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9.狐狸精(十一)

269.狐狸精(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回到家里的时候, 就发现她姐该吃饭吃饭,她姐夫该喝汤喝汤。

    韩总?完全没在怕的。

    “那个……”她就站在他们的面前垂头拿脚尖儿碾了碾地面。

    大理石的,可光滑了。

    “在宫家没吃饱啊?”李璟吸溜吸溜喝汤, 就关心地问道。

    “我和宫泽说了韩生的事,宫泽说, 叫咱们不要担心, 他会看着办的。”白曦见李姐夫还有心情喝汤,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小小声地说道,“姐夫,我给你惹麻烦了。”

    “你这话说的。都在商场上混, 韩生不怕得罪我, 难道我就怕跟他撕破脸啊?”李璟就知道这小姑娘心里觉得拖累自己了, 摆了摆手叫佣人再给白曦上点儿水果耐心地说道, “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外面也都喊我一声李总, 难道我家的妹妹就不能在外头随心所欲么?就算今天不是韩生理亏, 你就在外面欺负欺负人什么的, 也有我给你兜着呢。”他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却摸着下巴感动地说道, “宫少要出头么?他可真是个好人!”

    “无功不受禄,宫少怎么会为你去收拾韩生?”白蓉觉得李总是个傻白甜, 就皱眉问道。

    “我和他是朋友, 而且他也看不下去那个坏蛋呗。”

    “是啊是啊, 宫少真是善良。”

    白蓉看着眼前这两只,沉默了。

    “是么。”她艰难地说道。

    再是朋友,这么出头也有点过了吧?

    宫泽这闲着没事儿往自己头上揽事不是闲得慌?

    不过李璟对宫泽总是印象不错,白蓉相信丈夫的眼光,这件事就不再提及,免得叫白曦心里不安。

    李总就在心里骂骂咧咧了一晚上,只觉得韩生这王八蛋不千刀万剐简直不足以平民愤,到了第二天,白曦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头和她姐一块儿休息,因为出了打人这档子事儿,这和韩生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因此白蓉还是不放心,推辞了蜜月的时间,准备等韩生这件事风头过去再说。李璟这些事一向都听妻子的,因此也就开开心心地去上班。到了晚上回家,李璟就一脸恍惚地进门。

    白曦看见西装革履的李姐夫摇摇晃晃,还时不时傻笑一声,不由慌张了。

    这不是傻了吧?

    “姐夫?”

    “啊,小曦啊。”李璟很熟练地抬手摸头,见白蓉走过来,眼睛顿时亮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白蓉也觉得丈夫今天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提起这个,李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非常叫人担忧的,有点傻乎乎的笑容,他还很迫切地想要和妻子和小妻妹分享,一边往客厅里走,一边露出一个很满足的笑容来说道,“那你就不知道了,今天公司签了一个大合作,这项目如果做下去,未来五年都是公司最大的合作项目。”他顿了顿,有些感动地说道,“宫少真是好人。我都没有想到宫氏集团会和我们公司合作这个项目。”

    “宫氏集团?”白蓉美艳的脸微微一动。

    “可不是么。因为有了这个合作,韩生那混蛋和我们解除合作,也没有人觉得是我的错了。”

    今天李璟真是经历了一场刀光剑影。

    先是韩生的公司全面停止了和公司的合作,还没等公司的高层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宫氏的人就到了。

    因近些年一向都有病弱的传闻,并不大在宫氏集团决策的时候出现的宫泽竟然亲自出现在他们公司,亲自谈成了一个大型的合作项目。

    这个合作一旦开始,利润和影响会远远超过韩生之前解除的那好几个合作的总和。

    就在高层们都一脸茫然不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宫泽走到李璟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觉得有李总这样有信誉的人在,和贵公司的合作我很放心。”

    李璟就沐浴在了小伙伴儿们震惊的目光里。

    这明显是宫少来给李总撑腰的啊。

    这种维护还有心意,简直……

    如果李总是个女人,没准儿现在已经高喊一句“我愿意!”了。

    哪怕之后韩生的那一方隐隐透出了风声,说是李璟的妻子白蓉得罪了他们韩总,可是当宫氏出现的那一刻,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李璟并未遇到责难,甚至得到了整个集团高层的更加关注的目光。

    毕竟,这眼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李璟的太太得罪了韩生不假,可是李总头上也有人呢。宫氏的介入,叫韩生的所谓的解除合约简直成了一个笑话,甚至集团里还有人感激韩生解除了之前那些零零散散的合同,解放了更多员工的精力能够参与到宫氏的合作之中。

    韩生这所谓的报复还有解除合约,简直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

    白曦都听傻了。

    “我,我可没叫他怎么干。”她举起小手表示自己是个良民。

    “我就说宫少对朋友一向都很够意气的,想当初我听说他的秘书要娶宋家大小姐的时候,宋家说什么都不肯的,还是他出面把这婚事给订下来。当时也出了不少的力。现在他的秘书还是宫氏集团和宋家合作项目的总负责人,来来往往的,因此宋家才肯了。”虽然宫家的那些旁支都死得不明不白的,李璟也知道宫泽肯定没有外表看上去那样白莲花,可是叫李璟说,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为朋友愿意付出,从不背叛朋友的那就是好人。

