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4.狐狸精(十六)

274.狐狸精(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蓉的心情特别复杂, 还在看着很无辜的宫少。

    宫少一脸无辜。

    “哎呀, 你,你别挡着我呀。”

    就在白蓉和宫少对视,两两相望的时候, 人家白曦已经急得不得了, 总算是把压在眼睛上的手给扒拉开了。

    她就兴致勃勃地去看凶残血腥的现场直播。

    宫少沉默了。

    “小曦, 你可真勇敢。”就仿佛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样样儿都是美的,方才还怕得不得了的青年已经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十分柔软的笑容来说道, “我就喜欢你这样坚强的女孩子。”他一双手扣在白曦的肩膀上,目光融融感情充沛, 还在对自己面前挡住了他们视线的李璟和白蓉很柔和地说道,“两位, 让开一点可以么?你们挡到我们小曦了。”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非常好看。

    李璟惊呆了。

    白蓉继续在默默地运气。

    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看着这笑里藏刀不是个好东西的狐狸精,慢慢让开了一点。

    她妹急忙眼睛发亮地去看韩生那鲜血淋漓的手掌。

    尖锐的小刀已经将他的整个手掌都洞穿, 就算无法感受韩生此刻的感觉, 可是看着就很疼了。这男人的手在微微抽搐, 哪怕这个人依旧努力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可是却已经目光涣散了起来。粘稠的鲜血哗啦啦地滴落在李家的地面上,看起来刺目又叫人惶恐。

    一旁的沈清已经吓得又昏过去了, 可是白曦却觉得兴致勃勃的, 还偏头看着韩生好奇地问道, “这就完了?”

    韩总西装都湿透了, 努力不要在眼前这几个人的面前露出弱势, 专注地看着白曦。

    “白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人家赔罪都是剁手,你就刺这么一下就完了,好没有诚意。”白曦摇头晃脑,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这说的还是人话么?

    韩生简直从未见过这样狠毒的女孩子。

    她看起来美貌艳丽,美艳与青涩交织成了一种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特有的魅力,曾经在酒会上,韩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女孩子的确是有一瞬间动心的。美人谁会不喜欢呢?

    而且经历得多了,韩生一眼就看的出来,这个女孩子虽然外表看起来浓艳,可是却是一个涉世未深,很容易哄骗的性子。可是这样同样是一种魅力不是么?如果不是对白曦上了心,他也不会在知道白曦和宫泽交好之后,就想着……

    叫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自己并不吃亏。

    可是外表真的很唬人啊。

    这姑娘第一次争执就敢往他的脸上喷防狼喷雾,第二次在这里,还觉得直接要剁手?

    “小曦说得很有道理呢。”宫少现在就一点儿都不觉得血腥了。

    “宫少,你不要欺人太甚。”韩生疼得整张脸都微微扭曲,见宫泽竟然对自己还是穷追猛打,不由冷冷地说道,“我已经做出最大的诚意。如果宫少还是对我不依不饶,那我也只能奉陪到底。”

    他说得很有气势了,宫泽也觉得这确实是很有力的回答,微微颔首说道,“我的确更希望你奉陪到底,不然,宫氏前期对你的打压不是都打了水漂?你知道现在收手,宫氏的损失也很大的。”

    只有把韩生的公司整个收到宫氏的旗下,韩生的公司主要在地产方面,也只有将那些地产地皮都拿到手中,才算是划算了。

    “你说什么?!”

    “而且我觉得,小曦也应该有点聘礼。”宫泽对韩生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在男人微微张大,不敢置信的目光里轻声说道,“韩总你的公司运营这样良好,业绩这样优秀,我觉得很合适我家小曦。”他微笑着说着这些的时候,白曦的眼睛同样瞪圆了,她侧头,看着青年白皙精致的下颚,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很久才动了动嘴角小声问道,“你要把他的公司交给我啊?”

    “是啊。”宫泽垂头笑眯眯地问道,“喜欢么?”

    “可是我不会管公司的。”这年头儿,狐狸精们都喜欢过安逸的日子来的。

    “有职业经理人打理,不需要你出面。”宫泽继续微笑。

    这样大方,白蓉都吃惊了。

    韩生公司规模之大,甚至远超李璟现在所在的公司,可宫泽一句话,就要把这么大的公司拿下来过给白曦?

    她一瞬间就觉得……

    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她家狐狸崽比她这大狐狸能干多了。

    大狐狸精也就是和她家李总共享了李家的所有股份来的。

    “那必须得拿下了!宫少,一定不能原谅这欺负咱们小曦的坏蛋!”李姐夫就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呢,听到这里,想了想韩总公司的规模,顿时就鸡血了。

    他觉得这才是对白曦最大的保障呢,这年头儿,说什么都是虚的,只有物质上愿意给予保障,才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真心。毕竟世事无常的,能保障女孩子的也只有财产。他眼睛发亮,义正言辞地对宫少说道,“还有,李家一定会和宫氏站在一起,抵御韩生,抵御无耻狂徒!”

