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6.狐狸精(十八)

276.狐狸精(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生和沈清离婚了?”

    白曦震惊地瞪圆了眼睛。

    说好的相亲相爱, 恨不能至死不渝呢?

    上一世的时候,韩生多么的喜欢沈清啊。

    为了沈清,他伤害了不知道多少的女孩子,甚至那样冷酷,妄图把原主的孩子都夺走捧到沈清的面前。

    她觉得这是极致的有点儿扭曲的感情了好么?

    可是这个时候,宫泽竟然对自己说韩生抛弃了沈清, 就叫白曦深深地感慨了一下。

    这能从沈清的手里抢男人还成功了,得是什么狐狸精啊。

    而且这韩生韩总也叫人震惊了,自家公司都火上房了,他还有时间在这儿玩儿闹离婚?

    闲得慌吧这是?

    “韩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宫泽悠然地靠在沙发上,把一旁念念叨叨“狐狸精”三个字的小妻子抱到自己的怀里揣好,温柔地给她顺毛儿, 柔声说道,“他以为我是因为沈清才会针对他。”

    韩生不过是卖好儿而已。他以为自己对韩生的不满都是因为对沈清的厌恶, 于是这不大难临头就各自飞了么?可是宫泽自己知道, 并不是这样。打从韩生觊觎白曦的那一刻起,他就厌恶韩生至深。

    韩生的那些阴暗的计谋都没有成功, 可是他却是实实在在打过白曦注意,并且没安好心的男人。

    别的男人宫泽不管。

    唯独韩生, 宫泽说不出的想要叫他彻底消失。

    他讨厌宫泽对白曦的那些眼神,想到白曦或许会受到韩生的欺骗, 就觉得很不高兴。

    见白曦点了点小脑袋, 他勾起了一个柔和的笑容轻声说道。“沈清没用了。他当然要为自己打算。而且他还有个私生子。那女人带着儿子想要上位, 沈清当然不是那女人的对手。”

    他觉得韩生简直可笑到了极点, 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嗤笑了一声匪夷所思地说道,“他曾经想要沈清假怀孕,然后用自己和其他女人生下的孩子假冒在沈清的名下。宫家已经没有多少人,如果我短命,或许继承宫氏的,不会是沈清,可是却会是沈清的孩子。”

    韩生能想出这种仙招儿,宫泽也是服了。

    白曦顿了顿,一下子就想到上一世的原主。

    她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了无法言明的痛恨。

    “如果,阿泽,我是说如果。如果他真的成功了,真的有女孩子愿意给他生个孩子,你这么健康,真的会眼看着他作祟么?”她问的问题叫宫泽一愣,想了想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他这样做,我不会饶了他。”

    也就是说,上一世原主死了,可是宫泽知道韩生这样做过的话,就不会容忍韩生。白曦顿了顿,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窝进了宫泽的心口,小声说道,“我吧,就做过一个梦。梦里面我被韩生骗了,然后就和他在一块儿了……”

    “那个女孩子不会是你。”宫泽轻声说道,“当然,我会收拾韩生,像今天这样吞掉他的公司。如果你梦里的自己被他伤害,也算是顺手给你报仇。不过,也只是顺手而已。”

    “诶?”

    “你很好骗,小曦。可是你的是非观,不会叫你去做韩生的外室。所以,会成为韩生的女人,那你就不会再是你。”宫泽垂头亲了亲白曦的脸,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

    “其实都是我呀。我们都是一样儿的。”

    “我只爱着眼前的你。”宫泽垂落了眼帘,见白曦怔怔地看着自己,突然笑了笑,“或许你梦里的你很可怜,可是我想,我不会爱上梦里的你。”他的手压在白曦那双泛起了晶莹的光亮的眼睛上,秀美的脸笑得柔软又真切,轻声说道,“你是独一无二的。”他的话叫白曦忍不住眼眶酸涩起来,她小小地应了一声,忍不住伸出手臂来抱紧了这个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青年,小小声地说道,“阿泽,我真喜欢你。”

