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2.狐狸精(十四)

272.狐狸精(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蓉和李璟都惊呆了。

    这宫少崩人设啊!

    说好的命不久爱, 病弱家主呢?

    “你,你!”

    就算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为妹妹高兴, 白蓉都忍不住指着手里捏着小药瓶对自己笑得很温柔的青年大声控诉道, “你竟然在骗人!”

    这混账宫少啊,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要完的时候,其实宫少还能活蹦乱跳好多年呢。这,这叫人多么惊喜, 又叫人多痛苦啊。白蓉一下就想到宫家旁支那些死得很冤枉的倒霉蛋儿了。都说了, 如果不是宫泽病弱, 主家没人, 谁会突然就想着去抢宫家的继承权啊?

    这要是现在传出去, 那大家就都不能接受了啊。

    没看这地上已经晕过去了一个么。

    “那你没病啊?”李璟也忍不住问道。

    他和宫泽年纪差不多, 当然也是从那个时候听着宫少病弱活不过三十岁的话题长大的。

    当时他还蛮同情这位生得很好看, 很秀丽又看起来很温柔的病弱同龄人呢。

    只不过当时李总也是个没啥大志向的人,就知道玩儿, 也没说去勾搭一下宫少当个开解心灵的小伙伴儿来的。

    当然,想当初也没有别人想给宫少开解心灵给他当个黑暗里的光啥的,所以才事到如今, 被白曦捡了一个便宜。

    就对宫少好了那么一点点, 就把据说郎心似铁的宫少给拿下了。

    “其实还是有的。”宫泽微微一笑,见白曦都已经要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扑过来了, 挑眉, 这才温和地说道, “只是命还很长。”他的身体的确是虚弱的, 这源自于当年母亲的身体不好,因此叫他同样被牵连。比如什么低血糖,这关键时刻也是很要命的。不过如果说他得了什么绝症,那就都是假的了。见李璟摸着下巴想了想,就把躲在白蓉身后的小姑娘往外拽,宫泽就笑了。

    “那,那送给你了,带走吧!”李姐夫很豪迈地就把小姑娘塞他怀里去了。

    这么乖地被拉出来塞宫泽怀里,那白曦的心就不言而喻了。

    如果不是真喜欢宫泽,就凭李总这么一个举动,她就挠死他。

    白蓉也没有吭声,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笑眯眯地抱着哼哼了两声就满意地窝进他怀里的小姑娘,许久之后轻叹了一声问道,“你为什么要骗人?”

    这狐狸精这么有心计,正好儿合适她的傻白甜的妹妹。白曦很漂亮,会引来男人的觊觎,可是她小小年纪很单纯,男人的几句甜言蜜语,就会被人骗走。虽然……宫少也很喜欢骗人,可是白蓉总是觉得,凭着宫泽对白曦的这份珍重,那大概都是去骗别人。

    也好。

    “我没有骗人。”宫泽垂头,嗅了嗅白曦身上很好闻的味道,这才施施然地说道。

    “可是你的病情……”

    “啊,大概都是听人误诊的原因吧。”宫少继续悠然地说道。

    李璟默默地想了想,就愕然发现,宫少的确没有在外面亲口说过自己命不久矣什么的话,只不过仿佛是从一夜之间就在当年传得沸沸扬扬,完全没有半点根据。他就很迟疑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就对宫泽说道,“宫少,你放心。你的身体情况我们家会为你保密的。”

    他觉得宫泽伪装短命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因此决定给宫泽保密。然而宫泽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摸着白曦的小脑袋温和地说道,“从前是我并不知道外面有这样的传闻,可是现在我已经知道,就不会叫人继续误会。我会告诉大家,我真的不会短命。”

    李璟觉得宫少真是个诚实的人,感动地点了点头。

    白蓉却瞠目结舌地看着这白莲花。

    这家伙骗了人都把人骗阎王那儿去了,现在义正言辞地装什么清白无辜呢?

    哦……原来都是大家误会,他完全没有半点儿坏心眼儿啊?

