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3.狐狸精(十五)

273.狐狸精(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了不叫自己被叫渣狸, 白曦吭哧吭哧点头。

    两只系统都沉默了。

    许久,灵灵八:“果然渣狸自有天收。”

    零零发:“活该的。出来混, 总是要还的。”

    两只系统再次陷入了沉默。

    只是这对白蓉的刺激就大了一点儿了。

    她一双勾魂漂亮的眼睛,死死地看着对面微微一笑, 眉梢带着几分柔软风韵的秀美青年。

    她就……

    不是白蓉多心啊,她就觉得方才自己又是门禁, 又是不叫他们婚前那啥啥的时候, 这宫少同意得太快了一点。

    现在可好了,竟然马上就要拐她妹去领证?

    领了结婚证,就什么都能做了是不是?

    好,好有心机的狐狸精啊。

    白蓉不得不阴谋论了。

    “啊, 还有这样的操作。早知道,我也学一学了。”李璟就很单纯地在羡慕宫少了, 想当初他追白蓉追得多么艰难呐, 那天天担惊受怕的, 就担心白蓉恋爱脑一过就发现原来自己看上的人也不怎么样理智回笼把他给踹了。因此李总那时很拼的,每天清晨就蹲守白蓉楼下,殷勤地送早餐车接车送顺道还给这姐妹俩收拾房间任劳任怨, 那扛纯净水修灯泡儿的,从小也养尊处优的李总硬生生混成个十项全能。

    这才把老婆大人给娶回家。

    早知道还可以这样要求被负责,他那时往白蓉的床上一滚, 解开自己的西装叫白蓉看一眼, 那不就好了?

    都看了他冰清玉洁的身子, 总是要负责了吧?

    李总扼腕, 觉得自己真的很笨。

    “闭,闭嘴。”白蓉嘴角又抽搐了一下。

    不过虽然宫少很有心机,不过白蓉觉得他这次有点傻。

    这人呐,轻易得到的就不珍惜。

    轻轻松松就在一块儿了的,没有经过磨炼还有劳动,就会觉得得到得很轻松,就不大会放在心上。

    她当初把李璟给吊得多狠呐,现在还时不时能看到李总偷偷摸着结婚证发出苦尽甘来的哭泣。

    宫少就这样轻轻松松送上门来,不担心以后被白曦不珍惜啊?

    “姐……”白曦还求助地去看白蓉。

    宫泽抬头,露出一个凄婉又哀伤,仿佛马上就要被始乱终弃的笑容。

    白蓉对两位奇葩的感情过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不过她还是犹豫了一下,对宫泽轻声说道,“宫少,你想和小曦结婚,我并不反对。”

    急着结婚还不好啊?难道非要压着妹妹谈恋爱,谈着谈着没感情这不会英年早逝了的宫少转身跑了更好?先婚后爱么,这年头儿最流行的就是这个了是不是?因此白蓉觉得现在结婚倒是没啥,唯一的顾虑就是宫泽的家世,她看着宫泽轻声问道,“你需不需要先问问律师?”

    宫泽一愣。

    他微微蹙眉,露出几分虚弱苍白,看着面前艳光四射的大美女。

    “你想说什么?”

    “婚前协议。“白蓉抿着嘴角说道。

    她的眼底露出几分忧虑,宫泽就觉得这聪明人就是想得多了。

    “你和李总签过么?”

    “怎么可能!你这不诅咒我们离婚呢么!”李总是要和老婆大人一块儿白头到老的,签什么婚前协议,这简直是诅咒啊。

    “李总都没签,你叫我签?”宫少轻轻地笑了。

    白蓉不说话了。

    “我也没想过和小曦离婚。我不会变心,到死都不会变心。小曦,你呢?”

