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1.狐狸精(十三)

271.狐狸精(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年的声音很温柔了。

    白曦却抖了抖耳朵。

    那个什么……谁的啥?

    白蓉开始默默磨牙。

    “阿, 阿泽……”沈清似乎想不到, 宫泽竟然会为了白曦来到了李家的别墅里。

    她方才的笃定还有那些说出口的话, 现在就仿佛是毒/药一样, 叫她的脸色难看极了。

    她突然就从沙发上软了下来, 跪坐在了地上, 在宫泽的面前瑟瑟发抖,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很久之后才猛地抬起了头, 脸色惨白, 带着水痕慌张又恐惧地颤抖说道,“阿泽, 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害怕极了。你知道的,我和阿生多相爱, 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只是想要救他。”她一下子就痛哭了起来,趴在宫泽的脚下仿佛是受尽了迫害一样可怜巴巴地哭着说道, “我以为我把阿生让给白小姐,她就能求你放过阿生。阿泽,我真的只是……”

    “你只是在试探我的底线。”宫泽却只是笑了。

    他抬脚,把沈清踹到了一旁。

    看着沈清在地上虚弱地挣扎, 他露出了一个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 “我只不过想给韩生一个教训, 叫他老实点不要在我的面前蹦跶。可是沈清,你今天做的事,叫我很生气。我决定不放过他。我倒是要看看,韩生知道你擅做主张来白曦的面前口出狂言,害他不能翻身,你们夫妻会不会同甘同苦。”他的笑容温煦,可是却仿佛魔鬼,沈清一下子不敢置信地张大了眼睛,喃喃地说道,“阿泽,我是你的姐姐。”

    “一个想要我死,好继承宫家一切的姐姐?”宫泽挑眉问道。

    沈清瑟瑟发抖。

    “这么多年想要生一个孩子却生不出来,难为你了。”宫泽垂头轻声说道。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了然。

    仿佛他什么都知道。

    他也的确什么都知道。

    沈清的心思全都被他看破,几乎不能控制地颤抖。

    她本来就很羸弱,此刻头发还在滴水贴在冰冷的脸上,看起来更加可怜,仿佛宫泽的一句话就能要了她的命。

    宫泽却无动于衷。

    “不是的,我只是,只是想要一个孩子。”沈清的辩驳却没有叫宫泽动容,他甚至都不再理睬这个女人,走到了白曦的面前看了看她,轻声说道,“我来晚了。”

    他在门口听到沈清那最后的几句话的时候,只觉得心中的气怒叫他无法控制。那一瞬间热血都冲到自己的头上的感觉是他这么多年从未经历过。就算是沈清从前在家里暗中动很多的手脚,就算是那些旁支的堂兄弟想要杀死他,他都只不过一笑而过。

    可是当沈清要图谋白曦,他却变得愤怒得完全不像是他自己。

    “没事儿,你没看我差点骂得她进医院啊。”白曦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个时候你要说你很难过,伤心极了。”宫少决定传授狐狸崽一点狐狸精的必备技巧。

    “可是我一点都不难过呀。”白曦茫然得就跟土狐狸的狐生被颠覆了一样震惊。

    宫少沉默了。

    他默默地将修长微冷的手指搭在薄唇上陷入了沉思。

    “宫少,多谢你能赶过来。”李璟就没听见什么谁的女人的话题,见宫泽为白曦而来,顿时精神了起来。他本来就想为了白曦的事儿和宫泽好好儿谈谈,那个什么纯洁的男女关系的,李总说起来就有点儿不相信了。他很热情地拉住了宫泽的手,宫少默默地看着这个面容不如自己好看,可是天天被白曦挂在嘴边儿上,此刻春风得意俨然人生赢家的李总,许久之后方才挤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打搅李总了。”他虚弱地说道。

    “哪有。宫少你帮了小曦不少忙,是咱们家最尊贵的客人。”李璟又傻乎乎地笑了。

    就仿佛方才的霸道总裁根本就是大家的错觉。

    ……或许,真的是错觉也说不定。

    他看起来傻乎乎呆呆的,一副傻乐的样子,可是却比自己过得幸福多了,宫泽的目光里透出点点小嫉妒,坐在了李璟的对面,看着白曦忙前忙后地给自己倒水,都不用佣人帮忙了。她还对宫泽很关心地说道,“这是蜂蜜水,我姐夫前些时候刚给我买的新鲜的蜂蜜,纯天然,不含任何添加剂,特别好。你试试啊?”