    至于坏人……自由心证吧。

    反正他也出身豪门,就觉得宫家那些死掉的旁支都死得不冤。

    “这件事我们欠宫少的人情不小。”白蓉轻声说道。

    想到宫泽为白曦这样出头,白蓉多少心里觉得怪怪的。

    她是真的觉得宫泽很可惜。

    如果不是宫泽的身体不好,其实她现在就愿意把妹妹塞给他。

    并不是因为他有钱有势,而是因为宫泽对白曦是真的很好,并且是在努力地维护白曦,还愿意为白曦出气。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心,不在那些所谓的关心上,而是在她需要他,而这件事或许会牵扯更多的利益的时候,他会不会为了她做出一些事来保护她。

    就比如现在,韩生欺负白曦,宫泽就为她出头,甚至还愿意去消弭那些因白曦而引来的韩生的报复的影响,叫白曦的家人不要难做。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叫妹妹坐到自己的身边来,看她有点心不在焉地转着自己的手机,本想狠下心来夺走手机不叫白曦再和宫泽这样联系下去。

    她也看出来宫泽的居心了,这是想要用自己的温柔还有保护把白曦慢慢地给绑住,等到白曦习惯,或者说她的身边已经充斥着他的存在,那她就再也跑不了了。可是看着白曦微微发红的脸颊,还有那双光芒闪动的漂亮的眼睛,白蓉又觉得心软。

    “姐,我想给宫泽打电话。”白曦还是咬着嘴角对白蓉小小声地说道。

    “他为你做了这些事,你给他打电话是应该的。”白蓉不是没有良心的人,微微点头,允许她打电话了。

    “好呀。”白曦眼睛亮了,急忙站起来就走。

    白蓉看着妹妹一溜烟儿地跑了,用力地咬住了自己的红唇,眼底露出几分挣扎。

    “怎么了?”李璟见她脸色不好看,急忙关心地问道。

    “宫少是不是喜欢咱们小曦?”白蓉突然轻声问道。

    李璟一愣,脸上露出几分沉吟。

    “说起来,他对咱们小曦还真的对别的女人不一样。”宫泽从小儿遇上的各色美女不知道多少,李璟就算是听那些小道消息都觉得听腻歪了,不过传闻的开头都各自不同,什么各种美女各种遇见各种诱惑啥的,然而结局都差不多,都是掩面而泣地被踹远了。他还真是没听说宫泽对哪个女孩子另眼相看,现在想想,宫泽对白曦真的完全不同。他迟疑地想了想,对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轻声说道,“我觉得小曦对他也不一样。”

    “怎么说?”

    “小曦和别的男生保持距离很明显的,可是和宫少总是说着说着话就凑一块儿去了。我觉得她对宫少起码也有好感。”

    而且看白曦那不自知的小模样儿。

    提到宫泽眼睛会发亮,总是念念叨叨宫泽每天很寂寞,很孤单,心疼得不得了。

    这个叫李总说吧……就很有他当年念叨白蓉的品格了。

    想当初李总也是心疼白蓉心疼得睡不着觉呢。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儿的。”李姐夫的脸色突然就有点不好看了,他和白蓉想到一块儿去,顿时就想到了宫泽的健康问题。说起来,叫李姐夫不带什么滤镜地说句良心话,宫泽的条件真的很完美。

    人长得好看,对白曦很温柔……当然就别管宫少对别人温不温柔了,不温柔更好……还家里人口很简单……宫少的父母过世得早,旁支心怀叵测的都已经被灭得差不多,白曦如果嫁进门,那过得肯定轻松,没有人害她欺负她。

    不过如果宫少真的英年早逝……

    “咱们找个机会和宫少谈一谈吧?”李璟对妻子皱眉说道。

    “谈什么?”白蓉这个时候才发现,丈夫是这样可靠,叫她的心里都安稳了起来。

    “就问问他心里对咱们小曦怎么想的。当朋友就得有当朋友的样子,别太暧昧了叫咱们小曦栽里头去,他还在坑外看着呢。如果是想要当以后的结婚对象,那就别整什么纯洁的朋友这一套,就直接说追求咱们小曦,光明点儿呗。顺便再说说他这病合不合适结婚。”说起来吧。李总对宫少这健康问题总是带着点小怀疑。这很多年前沸沸扬扬说宫少说不过三十岁,可是这宫少三十多了,还活蹦乱跳呢好么?

    他觉得这里头肯定不对劲儿。

    “如果他不想和小曦有结果,以后别叫他和小曦来往了。”李璟干脆地说道。

    “你不怕影响你们的合作啊?”

    “宫少还算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不过就算他要终止合作也无所谓。谁还指着他吃饭怎么地。”李璟满不在乎地说道。

    白蓉欣慰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她抬手摸了摸丈夫的脸颊,目光如水,轻声说道,“谢谢你。我没有爱错人。”

    “爱……”李璟顿时啥霸气都想不起来了,震惊地看着微微挑眉的妻子。

    “蓉蓉,你说你爱我是吧?”