    迎着青年温柔善良的目光,白曦陡然打了一个激灵,觉得自己如果一个回答不好,就要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此,她动了动嘴角,有些心虚地说道,“就,就一定不会变心,只,只爱着你啦!”为了表示自己真的没有甜言蜜语回头渣一下未来老公什么的,她还奋勇地扑上去又亲了亲青年的嘴唇。

    这么一副很讨好表衷心的姿态,大大取悦了宫少。他眼底的一抹压迫消失不见,笑眯眯地抱紧了怀里软乎乎香喷喷很漂亮的女孩子,抬头对白蓉一副天下大同的笑容柔声说道,“你看,这不是没有顾虑了么?”

    白蓉同情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她妹看来这辈子是别想逃脱狐狸精的魔爪了。

    “如果是这样,那当然越快结婚约好。”狐狸精们不管是大狐狸还是狐狸崽,为了的都是抱只金大腿以后变成豪门太太。

    宫少这么上杆子,白蓉觉得刻不容缓,上楼就把该结婚用的证件全都取了下来递给宫泽,迟疑地问道,“宫少,你的证件是不是也要回去……”她就沉默地看着这高挑秀丽的青年笑吟吟地从西装里取出了自己的证件,对她晃了晃,更加温和地说道,“我每天都随身携带。”

    随身携带身份证还算正常。

    可是随身携带户口本这操作就太……

    白蓉顿住了。

    狐狸精早有预谋,她妹哪里是对手啊。

    “我这就要结婚了?”白曦只觉得仿佛做梦一样很不现实,有些呆呆地问道。

    青年顿了顿,侧头微笑,“你不愿意?”

    “愿,愿意。”白曦在这个微笑里怂了,垂着小脑袋小声说道。

    “乖,等结婚以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到底是宫少,还知道骗小姑娘结婚的时候,展望一下美好的未来。

    白曦想了想……

    “我想要结婚,都是因为我爱你。”青年垂头,对她露出了深情款款的表情。

    本来就傻,白曦顿时就被忽悠得找不着北了。

    “那就结!没想到你这么爱我!”她感动得不得了。

    白蓉最后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要带他们去民政局领证。

    只是在看见倒在地上的沈清,她的脸上难免露出了几分厌恶,这女人恶心得叫白蓉没法儿看了,也怪不得宫泽当初就叫她滚蛋看她一眼都不愿意。她正想叫佣人把沈清给扔出去,就看见这位沈夫人自己就悠悠醒转,颤巍巍,虚弱无力地爬起来。她的脸苍白得跟死人似的,一双黯淡的眼睛看着宫泽的眼神简直没法儿说,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又无力地摔在了地上,许久之后才垂泪,仰头问宫泽,“阿泽,从前你都是在骗我么?”

    宫泽笑了笑,没有理睬她。

    “宫泽骗你什么了?”白曦就问道。

    沈清哑口无言。

    宫泽的确没有对她说过,他有病。

    可是他从小儿就总是被私人医生们围着,翻来覆去地看病,那些医生们对宫泽简直全方位的诊断,叫她年幼的心里就生出了几分期待。

    她知道养母的身体非常不好,有严重的心脏病,这样的身体本不应该生孩子,可是为了宫家主家能有后,她才挣扎着生下了宫泽。宫泽从小儿就瘦瘦小小,脸捎儿都是白的,那个时候她看着和养母一样病恹恹的宫泽,本能地就想到了很多。

    如果这个弟弟不存在的话,她就是宫家本家的大小姐,以后可以继承宫家。

    养女又怎么了呢?

    养女也是有正式的收养手续入了籍的,是合法的身份,只要宫泽不存在,宫家本家就只有她这一个继承人。

    她也要承认,宫泽身体不好的传闻,的确是她“不小心”放出去,叫旁支对宫泽起了篡夺之心,甚至有旁支的人偷偷想要杀死宫泽而不需要脏了她自己的手。

    可是之后却有更加准确的传闻出现,这些充满了野心的旁支们知道宫泽活不过三十岁,仿佛松了一口气,先自相残杀起来,仿佛继承权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一转眼事情就偏离了沈清希望的轨道,而几乎是同时,宫泽叫人出面,将她的名字从宫家赶了出去,叫她一无所有。