    一杯蜂蜜水里都有李总的存在,宫泽就……艰难地笑了。

    “谢谢你。”他又对李璟道谢。

    “没事儿,我其实是给小曦买的。”李姐夫笑呵呵地说道。

    白蓉捂住了额头,叹了一口气,然而见宫泽并没有生气,又觉得这宫少还勉强算是性格不错。

    她厌恶地看了一眼瘫在地上,却总是不肯起来离开,仿佛是想得到宫泽可怜的沈清,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她。带着白曦坐在一旁对宫泽说道。“我还没有感谢宫少为小曦出气。韩总的事,我知道宫氏集团为小曦做了很多。还有,我老公集团的合作项目,也多亏了宫少。”

    她是得到实惠就会很爽快感谢的性格,宫泽笑了笑,温和地说道,“没事儿,我都是为了小曦。”

    这人的报复心太强了,刚刚被李总给天然怼了一下,这立刻,不超过五分钟就要怼回来。

    白蓉抽了抽嘴角,左手一个傻乐的老公,右手一个傻乐的妹妹,他们都没听出来这里面有什么不对。

    宫少隐蔽地投给这位李太太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不过觉得自己愿意为她分担一只傻狐狸崽。

    白蓉用目光拒绝之,

    一瞬间而已,两个人已经刀光剑影来去匆匆,白曦还觉得这气氛特别好。

    “别谢来谢去的了姐,宫泽又不是外人。”

    “对,我不是外人。”宫泽飞快地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咳嗽了两声,对白曦露出一个哀怨的表情。

    “你昨晚没有给我打电话,小曦。”

    “我,我以为今天咱们就能见面了。”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秀丽优雅的青年摊开手,露出几分黯然轻声说道,“我昨天到了凌晨才睡,一直都担心睡过去会听不到你的电话。”

    他的确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白曦想到他竟然等了自己一晚上电话,顿时良心大大地被刺痛了。她愧疚地看着他,只觉得这青年那幽怨又寂寞的眼神叫自己特别渣。就小小声地说道,“那……明天晚上我一定打给你啊?”

    “好。”青年的眼睛亮了,笑起来更好看了。

    白曦顿时也傻笑起来。

    白蓉一伸手就叫她滚到身后去,目光审视地看着侧头,对自己露出圣洁微笑,皮卡皮卡仿佛发光的青年。

    “宫少,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没有天天黏黏糊糊在一块儿煲电话粥的。”她已经看出这家伙的狼子野心,本想高声呵斥叫他被揭破羞愧,却发现这家伙似乎不疼不痒一副很坦然的样子,顿时气得不得了。她的确不想叫妹妹当第三者,可是也不能给病秧子当媳妇儿吧?这种纠结叫她心里很不痛快,却听见那个青年突然看着她轻声问道,“李太太,你觉得韩生能和我相比么?”