    “你身体没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了。”

    “放心和我谈恋爱啊?”这宫少蹬鼻子上脸的,明明人家姐姐还在呢,就因为姐姐大人貌似同意,就敢垂头和自家小姑娘调笑了。

    看那从容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宫家本家叫他为所欲为。

    白蓉默默地忍了。

    这年头儿……狡猾好看又喜欢她家小姑娘的有钱人,条件这样好的……她忍!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心里很开心。”白曦想了想,蹭了蹭这青年单薄的下颚小小声地说道,“就算你不要和我谈恋爱,可是我也希望你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的。你人这样好,如果真的活不过多少岁什么的,我觉得很难过。现在知道你健康着呢,我真的很高兴、”她仰头,一双狐媚的狐狸眼里光彩潋滟,宫泽微微一愣,目光更加柔和,捏了捏她白生生的小耳朵轻声说道,“我也很高兴自己可以长命百岁,可以疼你一辈子。”

    这么肉麻,白蓉和李姐夫都觉得受不了了。

    “怎么这么肉麻?”李总搓着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低声问。

    白蓉抽了抽嘴角。

    “憋的吧。”这前三十年一副清心寡欲的生活,大概真的憋得很狠了,一旦开闸,那潮水汹涌来的。

    “单身男人真的很可怜。”李总完全忘记自己前三十年也是单身总裁,这才刚刚捞着一个老婆,还在观察宫少的时候就在心里生出了莫名的优越感和可怜的感觉。他就很同情这三十多才谈恋爱的男人了,微微摇头轻声感慨说道,“真是无法想象宫少之前的生活。可怜啊!”

    他还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那真情实感的,都叫白蓉转头看着他惊呆了。

    不过李总显然不知道老婆大人被自己给震惊了,还在继续说道,“我也很佩服宫少,肯定很想谈恋爱了吧。”

    白蓉:“……”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丈夫。

    如果不是知道丈夫同样单身三十多年,她还以为她嫁给了花花公子。

    “一看就没经验。”见宫泽还笑眯眯地揽着白曦低声说话,李总还在叽叽歪歪。

    白蓉不吭声,默默忍耐。

    想当初初吻还不知道伸舌头,她碰一下就吓哭了的男人,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好么?

    “你看,宫少还脸红了。”

    白蓉目光绝望,觉得自己都无法继续忍耐了。

    “闭嘴!”

    “对对对,别叫他们失去谈恋爱的信心是不?”中国好姐夫李总算贴心地闭嘴了。

    白曦一转头就看见自家大姐那张妩媚娇艳的脸扭曲成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样子。

    “姐,你还不同意啊?”白曦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你们谈恋爱,是要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知道么?”白蓉忍了忍,见白曦乖乖地点头,就继续说道,“结婚之前,你必须每天十点之前回家,不许在外留宿,不许有什么越界的行为。”她觉得自己管得很严格,有点束缚妹妹的感觉,可是看着妹妹乖乖地点着小脑袋,什么都听自己的,她却觉得自己的心都软成了一团。

    无力的柔软,叫她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宫少,小曦以后请你多照顾她。”她的妹妹怎么可以这样听话呢?

    白蓉觉得自己的心里酸酸的。

    “好。”出人意料,宫少很快就答应了。

    “我希望……你知道的,小曦只有我一个姐姐,我想要她不受到什么伤害和波折。所以结婚之前,宫少你……”

    “可以。”宫泽知道白蓉在说什么。

    结婚之前,他不能和白曦有更深入的接触。

    他觉得没什么问题。

    白蓉对白曦的维护,甚至叫他很感激。

    如果不是白蓉把白曦养得这样好,或许白曦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

    不过他家小曦这么乖,也是叫他心里软乎乎的。

    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愿意这样听话的。

    “谢谢你。”白蓉的脸色慢慢地缓和了,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她已经理智回笼,顿时就觉得宫泽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结婚人选。这个男人很好看,又愿意对白曦用心,更要紧的是,宫家的主家也就算了,那些野心勃勃的旁支死得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就算白曦嫁到宫家,也不会有人再会对白曦有什么暗算的心。宫泽是个能护住妻子的聪明人,以后也会保证白曦不要被人骗,这真的很好了。