    “你要记得今天的话。”宫泽突然轻声说道。

    他莫名地就想,他希望白曦记得今天对他说的这句话。

    她喜欢他,爱着他,永远都不会变。

    “我当然会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白曦甜言蜜语起来那可甜了,单身三十年的宫少哪里是她的对手,小夫妻俩又甜甜蜜蜜地腻歪在一块儿了,就仿佛几辈子没谈过恋爱似的。不过宫少在外的私人秘书已经忙成狗,预备婚礼预备得焦头烂额。韩生的公司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白曦坐镇宫家的别墅就能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八卦,不是大小姐的,就是她姐带来的。

    当然,大小姐多半是来抱怨宫泽这王八蛋往死里奴役自己的丈夫,吃枣药丸。

    顺便说一句,直到现在,宫少都没有告诉白曦秘书先生到底叫啥。

    白蓉来,却是觉得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你知道么?韩生进医院了。”白蓉靠在沙发里,一双眼神采飞扬,那叫一个幸灾乐祸啊。

    因为白曦的婚礼即将举行,因此白蓉更加不可能在关键时刻去度蜜月,不过她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一,一起去度蜜月?”白曦的嘴角抽搐了。

    “怎么啦?你不想和我一块儿去啊?”

    “我,我想和阿泽二人世界,姐,你饶了我吧。”四个人的蜜月怎么过啊?白曦倒是不担心她姐和姐夫虐狗,因为她也是有老公的人了。不过她真的很担心她姐夫被宫少不动声色温柔地欺负,那简直太惨了好么?

    白曦就抖了抖,哼哼了两声一副小白眼狼的样子小声说道,“我和阿泽那一天天的,姐,你在不合适,可尴尬了。”最近她和宫少解锁了几种不同的夫妻体验,就不能为外人道了。

    白蓉无语地看着这嫁了人,前两天哭唧唧,之后就放飞自我了的妹妹。

    许久,她摆了摆手说道,“行。我也懒得看你们俩腻歪。”

    这两口子就跟没谈过恋爱似的,那黏糊的,李姐夫看了一眼就气哭了。

    恩恩爱爱你侬我侬伤害了姐夫大人的心,白蓉花了整整一天亲了又亲才把丈夫给哄好。

    见她一脸的往事不堪回首,白曦不由捂着嘴偷偷儿地笑了,笑了一会儿,她才好奇地问道,“韩生怎么进医院了?他公司倒闭了?”韩生打从和沈清离婚,沈清就被赶出了韩家,她无处可去,又没有娘家,最后已经不知去向,或许宫泽知道,不过白曦也懒得问了。

    反正应该过得不怎么样,因为宫泽那两天心情特别好。这头儿沈清刚走,韩生就快速地和另一个女人领了结婚证,把自己的儿子给推到了台前,叫人知道自己有了继承人。

    如果忽略他正被宫氏集团挤兑,那俨然人生赢家了好么?

    “他的公司倒闭没倒闭还是两说,不过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栽了大跟头了。”

    “什么啊?”

    “他的儿子不是他的。他给人白养了好多年,你说刺不刺激?”白蓉的一双美艳的眼流光闪动,明显很开心了。

    “不,不是他的?不能够吧?”这种心机深沉并且疑心病重的男人,那孩子生下来不去做个亲子鉴定啊?如果不做才不符合韩生的人设是不是?