    白蓉一愣,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韩生那种货色怎么和宫泽相提并论。

    “你挑的那些男人,能和我比么?”宫泽还是悠然地问道。

    白蓉想了想,想到李璟挑出来的那几个有为青年,慢慢地再次摇头,露出几分犹豫。

    她都跟李璟谈论过这个话题,宫泽的确是最佳的那个人选。

    “而且小曦很喜欢我,对不对?我明白作为长姐如母很担心小曦,可是李太太,你应该问一问小曦的心。她的心情已经不是你能够扼制改变,就算勉强她,可她也不会快乐。”

    见白蓉一脸凝重的陷入了沉思,再也没有轻易地表示反对,宫泽只是笑了笑,见白曦一脸迷茫地躲在姐姐的身后探头探脑,那双漂亮妩媚的眼睛里充满了对自己的渴望,他却并不着急叫她和自己坐在一块儿,只是对白蓉心平气和地说道,“小曦很重视你,所以,我也愿意尊重你,得到你的承认再说其他的事。”

    他刚刚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可是再也没有一句话,比他最后的这一句来的叫白蓉震撼。

    当珍惜一个人,甚至愿意对她的家人妥协,她还能够说什么?

    白蓉目光复杂地转头,看着身后的妹妹。

    那张雪白又娇艳的小脸上,都是对宫泽的亲近还有喜欢。

    或许白曦自己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可是白蓉却在妹妹的眼睛里看到了很熟悉的表情。

    那是她曾经看向李璟的表情。

    或许会有人觉得她是为了钱才嫁给李璟这样面目平凡的男人,可是白蓉自己知道,如果不是爱上他,她其实选择有很多很多。

    她有着一张最美丽的脸,人也聪明,选择也很多,何必在李璟这样一个其实不怎么出色,只不过是背靠家族好乘凉的男人身上下功夫。

    就比如如今的宫泽。

    他什么都有,哪怕是有一点小缺陷可是又算得了什么?他如果只是单纯地想要个女人,何必这样为白曦费这样多的心?

    白蓉觉得自己真的没法拒绝眼前这个人。

    “我……”她艰难地动了动嘴角,看着面前对自己微笑的宫泽轻声说道,“我只是……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或许会冒犯你,可是就算是宫少会生气,我还是想要知道。”她一双微微上挑,风情万种的眼睛里骤然闪过了明亮的光,刺目得厉害,仿佛是孤注一掷一样。宫泽微微一愣,就见白蓉用力抓住了妹妹的手,盯着他问道,“宫少,你把小曦当成什么?”

    如果只是个解闷儿的女人,那白蓉肯定就不会叫白曦和他来往了。

    就算宫泽对她们帮助很多。

    伏在地上虚弱地捂着嘴咳嗽的沈清,也猛地看了过来,一双雾蒙蒙的眼睛里透着几分紧张。

    宫泽看着屏住呼吸等着自己回答的几个人,笑了。

    他慢慢把目光落在了白曦的脸上,见这女孩子娇艳的一张小脸儿通红,仿佛要装作不在意,可是却竖着耳朵在听,她看起来不紧张,小身子却僵硬得厉害,甚至都不敢呼吸了。

    那紧张得炸毛儿的样子叫青年露出几分柔软,看着白曦认真地说道,“如果小曦愿意,我把她当做未来宫氏的女主人。”他顿了顿,见白蓉依旧抿着嘴角冷冷地看着自己,柔和地继续说道,“我把她当做我的伴侣,我的爱人。”

    “哎呀!”

    白曦:“我把他当朋友,他却想泡我!”

    零零发:“……你的嘴都咧到后脑勺去了。”

    灵灵八觉得垃圾系统不应该这样伤害宿主的羞耻心,认真并且严肃地安慰白曦:“你可以上他了。”

    白曦:“……谢谢你的提醒?”

    灵灵八庄严脸:“为宿主服务!”

    白曦:“可是我从来没……”

    灵灵八斩钉截铁:“恋爱从今天开始!不嫁何撩!狸干事?”