    他就恨不能振臂一呼了踩韩生一万脚。

    白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在这个时候,自己似乎不需要说什么来表达赞同的心情了。

    这样把自己的公司视为囊中之物,韩生简直要气死。

    他的江山是他请手打拼,可是在此刻在他的面前,却有人堂而皇之地图谋要将这一切都夺走?

    “那我要。”白曦突然认真地说道。

    她侧头,看着气急败坏,手上鲜血淋漓的英俊的男人,微微笑了起来。

    这世上什么样的报复,能够比得上夺走他在意的一切,夺走他的江山来的痛快呢?

    上一世,就是这个冷硬英俊的男人把原主欺骗得那样惨,把她的一切,甚至生命全都骗走,叫她的亲人在她死去之后那样痛苦,可是他却依旧做着自己高高在上的韩总,和他心爱的妻子在一块儿柔情蜜意,在外纸醉金迷的时候,恐怕早就忘记了曾经那个义无反顾,承担了无数骂名的傻乎乎的女孩子。

    他既然能够叫她失去一切,那么这一世,活该也被白曦夺走他的一切。

    他就应该一无所有,带着他的真爱老婆一块儿消失在白曦能看见的任何地方。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宫少顿了顿,俯身温柔地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如果你要我,我也是你的。”

    “那我最想要你了!”白曦斩钉截铁地说道。

    宫泽苍白的脸上笑出了一抹浅浅的红润,仿佛很欢喜,也很开心的样子。

    他心情看起来不错,这才回头看了一眼失血惊怒得摇摇欲坠的高大男人,挑眉缓缓地说道,“韩总,你看到了?我家小曦觉得你的诚意不够,所以我也觉得,你应该给予更多的诚意。”他微微摊手,目光却落在了此刻恍恍惚惚张开眼睛,瑟缩成一团哭泣的沈清的身上。

    长长的黑发披散在沈清的肩膀上,她单薄得可怜,看起来很需要别人的保护和垂怜,可是宫泽却更想笑了。

    “更何况你的妻子方才说了一些叫我很不高兴,冒犯了我家小曦的话。罪加一等,你们是夫妻,当然一同承担,这才是我一定要拿到你的公司的原因。”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本觉得放不放过你都无所谓。可是韩总,你的妻子太过分,伤害了我和小曦的心。”

    沈清刚刚清醒就听到这句话,不敢置信地看着竟然要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宫泽。

    宫泽这句话,就仿佛是……韩生日后要从云端跌落,都是因为她说错话的缘故?

    “阿泽,阿泽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的姐姐啊!”她此生最怀念的,就是曾经在宫家的那段时光。她那时有那么多佣人围着自己长大,仿佛众星捧月,又总是被每一个人爱惜并且称赞的。她虽然是个养女,可是那个时候宫家没有继承人,她就仿佛是真正的公主。

    就算是到了如今她被宫泽赶出宫家,可是在商场上,她也凭借当年在宫家的地位,是上流社会都为之瞩目的沈夫人。

    宫泽怎么可以对她这样绝情呢?

    “你姓沈,我姓宫。你和宫家从来没有任何关系。”宫泽笑了笑,看着几乎被自己的这些爆料给震惊住了的韩生,缓缓地说道,“就在你刚刚来到李家之前,你的妻子带给了我的未婚妻最大的羞辱。你知道她说些什么么?她竟然要我家小曦去给你做外室。这不仅是对小曦的侮辱,也是对我的侮辱。韩总,这不会也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他的眼底露出几分冰冷,韩生下意识,冷冷地看向伏在地上哭泣的沈清。

    他突然攥紧了手里的小刀,微微颤抖,努力忍耐。

    “我没有叫她来说这些话。”

    妻子这个蠢货。

    就算花言巧语想要骗白曦上钩,可是怎么能,怎么能在李家骗她?

    那些关于外室劝诱的话,本应该是在只有白曦一个人,她最容易受骗还有被说服的时候。

    她在家里有白蓉李璟还有宫泽,这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被沈清的花言巧语给说服,甚至还会叫白曦都跟着被这些人给拉住她的心。

    甚至……那些话在李璟夫妻的眼里,真的是羞辱了。

    怪不得李璟刚刚还上蹿下跳,一定不肯善罢甘休。

    妻子的愚蠢简直叫韩生气死了,他气得高大的身形都在微微摇晃,仿佛不能承受这生命之痛,那一瞬间的厌恶还有冰冷的目光,叫沈清只觉得晴天霹雳。

    她从宫家被赶走之后,唯一剩下的也就只有丈夫。她能依靠的也只有韩生。她清楚地知道一个女人如果被丈夫都厌恶会变成什么样子。从前,她也不是没有对其他女孩子说过这些话,可是那个时候丈夫如愿以偿之后称赞她有豪门夫人特有的端庄风韵,还有大方宽容。

    她从未见过韩生会因为她这几句话就变得这样恼怒。

    “这年头夫妻一体,你没说,你太太说了,那也都是你的错。”李璟就在一旁哼了一声。

    丈夫和妻子站在同一条战线有什么不对?