    “我听说那女人的确生了他的孩子,小婴儿刚出生两三天就被他带着做了亲子鉴定。不过那孩子身体不大好,你知道的,和他在一块儿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来历,吸烟喝酒还各种……总之私生活很乱,所以孩子也不大好,没几天就夭折。那女人也有手段了,把自己家里人的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给抱回来养,小孩子换了人也看不出来,所以韩生一直以为是他的孩子,还对这孩子挖心掏肺的很好。”

    结果最近突然就发现,这孩子不是自己的了。

    不进医院就奇了怪了。

    这真是人在河边走总是会湿鞋。

    韩生辜负了那么多的女人,却最后叫个女人给骗得乱转。

    白曦听着白蓉幸灾乐祸的话,却突然捂着嘴,露出了一个无法掩盖的笑容。

    就仿佛……上一世属于原主的痛苦,都从她的心底散去了一样。

    看,韩生辜负了她,甚至对她的孩子都只存着利用的心,可是他也没有好下场,帮别人养大了孩子,还最终还是被女人给骗了。

    “报应。”白曦小小声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心里大大地出了一口气。”白蓉见白曦笑了,莫名觉得自己的心里变得温暖又轻松,她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心口轻声说道,“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就觉得仿佛大仇得报的感觉。真是奇怪了。”

    她是真的觉得非常奇怪,因为无论如何,韩生就算再对她们姐妹有不礼貌和觊觎,可是却不至于叫她恨他恨得希望他落魄地死去。

    就比如现在,当知道韩生这样惨,她的心里就无比的痛快。

    “你姐夫说他的公司恐怕要撑不下去了。”见白曦露出倾听的姿态,白蓉悠然地说道,“他现在病得又重,公司乱成一团,也不知道最后身家还能留下多少。”

    一旦公司资金链断裂,就会宣告破产,韩生就会一无所有,他的公司最后也会被宫氏收购,成为宫氏集团的囊中之物。

    宫泽说了,公司会落在白曦的名下。

    到那个时候,白曦得到韩生的一切……

    也不知道当初想要算计白曦妄图勾引她的时候,韩生有没有想过他和白曦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

    “撑不下去才好呢,以后我不想再看见这个人了。”

    白蓉挑眉,带着几分柔软的笑意,看着眼前神气活现的妹妹,只觉得幸福又充实。

    那段辗转反侧,不知道在恐惧什么,可是却被莫名的恐惧沉甸甸压在心口,只觉得自己会失去妹妹的感觉,在某一天突然就不存在了。

    妹妹过得很好。

    而这,就是白蓉的幸福。

    “以后咱们不提这样讨厌的人。”

    白蓉真的没有再提起韩生这个名字,可是当白曦的名下出现了好大的公司的时候,她还是影影绰绰地听到了韩生的消息。

    他的公司破产,又要偿还之前的银行贷款,几乎被银行拿走了一切,可是更叫他无法接受的是,他的新任妻子和便宜儿子在他躺在医院里的时候早就卷着韩家仅有的一点值钱的东西跑了。

    他养了个便宜儿子甚至为了他还和妻子离婚,被女人骗得团团转,这已经成了商场上的笑柄,哪怕韩生想要挣扎一下,可是所到之处,那些目光都叫他感到无比的抑郁。他被拿走了一切,银行还要追加他无法偿还的贷款,之后还要拼命工作继续偿还。

    白曦听到这些,只觉得满足。

    她觉得死亡对韩生来说太过轻松,他就应该这样沉重地活着,然后看着他曾经伤害过的女孩子幸福。

    她没有再理会过韩生的一切,这个人从此消失在了她的生命里。此后的一生,她一直都很幸福。

    宫泽陪伴了她一生,就如同他说过的那样,他很健康,除了到了特别的季节会有一些小病症,可是这都不算什么。

    宫家的别墅再也不沉闷清冷,白曦觉得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就仿佛童话故事一样。

    女孩子和她的王子殿下幸福地生活在他们的城堡里,每一天都无忧无虑,很幸福很快乐。

    哪怕已经白了头发,时光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可是依旧很幸福,从未有任何改变。

    她和宫泽在同一天死去,只觉得完全没有遗憾,满足却又很舍不得。

    直到她出现在一个巨大的空间里,眼神恍惚了一下,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有些陌生,之后才目光清明了起来。

    空间的正中半空,胖嘟嘟一颗狸猫正团成一团,睡得正香,那小肚皮起伏,看起来软绵绵一团。

    白曦:……

    白曦飘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她自己的本体。

    白曦:“我这是不是胖了?”莫非是功德吃多了啊?怎么本体胖嘟嘟的全都是小肥肉?