    零零发就觉得这年头儿,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自己蹲了两个世界的局子,有一种突然赶不上时代的感觉。

    它沧桑地托着灵灵八在地上陷入了统生的思考。

    灵灵八显然为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零零发也决定与时俱进,更加卖力追求升级。

    白曦就不明所以地看见灵灵八的光团下燃起了熊熊烈火,她收回自己的思绪,在白蓉的身后打滚儿,又忍不住去看那个直言喜欢自己的秀美柔和的青年。

    这是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叫她忍不住脸红,又忍不住从心里生出甜蜜与欢喜。宫泽本就对她很好,又没有叫她讨厌,叫白曦偷偷儿地想,其实她的确对他是有好感,才会默许了他之前对自己的热乎劲儿,也总是去陪他说话吃饭。

    而且……她想要叫宫泽不要那样寂寞了。

    当他们都离开他,他一个人住在大大的宫家庄园里,佣人因为他是主人所以不会肆无忌惮地和他说话,他会守着自己的电话一夜不睡,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他需要人的陪伴,白曦也想陪伴他。

    “这样啊。”白蓉的脸色缓和了。

    宫氏的女主人什么的,她不大在意,可是宫泽说他把白曦当成自己的爱人,就大大地取悦了她。

    而且女大不中留的。

    她妹妹已经在她的身后开心得打滚儿,那副开心的样子叫她都无奈了。

    如果她这个时候不许妹妹和宫泽往来,她知道妹妹一定会听自己的话,可是却不会露出现在这样幸福单纯的笑靥了。

    下意识地握紧了白曦的手,不叫她扑到宫泽的面前去,白蓉垂了垂眼睛,这才对宫泽轻声说道,“我明白宫少对小曦的心情,你也看得出来,小曦对你也很喜欢。只是我想要宫少告诉我,你对你和小曦的未来到底怎样打算?恕我直言,你的健康……”白蓉突然就歉意地笑了笑,在青年微微挑眉的视线下沉声说道,“你应该了解你的健康状态。那对小曦,你要怎么负责她的未来?”

    如果宫泽只是图自己死前痛痛快快地爱过,然后心满意足去死,那白曦怎么办?

    白曦的后半生的幸福谁来保障?

    还有白曦的心情,她以后还怎么去爱其他人?

    白蓉的这一句句的犀利问题,顿时就叫别墅里的空气紧绷了起来。

    没有任何一个身体不健康的人,会愿意回答这样的问题,甚至会厌恶提这样问题的人。

    因为这样的问题将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未来袒露在他们的面前。

    那就是死亡。

    英年早逝,说得好听,可是不过是短命而已。

    谁会愿意听到有人担心自己短命进而牵连到别人?

    白曦心里却觉得感动极了。

    白蓉会冒着宫泽翻脸的危险也要为自己问出口,也只不过是因为担心她,不愿意看到她不幸而已。

    这样对她的爱护还有紧张,如果她还觉得她姐这样做伤害到了自己的幸福,那就太没有良心了。

    李璟也屏住呼吸,等着宫泽的回答,一双眼睛都直了。

    就在这样冷凝的气氛里,羸弱又低低咳嗽了两声,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嫣红的青年,却突然轻笑了一声。

    “谁说我要死了?”他柔和地问道。

    白蓉一愣。

    “不。不都说你……”

    “传言能信么?”宫少反问。

    可是是这家伙自己就摆出一副命不久矣咳出血的样子的呀。

    白蓉都被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给震撼到了。

    “宫少你每天都咳嗽……”

    “慢性咽炎。”青年温煦地说道。

    “脸色苍白,小曦说你手是冰凉的……”

    “低血糖的。”秀美的青年露出一个莞尔的笑容。

    这几句回应不仅白蓉一家惊呆了,就连伏在地上的沈清,都捂着自己乱跳的胸口,露出几分绝望还有惊恐。

    说好的短命鬼呢?!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黑,心脏剧痛,嘤咛一声倒在了地上,厥了过去。

    “那你还每天都吃药呢!”白蓉顾不得那个被打击得快没命的女人,声音猛地拔高了。

    宫少的笑容更加无奈,看着他们仿佛在看着顽皮的孩子,几分纵容,又有几分宽容,从衣袋里取出了白曦很熟悉的那个小药瓶。

    “维生素片,来一颗么?”他善良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