    撇清就太过分了啊。

    就比如今天如果是白蓉想要羞辱谁,那李总要做的必须是递板儿砖叫老婆大人羞辱得更轻松犀利呀。

    宫泽为白曦出头到这个地步,李璟就觉得自己对宫少的印象更好,并且深刻地发现,宫少真的是个好人。

    “阿生,我只是为了你。我知道你喜欢她,所以……”

    “住口!”还说!没看见宫泽因为这种事都要把他置于死地了么?韩生都要气死了,突然冷声打断了她。

    他很少对她这样疾言厉色的,总是温柔并且满怀爱意,沈清坐在地上,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惶恐。

    白曦却很欣赏这两位窝里反。

    曾经多么甜蜜恩爱的夫妻啊,还曾经图谋原主的孩子,想要成为他们的爱情结晶?

    可是在韩生的公司生死危机的时候,似乎这所谓的爱情,也很不堪一击。

    “既然宫少不肯放过我,那无论我说什么都只是自取其辱。我只希望宫少能明白,没有谁是好惹的。”韩生的目光冰冷,努力忍耐了一会儿,才把小刀揣好,又用手帕将自己受伤严重的伤口裹好,抬眼,冷冷地看着单薄无力的青年轻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宫氏想要做什么,我奉陪到底。”他抬脚要走,可是看见妻子委顿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忍耐,俯身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对宫泽微微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希望谣言止于智者。”

    见韩生冷冷回头,宫泽微笑起来。

    他和韩生是截然不同的人。

    韩生英俊成熟,充满了内敛的强势还有威严。

    可是宫泽却笑若春风,眉目美好病弱。

    这样两个人对视的时候,白曦却发现,明明单薄羸弱的宫泽却在韩生的面前不落下风。

    “宫少要说什么?”

    “我听说最近外面有传言,说我命不久矣,这真的很奇怪。”见韩生冷硬的脸陡然变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无比惶恐的沈清,宫泽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笑容温煦地说道,“我的身体的确羸弱,不过现代医学这样发达,低血糖这样的问题,并不是绝症。我的身体很好,应该活很久很久,所以韩总,如果外面有人在你面前提及这种事,希望你能帮我澄清。”

    他见韩生脸色异常难看,就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我会的。”韩生只恨得要把怀里的女人给扔出去。

    当年,是沈清对他信誓旦旦,说好的宫泽是个短命鬼,所以他才会……

    他闭了闭眼,只觉得自己的脚步变得踉跄,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已经梦想了很多年的期待全部破碎。

    曾经他以为可以熬死宫泽,继承宫氏,可是如今宫泽的一句话,却原来都只是在做梦。

    梦醒的剧痛,叫他几乎不能忍耐。

    这甚至是比宫泽要图谋他的公司更痛苦的事情。

    看着他陡然变得踉跄佝偻的背影,白曦眨了眨眼睛,完全没有半点同情心地感慨了一下这韩家的对儿傻。

    怎么就这么相信她家宫少呢?

    她摇头光脑地感慨着,可是宫少却觉得自己忍耐不下去了,如果不是韩生突然冒出来,那大家都已经民政局见了好么?这一下子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在宫少眼里真的太过分了。他顾不得别的,唯恐民政局下班……就算是宫少,人家也不可能通融的呀。他拉着白曦去结婚,李璟叮嘱叫佣人赶紧把家里的血都给擦了,这弄得跟凶案现场似的,太叫人生气了。他们很快去去领了结婚证。

    当红本本落在白曦的手里的时候,白曦捧着结婚证感慨了。

    “没想到我已经是已婚身份了啊。”

    “咱们该回家了。”宫泽笑眯眯地对她说道,把她往自家车里拉。

    白蓉就看着这新鲜出炉的妹夫把她妹给塞进了车子里。

    “大姐,我觉得你的规定很好。”宫泽上车之前,还回头对微微皱眉的女人挑眉说道,“好姑娘真的都应该这样。多谢你这么多年照顾小曦,我带走了。”

    他柔和地微笑,如果不是说出这样小人得志的话,那一定是中国好妹夫。白蓉一愣,继而大怒,踩着自己的恨天高就追着宫家的车子拼命把包包儿往车子的尾巴上砸。然而这不疼不痒,车子一转眼就开走,白曦坐在车里回头,都仿佛听见她姐愤怒的咆哮。

    “不要叫我再看见你!”

    她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觉得她姐大概得恨死偏要炫耀一下的她家宫少了。

    想到自己已经结婚,已经是宫泽的妻子,她又忍不住脸红。

    这种羞涩还有不好意思,就在这一天晚上,她坐在宫家主卧的大床上,看着苍白又单薄的青年带着洗了澡之后氤氲清澈的水汽坐在自己身边微微一笑的时候,陡然生出勇气来。

    听,听说这样病弱温柔的青年,一推就,就……

    她很想试试了,红着脸蹭过去,突然双手压在他的肩膀上,用力。

    用力。

    用力……

    妩媚艳丽被忽悠得只穿了一件丝绸睡衣身材很凹凸有致的美艳女孩子在被笑眯眯的青年翻身压在大红的床单上的时候,惊呆了。

    说好的体弱无力好推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