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70.狐狸精(十二)

270.狐狸精(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小人得志的姑娘, 想必沈清也是很少能见到了。

    不过也不一定。

    韩生天天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和女人上床, 没准儿也有不少女人在她面前炫耀逼宫过了呢。

    毕竟能当外室的美女, 很少有傻成原主那样儿的。

    白曦还眨了眨眼睛, 对颤抖着, 用一种很伤心无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这位沈夫人笑了一下。

    “怎么啦?想打我啊?”她还挑衅她。

    沈夫人这么优雅, 当然不能打她了。

    想打也打不着不是?

    “白小姐,我今天是带着诚意和你谈一谈。”她站在客厅里摇摇欲坠,慢慢地自己就走到了沙发里坐下, 见她这么自来熟, 白蓉倒是也想听听她想说什么。李璟也不去上班了,就坐在妻子的身边一块儿看着面前单薄美丽的女人。白曦哼哼了一声, 给宫泽打电话, 说了一下自家的情况。她只不过是抱怨一下, 并且叫宫泽不要等自己吃饭了,想必自己还得听听沈清这回是怎么给韩生道歉的。

    这男人也是绝了。

    自己干了恶心事儿都已经要被逼死, 自己不出来道歉,还叫妻子出来。

    白曦真是就想不明白,上一世原主是怎么爱上这么一个恶心的男人的。

    “白小姐, 首先我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沈清也在安静地观察白曦。

    她之前在酒会见过白曦,只不过是觉得这个女孩子非常妖艳。

    不是普通的漂亮,而是妩媚又勾魂,虽然年纪小, 可是已经展露出了一段风姿。

    她的丈夫在酒会上心不在焉地看向这个女孩子的时候, 她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是一个会叫男人喜欢, 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的女孩子。

    假以时日,她的未来,恐怕就会和她的姐姐一样,总是会有男人为她神魂颠倒,然后把她娶进豪门。

    天生的狐狸精,可是沈清却没有想到,宫泽竟然也会对她另眼相看。

    她太知道宫泽的为人,也知道宫泽的脾气,知道那些在微笑与柔和的面目之下,宫泽其实是一个非常冷酷的人。他对人并没有多少真情实感,也总是冷眼旁观。当年看着宫家旁支在他的面前厮杀得血流成河,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死去或者被裁决,这青年依旧微微笑着,无动于衷。他甚至对她这么陪伴在宫家多年的姐姐都不在意,当她做错了事,他就立刻把她扫地出门,一点后路都不给她。

    可是这样的青年,却对白曦很好。

    他叫她来自己的别墅玩,甚至愿意抽出时间来陪着她在宫家别墅里消磨时间。

    沈清多少知道一些风声,所以还曾经对韩生戏谑地说起过,如果得到白曦的青睐,或许也会进了宫泽的眼。

    想必……丈夫是因为听了自己的话,因此才会对白曦动了念头。

    女人的目光闪了闪,见白曦一副一点儿都没听见的样子,知道她这是看不上自己,垂了垂眼睛努力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来说道,“那天在商场,我知道……”

    “你知道你的丈夫带着另一个女人在买东西么?”白曦突然戏谑地问道。

    她的一双漂亮妩媚的大眼睛里全都是看好戏的样子。

    沈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柔美的笑容,轻声说道,“男人在外逢场作戏也是有的。外子一向都会告知于我。白小姐,你也应该知道商场上的这些男人,他们英俊,富有,风度翩翩,才华横溢,总是女人眼中的焦点,因此就算使他们结了婚,可是也总是会有崇拜他们的女人前仆后继。可是我觉得不应该约束男人。我的身体不好,外子也不应该为我苦苦忍耐,外面的女人得到他,他也满足了自己想要的欲/望,我也为他开心。”

    她对面的三个人用呆滞的目光看着自己。

    “我的天呐。”李总就默默地捧着脸呆呆地说道,“你愿意叫丈夫在外花天酒地啊?”

    沈清一愣,见了一旁一副精明厉害一看就不好惹并且肯定管丈夫很严很严的白蓉,目光一闪,柔弱又贤良地一笑。

    “当然。男人在外养家已经很不容易,难道我们做女人的还不能叫他们有一点快乐么?”

    她看起来很温顺,一下子就把脸色冰冷的白蓉给比成了对照组。

    一般的男人,应该会很羡慕韩生拥有这样善解人意的妻子吧?

    白蓉只觉得心里一股怒气几乎压制不住了。

    “那你肯定不爱你老公。”就在这个时候,李总就有些怜悯地开口了,在沈清诧异的目光里他有些得意地说道。“你老公真可怜,你不爱他吧?如果真的爱自己的老公,那还不天天霸着他,沾上一点儿别的女人的味儿都不行啊?韩总也是可怜,你随便他在外面睡女人,我想想都觉得很凄凉。我就不一样了。”他最近什么事儿都能吹到自己的身上,并且洋洋得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呆滞了的美丽女人炫耀说道,“我家蓉蓉管得可严了,我特别幸福。”

    沈清:……

    这男人是不是傻?