    所幸她嫁给了韩生,又重新依靠韩生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地位。

    她也知道韩生娶她是因为她曾经是宫家的大小姐。

    宫家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一旦宫泽也死了,就算她的继承权已经被取消,可是总是有办法运作,叫她继承宫家。

    她就等,慢慢地等,等到了现在,等来了宫泽没病的回答。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沈清只觉得心尖儿疼得厉害。

    宫泽有病是假的,可是她有病却是真的,

    也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她无法和丈夫同床,甚至无法给丈夫生下孩子。

    她一直只能默许韩生在外左拥右抱,和无数的女人上床,也都是因为自己没法挺直腰杆子。

    因为韩生什么都无法从她这里得到,哪怕他爱她,可是她也是心虚的,就算是他养了很多的女人,也只能当做视而不见。

    反正……不过是代替她承受丈夫欲/望的女人。

    “你可以走了。还有,以后我不希望你再来骚扰我们家小曦。”白蓉冷冷地说完,一点也不觉得这女人被宫泽骗得可怜,正要叫她自己滚蛋,却见一个佣人匆匆地走进来轻声说道,“先生,夫人,外面来了一个韩总,说是上门来求见宫少。”

    她见李璟沉默了一会儿,摆手叫韩生进来,就急忙去传话。李璟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就看了沈清一眼说道,“自己的媳妇儿自己拖走,不然她碰瓷怎么办?还有,他太太这么奇葩,我得叫他知道这女人说了什么。”

    如果韩生知道了沈清竟然这些话得罪了李璟还有宫泽,那心情一定很美丽的吧?

    李总就很期待韩生该怎么对待他这位很爱很爱的妻子了。

    就算被妻子坑死,也一定要原谅她啊!

    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呢。

    沈清仿佛察觉到了他的恶意,脸陡然惨白一片。

    就在她想要求李璟不要说方才自己说了什么,就见别墅门口,韩生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他真的是一位很有气势的男人。

    成熟,强势,沉稳,又带着几分冷漠与薄情,英俊得无以复加,远远走过来就叫人怦然心动。

    他目不斜视地走到了宫泽的面前,沉声说道,“宫少,我希望和你谈谈。”他刚刚说了这一句,冷不丁就看见了正趴在地上的妻子,不由露出几分诧异,显然想不到妻子为什么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毕竟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宫泽都要把他给逼死了,他简直火烧眉毛,哪里还顾得上妻子在哪里。来见宫泽,也是因为宫家的别墅宫泽不让他进,好不容易听到有人说宫泽来了李家,他就急忙跟着过来。

    可是妻子也在……是为他求情的?

    韩生心中思虑一闪而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和宫泽说话的机会,扶起了自己的妻子。

    “谈谈?”宫泽微笑起来。

    “没错。”见沈清吓得发抖,双手冰冷入骨,浑身上下都在哆嗦,韩生皱了皱眉,眼底露出几分狐疑。

    他怎么觉得妻子在怕他?

    不着痕迹地扫过宫泽,见他笑得无比的古怪,韩生沉默了片刻,再次起身,叫沈清自己靠在沙发上。他一向是骄傲的,也一向不把比自己弱势的人放在眼里。

    在他的眼中李璟就是那种完全没有理睬价值的货色,因此完全不去理会李璟,只看着宫泽一个人郑重地说道,“我希望宫少你能重新考虑对我名下企业的态度。”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扭曲和狰狞缓缓地,努力心平气和地说道,“这不仅是我一个人的事,而是涉及到我公司下属数千名员工,他们的家庭……宫少,你知道公司动荡,会叫他们的家庭变成什么样么?”

    他显然是在威胁了。

    不过他一向都很能干,不然不会在商场上这样有名气,能说出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宫泽并不意外。

    就仿佛他并不是在求宫泽高抬贵手,而是为了正义似的。

    宫泽哼笑了一声。

    “你放心,等公司归入宫氏旗下,宫氏依旧保证他们的工作和薪水。”

    韩生的脸色顿时变了。

    眼前这青年明显是要吞下他的集团啊!