    零零发发出了冷酷的笑声,盘旋在她的周围:“你从前就这么胖!”

    白曦大怒,回头,冷冷地看着这颗光团威胁它:“你信不信我投诉你?”

    似乎回到了空间,仿佛有了靠山,零零发有恃无恐发出了贱贱的笑声:“来啊,你来啊!”这光团就飘在白曦和另一个明明灭灭不知在做什么的光团周围:“你和它都要死!”它仰头发出了猖狂的笑声,只觉得自己魔威震天,灵灵八却完全不在意这些的,把这笑得抽搐的零零发给拱走,举起了一个小板子:“请投票!”生与死对灵灵八都并不重要,投票才是统生全部来的。

    白曦嘴角抽搐地满足了它,在所有能投票的地方都投了灵灵八宝贵一票。

    零零发大怒:“你为什么不投给我?”

    白曦沉默了片刻:“投诉信你要么?”垃圾零零发这是忘了一秒前它还要狸猫去死呢是吧?

    听着零零发愤怒的咆哮后转身与灵灵八第八百轮的扭打,白曦觉得自己真的很累了,急忙融入了本体赶紧睡觉。

    一团金光暖暖地把她包裹在其中,小小的狸猫满意地动了动,抖了抖耳朵,团成一颗毛球睡得心满意足。它睡得香喷喷的,睡梦里却觉得自己仿佛被暖烘烘的皮毛给环绕住,大脑门儿被舔来舔去。

    这种舔毛儿的感觉叫狸猫更舒服了。它忍不住哼哼唧唧地翻过了自己的小肚皮,四仰八叉露出自己大片的皮毛来。虽然困得难受睁不开眼睛,可是它还是感到自己的皮毛从上到下被认认真真地舔了一遍。

    这现在空间升级了还是咋地?

    竟然还自带舔毛系统,也很爱护狸猫了。

    作为毛茸茸的精怪,狸猫是一种很享受给舔毛的存在。

    它舒服得小爪子都缩起来了,仰面朝天:“再,再舔舔。”

    舔毛系统顿了顿,似乎笑了一声,又从头到尾巴舔了一遍。

    不过……机器也会笑么?

    白曦觉得有点茫然,可是这太舒服了,叫她更加睁不开眼睛,陷入了深深的熟睡。

    还仿佛有灵灵八的惊叫什么的,大概也都是梦里面的故事了。

    这次她在空间休息得可美了,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连功德都吸收得差不多,只觉得胖嘟嘟的狸猫更加漂亮,皮毛更加顺滑,油光水滑,作为一个勤劳的员工,这才心满意足再次进入了小世界。

    她眼前一闪,就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

    昏黄的小台灯,一张有些破旧的书桌上面堆满了习题集还有课本,房间里还带着一点书卷的香味儿,一个水灵灵帅气精致得亮瞎人眼的少年坐在她的身边,正在眼睛冒着金光翻看手里的一本娱乐杂志,翻了一会儿就捅了白曦一下,蹭过来撇嘴说道,“呐,呐,小曦你看,他们长得还不如我呢!”他指了指杂志上最近最出位的娱乐圈小鲜肉,又指了指自己白皙精致,俊俏得叫人窒息的脸,“你看,星媒娱乐要招收练习生,我觉得我很合适。”

    白曦转头,在昏黄有些黯淡的灯光下沉默地看着这个十六七岁,真的很嫩很嫩的小帅哥。

    “我有预感,我一定会成为大明星!”小帅哥眼睛亮晶晶的,握拳,特别对自己有信心。

    “小曦,你说呢?”他还期待地,漂亮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白曦。

    白曦点了点头。

    “对,你肯定是大明星。”她顿了顿,顺手把手边的一本习题集推到他的面前,“大明星,先把明天交的语文儿作业写了呗?”

    小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