    她病恹恹,羸弱地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看着李总这个奇葩。

    这世上竟然还有男人不爱花天酒地?

    “可是……总有不方便的时候……”她还是挣扎说道。

    “呵呵……”李总笑了。

    他傲然地看了看自己比较粗糙的右手,决定不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外人。

    白蓉的嘴角,冰冷慢慢散去,露出了柔软与温暖的笑容。

    白曦很崇拜地看着她家姐夫。

    沈清一向能言善道的,上辈子把原主忽悠得找不着北,那方才的话是多么识大体啊,多么叫男人开心呀,叫白曦听了都觉得她真是特别善解人意,特别不会叫男人感到拘束。可是一下子沈清就被堵得哑口无言,并且被反驳得十分苍白无力。

    她就觉得自家大姐看男人的眼光真的太好了,世上的有钱人那么多,她姐一下就捞着了一个最好的。因此,白曦就坐在家人的身边,用鄙夷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就看她还能编出什么来。

    虽然上一世原主真是罪有应得,做小三的没有好下场其实也活该,不过沈清那些忽悠她的话,也的确叫人恶心。

    她本以为自己和沈清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他们夫妻还是阴魂不散啊。

    “可是,我和您太太不一样。”沈清咳嗽了两声,看起来非常羸弱,她瘦得很单薄,弱不胜衣的,仿佛风一吹就飞走了。白曦觉得她似乎轻飘飘的,忍不住就想到了宫泽。

    宫少也很病弱,可是宫少可比这女人沉多了,那往白曦的肩膀上一靠,相当有分量了。白曦就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看着沈清,可是却还是莫名就联想到了宫泽,她莫名觉得自己的耳尖儿热热的,就看见对面的女人正垂头喝了一口水。

    当然没有饮料,纯净水而已。

    叫白曦说,不给她自来水就不错了。

    “我的身体很差,已经不能有夫妻生活。外子对我很好,可是我也要为他着想,总不能叫他永远被我拖累,不能满足……”

    “那你怎么不离婚呢?”白蓉冷淡地问道。

    “什么?!”

    “既然你这样希望叫你丈夫有正常的夫妻生活,那就退位让贤,叫能叫他高兴的女人上位啊。”白蓉的眼角露出几分讥诮。

    在这份讥诮之中,一切的自私还有丑恶都暴露无形。

    “可,可是我舍不得他……”

    “占着茅坑不那个什么呗。”李总就耿直地说道。

    美丽的女人被李总的粗俗给震撼得很久没有说话。

    她总是很可怜,当她露出无奈的笑容说起自己许多的无可奈何的时候总是被人同情的,这是第一次没有看见别人感动的目光,而是一句话一句话把她逼到绝地。

    这简直没法儿继续了呀。

    她垂下了眼睛,露出几分可怜。

    “我知道我霸着他是我的不对,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失去他妻子的位置。不过我也想通了,只要他的妻子还是我,他在外面,如果有人能叫他感到快乐,那我也感谢那位女孩子。白小姐,”女人努力才能把自己的话题给掰正到自己想说的话题上,用诚恳的目光看着有些冷淡的白曦。

    她面容凄婉哀伤,憔悴脆弱,轻声说道,“我知道他爱上了你。因为那天酒会回来,他的嘴里一直都在说着关于你的一切。外……阿生是真的喜欢上你。他那天在商场失礼,也只不过是关心则乱,是因为他害怕被你误会,失去你……”

    白曦惊呆了。

    她就瞪圆了一双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

    这跟上一世的话题差不多啊。

    不过她的震惊显然被当做不韵世事的惊慌,柔美病弱的女人微微一笑,竟然在眼角滚落下了晶莹的眼泪。

    “他很懊悔伤害了你,可是他对你的一片心是真的呀。白小姐……”她对白曦露出了一个央求的表情,在白曦茫然又呆滞的目光里哽咽地说道,“请你看在他一片真心,不要计较他这一次对你的冒犯了吧。我知道他做错,可是他是因为太紧张你了。他本来是个强势骄傲的人,从不对女人低头,你是他的意外。他不知道怎么对女孩子好,更又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才会讨你喜欢。我知道我的请求叫白小姐很为难,可是白小姐,你愿不愿意听我说一句话?”

    见白蓉和李璟都震惊地看着自己,沈清的脸上露出诚恳的表情。

    她一双纤细苍白的手指交缠颤抖,片刻,似乎下定了决心,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个很漂亮的天鹅绒的小盒子。

    盒子打开,露出里面一枚光滑璀璨,硕大的钻石戒指。

    “我的身体,是不行了的,越发不能出门了。”她轻叹了一声,把盒子往白曦的面前推一推,看着她柔和地,慈爱地轻声说道,“以后,我只会守着阿生妻子的名分在家里再也不出现在外界的面前。白小姐,如果你觉得阿生的为人还好,能不能陪在他的身边叫他快乐一些?他喜欢你,你能留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很幸福。在外,我不出现,你就是大家眼中的韩太太,你和他是最幸福的夫妻,你们就是一家人。你的孩子会是阿生的继承人,我只要……阿生每天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混账!”