    她的心顿时放下了很多。

    很靠谱的长期饭票。

    “宫泽,谢谢你都愿意听我姐的。”

    “如果我不听,你会不开心对不对?”宫泽垂头问白曦。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这些天来宫泽对她的潜移默化,白曦虽然刚刚才接受了宫泽的告白,可是她真的一下子就觉得和他亲密得不需要什么了解还有磨合。

    她很满足地抱着这青年单薄的腰肢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真的不会不听姐姐的话。不要叫姐姐为我伤心,为我担心,为我流眼泪。”她说着这样的话认认真真的,白蓉不是第一次听到妹妹这样的表白,可是仿佛这一次,妹妹的话却刺中了她的心。

    她的眼前突然恍惚,耳边仿佛传来一个女人绝望的痛哭和歇斯底里的嚎啕。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啊!”

    那仿佛……是她自己的声音,又仿佛是丈夫的声音。

    一滴眼泪突兀地从白蓉的眼睛里掉出来,落在她面前的地上,她踉跄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

    “蓉蓉,你怎么了?”李璟急忙扶住妻子紧张地问道。

    “我觉得有点难受。”白蓉捂着心口,目光有些迷茫,又觉得忍不住想要流泪。那是一种无法排解的痛苦,又仿佛是痛苦之后惊醒,才发现不过是一场噩梦之后的后怕还有释然。可是就算这样释然的感觉,她却依旧能够回忆到那一瞬间自己几乎连人生都崩塌的绝望。她靠在丈夫的肩膀上,就见白曦一下子就从宫泽的怀里跳出来扑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双狐狸眼睁得大大的。

    “姐,你不要哭。”小姑娘怯生生地说道。

    白蓉只觉得这一句话又叫她想要流泪。

    “我不哭。”她抬手摸了摸妹妹白嫩嫩的小脸儿。

    她脸色还带着几分苍白,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看见妹妹很乖巧地拿脸蹭自己的掌心,目光都忍不住更加柔和。

    “小曦,你没有走错路,我真的很高兴。”白蓉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其妙,因为她的妹妹本来一直都很乖很听话,她也从来没有走错路的想法。

    可是白蓉就是觉得有一种很惊恐,又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仿佛妹妹从一条最危险的道路上悬崖勒马,回到了她应该走向的方向。心里其实是放松的,哪怕那噩梦一样不能分明的模糊的痛苦还在心上,可是她却还是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变得幸福并且快乐。

    白曦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

    “因为我不会变成叫你难过的人。”她认真地说道。

    白蓉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所以,姐你以后要多看着我呀。”

    “以后你要听宫少的话。”

    “先听姐的,再听他的。”

    宫少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发现自己成了“退而求其次”。

    他的笑容很努力在维系了。

    换了谁在发现自己千辛万苦终于有了名分之后,还是在自家小姑娘的心里排不上,就很痛苦了。

    他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捂着心口轻轻地呻/吟起来。

    这一回,连李总都有点鄙夷他了。

    然而白曦却一下子就回头看他,还真的从白蓉的面前走开去调了蜂蜜水来给他。当女孩子把水递给自己,一副西子捧心模样儿的青年不由抬起头,看着对自己露出大大笑容的女孩子轻声问道,“你不生气我骗了你?”他假装病秧子博取同情,如果是白蓉这样的女人,不当场抽他个满脸开花怒斥一声“你竟然欺骗我的感情!”泼他一脸水就奇了怪了。可是白曦却歪头眨了眨眼睛。

    “你骗我不是因为喜欢我,想要更多时间和我在一起么?”