    “不爱你能嫁给你么?傻蛋?”

    白曦正跟宫泽打电话呢,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听见这夫妻俩这么肉麻,顿时被虐出一脸血,奄奄一息地挂在了栏杆上。

    “怎么了?”电话的另一端,青年带着笑意的声音温柔地传来。

    “没什么,就是感到了对单身姑娘的不友好。”白曦哼哼了两声,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可受不了她姐跟姐夫了,还跟宫泽小声爆料,“你不知道,我姐和我姐夫每天可黏糊了。天天爱来爱去,我姐夫在外面多么精明干练的人呐,在我姐面前傻乎乎。”她自己就傻,还好意思说别人傻,宫泽都要忍不住笑出声儿了,还要严肃地一块儿批评这两口子,“那他们真的太过分了!”

    “可不是。你不知道我的日子过得多么辛苦。”白曦还摇头晃脑地说道。

    她顿了顿,还忍不住好奇地问,“那韩生那里,你还要怎么办啊?”她觉得这件事肯定不是宫泽和李璟的公司签约一个合作项目那么简单,可是她又不知道宫泽会接下去怎么做。宫泽顿了顿,露出几分笑意来柔和地说道,“宫氏与外界合作一向最重视的是合作方的品德。韩生这样的人品,我想,宫氏不会再和他有半点合作的可能。”前脚韩生和李璟的公司解除合作,那么宫氏投桃报李,和韩生解除一下合作也不是什么不应该的事,不是么?

    “就这样?”白曦还觉得宫泽有点隐瞒的样子。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曦,你乖啊。”青年的声音依旧柔和。

    不过之后的几天股市就不是那么柔和了。

    韩生的公司突然遭遇狙击,股价暴跌。

    不仅他的身家疯狂缩水,就算是集团的股东们也惊慌起来。

    宫氏在这个时候全面停止了和韩生公司本就不多的几个合作,他的公司顿时雪上加霜。

    虽然韩生强势干练,公司的血厚,这一点小风浪并不会伤筋动骨,可是这不过是开始,如果之后有人介入,对他的公司群起而攻之,那么之后的连锁反应才是叫要命的事。一时之间商场上就人心各异,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韩生的身上。这个英俊而强大的男人再也没有每天晚上去睡女人的精力了,每一天都在公司里和高层在研究公司决策。他的妻子沈清也匆忙赶去宫家的别墅,想要求宫泽放他们一马。

    可是她没有见到宫泽。

    宫家的别墅大门紧锁,完全没有对她敞开的意思。

    哪怕病弱可怜的女人伏在别墅大门上哭得几乎晕厥,可是别墅里却没有半点动静,无动于衷。

    宫泽的态度,正印证了他对韩生的不满。

    毕竟,在商言商,宫氏和韩生的合作,其实也是有很大的利益的。

    可是宫泽却突然切断了和韩生的一切的联系。

    就在这个时候,商场上就有小道消息,宫少这么冲冠一怒,其实为了的是李总家的那个小妻妹白曦了。

    当日在奢侈品店前,韩生和白家姐妹的冲突看见的人也不少,一开始没有人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韩生对女人一向都……总之男女关系很混乱,看上了白家的小狐狸精也不是什么会叫人觉得奇怪的事。

    不过他忘记小狐狸身边总是蹲守一只大狐狸,叫白蓉给打了,也是自己倒霉,不过是一个有趣的八卦而已。不过之后的一连串的风波就叫大家都知道厉害了,这真是……就碰了一下胳膊,这宫少是要人家的命啊!

    韩生的集团规模很大,可是宫泽这一出手,就要人家完蛋。

    这哪是小狐狸精这么简单,这简直就是千年成精的苏妲己好么?

    不过唯恐传播八卦还有流言蜚语被宫少继续杀鸡儆猴,一时之间上流社会安静如鸡,就没人敢说白曦一句坏话的。

    白曦就惊讶地发现,原来宫泽的冷酷之后,自己似乎……没有人中伤了呢。

    从前还小狐狸精小狐狸精的,在她姐婚礼的时候多么嚣张,叫她听见人家也不怕。

    可是现在,狐狸精在她的耳边绝迹了。

    甚至她一点不好听的名声都没有,没人说自己勾引韩生引来这么多的麻烦,也不会有人说自己是个祸害。

    她纯洁得跟白莲花儿似的,在外面,大家都笑眯眯地在她姐面前夸她是个“好姑娘”。

    而且韩生现在焦头烂额,白曦的心情就更好了。

    她心情每天都好得不得了,这一天正准备出门去和宫泽吃饭,却见不速之客上门了。

    “白小姐……”沈清憔悴可怜,气息奄奄地来到李家,对躲在李璟和白蓉身后对自己探头探脑的白曦露出了一个羸弱的笑容,“我代表外子,来给你道歉。”

    “事儿刚出的时候没人道歉,现在被宫泽逼到绝路上你倒知道道歉了。我看你们也没什么诚意。”白曦想到宫泽,顿时翘了翘尾巴,得意得跟一只恃宠而骄的狐狸精似的。

    “不是欺负我么?还排挤我姐夫?他活该!”