    “宫少,你不要欺人太甚。”他压抑着怒气冷冷地说道。

    “我欺人太甚?”宫泽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冰冷了下来,侧身看着韩生,见他高大英俊,强壮有力,比自己这单薄的样子看起来健康一百倍,不由目光一暗,勾着嘴角轻声说道,“我多年不出手,你就当我念佛了,是么?你明明知道小曦和我走得很近,你却敢对她出手,难道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见韩生的眼睛猛地缩紧,宫泽突然轻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男人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我喜欢小曦,所以你觉得自己找到了更好的继承宫氏的办法。”

    韩生沉默不语,英俊的脸紧绷了起来。

    “你以为小曦涉世未深,会更喜欢你这样成熟的成功的男人。你想把她骗到手。顺便说一句,骗女孩子这种事,是这世上最无耻的事。”

    宫少一点儿都不会反省自己刚刚骗了白曦去结婚,反而更加坦然正直地说道,“到时候选择权就在你的手上。如果我对小曦只是友情,你知道我对朋友一向都很用心,到时你得到小曦,笃定我一定会看在小曦的面上会把宫氏的合作更多地交给你,叫你慢慢扩大你的商业版图。如果我爱上小曦,那就更好……”

    青年秀美的脸面无表情,眼底露出几分厌恶。

    “如果我爱上小曦,你就把小曦还给我。可是……你可以叫小曦怀孕。一个被你蒙蔽的女孩子会为了你做到什么程度,你清楚得很。”

    白曦的眼睛瞪大了。

    “你,你简直不是人!”韩生的沉默不语,已经证明宫泽说得都是正确的。

    这王八蛋就真的这么想的。

    不过……如果是上辈子的原主,真的会被他说动心,为了爱情委身“贼寇”,然后把韩生的孩子赖给宫泽也说不定。

    只不过这都是韩生想当然,白曦当然不是如他所愿的那种女孩子。

    “宫少,你想怎样?”韩生忍耐地问道。

    青年偏了偏头,突然笑了。

    “我不想怎样。因为小曦根本就不理睬你。不过……”他顿了顿,看着韩生恢复了一贯的柔和,“你谁叫你伤了我家小曦呢。”

    他的手揽在白曦的肩膀上,代表什么简直一目了然。

    韩生英俊的脸微微扭曲。

    许久之后,他仿佛下定了决心,慢慢地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小刀,刀锋尖锐,锋芒毕露,男人的脸抽搐了一下,闭了闭眼睛,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宫少,”韩生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专注地看着宫泽,就见这青年依旧笑得格外温柔,头上慢慢流下汗水来。

    他没有想到宫泽和白曦的发展这么快,真是……可惜了的……

    “我伤了白小姐,今天在这里给白小姐赔罪。”

    他等待很久都没有得到白曦宽恕的话,心惊这个女孩子竟然这样狠毒,竟然对自己见死不救,然而箭在弦上,他不得不慢慢地举起了另一只手的刀子。

    一般女孩子不是应该在看到这时就心软害怕,然后叫停的么?

    为什么白曦可以看下去?

    他本以为自己会威胁到白曦,却没有想到一贯无往不利的手段……只要摆出这个造型就会被原谅叫他住手的手段不好使了。

    在白曦呆呆的目光里,韩生心里骂娘,却还是用力地将刀子刺进了自己的手掌心!

    银光一闪,血光四溅,专心的疼痛令韩总这样的硬汉都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沈清陡然发出一声尖叫。

    白曦就看着上一世折磨原主到死都没有回头的男人,此刻一只手被刀子洞穿,鲜血淋漓。

    她正在欣赏他此刻的痛苦,陡然就被一只修长微冷的手盖住了眼睑,之后,青年柔和又病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真的很可怕啊。”秀美苍白的青年护着扑腾着的小姑娘躲到了坚强的李总和他老婆大人的身后,微笑起来,“怎么可以这么血腥呢?姐姐,姐夫,要保护我和小曦啊。”

    他可怜弱小又无助,被一言不合说血腥就血腥的商业人士给吓坏了,笑得很楚楚可怜。

    李璟:……

    白蓉:……

    挡板的心情,他们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