    宫少想了想,点头,“是的。”

    狐狸崽真是傻白甜,幸亏遇到了他这样善良的饲主。

    不然换一个居心叵测的,就凭“我爱你才骗你”,不把她骗得晕头转向就算他输。

    “不过,以后你不能骗我了。不然我不高兴的。”

    看着白曦回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宫泽下意识地拿手臂圈住自家小姑娘。

    “好,以后我不骗你。”都已经骗到了手,还骗什么?

    宫少微微一笑,说不出的秀美好看。

    白曦都看呆了,看着这单薄秀丽,病弱优雅的青年,只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昏迷的沈清。

    “她怎么办啊?”她就低声对宫泽小声问道,“她为什么会晕过去?”宫泽身体好坏跟沈清有一毛钱关系么?她怎么就不知道呢?而且沈清看起来就一副天崩地裂的样子,那样子很吓人的。

    她的眼睛瞪圆了,宫泽就笑了笑,托着下颚亲了亲白曦的小耳朵尖儿悠然地说道,“大概梦想都破灭,很害怕吧。”他笑起来的样子优雅得不可思议,白曦只觉得自己的耳尖儿在被青年触碰的一瞬间滚烫,仿佛发烧,热度慢慢地扩散到了自己的整个脸上去。

    哦,还是一只羞涩的狐狸崽。

    宫少的眼睛亮了。

    “害怕什么。”白曦努力转移话题,想叫自己不要露出太羞涩的样子。

    “怕被男人给抛弃吧。”

    宫少的眼睛里只有怀里这小东西红彤彤的小脸儿,哪里顾得上什么沈清,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就垂头啄了啄她精致的脸颊。

    白曦小身子都在青年撩拨的气息里僵硬了。

    白曦:“有,有点刺激了。过了过了……”

    零零发:“……”更刺激的,抵死缠绵都有了,现在亲一下耳朵还喊什么刺激……这垃圾狸猫装什么纯情呢?

    灵灵八严肃建议:“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去亲他。不能白叫他占便宜。”

    零零发:“……”短短两个世界,它究竟错过了多少!

    白曦迟疑了一下。

    灵灵八庄重脸:“信我!我可是年度最被宿主信任系统,前十名!”

    白曦表示相信官方权威,虽然很羞涩很紧张,可是抖了抖自己的小耳朵,突然回头。

    她一张妩媚的小脸儿红红的,带着几分天真的诱惑,突然探过去,亲了亲青年微冷的嫣红的嘴唇,又趴在他的怀里扭了扭,舔了舔他的嘴角。

    “我,我也亲亲你。”她的眼睛潋滟生辉,看见这青年扶住自己的肩膀仿佛呆住了,顿时觉得灵灵八说得有理。

    她不仅要把便宜占回来,还要双倍奉还,多占他的便宜!

    “再亲一下。”她嘟起小嘴巴就去亲青年的嘴唇。

    这个吻香香甜甜,女孩子的嘴唇软软的,微微颤抖很青涩,可是却又叫他舍不得分开。

    宫泽微微垂落了自己的眼,承受这个来自于女孩子的热情的吻,直到她小小地哼了一声,才把她推开。

    看着眼前脸色红红的女孩子,宫少沉默地抬起微冷白皙的指尖儿,压在自己的薄唇上,脸色慢慢地变得严肃又冷硬。

    “你竟然亲我。”

    这样一副严肃的表情,叫白曦呆呆地,茫然地看着突然沉下脸的好看的青年。

    “我,我……”

    “从没有女人能够亲到我,触碰我。”青年沉默了一下,变得有些憔悴,“这是我的初吻。你夺走了它。”

    “我我我我……”

    “结婚吧。”宫少严肃地说道。

    “结,结婚?”这关系发展堪比神舟一号啊!

    “你不想负责?”宫少一脸被渣渣始乱终弃。

    “当然不是了……”

    “那就行。”宫少这才露出一个柔美又温和的笑容,一张伤心的脸一下子满面春风,摸着白曦的小脑袋笑了。

    “下午咱们就去领证。好女孩儿,做了就要负责,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