不能满地打滚儿。

    两个孩子也不敢在小旅店住,就找到了一家很有名气的连锁店。

    白曦现在手上有钱,所以一点儿都不小气,当然也不会跟上一世一样两个人没有办法不得不在那种路边的小旅店里住,饱受惊吓。

    小旅店总是不安全的,人龙混杂,有心人看见两个白白净净看起来年幼单纯的孩子住进来,当然会有各种不怀好意的觊觎。

    上一世的时候顾羽和白曦差点吃亏,一想到那样的事,白曦就抖了抖。

    “你说我穿什么好啊?”顾羽在旅店送的地图上找到了星媒娱乐的地址偏头对白曦问。

    “你就穿平时的衬衫很好了。”顾羽长得清瘦白皙,少年人青涩单薄的身材穿干净的白衬衫最好看了,露出一段长长的脖子,还带着阳光热烈的少年气,那是这个年纪少年特有的美好。

    白曦觉得就凭顾羽的颜值牛仔裤白衬衫就足够亮眼了。顾羽显然也觉得这最符合自己的审美。他第二天就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带着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格子裙和帆布鞋的白曦一块儿去了娱乐公司。

    娱乐公司的人根本就不让进。

    因为据说练习生的名额已经满了,公司也不会搞什么海选啥的。

    白曦就惊呆了。

    不是啊……

    这一世的时候那个什么……他们也是这个时间来到了这里,可是顾羽运气很好的,刚刚走到了公司门口就被人中意拉到里面去说合同的问题了。

    传说中的伯乐呢?

    她翘首以盼。

    齐耳短发,有些炎热的风一吹,几根头发呆呆竖起的苹果脸的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对面公司大门的方向,就希望伯乐驾着七彩的云彩把自己和顾羽给接进去。

    她的额发齐眉,乌黑的短发就垂落在雪白的肩膀上方,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莫名带了几分稚气天真,眼睛圆滚滚,又呆呆的。

    看见远远的门口似乎有人影晃动仿佛是要走过来,白曦掐指一算,觉得这就是上一世的那伯乐了,顿时用力对门口方向挥手,希望得到目光关注。

    还不快看帅哥!

    小鲜肉!

    值得拥有!

    小姑娘恨不能踮起脚尖儿来,眼睛亮晶晶的。

    顾羽一愣,露出灿烂又充满活力的笑容,和她一块儿挥手。

    大门口的高挑的身影更加清晰,露出一张英俊的男人的脸。

    冷淡的目光透过炙热的阳光投过去,停留在了白曦的脸上,不动了。

    那身影身边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精英走过来。

    “陆导在看什么?”

    这中年精英一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诧异了一下。

    “那个男孩子……很合适小叶那个角色啊……”

    陆导新戏里的戏份很大的一个年轻的少年人的角色,年少热烈却又赤诚干净,笑起来如同阳光。

    他的眼睛亮了。

    英俊的男人充耳不闻,顿了顿,抬手,指了指门外那两个看起来很可怜的年轻孩子,言简意赅。

    “两个,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