    白蓉如果说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全都明白了。

    这女人……这女人竟然是来劝她妹妹给她丈夫当小三儿的。

    这简直刷了白蓉的三观好么?!

    “白小姐你想一想阿生的公司,那么大,以后都是你……”

    沈清的话还没有说完,迎面就被泼了一脸水。

    白蓉把手里的水杯用力摔在她的面前,玻璃碎片四溅,狼狈的满脸都是冷水的沈清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贱人!”白蓉起身就要去给这女人两耳光。

    “李太太,你怎么可以这样无礼!”

    “姐,你别生气,打了她她碰瓷儿怎么办。”白曦一手拦着她家怒火冲天的大姐,一边戏谑地看着水淋淋更加可怜的沈清,笑了一下,比她姐平静多了。“你原来是个拉皮条的鸨母啊。”

    多么善解人意,多么懂事的话呀。

    上一世,原主就是这样被她骗了的。

    “你是不是还要说,以后把我当亲妹妹疼,对我很好啊?”

    “你知道……”沈清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茫然。

    她的确想说这句话,不过这还没来得及啊。

    “所以我才说,你是个拉皮条的。”白曦摊手说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这话多难听,沈清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没骂你是个贱人我都是客气的了。自己贱得不行,还帮着老公找女人,沈夫人是吧?我跟你讲,你这些话放出去,够你上一百次头条的了。”白曦笑眯眯地看着她面前的戒指,微微挑了挑下颚说道,“赶紧把这玩意儿拿走,不然我出去曝光你。豪门贵妇为保地位,游说单纯女生给丈夫做情妇生私生子,简直是天下奇闻了好么?你这么有才,一般人都想不到你有这样宽容的心。”

    她如愿以偿地看见了沈清的丑态。

    她曾经风姿绰约,仿佛最美好的女神一样清澈优雅,曾经一举一动都叫原主羡慕得不得了,只觉得她就是她憧憬的样子。

    可是在这份美丽之下,这女人……

    “怪不得宫泽叫你从宫家滚蛋,肯定早就知道你是个这么恶心的女人。你跟韩总真是天生绝配。渣男贱女双剑合璧啊。”

    白曦伸手拿起那枚戒指看了看,丢进了沈清的怀里。

    “自己爱犯贱也就算了,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似的是个贱人呢?就那种男人,丢在大街上倒给钱都没人要。”

    她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看着沈清带着被羞辱之后的苍白与脆弱看着自己,一张美丽的脸已经泪流满面,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洗脸水。

    “你,你们怎么可以对客人这样……”

    “你找上门不就是来被我们羞辱的么?”白曦歪头问道。

    她想了想,又笑了。

    “所以我才说你特别下贱呐。”她的尖酸刻薄,令沈清几乎维持不住自己的优雅。李璟的目光变得严厉,仿佛不是在白蓉面前的好好先生,他居高临下对坐在沙发上起不来的女人冷冷地说道,“沈夫人,韩总对我家的冒犯,我已经记住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白曦,莫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沈清把之前希望叫白曦给韩生做情人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心底无比的恐慌。

    他甚至动弹不得。

    因为他有一种很惶恐的感觉,甚至觉得,白曦会被她说服,答应她。

    那一瞬间,他心慌得不得了,甚至就想,哪怕把白曦给关在家里一辈子,也不能叫她去给韩生做被人嘲笑看不起的情人。

    韩生会伤害她的。

    可是当白曦的拒绝说出口,当她无情地嘲笑讽刺沈清,李璟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又回来了。

    他的心曾经总是会不安,可是这一次,变得无比的安稳。

    “等等,李总。”

    “找小三找到我家来了。我实话告诉你,别说小三,就是现在韩生叫你滚蛋,要跟小曦领结婚证,我也不会同意把小曦给一个在外面天天变着花样儿换女人的男人。什么东西,还好意思来我们家说这个,你们夫妻俩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小曦是你们配得上的么?你们都不如她一根手指头!”李姐夫爆发出了在商业谈判时都没有的口才,口若悬河,在白蓉和白曦呆滞的目光里……

    “姐夫,你别说了,她又开始吃药了。”白曦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拉了拉超常发挥的她姐夫。

    美丽优雅的女人已经颤抖着开始吃药,一副随时都可能进医院的样子。

    “没关系。”

    就在白曦担心李总气死韩生他老婆的时候,就听见门口传来宫泽柔和又带着几分安稳笑意的声音。

    他在门口踩着细碎的日光缓缓走过来,笑得无比的温柔,走到白曦的身边垂头,“你说她在这里,我就来了。别怕,有我在,她今天死在这里也无所谓。”

    他摸了摸白曦的头,转身走到了见他走进来吓得浑身发抖,几乎不能呼吸的女人面前,俯身,脸上笑吟吟的,可是目光却冰冷入骨。

    “她今天不死在这,很快也要死。沈清,你竟然冒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